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四十七):真宝藏真凶

(2013-02-06 18:33:42) 下一个


晚上到达宾馆后,我、阿建、Apple和成风,住在两两对面的4套房间,都是南京总局安排的。大约11点,阿建才过来我这边。我和阿建才从背包里拿出那两把青光闪闪的剑,开始仔细欣赏。

 

“二少爷,我有一种预感,这两把剑非同一般。”

“嗯,我也觉得很奇怪。白天你在与日本人格斗时,运用娴熟,好像就是你的私人佩剑一样。”

“二少爷,我现在可以告诉您实话:我是峨嵋后山派龙门第108代传人。”

“然后呢?”

“我学会的一种绝世武功,就是峨嵋后山鸳鸯剑。只是我学得不够全面和精通。”

“你是说,你爷爷、你爸爸都是传人?”

“是的。由于我们没有剑谱,也没有剑,只能口传和手把手教一些简单的招式。”

“你觉得这对剑就是鸳鸯剑?”

“不知道,但很有可能。如果有剑谱,就会有介绍。”

“这个上面又没有任何文字,也不知道剑柄上的这些怪怪的符号是什么意思。”

“您在地道里说,剑的附近还有一些青铜器?”

“对啊!”

“这个说明它们很可能是同一年代的物品。”

“嗯,看来我们要找南京警局的人打听清楚。”

 

“如果是鸳鸯剑,应该可以合二为一的。”

“这两把是分开的。阿建,你看,长度不一样啊!”

“是啊,我早就注意到了,这就是鸳鸯剑的最基本特征。”

“剑柄可以转动,用点力!”

 

我和阿建慢慢将剑柄的半圆转开,合并到另一半圆上,突然,从剑柄的半圆托里面掉下两只半圆的金属物体,上面有“炭疽菌1”和“炭疽菌2”的字样。

 

“炭疽杆菌!难道这就是日军731部队曾经研制的细菌战武器?”

“啊!怎么办?”

“让我想想,这个也许才是那帮日本人要找的真正宝贝!”

“我们会不会被感染啊!”

“不要用手碰!”

“嗯。”

 

[文献] 炭疽杆菌(Bacillus anthraci)属于需氧芽胞杆菌属,能引起羊、牛、马等动物及人类的炭疽病。炭疽孢子先被局限并且受到免疫系统专门用来对付侵入者的吞噬作用吞食,在吞噬细胞内,孢子转变为杆菌,开始大量复制并且最后胀破被寄生的细胞,释放大量细菌进入血液循环,并释放具有三部分的毒素,包括保护细菌的荚膜成分、炭疽毒素、水肿因子及致死因子,攻击许多特定的细胞和组织。德国医师兼科学家罗伯·柯霍(Heinrich Hermann Robert Koch)首先于1870年分离出造成炭疽病的细菌,此项研究亦于19世纪后期,首度证明微生物具有造成疾病的能力,在一系列开创性的实验中,他揭开炭疽杆菌的生活史和传播途径,不仅增进医学对炭疽的认识,更阐明微生物在疾病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柯霍进一步研究其它疾病致病机转,于1905年因研究结核杆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炭疽杆菌作为生化武器,可以以液态或固态的形式存在。液态炭疽杆菌为生化武器的主要形态。将液态的炭疽病菌喷洒在空气中会形成细微的薄雾(又称炭疽气溶胶),吸入后就会被感染。如果将炭疽杆菌的芽孢烘干,从而制成白色或浅褐色的粉末,可与其他细微粉状物混合在一起,使用某种抛投方式或夹带,使其飘浮在空气中,就可以制造出无味、无色,人眼无法识别的云雾,吸入后也会被感染。在可以作为生物武器的许多生物制剂中,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种微生物能够使大批民众患病、死亡,摧毁一个城市或地区。炭疽杆菌是其中最可怕的病菌之一,其具有以下特征:(1)这种病菌比较容易获取,生产简单、方便、成本低,(2)传染面广,人畜均可被感染;(3)不受季节环境影响,一年四季均可发病;(4)这种细菌的芽孢生命力极强,在自然界可长期存活;(5)这种细菌致病率大,致死率高。这正是炭疽杆菌被恐怖分子利用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顿时不寒而栗,赶紧与阿建去卫生间洗手,并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高度白酒来简单消消毒。然后,又用毛巾将两只半圆金属盒包裹起来,再用塑料袋小心密封。

 

“二少爷,这样消毒行不行?”

