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林黛:归国散记 — 九九归一(之三) 弟弟

(2009-04-10 09:44:14) 下一个


我有两个弟弟,这里我要说的是我的小弟弟,是家中最小的一个。虽然他最小,却承担了家中最大的责任。要回国了,第一时间通知了爸爸妈妈,然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和弟弟保持频繁的联系。弟弟说:“告诉我,回来想见谁,我给你安排,我有你同学的电话。”他还发来一些照片,其中一张是他的。看着弟弟的照片,我的思绪就回到了从前。

那时候,我和弟弟们都小,没什么玩具。父亲给我们做了一个三轮车,我和弟弟轮流骑车带人,弟弟骑时,我站在连接两个后轮的横梁上,两手扶住弟弟的肩膀。弟弟飞快地骑着车,好过瘾。然后我骑带弟弟,可我总没有他骑得那么快,他扒在我身后不停地催:“姐姐,快,快点,再快点。”

那时候,母亲用买来的碎皮子给我和两个弟弟做了三个漂亮的书包,当我们去上学时,我的同学看书包就知道他们是我的双胞胎弟弟。

那时候,家里搬新家了,弟弟自己做了一个放卫生纸的架子,安装在墙上,新颖的造型,让在木器厂当厂长的姑父都赞不绝口。

那时候,弟弟要工作了,在众多竞争者中,他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被银行录取。工作后,他聪明好学勤奋上进乐于助人,被派到北京总行办的培训班去学习计算机程序的书写,那个培训班一个省只有一个名额,学习班结束后,他赢得了 S 省“拼命三郎”的称号。从学习班回来后,他立即开始银行系统计算机程序的编写安装和调试, 是全国同类系统中第一个通过验证的程序。 也就在各个分行调试计算机时,他认识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后来成了他的妻子。经商大潮风起云涌时,他要辞职,行长极力挽留他,因为行长实在太喜欢他。他和行长都拍了桌子,最后,他还是脱离了公职,开了自己的公司,一晃,又是十几年了。

在国内时,我远在外地工作,出国后,就更是照顾不上父母了。所以,这么多年,是我的弟弟尽心关照着我的父母家人和亲友。弟弟在电话里陆陆续续地给我讲家里的事:

“姐姐,我给爸爸妈妈把家具全换了,和墙的颜色很匹配。”

“姐姐,爸爸的眼睛白内障,我说服他做了手术了,用的是最贵的晶状体。爸爸一开始不肯做,可是他打乒乓球时肯定不方便是不是?做完以后他可高兴了,说比不做的那只眼睛还好呢。”

“姐姐,等你回来,我们全家回一趟老家吧,去看看爷爷奶奶的坟。我觉得爸爸很想去,可他就是不说。”

“姐姐,我想买一套三层楼的房子,像敏儿姐家的一样,让爸爸妈妈和哥哥一家和我一家都住到一起,这样彼此有个关照,我在外头也不要老揪心。”

“敏儿姐要给她女儿买一台电脑,我得给她买好,装好,还得开车送回去。你说我累不累。”

“姐姐,吓死我了。妈妈回老家给姥姥过周年去了,爸爸一个人在家。我昨天给家里打电话,没有人接,打爸爸的小灵通,也不接。我急死了,什么心思都没有了,赶紧往家赶,回来才知道爸爸出去了,没带小灵通。我把他说了一通,为啥出门不带手机呢?把我急死你才算是不是。哼。”

“姐姐,我给家里安了一个洗碗时可以用的热水器,他们洗碗时手就不会冷了。”

“姐姐,我的身体不太好了,心脏不好。”“你能不能少抽点烟?不要熬夜。 My God. ”我大吼一声。

回国后,我头一个星期缩在家里陪父母,然后才开始会同学。有一天,我刚从一个同学家出来,弟弟打来电话,让我立即赶到御膳坊,说是他的朋友请我吃饭。我说我不知道怎么去,他说你打的过来,司机全知道。那时,街上正堵车,花了好长时间我才赶到那里。在门口,迎宾的服务员全是清朝皇子格格的打扮。我被领进了一个很大的包间,迎面是一个木制的屏风,绕过屏风,我先是看到很多的人向我看过来,他们都是弟弟的朋友,在弟弟的介绍下我一一和他们打招呼,问候,然后落座,这才发现面前是一张巨大的桌子,中间的转盘直径都有米。上菜后,转盘不停地在慢慢地转,如果你想要转盘停下来,只要摁一下桌边的摁纽就可以了,真让我开眼。围着桌子坐的人们向我打听美国的生活状况,夸奖我有一个好弟弟:“二小子是我们中间最小的,可是可聪明了,我们都爱和他谈事情。”

我说:“我谢谢你们对我弟弟的关照,他能做到今天,和你们的帮助分不开。”

事后,弟弟对我说:“姐姐,你那话说得真好。”其实我已经是个很木纳的人,场面上的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但凡说出来的一定是真心话。

