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三十六):女儿之血疑

(2013-01-11 16:27:59) 下一个


2011 年 8 月中旬,我和晓菁(小羽)回多伦多,联系了大部分的社会关系之后,第一重要的事,就是去市政府服务机构给星星辰辰办理护照和身份证件。

我和晓菁(小羽)的护照(都是加拿大公民)和身份证件在 2011 年 3 月 15 日时空穿梭去 1942 年的上海时丢失了,也需要补办。我们本来想隐瞒时空穿梭的历史,直接说护照和身份证丢失了,就可以补办的。但星星辰辰的出生证是 1943 年 3 月,现在也应该是 60 多岁!就这样,星星辰辰的护照和身份证件还真是暂时无法办理,着急啊!麻烦啊!前几天,小护士阿茜来电话,说纽约那边的手续都全部搞定,已经开始上班了,问我们这边怎么样。唉!

不过第二天,加拿大移民局派了一名专门干事( Joseph )来处理我们家的事情,这事还是 Anja 的那个叔叔牵线的。如果直接说星星辰辰是我们领养的孩子,似乎也可以说得过去,但星星辰辰是哪儿来的呢?即使要补办领养手续,也要有对方的资料信息啊!还有,我和晓菁的结婚证明呢?要加拿大的证明才有效啊! 1942 年中华民国的结婚证怎么行?

我和晓菁不得不拿出 1945 年“中华民国”护照,还有 1942 年的结婚证、结婚照片、结婚第二天的《申报》之外,还有我们一家在各个时期的照片等等一系列文件。这样就可以证明星星辰辰的出生证是真的了。

但 1945 年“中华民国”护照早已过期,我(方刚)和晓菁(小羽)的名字也不对!而且 1942 年的结婚证以及结婚第二天有关结婚启示的《申报》,因为太新,加拿大移民局无法相信。即使相信这个结婚证,我和晓菁也应该 90 多岁了!这与现实是冲突的,因为移民局有我们现在的个人信息,我们的地址、工作、信用卡和税务情况也没有变,还不说我们两个的名字都不对!因此,加拿大政府并不承认我和晓菁(小羽)的夫妻关系。

最后,我只好又拿出了 2080 年在旧金山取得的那个联合国《地球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的国际公约》,还有 2080 年办理的“中华联邦共和国”护照,希望移民局能够有个思路,相信“时空客”的存在。移民局的 Joseph 取了我们一家的指纹和血样之后,就让我们等候消息。

Joseph 走后, Anja 也打来电话询问。我们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麻烦,但愿移民局办事人性化一些,也希望能够有个好的结果!祈祷吧!

与晓菁(小羽)讨论了回上海与家人见面的事情之后,就打算预定(2011年)1215号多伦多至上海的机票,但护照的事情让人心急。在多伦多休息的那段时间里,我也开始上网,看星星网的个人空间。但当我看到小护士阿茜的短信时,犹如晴天霹雳,让我顿时陷入烦恼。

“大哥,或许我应该称呼你二少爷。有一件事情本来应该是要永远保密的,但我还是于心不忍。你知道之后,一定要镇静,好好想一想是否应该知道真相。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 1943 年‘上海同德医院’做护士时,院长收留过一位孕妇,是一个日本军太太,她就是萍萍的哥哥 横田小岛的妻子。 那时候,你太太,就是晓菁、二少奶奶也正怀孕。两个孕妇几乎同时生产,晓菁生的儿子,日本军太太生的女儿。

为了让无辜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有一个幸福的家庭,院长与你大哥商量后,就决定把那个女儿给你们抚养,因为你们家是大户人家,有钱有地位。于是,你和晓菁就有了一对龙凤胎,两个可爱的孩子。

大哥,你一定要好好想清楚,然后才能告诉晓菁姐!啊!”

天哪!这是真的吗?没有任何证据!

在我内心,从来就没有想过会接纳一位日本孤儿!

可小护士阿茜也不是那种爱开玩笑的人。回头又一想,大哥当时也是遮遮掩掩的,不说实话。也许是我太粗心了?晓菁(小羽)怀孕时我居然没有注意?这可能吗?辰辰明明是我们的女儿嘛!长得又很像晓菁(小羽),妈还说辰辰与晓菁的小时候一模一样呢!如果是真的,我又该如何对晓菁(小羽)解释呢?