“不知道。不过,既然是保存下来的生化武器,应该是密封完好的。不是攻击场合,也不会马上扩散。日本人做事一向比较周密,这一点,我还是相信的。”

“那下一步怎么办?”

“先处理鸳鸯剑吧!”

 

当我将两把剑的剑柄接口轻轻对好,合二为一的时候,突然“轰”地一声,一道青光一闪!接着,房间里所有玻璃、镜子和灯泡全部爆裂!房间里的应急灯亮了!走道的警铃全部响了!顿时,我和阿建有点傻了!完全搞不清楚情况!

 

正在这时,成风和Apple分别从对面房间破门而入,冲了进来。

 

“快走!”成风拉着我,Apple和阿建跟在后面,很快就冲出了宾馆大楼,到达停车场后,4人一句话也没多说,然后就按照成风的旨意,一路直奔上海。

 

在返回上海的途中,过了很长时间,Apple才问:“刚才在宾馆,是怎么回事?”

“他们又闯祸了。我已经通知南京警方了,让他们去处理。”

“成风,这是我在地道里连找到的。”

“什么?”

“可能是日本731部队的炭疽杆菌。”

“果然。我就知道这批宝藏没那么值钱,这就是关键。”成风接过我从宾馆卫生间拿出的毛巾,仔细打开两,仔细检查了那只半圆的金属盒,然后收藏起来。

“还有这把匕首。”阿建拿出那把刻有“荣-1644”的小刀。

“你早就知道?”我觉得成风似乎了解很多细节。

“差不多。日军荣-1644部队与731部队同属日本陆军中国派遣军700部队,二者有不同的分工。据历史文献,日军731部队每月能生产炭疽杆菌500600公斤,1940年至1944年,日军在对中国的细菌战中进行了多次大规模的炭疽攻击。南京大屠杀系列事件中高村的灭村罪行,就是其中一个试验。”

“这是不是意味着日本人要打算搞恐怖袭击?”

“很有可能!”

“你怎么确定这个东西在我们手上呢?”

“马处长和钟队长都已经查过了,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所以我推测,这个东西要么在你们手上,要么在其它地方。”

“那刚才为什么不继续追查下去?回上海干嘛?”

“这都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国际刑警已经有部署了。”

“很难理解的是,刚才宾馆的玻璃和灯泡都爆裂,是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我只好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出来了,尤其是我们对于这对鸳鸯剑的推测。

 

“看来,这对鸳鸯剑还很有来头,决非一般!”成风也对鸳鸯剑产生了兴趣。

“我想也是。那我们……”

“先回上海再说。”

 

成风最后决定:到达上海之后,先把鸳鸯剑保存在中国银行保险柜,然后他去联系有关部门。而我们几个继续前往重庆,按期举办婚礼。后来,成风才告诉我,我和阿建的房间里,都安装了监视器。我和阿建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成风的监视之下。

 

……

 

回到上海金陵中路的龙府,令我大吃一惊:大家居然都在那儿,都没有上飞机。

 

“刚哥,我们已经把机票改期了。成风说,大家一起走,比较安全。”

“这样也好。”

“二少爷,你确定我们这次飞行,不会再发生时空穿梭?”

“放心!我查阅了很多文献和信息,安全!”现在每次上飞机之前,小羽都要问这个问题,我也习惯了做好准备工作。

 

但成风的自作主张来安排我家人的行为,让我感到很不安,有点“绑架”的味道。小羽也觉得成风做得有些过分,但因为是警方行为,也就不好多说。

 

“刚哥,但愿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是啊,宝贝宝藏也好,炭疽杆菌也好,都已经找到了,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不知道,就是感觉怪怪的。”

“二少爷,二少奶奶,吉人自有天相。你们总是能够化险为夷!不是吗?”

