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贾云:老话重提-选择的快乐与遗憾

(2018-08-14 06:24:27) 下一个

美国二十世纪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曾有一次在林子中漫游,走着走着,突然面前出现了两条路,除非有分身术,是不可能同时选择二者的。该选择哪条道好呢?他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决定把另一条路留给未来,以后再探索。然而,路路相连,不知不觉中,我们选择的道路已经把我们领向另一条意想不到的道路。我们在某个节骨眼儿上做出的选择,一旦实施,会对我们一辈子的轨迹产生深远影响, 让人在若干年后回首往事的时候禁不住感慨万千。

 

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的一位外教曾在课上向我们抱怨选择的烦恼, 他特别烦的是在美国商店买完东西后介于纸制袋子和塑料袋的选择。那时的我,坐在中国南方一所大学的教室里,不谙世事,隔岸观火地看美国的物事,当时很难理解美国教授的痛苦。那之前做出的唯一一个重要的选择就是上大学前,选择学文科的事儿。我记得,当时为了这事儿,文理科分班前的班主任还在操场上找我谈话来着。我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末,哥哥姐姐都选择的是电脑专业。我理科成绩不怎么的,更爱文科。当时中国有个流行语,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也不怕,” 社会上普遍歧视文科生。父亲不怎么赞成我学文科,但大哥支持我学英语,犹豫一阵子后,我决定选择英语专业。

 

那时的中国,改革开放还不到十年,外教是稀罕物,美其名曰外国专家,都住在专家楼里。不像现在的中国,在大街上凡踩着个人,都是母语是英语的外国人。

 

我与我先生认识,是九十年代中的事。那时,刚刚开始申请美国的研究生院,不想一位同学介绍我们认识。我和他其实在校车上打过照面的,他总是衣冠楚楚地坐在校车的最后一排, 公文包端端正正地放在身旁。他记得我是在校车站慌慌張張啃包子的那个女孩儿。我俩正式认识后不久,我就收到了美国研究生院的录取通知书。一天,我俩在他的宿舍坐着聊天, 聊着聊着,他突然问我,“你走后,我俩怎么办?”我是做事跟着感觉走、不大想后果的人,他这一问,还真把我问住了。思忖片刻后,我回答道,“那我们领证吧。” 我的选择很简单,美国的未来很难预知会是什么样子,但有一点我是确信的,我难以想象没有他的日子。在飞往美国前不久,我俩领了结婚证。自那以后,我们已经经历了二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像许多夫妇一样,我们也有过相看两厌的日子,不过也渐渐学会接纳对方的短处,风雨过后还走在一起。

 

言归正传,我想说的是,当时虽然不理解老师的话,却对他的话留下了深刻的影响。记得这位老师还说过,还是中国简单得多。

 

也许是随着人的阅历增长,看问题的角度变了,我现在经常回想起老师说的这些话。美国是物质文化高度发达的国家,然而,这些物质的东东,也给人们带来了不必要的选择, 费事费力。比如,到食品店买东西,该买有机的还是基因改造过的?本人自去年得了乳腺癌一期后,做事犹豫了许多,最近光顾Sprouts和Earth Fare店较多,买了一些削价的有机蔬菜。逛得多了,发现这些价的东东,有些水分挺大的,有些并不比另类的要干净多(选择有机的原因之一), 需要非常仔细地看和比较。 三聚磷酸钠(sodium tripolyphosphate)在加州是被禁的食品保鲜剂,在美国其它州却是合法的。虽然互联网为消费者直接提供了很多信息,网上的信息往往良莠不齐,折扣太多,即便是大学历史教授,按理说,是判别真伪的专家,也有中招的。买房买车这些,虽然有专业人士帮消费者挑选,还是有目不暇接、担心自己选错的时候, 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机缘就是一种选择和缘分吧,谢谢分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