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四十九):峨嵋鸳鸯剑

(2013-02-11 17:27:20) 下一个

在老家重庆“新婚”后的第一天上午,除了处理重庆房产的事情,我还打电话告诉阿建,我和小羽找到了“鸳剑剑谱”!阿建简直疯狂起来,说马上就要过来看。

 

“阿建,别心急!我和小羽把这边结帐后就回家,中午你开车来接我们。”

“好的,12点?12点半?”

12点吧!”

OK!”

 

“二少爷,二少奶奶,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本剑谱只是鸳剑剑谱?”阿建拿着剑谱看了好几遍,还不停用手比划。

“是啊,难道说还应该有一本鸯剑剑谱?”

“嗯,本应如此。”

“小羽,你爸爸,也就是你原来在重庆的爸爸也是习武之人?”

“不是太清楚,不过,我见过他早上练过功。”

“二少爷,我听我爸讲过一件事,我爷爷在逃难时,听说过剑谱的事儿,好像就在重庆,而不是成都。当时兵荒马乱的,也没处打听。老爷只是经商,从不过问武林之事。”

“我爸虽然有可能是武林人士,但家里好像也没有刀剑之类的兵器,只是有几把枪而已。”小羽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与“鸳剑剑谱”有什么关联。

“既然这本剑谱是小羽父亲传下来的,那就一定还是有关联的。”

“阿刚哥,你记不记得,上次我们在上海时,不是收到过2082年我们传送回来的圣诞贺卡吗?”

“是啊,那又怎样?”

“王晓菁王大小姐啊!她肯定知道!”

“对啊!如果王晓菁这个人真的存在,事情就水落石出了!”

“那我们也得去2082年才行啊!”

“不一定!小羽,你等会儿就给王晓菁发个信息,问问具体情况,看他们是否可以回信。”

“哦,是啊!这个倒是很简单!”

 

“可问题是,鸳鸯剑谱应该有两本,另外一本呢?”阿建又提出问题了。

“你爸没有提起过?”

“当然提过。我爸传授给我的就是鸳剑剑法,而且是口授剑法,从来不看剑谱的。再说,鸯剑剑谱也失传多年,不知道在何方。”

 

正在这时,我爸敲门进来了。

 

“刚儿,刚才路过你们房间,听你们几个在谈论什么剑谱。”

“嗯,是这个。”我把剑谱递给爸。

“具体讲讲你知道的事情经过。”

 

我记得老爸是个习武之人,现在还是重庆武术家协会的资深会员。小时候看父亲习武,自己也偷偷练几把,但后来,父亲说我不适合习武,没有灵性,还是学医比较好。所以,拿到剑谱之后,也不敢让老爸知道这事儿。

 

告诉父亲我们发现峨嵋鸳鸯剑以及剑谱的经过之后,父亲回到自己的卧室,拿出一个月饼盒子,打开一看,又是一本《峨嵋后山鸳鸯剑谱》!

 

“你们看,这本是鸯剑剑谱,与你们那本鸳剑剑谱正好是一对。”

“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爸,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没有听您说起过?难道您也会鸳鸯剑法?”

 

老爸喝了一口茶,讲述了几十年一直埋藏在心中的旧事。

 

我们的祖辈是楚国人,具体说应该是湖北人。爷爷出生在晚清时期一个书香门第的富人家庭,并于20岁考中秀才,是当地才华横溢、风流倜傥的一代才子。爷爷不仅善长写文章,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以堪比当年“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唐伯虎。爷爷当年还与当地的几个同学组织了“江岸诗会”,他们经常在一起饮酒对诗、谈论天下。

 

年轻时的爷爷,长得很帅,浓眉大眼,有点消瘦,留一点山羊胡子;一身白色棉长衫,一双浅色棉布鞋,手里经常摇着一把折扇,而这个折扇上面,有他自己提的字画,还有红色的私章。

 

爷爷喜欢读书,也懂得日语,对西洋先进文化十分赞赏,是一个拥有很多先进思想的进步青年。爷爷考中秀才之后,就在当地县衙任文职。由于曾祖父际交往甚广,人缘不错,再加上曾祖父母建立的社会关系网,爷爷很快就得到县衙的重用,官职提升很快。

 

日本入侵中国之前,也就是30多岁时,爷爷遇到了我的奶奶。奶奶是一位来自成都并在当地以卖艺为生的小女子,她是随她父亲一起来的。当时爷爷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但爷爷拒绝了那些达官贵族小姐的提亲,成功说服了曾祖父和一帮亲戚们,娶了那位武术世家的后人,也就是你奶奶。

 