那几天,我每天都在找一些可以证明辰辰是我们女儿的证据。我不知道这件事会对我和晓菁的婚姻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更不知道今后怎么面对辰辰,要不要告诉辰辰她的身世。这件事,怎么感觉就与日本电视剧《血疑》一样。这可不是什么山口百惠,明明就是“小晓菁”嘛!

一天,我下班后回家,晓菁(小羽)说有事情与我谈。

“杉哥,今天我收到移民局给我们的来信了。”

“哦!?有结果了?”我一惊。

“嗯,是的。”晓菁(小羽)似乎情绪很低沉。

“怎么啦?”

“移民局检测报告说,星星是我们的儿子,但辰辰不是我们的女儿。”

晓菁(小羽)把官方信件递给我看。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晓菁,嗯~小羽,我叫习惯了。你看,小护士知道整个过程。”我打开电脑,进入空间,把小护士的留言给晓菁看。

晓菁(小羽)看过之后,反而心情开朗起来:“你不觉得这是时空穿梭带给我们的礼物吗?我们有理由不开心吗?看看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们还有什么奢望呢?你觉得是亲情重要,还是血缘重要呢?”

“星星辰辰,我们从小看他们长大,是我给他们取的名字啊!”

“现在,我们家 4 人,谁都离不开谁,你说是不是?”

“晓菁,你真的很善解人意!你让我感到了亲情。”

“就算辰辰不是我们亲生的,可你不觉得辰辰带给我们的快乐有多少吗?”

“是啊!我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些呢?”

“杉哥,辰辰的身世,我们今后对谁也不要说。”

“嗯,也不要告诉辰辰,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再说,日本人本来就是中国人的后裔。如果当初我们时空穿梭到了秦始皇时代,说不定就与徐福一起到了日本,成为日本人的祖先了哦!”

“是吗?那你是不是想做日本始皇皇后?”

“杉哥,我只是想做你的天使!”

晓菁身子一歪,倒在我怀里。我抱起晓菁,关上房门,轻轻放她在床上……

“嗯~杉哥,很奇怪的,我今天第一次感觉很放开……”

“我也是啊!可能过去都是在民国时期吧!”

“也许吧!加拿大才是一个真正自由的国度!”

“爱爱也没有其他人打扰!”

“嗯~对了,杉哥,你觉得我们 3 姐妹,你最喜欢哪个?”

“你现在这样问,那还有别的答案吗?”

“我是说,哪个在床上让你感觉更舒服!”

“吔!你怎么想起这个怪怪的问题?”

“说说嘛?我只是担心自己不够好!”

“夫妻生活呢,除了默契,还要学会不断调整,不能一成不变。”

“嗯。我听 Anja 说,你们俩认识时间也不长,是吗?”

“是这样的,大概半年左右,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吔!你们才是真正的闪婚一族啊!”

“只是闪恋,可这一切都过去了。”

“对不起啊,我又提到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了。”

“让 Anja 一个人带孩子,真的很辛苦。”

“杉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以后,我们一起面对, OK ?”

“谢谢你能理解。”

“喂, Anja 很漂亮啊!像个洋娃娃!”

“大家本来就叫她洋娃娃, Barbie doll !”

“你会不会很后悔没有和 Anja 结婚?”

“这事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很多事情,只能面对。现在有你在身边,就足够了。”

“杉哥!”

……

经过多次申请和上述,在 Anja 的叔叔以及移民局干事 Joseph 的帮助下,两周之后,我和晓菁(方刚和陈小羽)终于拿到了补办的护照和身份证,还有加拿大的结婚证书。我们给辰辰办理了领养手续,星星和辰辰的所有证件也办齐了。而且,这件事情之后,一个有物理学和伦理学背景的国会议员 Mike 非常同情我们的经历和遭遇,并向加拿大联邦政府提交了一份《加拿大时空客实际年龄确算与认定议案》,可能在近期要公布,征求意见。

加拿大政府办事效率虽然不高,但还是蛮人性化的!拿到护照、身份证件以及结婚证书的第一时间,我和晓菁就给 Anja 打了电话。虽然晓菁觉得这可能会让 Anja 有些难受,但我觉得 Anja 对我们的帮助是真心的,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爱情虽然是自私的,但对于我和晓菁的这个现实,只有面对,才能克服自己内心的那点私心。

