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客

世事忙忙如水流,休将名利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
个人资料
kylel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长篇史实穿越小说《时空客》(连载一):情浓空中园

(2012-10-22 15:36:47) 下一个


早上醒来时,没有听见窗外的鸟鸣声和厨房的电器声,安静得有些离奇,怀疑是在做梦。有时候,会有一种孤独的感觉让人感到恐惧。

 

当室内的光线从四周慢慢变亮,听见墙壁里发出潺潺流水的声音时,我才猛然想起:这里是国际月地中继站(IMRS),远离地球15万公里的太空;太阳坐标东经04°30′,北纬53°23′,天轴13°41′。

 

像这样自然地醒来,又没有时间的紧迫感,已经是几个星期以来的生活规律了。没有前些年那些惊险刺激的逃生或灾难事件的发生,有时候反而让人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也许,这正是生活的一种调节,不断地改变生存环境,更可以激发人体的潜能。我记住了心理医生April的这句话,这使得我在自己的生活圈子中逐渐成为乐观派的一员,把自己的所有恐惧和不安,统统抛在脑后。

 

伸个懒腰,身体就被床垫后的推板扶坐起来。像往常一样,房间一侧的玻璃墙壁上,开始有一些海水鱼在游动,并从什么地方传来春天里山野鲜花的芬芳,那么亲近自然,仿佛置身位于夏威夷海底的国际太空训练中心(ISTC)―-我曾在那里经历了3个月的太空生活集训。要不是有贴身机器人的“相伴”,我早上肯定去运动中心锻炼去了。

 

扭了扭脖子和关节,走出卧室,正面巨大的墙壁自动分成8块,90度旋转并向一侧滑动折叠,明亮的客餐一体厅展示在我的眼前。正面墙壁是5 X 1050个全息超清电视频道,同时播放出多个3D画面。触屏选择了“太空早间新闻”频道,但LXD高清屏幕却反射出我赤裸的身体。

 

MorningKyle!”超仿真机器人Anna从身后接近,第五代生物电脑反应速度相当快,让我措手不及。

MorningAnna!”我下意识地找了一块浴巾,将自己简单围裹一下。

“你的身体,有什么我没有见过的部分呢?”

“当然没有。可我有哦!”

“检测到你的心跳有些加速。刚才的早锻炼之后,还觉得休息不够?”

“你这个也叫早锻炼?也太温柔了吧!”Anna总是喜欢开这种“玩笑”。

Kyle,准备早餐吗?”

“是的,Anna。谢谢!”

“不客气。你还是先洗洗吧!一身臭汗!”Anna用机械骨骼的小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OK!”我早已习惯了这种“程序式关心”。

 

在浴室中,我可以听到隔壁的早间新闻:

 

――“环球国际金星开发计划(GIVDP)”董事长James于当地时间37日上午宣布:“金星大气改造第二期工程将于年内开始实施,这一工程可将目前金星大气中约10%的氧气含量提高至60%左右。”

――“Hephaestus”火星地面控制中心(HGCCM)消息:火星东半球欧克斯山(Orcus Patera)金属铀矿基地第16矿区工人于225日爆发的罢工,昨天已蔓延至第8区和第12区。

――《国际纯粹与应用物理联合会(IUPAP21883月快报》:位于地球同纬度两极的亚洲三星堆地墓与大西洋百慕大三角洲于351212分再次出现神秘磁场联动,地球空间站监测到地球内核的瞬间停转现象。

――“银河系前沿(MWF)”中微子全息电视台报道:太空联合舰队(SCF)第一和第六分队已经到达银河系边缘8光年和12光年附近,“第15届空间联合阻击演习”将于近期展开。

 

当我从浴室出来,Anna送来早餐:重庆担担面、豆奶、小青瓜。我一抬头,才发现刚才身着粉色睡衣的Anna,此刻已经换了一套紫色工作服。

 

“咦?今天有家乡的早餐呀!”

“看你这样子,十八辈子没吃过似的。”

“香!口水来啦!真的没有想到啊!”

Kyle,那你就开心一点吧!亲一个!”

Anna,你酸不酸啊?还想来一次昨天的那种聚会?”

“情感交流一下嘛!程序是绿色信号。”

“起床之后,走正常程序。不要搞什么妖蛾子!”