“这话说得好!不要想啦!事情都过去了!”

“嗯!开心一点!”

 

……

 

在重庆机场,迎接我们的是小羽的哥哥陈林和他妻子夏瑾,以及我的小妹方婷婷和她男友小吕。一见面,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本来就已经是一家人了,而且之前大家也见过照片和视频。问题是,我和小羽的结婚和生子的事情,太突然、太迅速,让两家人无法理解。好在当时有方芳、茜儿和玲儿在场,又有Apple随行,“爱情故事”编得天花乱坠,也就忽悠过去了。

 

“来,让舅妈抱抱!”

“让姑妈抱抱!”夏瑾和婷婷一人抱一个,亲个不停。

“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就自己决定了,也不通知我们。”陈林显然在怪罪我们,然后拿出手机通知小羽的父母,不,应该是岳父母大人。

“妈,已经接到了。嗯,好的!”

 

这时,婷婷也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然后给我。

 

“妈,是我。”

“到了吗?”听母亲的声音,很兴奋的样子。

“是啊,都到了。我们正在路上呢。”

“好,好。回来再说。顺利就好。让我听听宝贝孙子孙女的声音。”

“好的好的。”

 

一路上,陈林和婷婷不停地问我们整个事情的经过,我和小羽贫于应付。这些早就编排好的故事,好像还是蛮符合“事实”的。而坐在后排的Apple也不说话,虽然只能听懂一点点。

 

“喂,你们几个是怎么认识的?”

“你说我和你妹妹?”

“是啊!”

“就刚才,我们在大厅里面谈论你们的事情,居然是一样的,一问,居然就是亲戚,你说,就是这么巧。”

“还是世界太小。”

“先去哪边?还是先去餐馆?”

“还是先去餐馆吧,两家人一起聚一聚,认识一下。”

“好的,我就是这么安排的,重庆第一锅。”

“好地方,我去过。”

“我也经常去。”

Apple,你吃不吃辣的?”

“嗯,一点点,不能太辣。”

“这里的川味与多伦多的川味就很不一样哦!”

“我也想尝尝,到底有多辣。”

 

经历过民国上海沦陷区的恐怖生活,也经历了逃出民国上海后,在2080年的旧金山、2011年的多伦多、东京、纽约,以及南京的一系列黑帮追杀,唯有与自己亲人在一起的时候,才慢慢有了安全感。这熟悉的街道、熟悉的乡音、熟悉的一切,让我和小羽开始摆脱旧日的恶梦,迎接一个全新的生活。

 

星星辰辰更加感到新鲜,第一次来到这座山城,大人们说话都是怪怪的,几乎听不懂,我和小羽要反复解释,或者就是方芳、茜儿和玲儿帮忙用普通话“翻译”。

 

到了“重庆第一锅”,上二楼,就看见两家人已经在等我们了,很多亲戚,4桌,似乎还有加座。老人们一见到星星辰辰,就赶紧抱过去,又是亲又是拍,两个奶奶还流泪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玉佩给星星辰辰戴上。星星辰辰也不认生,爷爷奶奶地叫。在坐的亲戚也轮流抱过去,小家伙的口袋里塞满了红包。

 

“托祖宗的福啊!我能有这么乖巧的孙子孙女!”

“唉,可不是嘛!小俩口把孩子们带大,肯定吃了不少苦头。”

“还好啦,多伦多有很多朋友帮忙的。”

“看看,这两个小家伙,还真是他们两个小时候的模子。”

“可不是吗?”

 

……

 

这一通家常闲话,从我和小羽的小时候,到高中,到上海,到出国去多伦多,就讲了好几个小时。晓菁觉得很奇怪,明明辰辰不是亲生的,为什么这么像我?

 

“爸、妈!”我和小羽给两边的老人上茶,给大家“坦白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