有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家,看到弟弟和父亲坐在饭桌的两边,父亲看到我招呼道:“回来了?”我笑笑。弟弟这时说:“我和爸爸已经在这里坐了十分钟了,一句话也没说,你一回来,爸爸就跟你说话,看来还是喜欢你呀。”

我说:“那是因为你和爸爸已经达到了不用说话也可以交流的境界了。”我为我这句话悄悄得意了好几天。

又有一天,吃过晚饭,父母坐到了客厅看电视,我和弟弟坐在饭厅聊天,他问我:“姐姐,我准备把现在的车给哥哥,我再买一辆,你说怎么样?” 这时从客厅里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正在说话的弟弟立即停止了说话,站起来向客厅方向踱去,停在可以看到父亲的地方,当父亲的咳嗽声停止后,他又停了停,才又回来坐下。他说:“姐姐,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我每次当爸爸一咳嗽,我就特别紧张,心就嗵嗵地跳。”我看着眼前的弟弟,心想弟弟无疑是我们家最出色的孩子,继承了父亲的聪慧和母亲的善良。

返回美国的时候,还是弟弟送我,他带点调皮地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不觉得我有什么变化吗?”我觉得他的问话有点突兀,就说:“没有啊。”他微微笑着说:“你不觉得我成功地转型了吗?”这时候我笑了,他是在说他成了一个商人了。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儒商,这是我知道的对商人最好的评价。

近来,由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弟弟的公司好几个月没有订单了,弟弟在电话里讲:“最近情况很不好,不过我不准备裁人,人是最宝贵的资源。我今天下午给他们开会了,我说在经济危机中能够撑下去的公司就是好公司。希望大家出谋划策,一道度过难关。”

弟弟,姐姐现在帮不了你。人这一辈子好快,回头看时,几十年过去了。我这个徒有虚名的孩子,离父母那么远,唯一还让我残留的一点成就感是在街坊夸奖我时浮现在父母脸上的笑容。你说过:“姐姐,你不要想太多,对老人孝敬的方式不一样。家里你不用操心,有我呢。不过,我要是不行了,你可得管我呀。”是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管你,谁让你是我的好弟弟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花亭,啊,深刻。赞。
花亭 回复 悄悄话 确实很有意思。“兄”和“长”在这里更多是一种心理状态和认知,一种社会角色,而非生理年龄。
dail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硃砂河的评论:你说的没错,他们两只差几分钟,但还是有大小之分么。告诉你一件有趣的事情:当他们过三十岁生日时,小弟弟对大弟弟说:“我都叫了你三十年哥了,下半辈子是不是该换换了,说不定妈妈把咱两搞混了,那我这亏可就吃大了。”我,笑翻;全家人,笑翻too。
硃砂河 回复 悄悄话 林黛好文章!读了让我也回忆起自己与弟弟们一起长大的往事。
你有双胞胎弟弟?那其实你最小的弟弟和大弟弟几乎一样大。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笑微, 谢谢。也希望你把你“不期而遇”的感觉写出来分享。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戈壁兄,我希望我的弟弟能做出更多的事情,有益于社会。谢谢。
daili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rebirth2009,谢谢你提到“成功的家庭教育”。在重大的事情上,我的父亲话不多,但让我绝对受益。这也让我想的怎样和自己的孩子相处。
笑微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姐弟情深的点点滴滴让我有一种“不期而遇”的感觉!真好!
谢谢分享!
土豆沙拉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ianggeren: 谢谢评论。也很高兴你和我一样有一个帮助你照看父母的弟弟。

“只是不知道以后的独生子女怎么办”,有同感啊。希望能够完善今后的社会福利制度,使年老的父辈可以安享晚年。让在外漂泊的游子也安心。

lianggeren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有个弟弟,我在外面漂泊了很多年,多亏了弟弟。。。倒是没有你的小弟这么能干又细心,但我也很知足,觉得有他在父母身边是我的福气。。。只是不知道以后的独生子女怎么办。。。呵呵,杞人忧天。。。
dailin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楼下各位朋友的评论。弟弟是一个平凡的人,平凡的就是父母的一个孩子,哥哥姐姐的一个弟弟;可他又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他把他的爱心给了父母,家人,同事和他身边所有的人。尤其是像嶺梅说的,这样的弟弟“对我们身在彼岸的人们最大的安慰和帮助了”。

再次谢谢各位的评论,愿我们在大洋彼岸的亲人们好。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一个值得家人骄傲的好弟弟,
一个值得大家羡慕的好弟弟,
一个蓬勃向上有益社会的精英!
潇湘游子 回复 悄悄话 朴实亲切感人的笔调写真了一个栩栩如生的弟弟。拳拳亲情、孝心沁人心脾。
嶺梅 回复 悄悄话 着实羡慕你有如此优秀的弟弟。特别是能关照国内年老体弱的父母这一项是对我们身在彼岸的人们最大的安慰和帮助了。
金园圆 回复 悄悄话 又一篇充满温情的好文章!有这样弟弟真好!
rebirth2009 回复 悄悄话 其实侧面反映了成功的家庭教育~
忘记你忘记我 回复 悄悄话 你弟弟真不错啊,真羡慕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