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自杀之谜

(2019-04-24 17:49:33) 下一个

ZT 宋庆龄表妹自杀之谜

倪吉贞是宋庆龄的舅舅倪锡纯的女儿。由于政治立场的不同,宋庆龄和宋家、孙家的亲属都断绝了联系,彼此间几十年没有过任何来往。所以,她很看重与外婆倪家亲属的关系。对于这位表妹,她更是深有感情。

倪吉贞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语很好也很有教养,称得上是一位淑女。1927年宋美龄和蒋介石在上海举行婚礼时,特别邀请她作为伴娘。宋庆龄非常喜欢这个表妹,见她一直独身,曾想邀她来做秘书,陪伴自己度过晚年。

“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社会上掀起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狂潮。住在上海的倪家,因为和“四大家族”的关系首当其冲。倪吉贞的哥哥倪吉士被抄家。全家人搬进了一间极小的房子,缺少起码的生活条件。看到这般惨景,倪吉贞触目惊心。

使她没有想到的是,不属于任何单位,也从不惹是生非的她,很快就受到了更沉重的打击。1966年12月10日夜里,她的弟媳妇教书所在中学的红卫兵闯进了家门,要在这里设立司令部,勒令他们二十四小时内搬走。至于搬到哪里,红卫兵不管。倪吉贞一辈子没经历过这种事,顿时方寸大乱。她找到房管所,被告知没房;找到派出所,民警表示管不了也不能管;找到统战部,这个昔日“民主人士的家”也已是风雨飘摇、自身难保。要想投亲靠友,掰着指头数一遍,他们不是住得很紧,就是已被扫地出门。谁家也容不下他们一起生活的四口人。无奈之下,倪吉贞和原来住在一起的弟弟吉文、弟媳美芬分手,带着过继的女儿倪以铭去寻找容身之地。

11日,倪吉贞在上海的大街上游荡,一边哭一边走。她想到了倪以铭。倪以铭是倪吉贞的哥哥倪吉士的女儿,倪吉士当然会全力帮助她们。但是,倪吉士的住处,除了一家人的坐卧,连放一张桌子的地方都没有。倪吉贞又走过淮海中路的宋庆龄住宅,她明知宋庆龄不在上海,不可能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但此时已是付诉无门。万般无奈之下她按响了宋宅的门铃。门打开了,一眼看到传达室,倪吉贞就如见到亲人般泪如雨下。此时正巧宋庆龄的管家李燕娥出门去,下午才能回家,没有人可以作主帮助她。

红卫兵勒令的二十四小时就要到了,走投无路的倪吉贞只得不顾面子,要求美芬把她和倪以铭也一起领到美芬的姐姐家。红卫兵只许倪吉贞搬走一张床、换洗衣服和被子。所有家具、日常用品,包括碗筷都要留下供他们使用。倪吉贞仅有的四百元,被红卫兵硬索去三百元。他们还宣布,此后司令部这里用的水、电、煤气、电话费,全由倪吉贞负担。倪吉贞央求说她家很节省,水、电等每月只用十二元,能否今后每月交十二元给他们。她还将上月水、电等收据给他们看。但他们仍然坚持,不论开销多少都要倪家支付。

住进美芬姐姐家后,仅有的一张床让给了倪吉文睡。房间里没有水,要去弄堂里用水桶拎进来。对于一位老人来说,这也是很大的负担。想到今后要靠弟弟吉文的薪金过日子,还要支付自己家中一切水、电、电话等费用,倪吉贞心中惶恐莫名,悲戚无助。

1966年12月14日,勉强安顿下来的倪吉贞给宋庆龄写了一封长信。从小有着强烈自尊的倪吉贞,在受到极大刺激的情形下,详细地对宋庆龄讲述了自己的所有经历。她满心酸楚地说:“你如果看见我,也不认识了。” 瞻念前途,她十分恐惧:“不知道还要苦到、吓到什么地步?”信的最后,倪吉贞写道:“请你自己保重,我将打起勇气做人(听说寻死是要成为反革命的)我没有犯什么法,我不死,心中就记牢你的话。请收到此信千万千万能不能给几个字?使我们知道你收到了信,我精神上要安慰些。但请你在信封里面也不要具任何什么‘姐、妹’等字。这样更为妥当……心中很乱,不必多说。有错,有不对的地方,请你慈心原谅。”在署名之后,她又令人担心地缀了两句:“甘家娘娘的媳妇已自尽,用的是煤气。我认识的已有八个了。”

