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韩玲玲:初识西北 --- 荒漠中的美丽

(2009-04-09 18:37:47) 下一个


金秋
西北之行,原本对青海湖充满了期待。从西宁到青海湖的路上,风光精彩连连。可是青海湖之行没有让我找到心里的感觉。湖,特别美,那是天上人间的感觉。可是开放的服务设施及旅游环境,让人感到无所适从。我东奔西跑,感觉都跑丢了,累没了。事后,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好端端一个天下无双的大青海湖,愣让当地搞旅游的人给” (平声)成这样,也真是不容易。假如再去,一定是自己开车环湖走,看最自然的景,享受最简单的美。

,塔尔寺好看!那天西宁下着雨,意外地冷。我兴致不减,每个能进的门我都进去了。出来时,连鞋子带裤腿都湿透了,但我心怀感激。看过塔尔寺,更加怀念在西藏时的点点滴滴。

此次西北行,最让我心动的还是荒漠中的一种美感,荒凉之美。这应该是西北独特的魅力之一吧!

(一)一飞冲天嘉峪关

火车快到酒泉时,透过车窗看到朝阳映在远处的山上。是雪山!自从去年从西藏回来,我对雪山总是有一种特别的眷恋。此时再见雪山让我怦然心动。同车厢的三个小伙子都是到酒泉下车。他们告诉我那是祁连山。祁连山,多遥远,多浪漫的名字。行程匆匆的我,只想着这站要看的是嘉峪关,差点忘记了还有这样美丽而壮观的雪山在等着我!

 作为明代长城的西端起点,这天下第一雄关真的保存得很完好。高大的城楼精致又威严,城墙气派又规范。上来之前,开车的司机说,这儿哪有你们北京的八达岭好呀。当我漫步在城墙上时,我的感觉是,这里比八达岭好。

 这城这墙孤零零地耸立在无边的大漠里,周围没有葱绿的群山簇拥着衬托着,它因而显得更加孤傲,更加苍凉。而且,远处的祁连雪山简直就是神来之笔,让嘉峪关的气势一飞冲天,且宽广无比。这感觉在八达岭是找不到的。在城池的另一侧,可以看到远处成队的骆驼,在风沙中走向荒漠的更深处,而且我分明听到了驼铃阵阵……

 不对,是手机响了。煞风景。接通,是北京一个朋友打来的,问我要不要参观奥林匹克公园的票。我好几秒钟都没反应过来她说什么呢。嘉峪关,奥林匹克公园……,无论从时空,还是从概念,这是多遥远的两件事啊!我谢了朋友,答应回北京后同她联络。此时,我的心在大漠里,在遥望着雪山的古代城墙上……

 驼铃声又起,这回是远在美国的老公。他有我的行程表,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到嘉峪关了吧?”“哎,雪山真漂亮吔……”我无比激动地刚要显摆,他就一通地理知识讲座,把个祁连山的走向和地理位置说的头头是道,听得我直觉得是他在嘉峪关,而我闷在美国呢!

 两通电话下来,我的心从遥远的大漠,长城的尽头被拉回到了现实。手机这东西,真的让人有无处躲无处藏的感觉。即使是在天边也跑不了你!

 嘉峪关上看祁连山)



嘉峪关城楼)

 

从城墙上下来,发现城池里刀光剑影,杀声震天。原来是现代人在仿古表演。我赶紧躲开了。这种没有内涵,只有形式和鲜艳色彩的把式,总会让我感到难为情。心里揪得慌。

嘉峪关出来,司机说带我去看看大峡谷万里长城第一墩。其实所谓大峡谷就是一个几乎干枯的河谷,名字不太好听,叫讨赖河。而明代长城最西端的城墩就坐落在这河谷旁边,离嘉峪城关只有几公里。这河谷很有些险峻和气势,第一墩一侧的谷深据说有五六十米呢。也算是不枉大峡谷之名。

这地处茫茫大漠的河谷和古老的墙墩,被太阳火爆爆地烧灼着,被大漠的风沙肆虐地横扫着,几百年就这么过来了,无声无息。当年想必气派高大的城墩,如今几乎看不出什么模样了,就是个大土堆子。对我,这是个有无穷魅力的土堆。因为它的久远,它的荒凉,它的简单,因为它自己的无所谓。

(二)神秘难测莫高窟

敦煌的驼铃
随风在飘零
那前世被敲醒
轮回中的梵音
转动不停
我用佛的大藏经念你的名
轻轻呼唤我们的宿命……

……

敦煌的风沙
淹没了繁华
飘摇多少人家
一杯乱世的茶
狂饮而下
我用飞天的壁画描你的发
描绘我那思念的脸颊
我在那敦煌临摹菩萨
再用那佛法笑拈天下

……

刀郎的《大敦煌》,驼铃,风沙,飞天,呼唤,思念,佛法,暧昧…… 声音狂放,苍凉,性感。我的心早就被勾到敦煌去了。哪儿都不去,我也要去敦煌!

