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西虹雨歇:愚园路78弄9号 (3)

(2009-04-14 00:43:33) 下一个

         母亲到厨房间帮二姨准备晚饭,说是晚上一家人要好好聚聚。小荷搬个小板凳腻靠在母亲身边看着她们择菜,听她们闲谈。

        “二姐,我这次回来,发现爹爹的精神大不如从前,总是在房间里昏昏沉沉地躺着,也不出来走走。” 母亲担心地对二姨讲。

        “是啊,终归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以前还经常到弄当口晒晒太阳,最近因为上次医药费的事烦心,天气又不好,就不喜欢出门了。”  二姨边说着,边将手中的绿豆芽,一根一根地掐掉头尾,扔进菜盆里。

        母亲有些诧异地问:“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老早就把钱汇来了吗?,钱还没有筹齐 ? 又是三楼的在作梗 ?大哥,二哥他们,还是老样子?”

         二姨叹着气,无奈地说,“还能是谁 ?老是强调家里人口多,负担重,没有钱。又讲阿林,阿勇在东北插队很苦,需要家里接济……”

        “谁家没难处 ?心里只有小的,却忘了老人。” 母亲有些激动地打断二姨的话,“他们是兄弟姐妹中最大的,也是得父母好处最多的,如今,爹爹的积蓄用光了,需要他们的时候,却做出这副嘴脸来,让大家如何心服?”

         二姨苦笑着摇摇头,端起菜盆,到水池边洗菜。看到外面天色暗下来,便吩咐小荷去开灯,并特别叮嘱小荷要拉红色的灯绳。母亲和小荷这才注意到,家中所有的公共处所,像厨房间,卫生间,餐厅,还有楼梯间的天花板上都有四只一样的白炽灯泡突兀地悬吊着,与之相连的是红,白,黄,黑,四条不同颜色的灯绳,鲜明地垂挂在墙上,昭显着它们的不同归属。

         母亲火了,将手中的家什一摔,站起来说道,“聚什么聚,这哪还象一家人呀!多少年了,家中的一切日常费用,都是爹爹包的。现在,轮到他们自己, 就这样地斤斤计较,我们和周围邻居都不至于如此。不行,今晚我一定要和他们理论的。”

         二姨忙劝母亲, “我们都习惯了,其实拎得清也好,省些是非,你又不在这常住,何苦呢?”

         母亲的眼圈红了,“我是替爹爹难过,是我们做儿女的不孝,让他老人家受委屈了。” 小荷似懂非懂地看着,听着,见母亲难过,心里也不自在起来。愚园路78弄9号,小荷心目中的乐园也不尽是快乐。

        随着上学,上班的人们陆续回家,住在他处的几位阿姨也相继赶到,愚园路78弄9号热闹起来。面对突然冒出来的众多至爱亲朋,小荷有点应接不暇,不知所错。 舅舅,舅妈,阿姨们;表哥,表嫂和表姐们,还有抱在手中的小毛头,六岁的小荷居然已经是他的小娘娘(小姑姑)。再看母亲,正亲热地同众人寒暄着,打点着,似乎已忘记了刚才与二姨之间不愉快的谈话。

        大家忙碌着,端出各自的拿手好菜, 林林总总地摆了两桌。家中老老少少,大大小小,二十几口人挤坐在一起。这一家人的团聚,正是外公最看重的,四世同堂的幸福。上海人做菜,讲究清淡可口,像二姨的清炒银芽,香干马兰头 ;也讲究浓油赤酱,甘腴甜润,像三舅妈烧的黄豆肉圆,响油蟮糊。可惜母亲的厨艺,远不能和二姨,三舅妈相比,小荷也只能当下一饱口福,埋头苦“吃”。有着众多的儿孙绕膝承欢,外公兴致盎然。说了许多话,吃了很多菜,还破例喝了几杯黄酒,这对一向节制的外公是难得的。难得的团圆,难得的开怀,难得的放松。

         晚饭后,大人们要在楼下餐厅议事,母亲打发小荷去二楼陪外公。

         外公房间里的陈列古色古香,楠木的家具在阴天里泛着淡淡的幽香,流露出家主人的品位和曾经的荣华。小荷找来纸笔,趴在书桌上,向外公卖弄着新学会的汉字。 “大,小,中,上,下,天,地,人....... ” 小荷一笔一划地写着,不时看看外公,期待着赞美之词。外公没有让小荷失望,频频点头,从抽屉里拿出巧克力作为奖励。小荷越发得意,想进一步表现。

        “阿公, 我给你唱首歌吧,是我刚学的,可好玩了。”

        “好啊,一定很精彩,鼓掌!”

