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汪同志,你可安然无恙

(2017-02-15 13:24:44) 下一个

这几日,报刊网站最使人关注的新闻,就是新总统命令下的驱逐非法移民行动。全美各地,从加州到纽约,从弗洛里达到奥斯汀,横扫无证移民,人心惶惶。

当然入籍为公民的人不必惊慌,移民官员逮捕遣返的是犯有刑事罪和违反移民法的人。这项政策执行的虽然是奥巴马任期内制定好了的,但因涉及的范围广大,执行力度加大,严格程度也前所未有,让那些为绿卡焦虑的人更加焦虑。让有了绿卡,但来路不正的人,内心打鼓。

其实,这次移民局扫荡行动针对的是四种人。前三种和华人没太大关系,但第四种就多了。第四种就是身背递解令的人。洛杉矶的华人家庭旅馆里,申请政治庇护未通过,上庭申诉失败,被美国移民法庭判决驱逐出境,尚未执行的例子比比皆是。

小汪就是一个。2009年,他从天津以商务签证入境。飞机落地就去华人律师楼递上状子,以在中国遭受宗教迫害为名申请政治庇护。当然被拒绝。美国是仁慈宽大的国家,即使拒绝你,也让你有申诉的机会,让你有再次翻身的理由。申诉期间,给你工卡,允许工作。

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小汪的。他到介绍所找工,我请人。电话里交流一下,感觉诚意,就请他过来。他当时不敢说自己是天津人,因为有一个说法,在小企业主的圈子里流行,“上青天”不能用。我是毫无地域歧视的,哪里都有能干的人。

他果然能干。三年里,薪水加了百分之五十。合作持续了五年。这期间,他为了延续工卡,上庭见法官等事回洛杉矶几次。几次里,有两次马上回来,有两次间隔数月回来。最后一次回来,是2013年。那时,我们刚搬出第一所房子,台湾师傅退休回台湾,岗位有空缺。

他这次回来,我问他工卡的事,他支支吾吾,没有正面回答。因为合作年数久了,知道他身份的事情需要打持久战,就不再追问。政治庇护失败,一路上庭直至第九巡回法庭的过程,漫长缓慢。有的人可在律师协助下,延续打工时间长达九年。九年后,就算递解出境,也挣到足够美金,回国不亏。这是许许多多那个阶层,那个处境的中国人实际的心态。

小汪不想回国。他要强,不甘居后。又真心热爱美国,做梦都想把老婆儿子办来过美国日子。这里有为儿子未来考虑的因素,也有在老婆面前逞能刷光的因素,更有比得过别人,在亲友街坊跟前炫耀得意的因素。可惜,运气不好。碰壁了。后面就是一连串的麻烦,每见一次律师,就是钱。几年里头,至少三万块美金不见了。

既是需要钱,就好好做工吧!他不。能干也能干,就是时常别扭。不是和新来的小打杂嘀嘀咕咕,就是和对他地位有威胁的山东壮汉明争暗斗。还私下教育李姐,要团结起来,一致对付老板。

2014年3月,我急病做了手术。医院里躺三天出来,十分虚弱。我知道,未来的一两个月,再不可能像以往那样跑里跑外拼命了。我需要休息。从医院回到家的当天晚上,我打电话叫小汪来,递给他一个厚厚的红包。拜托了,请多关照。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一定。甚至相反。我病后多请了一个帮手,没有事先和他商量。等新手上班,他百般挑剔。横挑鼻子竖挑眼,直到那人不堪忍受要辞工回家。我安抚下来:你是为我工作,并不是为他。薪水我出,你怕什么?留下来干,加钱。

小汪的心理却大为不平。自那常常找茬儿,不是这不对,就是那不该。我冷处理。直到有一天,他大呼病了。Ok, 还能不能工作?不舒服?我送你回家。开车送他回宿舍,嘱咐休息。

第二天来上班,正常。似乎比往常还积极。我仍然冷处理。不表态,不表扬,不评价。又过了一天,他又说病了。这回要求休息五天,直到周日。我说Ok,五天之后必定回来上班,不然我另外找人。

这五天里,我没有像往常那样电话问候,也没有像对一般生病员工那样送吃送喝。我知道他是心病。请人,没经过他允许!没经过他允许?!他是谁?敬人敬多了,也有麻烦哈。谁是决定者?我病成那样,多加个人工,雇员还要从中作梗。奇怪吧?不奇怪。任何貌似奇怪的事情,都有其不奇怪的原因。我一向主张公事公办,员工就是员工,老板就是老板,不做朋友。对待他友善,关心他生活,多付薪水,带他游山玩水,维加斯看演出,吃大餐,帮他谋划可结婚人选,是酬谢他工作辛苦。并非怕你走掉我开不了门。但他不那么想。人总是高估自己的作用。小汪就是一例。