记得有一次,我和 Anja 在教堂听牧师讲解“爱情与婚姻”:爱是一种给与,不是妒忌。心爱着而没有私欲的爱,要比有私欲但心却分开的爱,更加有力、稳固和永恒。一个人的爱情只能有一个,但一个人的爱却可以有很多。这种爱,已经超越了爱本身,与上帝同在,与上帝永恒。显然,我和 Anja 在理解这段话时,已经达成共识,并已成为我们共同的追求。

在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表妹方芳通过我们在上海聘请的一位律师朱钧一,找到了我们 1942 年至 1945 年期间在上海的 3 处房产证明手续,包括房契和地契。这 3 处房产因为都是法式建筑,解放后一直是上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的房产管理员是一位 30 多岁的年轻人。根据查证核实,他就是管家来福的孙子肖建,小名阿建, 3 年前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目前的职业是私人教练。而且,朱律师也在花旗银行( Citibank )拿到了房契和地契的复印件,正在办理后面的手续,包括申请国家赔偿问题等等。

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晓菁。晓菁抱着我,激动得哭了:“真是想不到,我们还可以回到原来的老屋!杉哥,那里有我们的相识和初恋,有我们过去最浪漫、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

“嗯!我们一定要回去看看,重温那段时光!”

“嗯,好好计划一下!”

一个周日上午,在 Knox 教堂。

礼拜之后,我和晓菁找到了 Julyoung 。

“嗨, K 哥,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你了。” Julyoung 还是那么热情。

“对呀,今天就是为这件事来找你的。”

“ Julyoung ,这是我太太, Diana !”然后转身:“ Diana ,这就是你很想见面的 Julyoung 。”

“ Julyoung , An niang ha sai you !”

“ Diana , An niang ha sai you !”

“天哪, K 哥,你什么时候结婚了?也不告诉我!”

“ Julyoung ,说来话长。你今天有空吗?”

“嗯,当然。”

“ K 哥,这两个孩子?!” Julyoung 发现星星辰辰拉着我们的手,感觉更诧异了。

“是我们的,这个是 Daniel ,这个是 Alice 。”

“阿姨好!”

“阿姨好!”

“啊!귀여운것(真可爱)!真是不可思议!几天不见,就这样了! K 哥,你在玩魔术吧?”

随后,我们一起在 Tim Horton 边喝咖啡边聊天。我和晓菁简单讲述了我们的奇遇。 Julyoung 瞪大眼睛 ,略有所思的样子,还一边用纸笔写着什么。

“ K 哥,你是否记得我原来给你讲过一件事,我有中国血统?”

“记得啊,还有,你说你的中国老家在上海,而且还可能与重庆有关。所以, Anja 提醒我,这事可能与我有关。”

“嗯,说不定我们还真的是亲戚呢!这样吧,去我家,我给你们看一些东西。”

“我们也带了一些文件。”

3 人带着星星辰辰( Daniel 和 Alice )到了 Julyoung 的住所,首先把孩子们安顿好,有电视节目看、有零食吃就行了。

Julyoung 拿出一些发黄的黑白照片。看到这情景,我也拿出几张的黑白照片,只是照片很新。其中有一张合影,两张照片放在一起的时候, 3 人都惊呆了!

那是一张 1942 年 5 月,我和晓菁结婚时的全家大合影!

“ Julyoung ,你居然有这张照片?!”

Julyoung 指着照片中的一个小男孩说:“这个是我外祖父小时候的样子。”

“如果真是你外祖父,那我们肯定就是亲戚了。”

“是啊是啊!可以肯定!”

随后, Julyoung 又拿出几张帅军哥的照片,感觉是志愿军的衣着,非常熟悉的身影。 Julyoung 接着说:“这是我外祖父当兵时候的样子。”

我越看越觉得这个“外祖父”非常熟悉。我有一次去舅舅家玩,看过一些解放初期的照片,而且舅爷曾经参加过志愿军,打过仗。只是照片比较模糊,看不清楚,也就不能肯定。难道我舅爷就是 Julyoung 的“外祖父”?又或者说,我舅爷就是旧上海民国时期的我侄子?再说,那个时候当兵的军装一样,照片都差不多,很难看出来谁是谁。

晓菁问道:“ Julyoung ,既然你外祖父是中国人,难道他过去曾经去过韩国?或者说是志愿军?”