信封上,贴了一张毛泽东头像图案的八分纪念邮票和一张人民大会堂图案的两分邮票。倪吉贞在信封的正面和背面用钢笔写了三处“航空”字样,此举可以看出她面对处境显然已经惊恐万状。

这封信使宋庆龄牵肠挂肚。她在信中用笔做了十一处记号。为了缓解倪吉贞被扫地出门后生活无着的困难,她设法通过中国福利会的老部下蔡缦云送去了一点儿钱,给他们以精神安慰和物质支持。然而,很快蔡缦云就失去了自由。这使宋庆龄更加心神不定,深怕是自己的托付,给蔡缦云带去了灾难。1967年底,她写信给沈粹缜:“我的老干部蔡缦云,一年多没有消息了。不知道什么缘故她被关起来。我日夜不安,不知是否因为她代我交一些钱给我一个表亲的缘故?因为她一直很老实,守纪律的,也不和坏人来往。如果你听到她的消息,请不要瞒我吧。我对她应该负责!”接着她又忍不住说到倪吉贞:“除了生在资产阶级的家庭里,我的表亲从未参加政治或做过坏事。一直很老老实实的。”

1966年底的这封长信之后,倪吉贞可能还给宋庆龄写过信,但至今没有查到。因为宋庆龄曾写到:“她曾对我说过,那些野蛮、兽性的人毒打她、践踏她以至吐血,还不如死了好。”这一情节在我们见到的这封信中没有表现。看来,此后的倪吉贞不仅被强制劳动、受到了批斗,而且是受到了武斗。对于一个始终生活在闺中的“小姐”来说,这是不堪忍受的凌辱。为什么宋庆龄没有及时采取措施保护倪吉贞呢?就此,宋庆龄谈道:“我当时不够警惕。我本应该打电报回家,让她住到我家里去,或者送她来这里。但我相信了那些没有心肝的人,他们说她在骗我。”

1968年5月,倪吉贞万般无奈之中,又一次来到淮海中路的宋庆龄住宅。按响门铃后,工作人员告诉她,宋庆龄一直住在北京。倪吉贞最后的一丝幻想破灭了。她穿过马路,来到几乎正对住宅的武康大楼。这是一座法国文艺复兴时代风格的高八层的建筑。解放前曾被孔祥熙买下,归在孔二小姐的名下。孔令伟为其取名诺曼底公寓。由于建在路口,这座楼顺街势建成了熨斗形。它的一个特点是顶层有一条长长的临街走廊,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解放后,许多高级知识分子——特别是一些电影界的知名人士,如郑君里、金焰、赵丹、秦怡、王人美等——被安排住到这里。“文革”开始后,这座楼便成了自杀者的首选。万念俱灰的倪吉贞一步步登上楼梯,随后从走廊上凌空一跃,彻底得到了解脱。

倪吉贞的自杀使宋庆龄大为震惊。1969年10月16日上午,宋庆龄乘周恩来的专机回到上海。她的心情很不好。在去西郊机场的路上,她终于忍不住对秘书杜述周说:“杜同志,我的表妹在我家对面楼上跳楼自杀了,你到上海可以去看看。”稍一停顿后,她内疚而又无奈地说:“我连一个无辜的表妹都保护不了……”

1971年2月11日,宋庆龄在致廖梦醒的信中又一次谈到了倪吉贞的死:“尽管春节给许多人带来欢乐,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燃放爆竹。不断传来的坏消息使我老做恶梦。……这些日子我听到的尽是坏消息。我的亲属倒是都已经解放了,因为彻底的审查并没有发现他们犯过什么错误,只不过他们不幸同四大家族之一有点关系而已。这是他们身不由己的事。他们仍挤住在亭子间里,劳动所得只能勉强糊口。我自然要帮帮他们,但那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因为我现在只有自己的薪水收入。我希望我的表亲们不要像我的那个表妹一样去寻短见。她的死,我是有一部分责任的。……可怜的表妹杰西卡(倪吉贞的英文名字)就这样离开了人世,我常梦见她。”

“她的死,我是有一部分责任的。”一句话,可以见出宋庆龄在特殊历史环境下的心酸与尴尬。

其实,倪吉贞之死只是发生在宋庆龄身边的实例之一。早在“文革”开始之初,据说宋庆龄就直接写信给中央,明确提出:“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还有效吗?怎么可以乱抓人,乱斗人,抄家,逼死人?党中央要出来讲话。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况,自己伤害自己的同志、人民,是种罪行。”1971年,在写给廖梦醒的信中,她还将“文革”期间社会上发生的事情概括为“火与死”。