        应着外公的掌声,小荷认真地唱起来, “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 嘴上讲仁义,肚里藏诡计。 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 呸,红小兵齐上阵 ,把他们狠狠批……”小荷一边唱,一边双手叉腰,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看到小荷煞有介事的表演,外公忍不住大笑道:  “小荷呀,唱得好,可是你知道孔老二是谁嘛 ?”小荷懵懂地不知该怎样回答,嘴硬地强辩道“他是大坏蛋。”

        "哈哈 ”, 外公笑出了眼泪,将小荷搂在怀里,搂了很久。


        楼下隐约传来争吵声,小荷依稀可以听到其中母亲的声音。吵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小荷有些不安。

         “小荷,去,去把门关上。天凉了,阿公怕冷。”

         小荷听话地关上门,怯怯地对外公说,“阿公,我想找我妈。”

         外公慈祥地看着小荷道,“姆妈有事情,小荷是大孩子,在这里陪阿公,照顾阿公。好吗?” 接着,外公指着墙上的日历问小荷:

        “小荷,知道现在是几月吗 ?”

         “六月。”

         “六月有几天呢 ?”

         “不知道。”小荷老实地回答。

          “来,阿公教你。” 外公说着,伸出左手,握成拳,显出凸起的指关节,悉心地教起小荷。

        小荷从外公那里得知,一年的十二月分为大月和小月,大月三十一天,小月三十天,但二月除外,只有二十八天。

        小荷从外公那里学到,拳头上凸起的关节可代表大月,关节间的凹槽可代表小月,如此,一月大,二月小地顺序数下去,数完七月大,再返回重新开始数,正好是八月大,九月小,直至数完十二月大。这个方法,小荷牢牢记住,还教过其他人。每次教人,小荷都会强调,是从外公那里学来的。

        晚上,小荷睡在了外公的房里,外公一直等到母亲将小荷抱走才安心地睡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硃砂河 回复 悄悄话 西虹的描写越来越好了。铺垫挺好的,也许就要风雨满楼了。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弄堂小姐,北京西路小学,山上野花:

谢谢你们在此的驻足和留言, 谢谢你们对西虹的鼓励。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真小姐,金歌儿:

西虹码字的“醉翁之意”,原就在于能和众笔友们相识,相交。

谢谢,我如愿了。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秃笔的评论:
谢谢秃兄点评。写小说,西虹自认功力太浅,还算是讲故事吧。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花亭:

每次看到你的跟贴,心便踏实下来。上交作业过关了。

摊子铺开了,正在发愁如何收笔。毕竟是第一次,这火候掌握不好,可能会烧糊,也可能会夹生。你有何建议呢?
金歌儿 回复 悄悄话 真好!期待下篇。
山上野花 回复 悄悄话 西虹的笔法以及笔下的上海风情很有张爱玲的味道.
西虹赋予的时代气息, 让故事更鲜活,更有生命力.
北京西路小学 回复 悄悄话 这篇不大像小说,作者对环境描写的很真实,和我的记忆完全相符,说明作者真的住过 78弄9号
老秃笔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细腻。真正写小说的样子。
弄堂小姐 回复 悄悄话 Love it
北京西路小学 回复 悄悄话 光看标题就要顶了,小弟我住愚园路88弄,1弄之隔啊!儿时许多玩伴住78弄,而且我儿时关系最好的同班同学就住78弄,可惜忘记几号了
真小姐 回复 悄悄话 恩,赞同花亭说的,写的很有味道。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西虹,非常非常喜欢。接着写,可不要停啊。
花亭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文笔也很有味道。写的相当耐看。摊子越铺越大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