Julyoung 端来一盘水果,开始讲述她外祖父的这段故事。

1950 年 6 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 Julyoung 的外祖父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并随 27 军 80 师到达当时的汉城(也就是现在的首尔)一带,记忆中是冬季。 1951 年 1 月,志愿军攻占汉城,占领大部分市区。在一次解救行动中,从汉城市区的一座政府监狱中救出了一位朝鲜族姑娘,她就是 Julyoung 的外祖母。 3 月 15 日,“联合国军”攻占汉城。由于志愿军的战略转移行动很突然,她外祖父随军撤离了汉城,据说后来返回中国,至今杳无音讯。

Julyoung 的母亲 Soyoung 出生之后,她外祖母独自将 Soyoung 抚养长大,并一直居住在汉城北部的一个叫“金坪里”的小城镇。后来, Soyoung 嫁给了当地的一位海产商人 , 于 1979 年 6 月生下 Julyoung 。

1992 年 8 月中韩建交之后, Julyoung 曾经去重庆和上海寻找过外祖父,而且早年还去过台北和香港,仍然没有消息。她自己也是因此而一直未婚,并建立了一个中韩民间寻亲团,一直致力于帮助抗美援朝战争(韩国人称为“朝鲜战争”)中失散的亲人们团聚。

我接过话题说:“如果这件事与我们有关,按照当时的辈份和年龄来讲,你外祖父应该就是我的小侄子了。可我一直没有侄子的消息,也不清楚他是否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只知道他的小名叫盛儿,后来被人收养。”

“盛儿?那正是我外祖父的小名啊!”

“是吗?那就很有可能了!但中国这么大,小名一样的人很多。从这张照片来看,至少表明你与我们一家很可能是有亲缘关系的,只是需要面对面相认。”

“杉哥,侄子盛儿和你舅爷,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吧?亲缘关系都不一样。”

“说的也是。我舅爷是 21 世纪我爸爸这边的亲戚,侄子盛儿是 20 世纪我大哥那边的亲戚。但从年龄上看,好像也差不多啊!”

“ K 哥,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Julyoung 的眼里充满激动而期盼的泪花。

“我们大家族打算在今天圣诞节搞一个大聚会,到时候你们一家也来参加,看是否可以找到你们可以认识的亲戚。你觉得怎样?”

“好啊!那真是太好了。 K 哥, Diana ,我真的好感激啊!”

“ Julyoung ,我也觉得我们就是一家人。”晓菁递给 Julyoung 一枚纸巾,说:“年代很久了,而且你的照片又那么陈旧,寻人是比较困难的。你是否应该仔细看看这张崭新的照片,有没有你熟悉的人?”

Julyoung 仔细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我和晓菁,惊讶地说:“难道照片上的这对新婚夫妇就是你们?或者是你们的亲戚?这太不可思议了!”

说到这里,我又讲了时空穿梭的原理,还拿出很多证据,希望 Julyoung 能够信服。可 Julyoung 半信半疑,但还是决定参加我们大家族的圣诞 party 。晓菁拿出纸笔,留下了我们在上海的地址和电话,还有方芳和阿建的电话。

“ Julyoung ,我想去一次首尔,拜访你母亲和外祖母。”

“真的?那太好了。我来安排时间,我陪你一起去。”

“嗯,我们一起去。”

“那我和星星辰辰也一起去!”晓菁也没去过首尔。

“你不想上班了?”

“杉哥,要是这次你又时空穿梭了,去一个什么女儿国,找一大帮女人,生一大帮孩子,那我怎么办?”

“这样说,好像我是个花花公子。好吧!不说啦,一起去首尔!”

“而且,还要确定一下不会发生时空穿梭!”

“感谢领导亲口指示!”

望着晓菁担心的神情,那种对家的眷恋、对亲人的不舍,是如此强烈,是一种从内心表达出的真情,我越来越感觉到晓菁对这个小家的情感投入和全心付出,正如我母亲一样,是那样崇高而善良。我不得不感恩那个时空穿梭带给我的这样一个贤慧的指腹为婚的妻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