倪吉贞的死给宋庆龄造成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她的死处就在宋宅的正对面,宋庆龄不能不时时想起她。

宋庆龄将倪吉贞“文革”后给她的这第一封信精心地保存起来。在信封上,她用红笔和蓝笔分别打了一个“×”,写上了一串英文——“Letter from Jessie”(杰西的来信)。Jessie是Jessica(杰西卡)的另一种写法。宋庆龄还用鲜红的水笔,在信封上另写了一个大大的英文单词:“Keen”(哀悼、痛哭),后面是一个令人惊心的感叹号,那是宋庆龄内心滴淌着的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多谢用心追查
不变天必无戏。。。

宋岩定有责任
但她并未动手。。。

凶手据说邓女
所以不了了之。。。

死者先生坚持
至死死不瞑目。。。

他本研究历史
无奈血史自家。。。
warara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查了一下凶手刘万泉,听说文革以后居然被保护起来没有受到任何的审判以老干部的待遇离休了。还有那个打死自己老师的宋任穷的女儿宋斌斌居然也啥事都没有移民到美国了。共产党对自己的人民狠过纳粹对犹太人啊!
以下是网上查到刘万泉的信息,不知道这个老畜生现在还活着没有。

好长时间了,网友们一直在追查禽兽不如的刘万泉的结果。近日网友们公布了结果:刘万泉,出生于1938年8月5日,
出生地四川宜宾,
籍贯:四川宜宾。
身份证编号:36010219380805XXXX.
户籍地派出所: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大院派出所
居住地址: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新公园路8X号X栋X单元X楼X室)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军代表工宣队
都是毛魔爪牙。。。

文革亿人受害
罪该亿死魔毛。。。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圆萝卜' 的评论 :

记得看过追查文章
不记结果无人抵命。。。

其夫凤英逝后未婚
也算得天仙配了吧。。。
圆萝卜 回复 悄悄话 有人知道这个军代表刘万泉的下场吗?好告慰死去的冤魂……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arara' 的评论 :

曾听101中校友
陈登科女婿讲
当时毛骨悚然。。。

凤英枉有良夫
黄梅戏丧命霉
落得开膛破腹。。。

warara 回复 悄悄话 黄梅戏天后严凤英

一代黄梅戏天后严凤英在文革初期理所当然的被打成“三名三高”、“黑线人物”,惨遭迫害,也是捱过了文革最初的急风暴雨,但到军代表进驻,清理阶级队伍时终于过不去了,遂于1968年4月8日服安眠药自杀的,年仅38岁。

其实,严凤英在被发现服药自杀时人还并没有死,如果及时抢救的话也许还有一线生机。但在将死未死之际,军代表刘万泉毫无抓紧时间送医院救人的心思,而是抓紧时间对她进行了最后的现场批斗,逼迫早已不能说话的严凤英交代罪行。

及至人死了,刘又叫了个医生来给尸体开膛剖肚,寻找国民党留给特务用的发报机和照相机。

刘及剧团的领导们说:严凤英之死还有不少问题,有人揭发她是国民党特务,是奉了上级命令才自杀的,所以要剖开肚皮,检查她肚皮里的特务工具。

那个医生最初也是抗拒的,他说他只会给病人开刀治病,开膛剖肚?我没学过,那是法医的事。刘万泉张口就骂:你他妈的B什么东西!老子又没有叫你给她看病,不就是叫你找她肚里的发报机吗?你怎么这点革命立场也没有?开刀、开膛不都是开吗?你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于是,这个医生害怕了,找来一把医用的小斧头,开始当众剖尸。

红梅剧团当时有四个人在现场监视着这个全过程:一个“屁派”的造反派男头头与一个“积(好)派”的女造反派头头分站两边,上方站着革命干部,下方站着军代表刘万泉。

医生当众将严凤英的衣服剥去,用小斧头从咽下砍起,左一斧右一斧地一根肋骨一根肋骨的砍,将内脏拉出来。在胸部没有找到发报机,继续再往腹部找,掀开肚皮,肠子也翻过来,结果只找到了一百多片安眠药,其他什么也没有。

即便如此,革命到底的军代表刘万泉仍然不死心,下令继续“深挖”。

当最后一斧劈开了严凤英的耻骨,膀胱破裂了,尿喷了出来。刘这才罢手了。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梦泛血海

