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四十六):寻宝四方城

(2013-02-04 21:29:50) 下一个


新年之后,大家都要回去上班了。北京、巴黎、首尔的亲戚们也要离开了。不过,大家听说我和小羽要去重庆补办一个中式婚礼仪式,年轻人高兴了,说什么也要一起去,看看“再次出嫁”的新娘小羽。至于应该如何称呼,那就随便了,反正不能按照辈份来。

 

Kyle,我本来应该去参加你们婚礼的……”

Julyoung,你在多伦多就已经参加过一次了,你还是陪同你奶奶一起回去吧,我们以后见面机会很多。

 

“小杉子,小菁子,大学的教学任务还是很多的,重庆那边,就让玲儿茜儿代表我们吧!”

“你们就安心回北京工作,现在联系又很方便。主要是我和晓菁(小羽)的身份比较复杂,我担心去参加婚礼的人太多,重庆那边的亲戚们很难理解了。”

 

其实,我担心的还有一件事儿。重庆的亲戚很多,姨妈舅妈妯娌的一大帮。如果都知道我和小羽曾经是富人家庭,那还不因为钱的事情打起架来?小羽也是这个意思,据说她哥正在开一家什么电信公司,曾经提到过贷款的事情。

 

最后,我对大家说:“我们龙家到今天,子孙满堂,遍布世界,也算是后继有人了,而且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我们也对得起我们的祖辈们了。”

“嗯,还是小杉子说得好,大家今后要多多联系,争取每年有一次这样的大聚会。”

“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找到失散的芬芬,还有原来2080年的惠子和文静他们。”

“说的也是!”

 

成风和Apple当然也得一同去重庆。在上海那段时间,他们也没有闲着。自从知道了军大衣隐藏的秘密,也就基本确定了我和小羽与发生在东京、纽约和多伦多的事件之间是存在某种联系的,尤其是阿茜的出现,就更加明朗了。虽然有这样一张类似地图的线条,但也无法确定具体的城市,还需要更多的细节。我和小羽是拒绝透露信息的,除了阿建知道我们的计划。

 

一大家人进了浦东机场后,已经在排队托运行李了,我突然接到一个南京来的电话:“啊!?现在?哦,好的!我马上就来!”

 

“小羽,你向大家解释一下,我和阿建先去南京,然后再到重庆。”

“嗯,好的。注意安全。”小羽按照预定计划,开始安排大家的行程。

 

阿建驾车,两人一路高速直奔南京紫金山麓。收音机里广播说紫金山一带有雨,阿建说已经备好所需物品,让我放心。

 

“阿建,虽说可能会有一笔财富,但我们做人还是要厚道。”

“我知道您的意思,二少爷。如果要是贪财,我们一家也不会守住龙府几十年啊!”

“嗯,我相信你。还有,这事儿可能与日本黑帮有关,我们要注意安全。”

“您就放心吧!”

 

位于南京紫金山(又称钟山)风景名胜区的四方城明楼,原名“神功圣德碑亭”,是明孝陵地下宫城的象征性城楼,也是明孝陵主建筑群的引导,建筑平面为正方形,因其四四方方,俗称“四方城”。碑亭顶部原为重檐歇山式,覆盖黄色琉璃瓦,早年被太平军给摧毁了,现仅存四壁。20世纪90年代游览南京时,我对这里印象很深。

 

南京紫金山又称蒋山。1929年(民国18年)61日,宋美龄随蒋中正一起参加孙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见明孝陵四方城东边的小红山一带山河苍茫,林海浩瀚,环境清幽,就恳求蒋介石在这里建造别墅,可供两人去谒陵时半道休息小雅。这个主张正合蒋中正的心意,美龄宫就成了南京东郊最美的建筑之一。在蒋山建造别墅,国姓蒋,党姓蒋,山姓蒋,别墅也姓蒋,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因当时的国花是梅花,所以,当时这一带的梅花居多。四方城一带,现在主要栽种的还是梅花。

 

21世纪的现在有一处樱花园,那是中日友好时期留下的遗产。虽然如此,但也不排除在日军占领南京时,也就是南京地区警备处司令官横田小岛管辖时期,曾经栽种过几株日本樱花。这也就是那两块樱花手绢提示的重要线索。

 

到达四方城外,阿建把车停在附近的一个停车场,两人扛着铁锹就走进了密林,去寻找樱花树。

 

腊月里,天空有些阴沉,微风细雨,走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墓地,的确有些恐怖。不过,因为是春节前夕,人们也不会来这里游玩,这反而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

 

“二少爷,我们找到5棵樱花树,怎么选?”