民国26年(1937年)7月,日本人攻占湖北。日本人到达县城之前,国军早已逃之夭夭。当时的爷爷是智勇双全,多次给县衙出谋划策,深得县令信任。那年夏季,县令组织洋枪队,爷爷被县令封为“县衙总教头”,相当于“敢死队队长”。那个时候,你爷爷的岳父已经年事已高,但你奶奶的功夫了得,既是压寨夫人,又是县衙的副教头。就这样,作为一个文官,爷爷带领一百多号敢死队员与日本人在县城外围进行拼死抵抗,奶奶也是功不可没。

 

由于敌众我寡、武器装备较差,再加爷爷奶奶缺乏作战经验,哪是日本正规军的对手,敢死队只能边打边退。在一个暴雨天,爷爷带领的人马被日本人逼进笔架山附近的一个叫“鲤鱼洞”的山洞里。虽然是敢死队,但他们在山洞中缺衣少食,生存十分艰难,而且绝大多数敢死队员都是家中的顶梁柱,上有老下有小。他们最后集体下跪,请求爷爷向日本人投降。为了保住一百多号敢死队员的性命,爷爷向日本人投降了,条件就是全体活命,但我爷爷必须为日本人做翻译。后来,一百多号敢死队员被日本人释放,弃甲归田,而爷爷则继续留在县衙工作,处理衙门“后事”,直到国军“光复”县城。

 

日本人投降后,爷爷就辞去了县衙工作。当时的国民政府鉴于爷爷抗敌有功、保护百姓有功,给与爷爷记功奖赏。爷爷不仅接收了曾祖父的全部家产,还获得了国民政府赏赐的一些财产和田地。那个时候,爷爷奶奶才开始重新修建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屋――一个四合院建筑以及前院后院,就像大多数民国电影中的庭院一样。

 

爷爷辞去公职之后,为了增加家庭收入,就在家中开设私塾,自己当教师,这是家中收入来源的一部分。最主要的,就是将自己的才华传给后人。中国人自古都是比较注意子女教育的,除了每年每个学生家长要交谷子给爷爷奶奶家里(谷子代替现金)之外,平时还给奶奶送很多礼物,比如鸡鸭鱼肉、鸡蛋红糖、烟酒茶水、布匹胭脂之类的,主要就是请求爷爷给自己的孩子多一份关照。这个与现代人没有什么两样,尊师重教嘛。所以,家中从来不缺少食品和衣物。

 

1949年以后,爷爷奶奶一家被中央政府清算了。除了没收全部家庭财产之外,60多岁的爷爷还要被强迫每天扫大街。

 

大饥荒那年,爷爷奶奶带着3个子女,逃难到了重庆,靠做湖北的特色早点为生。老爸是老二,上面还有一个哥哥,下面有3个妹妹。大伯(也就是老爸的大哥)和两个姑妈从小就开始习武,12岁左右时就开始学习鸳鸯剑法。而老爸因为身体不好,爷爷只让老爸学医,但奶奶还是教了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因为爷爷奶奶一个有文化,一个有功夫,生活和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再加上原来家里还有一些值钱的宝贝,还可以维持生活。

 

文革期间的1967年,全国基本上处于无政府状态。但爷爷奶奶一家,还是比较安稳的。我舅爷(方芳的爷爷)那时候刚好从上海逃难到重庆,被爷爷奶奶收养,成为我的舅爷。红卫兵串联的时候,湖北的一帮红卫兵们查到了重庆,把爷爷奶奶抓了起来,上街游行。

 

大伯当时年轻气盛,带着我老爸和舅爷就找那帮红卫兵拼命。那时候,重庆有两派武斗组织,其中一派是湖北红卫兵的死对头,说什么也要帮助我们一家。他们说,怎么也看不出来我们一家是反革命,我们都是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结果,双方动用了枪弹,死了几十个,大伯就是那个时候被乱抢打死的。

 

爷爷奶奶在后来的几次游街中累倒,不久就病逝。两个姑妈学的那点鸳鸯剑法,也只是皮毛,根本没有入道。老爸把那个《峨嵋后山鸳鸯剑谱》保存至今,但一直没有得到鸳鸯剑法的真传。

 

“爸,原来我们家还这么复杂?”

“是啊,要记住这些历史。”

“爸,这两本剑谱,您就保存好,我们保存电子版的就可以了。”

“这也行。我前段时间还跟重庆武术家协会谈到这事,要捐出去呢!”

“现在好了,阿建是剑法的传人之一,以后一定会有办法的。对吧?阿建!”

“嗯,二少爷!”

 

“二少爷?怎么回事?”老爸一听迷惑了。

“嗯?这个……阿建喜欢开哥儿们玩笑呢!”

 

“阿建,成风被抓,那鸳鸯剑不是也给弄丢了?”

“放心吧!这事儿,我一直还闷在心里,没告诉您呢!”

“怎么回事?”

“不瞒您说,我自己习武的时候,就有一套鸳鸯剑,那是几年前在上海豫园买的赝品。上次给成风的,就是那套。真正的鸳鸯剑,还在银行保险柜呢!”

“你这机灵鬼!”

“哈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