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岑岚:校长的晚宴

(2009-06-11 17:29:32) 下一个


五月中旬的一天,我收到一张不寻常的晚宴请柬。请柬是女儿上学的高中寄来的,上面有着校长先生的签名。也就是说,我,一名普通的学生家长,荣幸地成为校长将要举行的晚宴上邀请的客人。

校长居然举行一个宴请家长的餐会?这实在很令我感到意外。自我有了女儿,当上了母亲的同时也升级成了一名家长,我就对老师和校长有着特别的尊敬,对学校里发来的任何一件通知都格外重视。在身不由己之中,我们家在中国、美国、加拿大之间搬迁多次,女儿从托儿所到幼儿园,又从小学到初中、高中,转换了十几次学校。其间,虽然少不了与教师、校长的会面,收到过各种学校活动的邀请,也有过一些带食品的聚会,可我还从来没当过任何校长,甚至老师餐桌上的座上客,也很少听到我的朋友和其他家长有如此经历,当然如果他们之间有着亲戚朋友的关系当是例外。而且,我从来也没敢有这个奢望。其实依照咱们中国人的尊师敬教的传统来说,应该是我这个做家长的请老师和校长来赴我的晚宴才更恰当一点。 

我带着疑惑向学校图书馆的几位管理员――都是女士,说起了此事。我刚一说到请柬,几位女士都笑了,说:“恭喜你呀,成了校长先生的贵客,这可不是每个家长都能来赴的宴会呢!”“哦,那怎么我有这个荣幸呢?”我不解地问。“这还要问吗?因为你是最佳志愿工啊!”她们异口同声地说。 

原来是这样。我在学校图书馆当志愿工已经一年多了,每周在这里义务工作半天,帮着做些整理书架、借还书、包书皮、贴标签、做索引等等之类的杂活。在国内时我曾经当过图书馆员,那时这些活尽管轮不到我来干,但好歹也接触过,比起一般的家长我自然对“业务”熟悉得多。所以,很快我就“脱颖而出”,不但干活效率高,还能发现和解决一些业务上的小问题,再加上我一以贯之,风雨无阻地按时前来,自然成为图书馆里的最可靠最受欢迎的家长志愿工之一了。几位管理员平时开玩笑就称我“最佳志愿工”,我也没当回事,美国人爱夸奖人,一用词往往是最高级,都知道是说着玩的。可这回“最佳志愿工”的玩笑引来了校长的晚宴请柬,那可就不一般了。 

不过,我历来对西餐不是十分感兴趣,得到校长的邀请固然荣耀,如果单为吃,我是不会去赴这个晚宴的。引起我好奇和吃惊的是,据说晚宴将由校长先生亲自下厨,为我们这些家长志愿工烹调他的希腊风味家乡菜。这就不同了,不管那希腊风味家乡菜好吃不好吃,就冲着校长亲自掌勺的这种精神,这份诚心,校长的晚宴我是去定了。

校长的晚宴就设在图书馆的大厅里。这里本是我熟悉的地方,可经过布置已有部分变了样。厅里横直摆放着各两长排餐桌,形成一个直角,进门不远处就是那直角的顶点。四周的高书架和阅览厅中间用来安放参考书也用来分隔空间的矮书架没有移动,但几乎每排高书架的顶部都新陈列着一些纸质、木质或塑料制作的雕塑作品,有些是活灵活现的动植物和日常生活用具,有些就要费些心思去琢磨才知用意。不用说,这些都是孩子们美术课上的创造。先来的家长们分散着,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欣赏书架上的雕塑。 

我走进大厅,向每一个朝着我点头微笑的人点头微笑。我没有发现任何一位与我在图书馆一起工作的家长,正有些失望。忽然,一位身着鲜艳花朵上衣的老太太迎面走了过来,是尼姬。

我和尼姬曾经并肩“战斗”过。前不久,学校为暑假后将要进校的新生举办欢迎介绍会,因为将入校的新生多,向新生和家长介绍情况的各种材料也特别多,准备材料的人手不够,我曾经主动去帮过半天忙。当时,尼姬像是主管,一直在那张罗着,告诉后来的人如何做。来帮忙的人大多都是只干一小时或两小时活就走了,然后又有新人来,尼姬就不厌其烦地介绍了一遍又一遍。我一直坚持了四个小时,算是干的比较长的一个,最后与尼姬一起离开的。凭直觉,我感到尼姬的身份有点特殊。以她工作中显现的主动负责又知情的姿态,有点像学校的工作人员,可她并没有佩戴教职员工的特殊胸牌,况且一眼而知她早超过退休年龄了。她倒是佩戴和我们大家一样的志愿工标识牌,可如果说她是家长吧,她的年纪也仍然太大了点。看那满脸的岁月沧桑,她肯定七十有余,怎么还有上高中的儿女?难道是哪个学生的祖母或外祖母?