 

Anna伸出娇嫩的人工合成肌肉手腕,显示出我身体的基本特征:体温36.8℃,心率76,血压78117,脑压……

 

“你今天状态不错啊!昨晚又想你太太啦?”

“唉!Anna,你不要试着探测我在想什么,OK?”

“那当然,Kyle,你也不要试探着逃出我的职责范围。”很生硬的口吻,也不婉转,又有点让人觉得有些恐怖。怎么会有这样的指令?难道这种生物电脑在进化?但Anna的程序式微笑和陪伴式服务,又似乎给这个无根无底的“空中楼阁”带来了些许温馨。

 

坐在餐桌前,默默祈祷之后,全息画面已经被Anna切换成旧金山第23区第16号大街第25号住宅的家居餐厅。家人们似乎已经早餐完毕,厨房机器人Mary正在清理房间。这要比往常早一点点。

 

画面又转换到卧室,爱妻正在梳妆台前做头发。3D真人画面所展示的,是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觉。

 

“早!今天忙吗?”我伸手帮爱妻抚弄长长的头发。

“啊,你也早!每天就这么多事情。你呢?”

“肯定比你要轻松。女儿婚礼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

“嗯,我今天下午抽空去看看安排。”

“昨晚休息得怎样?会不会又打呼噜,被Anna拧起来?”

“没那事。好像你亲眼见过似的。”

“哦!我得走了,今天有会议!”

“好的。晚上再聊!”

God bless you!”

God bless you!”拥抱与亲吻,虽然是急匆匆,但感觉还挺真实。力度上有些差别,但每天早上的这份温存,是两地分居夫妻最好的餐后“甜点”。期待爱妻的下一次探访时间早日到来。

 

餐桌一侧,摆放着我们一家的合影,尤其是孩子们可爱而调皮的笑容,令我倍感家的温暖,这也是Anna不能感受到的。中继站其他太空人也有类似的家庭团聚,但时间上也不可能统一,也就很难有大型聚会了,除了与机器人聚会。

 

爱妻上次来站探亲返回地球已经一个星期了,临走前,她偷偷把Anna更换成她的容貌和声音,第二天我才知道。毕竟,与Anna做爱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月前,国际空间联合会(ISF)“程序评估委员会(PEC)”就太空机器人的工作职责范围进行了第6次修订,但并没有删除“情感与肌肤交流”这一条款。这让所有太空站的“单身”和“假单身”太空人感到无比欣慰,因为有些太空站有夫妻太空人。

 

金黄色披肩短发的Anna坐在一旁,散发出女人的味道。看我这个样子,便挑逗地说:“Kyle,你来国际月地中继站已经287小时28分,与我做爱36次。其中有两次……”

Anna,昨晚有没有什么重大消息?”我打断她。

“对不起,Kyle。”Anna似乎也能理解我的意思,但一对绿眼睛却无法表现出人类丰富的情感。

 

Anna打开中央控制室(CCR)视频留言记录:“中央控制室第三次通知:361403分,狮子座流星雨有3颗陨石击穿了月球地面站B2A4流星防护伞,两名工程师受伤。8小时45分钟之后,他们将被CS-042号无人空间穿梭机送到这里,停留25分钟之后,转运回地球。”

 

我看了一下倒计时,还剩2小时12分,就对Anna说:“Anna,你去医疗中心联络站通知外科医生John,以及护士JessicaNaomi830分,我们在D208房间会面。”

“收到。”Anna换了一套淡蓝色工作服,然后离开了。

 

Anna不仅是我的贴身服务机器人,也是内科医疗助理机器人,这完全是为了节约能源和利用资源的措施。机器人每一套工作程序都是经过我同意的,任何其他人不可以修改,从而保证了我的指令可以100%完成。奇怪的是,不知道爱妻是如何知道这个密码的。任国际信托投资公司(ITIC)副总裁的爱妻在IT方面的天才,我是永远也赶不上的。

 

218926日,我开始任国际月地中继站第86届驻站医师兼医疗中心主任。虽然是一份合约兼疗养式的工作,但这毕竟还是实现了我童年时期想做一名宇航员的梦想。

 