1968年6月,1957年归国报国,中国航天材料所所长姚桐斌,惦念家中幼女回家,遭造反派乱棍打死。那千金如何承受?痛失如此惨重父爱。四月后,赵伯伯绝尘。未出两月,科学院化学物理所肖光琰自尽专政队。两天后,15岁千金肖络连,随母长眠。连牵18年前归国双亲远行,赠友倩影“留作永久纪念”。含苞未放香销小落莲,夺命35年,友人忆念绝美络连。自读肖家销家,落莲清香存心,终致英文诗信。林海哥们读后泪流满面,念络连灵晓远念。阴森森销落落莲,莲香森森林海。革命狂潮卷人如沙,何来纯粹自杀?凶残天下,何分自杀他杀毛杀?若无凶,何来杀?无限凶,无数杀,杀无数。清理阶级队伍!何清何理?清杀理灭无辜。致命疯狂狂妄,清天堂无门,理地狱无数。

赵伯伯杀离人世,杀空平命黑洞。在他离世房间,后度沉沉长夜。一楼之隔,从幼女欢跳,到少女欢腾。致命中断,天人永隔。心碎人去,人去心碎,平空悔恨。昏昏然活着,不足两月滚去山村,何料赵伯伯绝境先行?有黑心质问两家关系,从小亲随,也成阶级斗争新动向?妈妈说先别走动,走到天边找不回赵伯伯。他身处绝境,我未看一眼,浑然不觉,沦为凶杀环境一环。赵伯伯是我从小,名符其实监护人。哺育平安雏命,最丰富真善美。每念文革,马思聪女儿,智谋全家逃脱;素昧平生女读者,侠义领藏付雷伉俪骨灰,平空苦悔,痛恨不如。儿时离开赵伯伯,平平常常大哭不舍,断肠生离死别,莫非先知先觉?

曾有人轻生,偶见路人一笑,笑出生机。黑暗中未对赵伯伯一笑,与黑暗拼死博斗,永远归于黑暗。朋友探望被关母亲,嘱母万勿自尽,留下网兜中棉被话别。哀母棉被未用用网兜,由儿亲手解放。何其悲惨!却羡察觉绝境。他从小父亲在押,怎会傻到我的地步?父亲文集忆及农学家冯泽芳“噩耗令我哀痛泪下。多年来萦想如我与他朝夕相处,坦诚劝导,他或可有开朗的领悟而避免那大不幸,对此我至今内疚不泯。”父亲大我三轮,双兔同品“内疚不泯”。凶杀一人,碎心斑斑。赵伯伯万难之中,竟提醒造反派观测日全蚀。红邦黑暗,暗无天日,千古人间日全蚀。

20世纪末日日落,炫烂夕阳映红天海,红灿灿血淋淋。海浪冲出血痕,海风弥漫血腥,海涛阵阵血号,铺天盖浪血海。出神入定北美海滩,巧遇俄罗斯人:“你看这赤色天海,天意20世纪共产血债。苏联的歪门邪道,残害苍生,也把中国人害惨!”俄罗斯人不以为然,谁愿替消失十年苏联负疚?血色满天满海,令人毛骨悚然,终随旧世纪红灭黑暗。共产大梦,梦泛血海,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生逢崭新世纪,醒悟析梦更待何时?不可抹去的生命血痕,依然飘荡天安门广场。何年何月?天安门送走瘟神,纪念堂请进冤魂,安魂曲回荡广场,后共产长安民心。阳光普照,耀邦暖人,天诛国贼,地灭国耻。

1999年春,独立太平洋悬崖海仙台,目睹推土机横冲直撞,碾路下滩。触目惊心,惨象重幻。恍惚越洋,魂归故土,长歌当哭,长吟“ROAD”。蒙痛丧研究生之子,八十高龄袁先生拟译。于心不忍,壮胆以中文重新成“路”。母语呻吟,百倍绞痛,何似外语朦胧?天涯感天呐喊,海角动地长歌。大洋彼岸,遥祭六四十周年。如今十五周年在望,袁先生痛飘天路会子。人生无常,何时心肝绝唱?天涯海角,一息尚存悟絮。无以相助孤儿寡母,愧以痛心悟絮,敬献丁子霖老师。遥遥飞慰:天上人间天安门母亲。

悟絮 2003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纷纷繁繁' 的评论 :