 现在想想,肤浅呀!

 敦煌莫高窟,没看之前觉得她神秘无比。参观完了出来,觉得她更加神秘。我是个凡事用心不用脑的人。莫高窟七百多个洞窟,参观时看到的,最多一二十个。进去必须跟着里面的专业导游,领到哪儿是哪儿。洞窟里没有人工光源(为保护文物),只有讲解员有个小手电筒。所以,在能进去的洞窟里,只能看到这束手电光照到的地方。就这样昏天黑地几个小时下来脑袋想不晕都不行。

 出来,觉得看到了太多的东西,可细想想,又说不清看出了什么名堂。我跟的那人散了之后,我总觉得有什么问题想问解说员,磨磨唧唧半天,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开始生自己的气,莫高窟是谁都能看的嘛?就知道个飞天,还有个什么反弹琵笆,就觉得自己可以看莫高窟了?……对啦!飞天呢?我怎么没看到飞天呀?反弹琵笆在哪个洞?那歌儿里唱的,《丝路花雨》里的,都在哪儿那?

 然后,我跑前跑后,问东问西,算是看到了几处有飞天模样的壁画,但最终没有找到官方的反弹琵笆画像。后来在里面的商店买了两幅漂亮的石版画,才算出了这口闷气。在他们的书店里买了介绍各个洞窟的书,一看就更气了。原来里面说得清清楚楚,哪个洞里有什么。我早干什么去了?那歌儿听一百遍有什么用?真是百唱不如一读啊!

 莫高窟,是做学问的人的天堂。宗教,历史,文化,艺术,民俗,假如有兴趣,那是可以用一辈子去研究的。好东西无穷无尽。当然,在那里做学问是要忍受一点荒凉的。因为,那里是大漠深处。

 (从大门外面拍的一幅露天的飞天壁画。相机不让带进去。)

 


(
月牙泉畔鸣沙山)

当然,如今的大漠里可以玩儿的地方都开发了。离莫高窟不远的鸣沙山和月牙泉就是个玩儿的地方。本来,茫茫沙漠里,沙丘的环抱中,一汪清泉,一座古刹,宛如一片海市蜃楼,很能打动我这种伪小资。然而,当人很多,生意很多,生意的名堂更多时,再耍小资就是矫情啦。我怕谁呀,不就是沙山吗?我爬!

爬山我会,但爬沙山,真是个挑战。登一步,滑两步,有劲使不上,只感觉氧气不够用。头顶上的太阳好象把能量都集中在我身上了,晒得皮生疼。别说,最难最苦的时候,我还真想到了登珠峰的运动员。有些体会了人家的伟大。有几个大老爷们趴在半山腰,喘着粗气,看来是想放弃了。一看我上去了,直说不好意思,一努劲儿,最后也上来了。

开始,临时搭伙的几个爬友还有些担心下山会很困难,还在寻找容易下山的地方和角度。后来发现,上山容易下山难在这里正好反过来。沙山难上,但下山不单容易,那简直就是享受,因为根本不用担心踩不稳而摔倒,轻松又过瘾。我越下越有感觉,中途索性扭动起来,一步一摇还打着榧子。山下有人开始鼓掌,欢呼。反正他们也不认识我,我就借机疯了一小把。

噢,要深沉。下面我接着深沉。

(三)大漠深处阳关道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王维的这首诗,把个阳关吟到了每个离亲别友的人的心坎里,让人一想到阳关,就想到遥远,荒凉,和孤寂。

 处于河西走廊尽西头的阳关,和它北面的玉门关相对,从汉代以来,一直是内地走向西域的通道,同时也是军事要塞。它现在的功能就是让人参观啦。开始不明就里,买了票,由里面的导游带着,在个围城里面参观各种博物馆,什么莫高窟啦,丝绸之路啦,看得我都快忘了来干什么了

