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5

(2009-01-20 16:22:44) 下一个

在上海谈朋友,有一个经典步骤。就是见家长,一旦双方见过家长,恋爱关系就算正式建立。我们刚开始恋爱的时候,就讨论过这个问题。他说,他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父母都很听他的意见。绝对没有问题的。而我呢,我说要问过父亲才知。我知道父亲不会那么容易同意,但一向开明的父亲,如果了解了他的人,一定会改变意见的。想来,我是过于自信了的。

但是,这一次,别说同意我们谈朋友。就连至少礼节上见一面,应付应付,爸爸都不愿意见。不管我千求,万求,都无效。我没有想到老爸的态度这么坚决。这注定,我们的恋爱,一开始,就充满了艰辛。但是爸爸没想到,他的反对适得其反。我的个性,太叛逆。如果不是老爸这么坚决地反对,我恐怕玩一两天就腻了。他人,毕竟文化太低。但是,心境不好的我,看到爸爸越是反对,我越是要逆着他来。我反正也不开心,偏偏要拧着来。我诚心想激怒他,不知道是报复自己还是别人。说实话,老爸这个态度也激怒了我。反而成为我们加速恋爱进程的催化剂。

老爸这边是无缘了。小 W 家,就算见了面,单方面也决定不了什么。也就把见家长的事情,不了了之了。其实,他的父母,我倒是见过的。总是在他家玩,无意之中撞上的。当然不算正式的见面,但是他的父母,也知道我们在谈朋友。但是这么大个人,肯定谈过好多朋友了。所以他的父母,也没有对我特别地对待吧!
…………………………………………………………………………………………
后来零零星星发生了好多事情。总之,我们俩拖着,态度都不十分明朗。两年之后,我终于带着疲倦的身心,结束了和父亲的永无休止的争吵和冷战,万分伤心却又义无反顾地离开了上海。在姐姐的帮助下,我终于踏上了日本的国土。

去北京的时候,我们已经算冷处理下来。要分不分了。去日本之后,我和他就算彻底断了。

但是,我绝没有想到,分手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爱他。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在日语学校的一年,我终日一身黑衣,不苟言笑。上课的时候,趁老师不注意,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下来。每日伤心不已,难以遣怀,以诗为慰。几乎一日一首,甚至几首。下课以后去打工,总要坐大约一个小时的电车。我日日精神恍惚,每次看着念着我自己的诗稿,沉浸其中 , 悲伤不已, 不能自拔。夜晚更是难熬,每每痛哭流涕,直至睡得昏死过去。白天里,又像一具行尸走肉,众生碌碌,不知何谓。

一年之后,小 W 恰巧有机会去名古屋,技术培训三个月。我们约好在东京见面。一句日语都不会讲的他,居然摸着也到了东京。我叫他在新宿的下一个小站见面。这样,我们不至于会在新宿这样的大站,找不到对方。见到他的时候,既陌生又熟悉。我强压着内心的激动,装作很平静的样子,带着他游历了两天东京。

在原宿的明治神宫里,恰巧遇到日本的传统婚礼。悄无声息的仪式,我们屏住了呼吸,观看。第二天,我们去了迪斯尼乐园。当落日的余晖降下,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我已无法挽回时光,短短的两天,他就要返回名古屋了。我情不自禁的,含泪将他的腰,紧紧抱住。我的爱人呀,我们恐怕以后只有殊途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仿佛预感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在东京车站,去往名古屋的新干线就要开了。这是最末一班车。 JR 改札口,我们两手紧握,四目相对。他终于泣不成声,他的眼泪,最终留在了我的心底。在不得不放手的那一刻,我催促他上车。看着他踏上马上就开动的电车,我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转身躲入墙角。无声的抽泣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仿佛已经感觉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会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辗转了好几个国家。所有的流云碎月,都没有在我心底留下太多的痕迹。所有的苦痛辛酸,我都不曾留意,它们是怎样在我心目中划过。过水无痕,也不过如此吧 ?

这辈子,天堂与我无缘,幸福也与我无缘。我很安然现在的日子。不再去抱怨任何一件事。我最最最想得到的东西,老天没有给我。其他的,我也不会太在乎。心伤,谁会想到是一辈子的伤痕。当初父亲怕我,跟着他受苦,没有办法过上幸福的日子。可是,就算真的有锦衣玉食,这样的日子,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心底的暗伤,一辈子都无法治愈。
…………………………………………………………………………………………
曾经就想过,如果和他生活在一起,无法出国。我会不会有一天后悔?我想过千遍万遍,我对自己说,和他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这一辈子,就是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别无所求。什么建功立业,什么宏图大志,只不过是拿来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并不是我真正想要和追求的东西。即使因为这样,我必须囿于上海,哪也去不了-----因为以他的能力,只能适合在上海生存。和他,在上海过一辈子,我,



可是这句心底的誓言,我只说给过我自己听。我从来没有告诉他。我不想,他有太大压力。事实上,我并不适应上海的生活。可是我宁愿,为了他去改变,去适应。

如果爸爸知道我真实的想法,和日日的心伤,他还会不会像当初那样激烈的反对?其实,人,选择什么样的生活。别人,哪有权利决定?婚姻,苦乐自知,没有别人,可以代替的了。

棒打鸳鸯,有的时候,我也想,其实本来错也不在父亲。也许,我命里就没有这个福分,任谁也强求不来。

我们的分手,即使没有父亲的横加阻挠,恐怕我们也走不到一起。命里该的。又怨的了谁?我性格的倔强,由此可见一斑。可是如果没有这么深的爱恋,我也决不会和父亲,为了一个外人,闹僵到如此地步。后来,父亲总觉得愧对我,对我的事情,也不敢过于干涉了。他一向大家长的作风,也改了不少。

但是我也时常在想,即使没有父亲,大约我们也不会圆满吧。怪就怪,自己没有这个命吧!父亲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他认为他挡住了一个浪子,下滑的脚步。于是,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一直的心伤。已经这么痛苦了,何必再多一个人呢?

如果我遇到小 W 的时候,再早或者再晚一点,都不会这么伤心吧?早了,还不懂得用情。晚了,已经悟透了人生,万物不为所动。

2009/1/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灰儿 回复 悄悄话 缘分决定命运。

也许这一切不是你爸爸的错,只是你和他之间的缘分没到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