“首先选最大最粗的,看看北32米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和阿建各选中一地,就开始挖掘了。半小时之后,我估计挖了有1米深,阿建突然叫我过去看看他那边。

 

“金属,里面有沉闷的回音。”

“还有拉柄。把四周清理一下。”

 

两人合力,果然拉开了两扇很笨重的金属门。原来是一条暗道,而且洞口处还有一条简易的金属梯子,一直通往很深的地下。

 

雨开始下大了,我和阿建看看四周也没有什么动静,就打开手电,戴上有灯的那种工程帽,下去探个究竟。

 

潮湿发霉,老鼠乱跑,这些是早就预料到的。大约走了10来分钟,我脚下踢到一个金属,手电一照,原来是一把匕首。拿起来在雨衣上擦了几下,居然没有生锈,金属刀柄上刻有“荣-1644”的字样,那个“荣”字,是日文汉字的“栄(さかえ,Sakae”,我一阵惊喜。这时,阿建过来了,拿着一个军用头盔,上面也有“荣-1644”的字样。

 

“没错,就是这里。”

“嗯,找对了。”

 

我们继续往前,内心充满激动和兴奋,也有点担心,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在一间小的隔室里,果然发现了4只金属弹药箱,上面刻有“国民革命军第21集团军”以及几串编号,这不正是川军的番号吗?显然,这些金属弹药箱应该来自四川国军某部!曾经听梅子说过一件事儿,川军5大派系内部关系十分繁杂,时常因为官饷、财宝和地盘而争执,他父亲田老将军就是在一次内讧中去世的。至于眼前这批东西是如何到达日本人手中的,那就不知道了。

 

“打开吗?”

“嗯。”

“会不会有爆炸物?”

“嗯~年代很久了,而且这里又很潮湿,应该没有危险。先找一只轻一点的。”

 

阿建拿出背包中的工程钳子,一下就剪开了锁。打开一看,金光灿灿!是黄金白银的首饰、佛像、器皿!其余3只也差不多一样,还有大量金条和银锭!

 

“这是祸根!”

“嗯,二少爷差点就被这些东西害死。”

“阿建,你先到洞口看看情况。”

“好的。”

 

我粗略清理了一下,里面还有一些青铜器皿,看似文物一类的东西。另外,有两把有皮套的古剑。抽出一看,青光闪闪,新的一样,我不敢用手去碰。

 

“二少爷,大事不好。”

“怎么啦?”

Apple和一些黑衣人在格斗,我们得去帮帮。”

“果然被我猜中。这个给你,我拿这把。”

“走。”

 

两人提剑爬出洞口,只见Apple正与56个蒙面黑衣人在格斗。只见Apple一身黑衣、一头短发、一双高筒皮靴,挥舞着那根木制小刀,动作麻利,时而飞身而起,时而直逼对手,我彷佛看到了一场日本战国时期的武士格斗秀。很显然,对手都是身材高大的男人,而且似乎都是金属刀,渐渐地,Apple的招式开始有些乱了,只有招架的份。

 

阿建突然拔剑跳入格斗圈,三两下就削掉了对手的全部金属武器,我根本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阿建是什么招数。56个对手一看来了高手,赶紧溜了。Apple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傻了!

 

哇!这剑也太厉害了吧?我拔出手中的剑看了看,很一般啊!挥手砍向一旁那根胳膊粗的小树,“啪”的一声,小树倒了!

 

正在疑惑中,远处警车响了,“咿呀”“咿呀”来了35辆。

 

Kyle,你又单独行动了!”

“成风,这次只是意外,我也没有想到。”

“复旦大学的陆教授之死,与这个有关吧?”

“什么都逃不过你们的跟踪。”

“算了,以后再谈那些。下面的情况怎样?”

“有4个弹药箱,宝藏都在里面。”说完之后,我猛然一想,你成风怎知道“下面”有什么?奇怪得很!

 

“哦,介绍一下。这位是南京警局的马处长,还有刑警大队的钟队长。”

“你好!”

“你好!”

“这样吧,你们几个先去局里录一个口供,这里我们来接管。”马处长是这里的地头蛇,当然得听他的安排。

 

从警察局出来之后,我、阿建、成风和Apple一起去一家餐馆晚餐,找了一个包间。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行踪的?”我一边看菜谱一边闲聊。

“我也对你们的安全负责。”成风拿出备忘录,在写什么东西。

“那天,阿建在准备工具,我就猜到了。”Apple显然很有观察力。

“那小羽和孩子们的安全呢?还有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

Kyle,这个你就放心。只是你以后不要单独行动,我们的力量也就不会分散了。”

“那下一步怎么办?”

“今晚好好休息,我们明天还是继续前往重庆。不知道我们对手是否会就此罢休。”

“还有要看南京警局的部署。”

“你们对日本黑帮的事情,还有‘荣-1644’部队的事情,知道多少?”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过问了。知道的越多,越是麻烦。”

“好吧!听你安排。”

 

成风虽然是代表警方,而且有国际刑警背景,但总觉得他隐藏着什么,说不清楚。还有Apple,如果说她是黑帮一伙的,过去发生的很多事情,就不好解释了。算了,还是不要想那么多,反正财宝已经找到,警方介入了,没我们的事儿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