他五天休假,我五天不理。五天后到了约好的时间去接他,他气色非常不好,郁郁成疾的样子。是我的冷淡刺激了太过强烈的自尊。我就是不理。合作好几年,我们对他那么好,什么事情都尊重他,听他意见,按照他喜好的方式办。现在我做了手术,无法顶一个整人干活,他也来闹病罢工。落井下石?无情无义?若不是,又是什么?

他见我不冷不热不理不睬,抹不下面子,下不了台阶,跟老板说要去洛杉矶看病。去就去吧!我不信没了他就做不成生意,开不了门。我让老板送他坐灰狗,他不肯。叫了一个干儿子,专程从洛杉矶开车来接他。

就这样走了。走的时候非常生气。因为我没有热情挽留,没有十里相送。为了何时付他最后的薪水大闹。他要立刻数现金。我坚持第二天早上离开我的宿舍时候,检查一切无虞才付。这是一般正常的做法。最后还是迁就了他,早晚也要支他薪水,不差这一天。但原则本该坚持,并且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失态大发脾气。

一走就后悔了。跟李姐说要再回来。老板几次想松口,我坚决堵住。我每月出五百多块美金给他一个人租个单间,里面厨浴齐全,家具配置像个小家庭。生活用品全部我出,自己要花的钱就是个手机费。到洛杉矶怎样呢?一到洛杉矶首先四下找住处。落脚家庭旅馆,十几号人一屋,乱糟糟脏兮兮。所谓住,仅是一床而已,起居品质剧降。能否赚到我给的钱是另一回事。后来李姐回国之前,小汪得到消息,顾不得面子,顾不得掉价,直接给老板手机发短信,说不好意思了,云云。我阻止老板答复。绝不答复。相信他在外能找到工,相信他离了我们照样干得好。既然撕破了,何必缝合?又不是亲人,有什么必要?

尽管如此,如果他不能咸鱼翻身不幸口袋里多了一道递解令的话,我还是十分为他担心。看在他爱美国的份上,别遣送他回中国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东北和福州政治庇护的比较多,我所知成功率不低呢。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檀吧主' 的评论 : 是啊!操心
紫檀吧主 回复 悄悄话 看来老板娘不好当呀!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依' 的评论 : 得到善待,不懂珍惜。最后下场不好,没人救得了。谢谢阅读来访。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郁二光' 的评论 : 换不出真心,是我的体会。谢谢来访。
郁二光 回复 悄悄话 虽然有地域歧视不对,但是不能否认不同区域人不尽相同的事实。如果说这是区域歧视也没办法。天津人在国内各省市地区都能够排在人渣第一名。所以看到这篇文章深有感触。人渣榜第一是天津,可能是清朝遗老遗少的余毒在作怪。接下去是整个河北人,北京人,辽宁人,吉林和黑龙江算一伙的,不分伯仲。整个北方要比南方差很多。北方的特点是还没有走出丛林规则的蛮荒文化。不仅不讲规矩,更不讲信誉和道德。
有一次在天津坐出租车,出租司机说天下所有男人都嫖娼。我问为何会有如此荒唐的结论?他回答说,因为像他自己这样好的人都嫖过娼,所以没有人是干净的!天津人给别人干活,时间长了就把自己变成老板了。这个本人也是自己领教过的。基本和这个故事大同小异。天津人也是不能够用感情去感化的。否则他们会误以为你软弱或者可欺。至于受过教育的天津人本人没有接触过。应该会好些。但是在那样的生活环境中会不可避免地染上这种痞子的特性。除非自己意识到,有意改正。
林依 回复 悄悄话 这种人还是早点送回去吧!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对员工过多依赖也不好,是造成这种人有恃无恐的原因之一。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llowNature' 的评论 : 没原则哪行。
FollowNature 回复 悄悄话 "老板几次想松口,我坚决堵住。" -- 太历害啦。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挺好的,这个小汪就是拎不清老板和雇员的关系,这种现象在华人的小公司里是常见的,我刚来美国打工的时候也遇到过这种人。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很多是假的。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啊,现在好了,不依靠国人。盼着机器人出来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中餐馆的福州人用的是政治庇护。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不知足的人,哪儿都有。顺其自然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