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周立波为何收到了死亡威胁?

(2018-07-07 22:53:50) 下一个

孙恺钜 2018年7月8日

 

一早上,看到了朋友转来的微信:《唐爽就周立波案发声:望故人弃恶从善否则决不姑息》。读了以后,心里不由得升起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新闻网只是复述了唐爽的文字,但在他的微博里,文字之后还附了三张图。

 

                                                                   图一                                       

                                                         

                                                               图二

                                                                                                                            图三                        

图二是个血淋林的“死”字,图三是什么字呢?恺钜愚昧,一时也没有想明白。但网友之中,不乏大能,有人说,这是一个倒写的“生”字。

正“死”倒“生”,唐爽如此强调这“生”与“死”二字,他在表达些什么信息呢?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信息,是文字背后更深层的意思。唐爽乃一介书生,毕竟不是干“黑帮”的,这个信息非常直白,当然,搞得太深奥,唐爽也怕周立波无法理解。

正“死”倒“生”,恺钜的理解就是,站着说实话(正)死,颠“倒”是非得长“生”。如果有人觉得我理解错误,还请不吝指教,恺钜从心底里感谢您的教导。

所以,一大早各新闻媒体所报道的东西,实际上是唐爽从美国发出的对周立波一家的死亡威胁,各媒体的所作所为,在无意中起到了为虎作伥的作用。

那么,问题来了,唐爽为何要对周立波发出死亡威胁?唐爽真的那么恨周立波吗?唐爽说“不忍看好人蒙冤”,周立波根本没有说唐爽一个字的不是,针对的只是“某某”,唐爽嘴里的“好人”是指他自己还是另有所指呢?

恺钜和周立波从无交集,认识他是因为看过他的《海派清口》视频,另外,在他和方舟子打嘴仗的时候,评论过周立波的名字,仅此而已。所以,写这篇文章,只不过想要指出一个被大众忽略的一个思维盲点。

毫无疑问,在周立波的案子中,唐爽是一个无辜者。在周立波回国后讲述这个案子的时候,周氏夫妇也没有任何对唐爽的指责。而从整个案件的发展,唐爽早早置身事外,既没有为周氏无罪作证,也没有指证周氏有罪。枪和毒品属于谁,唐爽有可能确实不知道,但警察拦车时,周立波有没有打手机,唐爽那时就坐在周立波的身边,他是一清二楚,但是,唐爽选择沉默。

在今天唐爽的微博中,唐爽说,他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威胁”和“来自妖魔的恐吓”,如果周立波就是他说的那个“妖魔”,那么,他笔下的“地狱”又是哪一个“机构”?唐爽“读了三十年的书,教了三年书,做了十年科研”,这次发声的文字半文半白,暗藏机锋,可见唐爽做事,仔细严谨,唐爽作文,用词造句非常讲究,“妖魔”用来对应某人,“地狱”就一定是对应某“机构”(唐文中另有“机锋”可为佐证),恺钜的推理应该在情理之中。

由此可见,周立波这一案子,很可能并不像周立波所理解的那么简单,这也就是为什么周立波自己对于这个案子的发生,至今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果唐爽不说,周立波至少到现在仍然不会知道还有什么“机构”参与了这个案子,或者说,“导致”了这个案子的发生。

恺钜这么说,是因为迄今为止,展现在大众眼前的,除了警察局检察院法院之外,没有任何“机构”与此有关,也就是说,这个“机构”在这个案子中的角色,只是出现在台后,是暗中进行的一个方面。如果这个犹如“地狱”一般的机构真的导演并暗中参与了这一案件,那么,唐爽在他的微博结尾处的“豪言”:“望故人弃恶从善,改过自新,不要加害无辜,不然我决不姑息,虽在万里,亦当还原事实真相,揭露你们一家之无耻谰言”,就不单单是无的放矢的恐吓,而是“虽远必诛”那种切切实实能够做得到的正“死”倒“生”!是对周立波全家的死亡威胁!

如果这一推理成立,那么,很多的不可理解,都变成了顺理成章。唐爽在这个案子中的角色,也就不再是可有可无,而变成了举足轻重,否则,案中可有可无的他何以会受到连周立波都没有受到的“来自地狱的威胁”以及“来自妖魔的恐吓”呢?是不是还可以这么理解,这次唐爽的发声,并非他的本心,而是迫于压力为背后的那个“地狱”一般的“机构”代言,也就是说,直到现在,周立波才刚刚有资格享受到唐爽的待遇可以收到“来自地狱的威胁”,那么,为什么周立波到现在才收到威胁呢?是不是周立波最近有什么行为对“妖魔”一般的“某某”或者“地狱”一般的“某某机构”产生了“威胁”?真的是令人遐想啊!

这个案子,从一开始恺钜就意识到了其中的复杂性,但仅仅是一个猜测而已,如今唐爽“莫名其妙”地发声,以其文字以及行为,为这个猜测提供了恰如其分的证据,也为之前一连串的不可理解的“莫名其妙”提供了理由。

至于唐爽在此案中真正的角色,待恺钜有空再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