毛贼上刘邓当然难逃
毛对邓仍然网开一面。。。

邓是毛反右打手主将
六四开杀实杀脉相承。。。

宋傅属民主党派范围
并非毛直接打击目标。。。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纷纷繁繁' 的评论 :

记得傅将弟召回海归
收到弟夹边沟求救信
竟然置之不理弟饿死。。。

我识众多右派能存活
活于母亲省吃俭用救
母爱在人性绝境闪亮。。。

活在毛魔爪所有生灵
都要经受身心灵历练
隔膜底层如何不害人。。。

宋傅当然惶惶于自保
但他们仍能出手救人
自保沦陷昨今日中国。。。
纷纷繁繁 回复 悄悄话 邓小平的一个弟弟,也是文革期间被批斗而自杀。再早一些,傅作义的弟弟被打成右派,在夹边沟饿死。连刘少奇都保不住自己的命,别说这些大人物身边的小人物了。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荣确' 的评论 :

国将不国
人将非人。。。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文革彻底革了中国人的命,一切礼仪文章仁义道德都革掉了,中国彻底亡国。现在中国人的价值观就是利害观,世界观就是厉害观,人生观就是禽兽观。

宋庆龄和她那个时代的很多精英们与狼共舞,逃不脱被吃掉的下场,纯属自作孽不可活。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鬼子固然兽性大发
国人人性实在卑劣。。。

独沦单挑共惨大国
平庸赤包蠢充毛帝。。。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arara' 的评论 :

宋庆龄档案公开
才可能彻底解密。。。

传毛曾想驱逐宋
期待史料早揭秘。。。
warara 回复 悄悄话 文革的腥风血雨,让宋庆龄感到骇异震惊。国家主席刘少奇和大批老干部被打倒;挚友金仲华和亲属被迫害致死;孙中山被诬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老祖宗”,他的部属被诬为“封建余孽”,他在南京的铜像被移走并准备砸毁;外国友人爱泼斯坦身陷囹圄;宋庆龄父母坟墓被挖掘夷平;造反者企图冲击宋庆龄寓所,服务人员有人造反,室内挂毛泽东语录和标语,撤出地毯,院内摘下“畅襟斋”等匾额,并扬言剪掉宋庆龄的发髻。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arara' 的评论 :

冲入宋家不可信
除非宋工作人员。。。

宋救她举手之劳
惜人人自保毛毒。。。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w2009' 的评论 :
多谢详述
陈布雷千金
也是在沪跳楼。。。
倘若张爱玲未走。。。
林海平兔 回复 悄悄话 “1966年底的这封长信之后,倪吉贞可能还给宋庆龄写过信,但至今没有查到。因为宋庆龄曾写到:“她曾对我说过,那些野蛮、兽性的人毒打她、践踏她以至吐血,还不如死了好。”这一情节在我们见到的这封信中没有表现。看来,此后的倪吉贞不仅被强制劳动、受到了批斗,而且是受到了武斗。对于一个始终生活在闺中的“小姐”来说,这是不堪忍受的凌辱。为什么宋庆龄没有及时采取措施保护倪吉贞呢?就此,宋庆龄谈道:“我当时不够警惕。我本应该打电报回家,让她住到我家里去,!!!或者送她来这里。!!!但我相信了那些没有心肝的人,???他们说她在骗我。”” ???!!!

COME ON
表妹是否骗子
都不明白了啊。。。

为何对面死啊
是否表达哀怨
毛魔罪该亿死。。。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但凡看到这类文章,总想我们为什么老缠着日本要他们道歉之类的,:((
warara 回复 悄悄话 当时跑国外或港台就好了,大概以为宋庆龄能保她,谁知道宋自保都很难,听说当时红卫兵居然冲到宋家逼她剪头发。
jw2009 回复 悄悄话 武康大楼的楼梯是围着电梯房旋转上去的,出了电梯就是每层的那条走廊,走廊的左边没有墙,可以看到楼下。。倪吉贞一定是从那里跳下去的。
苏联专家在描述斯大林时代时说:那时的人们没有安全感,早上出门都带着牙刷,不知什么时候在路上会被带走。。半夜听到楼里的电梯响,家家都会十分紧张恐怖。。
这段对楼里的电梯响的描述不知为什么一直与武康大楼在记忆里联在一起,大概和从那条走廊跳下的灵魂有关吧。。
鲁迅比宋庆林聪明得多!
helloworld1000 回复 悄悄话 That crazy ages.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