中继站医疗中心有内科外科两名医师和两名护士。我的工作职责,主要是负责全站22名太空人的医疗检查和预防工作;确保无人空间穿梭机送来的病员或伤员在转机过程中的病情稳定,并做好详细记录。这个空间站,人工太阳的光线多少有些不太自然,空气成分的比例与地球还是有些差别。但现代太空站的地心引力装置,已经可以模拟地球环境了。人体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除了营养和精神需求之外,常规的医疗检查,还是很有必要的。而且,没有人可以确定不会发生意外的人体伤害事件。

 

有时候,感觉到人的精神需求可能会大于营养需求,孤独和寂寞陪伴着太空人。尤其是当我从窗口去遥望深邃的太空,更是有一种虚无缥缈、无根无底的感觉,这也是中继站在生活区设立教堂的原因。Philip牧师说:这里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而叔本华说:就人类的命运来说,他们几天不是生活在黑暗的日子中呢?如果不是与时空穿梭局有那个“心理疗养”合约,爱妻也不会同意我孤身一人在这里生活一年。小别胜新婚?谁知道?

 

第二代国际月地中继站,由地球上56个国家和地区共同出资修建,于211211月建成。该站与地球空间站、月球空间站以及月球地面站形成四联空间体,并有60艘无人空间穿梭机来往其间,总投资20兆地球元(约合3500兆美元),历时约80年建成,目前在站工作总人数达到650人,各类机器人3200部。“宏成国际能源基金会(HCIEF)”计划在85年内逐步收回原始投资,并转向火星开发计划。实际上,月球地面站建成3年之后,就已经生产出第一罐200吨的液态氦-3,供地球核能聚变反应堆使用。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到2110年为止,地球上的石油资源已经全部开采完毕;各地储备的约3000亿吨石油,将仅够使用约60年。

 

第一次来中继站报到时,孩子们一起参观过一次,儿子说像一个巨大的车轮,女儿说就像是漫画家笔下的巴比伦空中花园。

 

会议厅有这样的电影简介:从外观上看,国际月地中继站的轮轴两侧,像一对巨大的蘑菇,那是核能供电中心。旋转的圆盘状“车轮”提供地心引力,中轴是中央控制室。圆盘状“车轮”的工作区,分为AF6个区,52500个房间,医疗中心位于D区,生活休息中心位于F区。站内除了22名太空人(包括我),还有300部各类机器人。在圆盘状工作区外围,有96个空间穿梭机的接驳口(其中,有8个供太空人使用),以及384个防御激光器。

 

液态氦-3的开采与运输,分为4个阶段:月球地面站-月球空间站,月球空间站-月球中继站,月球中继站-地球空间站,地球空间站-地球地面站。这个月球中继站的主要功能,就是转运从月球开采的液态氦-3,并监测转运和运输全程;其次,就是给四联空间体全体太空人提供后备的生命保障系统;再次,是给太空联合舰队第二分队提供急救性能源、氧气和食物储备。此外,中继站还有各类实验室约200个,给全球各大中小学提供相关的太空实时操作教学。

 

8点半在医疗中心的会议讨论和安排结束之后,大家各自准备去了。中央控制室多分配了4部移动式工作机器人在医疗中心,以充实我们的资源,因为今天的任务是以接送伤员为主。在昨天的会议讨论中,已经基本确定了实施方案AB,并在会后对两个方案进行了预演,今天只是再次确认和跟踪。这些枯燥乏味的日常工作,彷佛只是我个人太空生活的一个插曲,更多的时间,则是我写回忆录的主要精力所在。

 

在工作间休息等待的间隙,借助太空站的观察设备,我无法用肉眼分辨出地球上城市的街道及建筑,因为厚厚的云层和遥远的距离,令现代数码技术无法展示影视设备的高科技功能,只能借助地球卫星的电子设备跟踪地面目标以及大气的异常现象,彷佛是天国的精灵在凝视人间沧桑。

 

童年时,课本上“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天河”的诗句还记忆犹新,可眼前却是“举头望明月,低头看地球”。多伦多、旧金山、上海、重庆、西安……前后穿越1500年所经历的情感交织和生离死别,每个记忆都是那么深刻,近在眼前。

 

看到熟悉的北美城市的轮廓,思绪一下子回到178年前,20113月的多伦多:西经79°23′,北纬43°39′。那个冬季,万物仍在冬眠之中。窗外的电子显示屏显示:4℃。

 

我在多伦多私人诊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