在校长的晚宴上再次见面,我和尼姬都很高兴,就聊了起来,顺便在旁边的餐桌旁坐下。六人座的餐桌上铺着深蓝色的桌布,桌上已放好刀叉和纸餐巾,每人一份的蔬菜沙拉也已上桌,桌上还有一瓶素雅的蓝白花,当然,不是鲜花。

食品准备停当,用推车运进来了。校长先生和几位助手身着印有学校标记的T恤衫,胸前系着围裙,一副大师傅的打扮,还带着满面自信的笑容。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校长穿白衣系黑围裙,其余人多半穿深色衣系白围裙。这几位助手也是校长工作中的助手,有校长助理、教导主任等,可以说都是学校里的领导层。大约十个左右装食物的大长方盆(有不锈钢的也有玻璃的)摆上了桌子,几个“大师傅”招呼客人们前来领取食物。我们百多名客人每人手持一纸盘,兴高采烈地排队领取。食物中有鸡块(烤的和煮的),有烧牛肉,有土豆和四季豆,还有切成小块的面包。校长的晚宴,其实是一个在美国司空见惯的半自助式的餐会,除了食品,还备有果汁、咖啡、茶、软饮料等,但绝对没有酒精饮料。 

我端着盘子回到自己的位置,尼姬看我没要牛肉,建议说:“你应该尝尝牛肉,那才真正是希腊风味的。至于烤鸡块,跟美国烤鸡没什么大区别。”我有些奇怪地问:“好像你也很了解希腊风味的烹饪?” 尼姬笑了,说:“我本来就是希腊人嘛!”看到我一时解不开疑惑,旁边的一位家长说:“尼姬就是校长的妈妈!”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校长的烹调手艺还是从你这儿学来的!” 尼姬摇摇头说:“不是。我其实不喜欢烹饪,我儿子从小也不喜欢,他是后来成年了,才开始对自己的祖籍国感兴趣,也才开始向他的祖父学烹饪。他可比我的烹调手艺高多了。” 尼姬自豪地夸着儿子。 

这时有不少家长走过来与尼姬打招呼,有一位还把尼姬拉到一边去讲话。我右边的邻座告诉我,尼姬退休后一直在儿子工作的学校当志愿工,校长先生从以前的学校聘为这所新学校的校长后,她也跟着“调动”过来了。大家都称她为“超级志愿工”。那些与尼姬特别熟悉的家长,原来都是校长以前当校长的学校的学生家长。新学校一年前建好成立后,从相邻几个学校各划出了一片区域,成了新学校的学区,他们就随着转学的孩子一起过来了。所以,许多人都是尼姬的老朋友。 

我们就餐的时候,校长和他的助手们在各张桌子之间走动着,做着标准的服务工作,也随时和家长聊天。他也走到我们的桌前,问候每一个人,他对尼姬点点头,没有和尼姬说话。尼姬坐在那里专心致志地吃饭,让儿子去开展他的工作。 

接着,校长对大家讲话,简洁明快:第一,感谢所有热心支持学校的家长;第二,请家长们对学校的工作提意见和建议;第三,有几件事情需要家长们帮忙,他说了几件将要开展的活动。随后是家长协会的各个委员会负责人谈工作的进展、今后的计划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校长的晚宴,一举数得,是学校对家长支持的感谢会,又是学校和家长双方沟通互动的交流会,还是校长和家长协会的现场办公会、工作讨论会。

餐后甜点送上了桌,是点缀着一颗红樱桃的冰激淋。乔治亚的五月已是夏季,冰激淋应该是此时最合适的餐后甜点。冰激淋化在嘴里,凉凉的,甜甜的,是一种舒适。可那颗红樱桃看在眼里,心里却有一种温暖和感动。当然使我感到温暖和感动的不仅仅是那颗红樱桃,还有校长和他的助手们亲手为支持学校的家长们烹饪的感谢晚餐,坐在我旁边的这位令人尊敬的“超级志愿工”的校长的妈妈,和大厅里满座的热心家长们。

我为女儿感到由衷的庆幸――能在这样一所学校里上学;更为自己感到由衷的荣幸――能有机会见识这样一个特殊的晚宴,一个让我一辈子也难以忘怀的晚宴!

注:美国中小学教育系统评价一所学校质量的重要标准之一是家长参与的程度,其中包括家长与学校、教师的联系和互动,家长志愿工的数目、投入的时间以及捐献的钱物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岑岚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两位鼓励!
伍加:校长没有介绍他妈妈,估计是太多人认识他妈妈吧?或者是他妈妈不愿意让他介绍,希望低调一点。

戈壁红柳:这是当时这个新学校的第一次校长晚宴,以后每年举行一次。其实有不少学校都举行家长志愿工的感谢晚宴,但是这个学校是最有特色的,就是校长和员工一起亲自下厨。这很使我感动。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可敬的尼娅老妈妈和最佳志愿工!好温馨的校长晚宴!
围绕着孩子的成长,多少人在平凡的日子里默默奉献?
助人者长乐,志愿者、家长、教师、校长-可亲可敬的园丁。
平实的记述、感人的场面。
伍加 回复 悄悄话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以贯之,风雨无阻地"每周花上半天而且每次按时前来无偿干活.会长的"最佳志愿工"真是当之无愧.
校长竟没有介绍她妈妈,也没打招呼,这有点出乎意外.在我们的一次开学典礼上,我们校长让全校教职员工对坐在台下的她妈妈一起喊"妈妈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