 阳关始建于西汉,看到完好的城池,就知道是后来搞的摆设。发现有几处残垣断壁,就问导游,这个好象有些年头了吧?她说,也是新的。先用泥砖垒好墙,然后用高压水枪冲成这样的。我一听,头就大了。问她,这里什么是真的,请现在就带我去吧!然后我们几进几出,好不容易看到一扇门外面开阔的大漠,还没出去,发现门口有几个穿着古代戏服的人端着架子坐在旁边。导游说,古代时,出阳关就是等于出国了,那时人们也要有类似护照一样的官方证明,才能出关。游客可以在这里花若干RMB办一份仿古的护照,越精致的价钱越高,然后出国。看着那些假官员们鲜艳的戏服和涂抹着油彩但又由于生意惨淡而百无聊赖的脸,我实在忍不住,把刚喝的一口水喷了出来。我谢绝了他们的盛情。我此时最不想办的,就是另一份护照和签证。

 出得大门,一看外面是无边的荒漠,另外两个游客认为没看头了,就转身回去了。我真替他们可惜,前面都忍过来了,后面的好戏反而放弃了。我一个人和导游,坐上电瓶车,我们就走上了阳关道啦!顺着阳关道,一路上没过独木桥,就来到了阳关故址。

 饿滴神啊!假如此次到西北就让我看阳关这一个地方,也值啦!太酷了!无边的大漠,荒凉凄美,薄薄的白云使太阳变得温柔起来,而天依然蓝净如水。身后不太远处,可以看到一片绿洲。其实,大漠里的任何城关和军事设施,都是建在有泉水和绿洲的地方。

 阳关故址现在只是一片荒滩,但我从心里感到比那些新建的漂亮摆设要动人。这荒滩不是高压水龙头的作品,它是大自然用了几千年精雕细刻出来的杰作,是有灵魂的。它见证了昔日丝绸之路的繁华和萧条,经历了抵御外患的血雨腥风。当地人称这一大片沙滩为古董滩,因为到现在,这里据说还埋有大量汉唐陶片类的宝贝。我站在这大漠的边缘,久久地凝望。我用心去触摸大漠的脉搏,寻找大漠的呼吸,感受大漠里吹来的浸染着千年畅想的风。我喜欢西北,喜欢这荒凉的阳关之外,喜欢荒凉中飘荡的凄美的凉意。

 其实我不是太懂自己。有的东西很完美,但我不动心。而有些很荒芜很凄凉的东西,会直击我的心,给我震撼。生活里,我离不开亲人爱人和朋友。和朋友侃山时,我象个话痨。聚会卡拉OK时,朋友们封我为麦霸然而,我的内心,却象植物需要阳光一样,需要一个静静的角落,存放那无处不在的孤寂。偶遇天时地利,我会让这孤独尽情地流淌出来,然后静静地享受。就象此时,在这西北荒漠的秋风里。

 (看图说话:诗人王维)

(阳关烽燧)




(
阳关故址)




(
西出阳关)




2008年10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遇舟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照片也精彩,塞外荒芜野性之美,与你的文字会合,真被感动了!
花亭 回复 悄悄话 谢大家阅读。

有共鸣了,说明你内心的“小资”蠢蠢欲动啦。再能体会寂寞了,那你这“小资”不可救药啦!西北最后一篇写吃喝,咱们回归真实。
戈壁红柳 回复 悄悄话 从玲玲笔下的大西北,感受到了一种新的韵味。
原来,广袤的亘古荒原也能使人怦然心动;
原来,孤寂的尽情流淌也是一种享受。
“就象此时,在这西北荒漠的秋风里。”
嶺梅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啊!真使人有荡气回肠的感觉,雪山、峡谷、大漠、敦煌,气壮山河!谢谢玲玲分享。
潇湘游子 回复 悄悄话 壮丽、震撼的风景,诱人、大气的文字,摄人心魄。结尾画龙点睛,精辟!
myuz 回复 悄悄话 钩起我的会议,20年前去的,可能是太容易了,回家一样,不觉的,一晃20年了,再也没有往西出阳关道.
金园圆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大手笔!
dailin 回复 悄悄话 玲玲,

读你的文我笑死了,像:“饿滴神啊!”

读你的文我也很有共鸣,像:“我的内心,却象植物需要阳光一样,需要一个静静的角落,存放那无处不在的孤寂。”

读你的文我也很有感触,我也想像你一样,潇洒去放飞自己。

林黛
西虹雨歇 回复 悄悄话
玲玲,感受你笔下的荒漠,不仅仅是美丽,是豪情,更有无人能诉的寂寞。这种感觉,在1997年的西藏,我也体验过。

敦煌,鸣砂山还有月牙泉,我梦寐的地方。 请你仁慈一点,不要再诱惑我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