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whitelily2007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爷爷是抗日国军将领

(2015-05-04 13:30:36) 下一个

确切说,是我老公的爷爷,爷爷名字叫颜仁毅,先了解一下爷爷的生平:

顏仁毅 (1892–1952)中將。又名正剛,號伯剛,字毅之,衡永郴桂道衡州府(今衡陽市區)。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3期步科畢業。中國國民革命軍創建人之一、著名抗日將領、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早年在粵軍任職,率部參加了北伐戰爭、中原大戰、抗日戰爭淞滬會戰和台兒莊戰役、解放戰爭。

1。人物簡介

歷任衡陽市警察局軍事教官、國民革命軍第八軍4師4 團團長、第四集團軍21旅旅長、第四集團軍第三十六軍1師師長、第四集團軍第八軍軍長、軍事參議院少將參議、第二十一集團軍中將高參、安徽省黨部主任委員、皖北行署主任兼第五戰區第二遊擊縱隊司令、安徽省保安司令、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中將高參、衡陽警備區中將副司令、衡郴警備司令部中將司令、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七軍軍長。

2。人物生平

1892年,出生於衡永郴桂道衡州府(今衡陽市區)
1916年,畢業於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3期步科,入廣東軍政府。
1925年,任衡陽警察局軍事教官。
1926年6月,任國民革命軍第八軍4師4 團團長,參加北伐。
1927年4月5日,任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21旅旅長。
1928年3月,桂系改編,軍長劉興離任,廖磊升任軍長,顏仁毅任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第三十六軍1師師長。
1929年1月20日,第三十六軍被縮編成第五十三師,顏仁毅任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第53師157旅旅長。
1930年4月,任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第八軍軍長,參加中原大戰,反蔣失敗。
1930年8月1日,顏仁毅率部入湘,攻克衡陽道綏寧縣城,縣長聶康濟被俘。
1931年,寧粵對峙,顏仁毅在廣東坪石成立國民革命軍新編第1師。
1932年6月,任軍事參議院少將參議,
1934年,任國民革命軍第七軍24師副師長兼70團團長,在桂北堵截紅軍。
1936年6月1日,國民革命軍三十一軍第十九師師長,負責對黃沙河方面警戒。
1937年,率部出桂參加抗日戰爭,出兵長江。
1937年10月,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一集團軍中將高參,率部參加“八一三”淞滬會戰,為桂軍主力。
1938年3月,第五戰區長官李宗仁兼安徽省政府主席,顏仁毅任安徽省黨部主任委員。顏仁毅率部進駐皖北,固守大別山,率部取得台兒莊大捷。
1938年11月10日,設皖北行署,顏仁毅任皖北行署主任兼第五戰區第二遊擊縱隊司令、第八遊擊縱隊司令、第十二遊擊縱隊司令。行署駐立煌,12月移駐壽縣,次年2月進駐定遠。下轄津浦路東專員公署(專員為盛子瑾)、津浦路西專員公署(專員為趙洪超)和皖東北各縣。
1939年3月,李品仙接任安徽省政府主席,顏仁毅安徽省保安司令。
1939年6月1日,兼任國民革命軍第11集團軍27師師長。
1941年,調任第五戰區司令長官部中將高參。
1949年5月,任衡陽警備區司令部中將副司令,6月任衡郴警備司令部中將司令,8月任國民革命軍新編第七軍中將軍長,12月7日在廣西小董戰敗被俘。
1950年2月,遣返回原籍衡陽。
1952年3月,被判處死刑。


老公没跟爷爷一起生活过,对爷爷的事情知道不多,仅有的只是从他父亲也就是我公公那里听到,或是从网上看到的历史梗概。

我老公的口述:

“爺爺死後整個家就天南海北的散了,只有最小沒讀書的叔叔呆在衡陽,現在是地地道道的貧農,12年我回去看過他,真正的家徒四壁。”

“1949年,爷爷遣散手下部隊,向廣西撤離,想從海南島再到香港。可惜被林彪的部隊從廣東截住。 張雲逸還款待我爺爺,並邀請我爺爺加入一起安撫桂系殘余。被我爺爺拒絕。這一點至少沒有當叛徒。我爺爺手下一個最信賴的親信,其實是共產黨潛伏的特工。”

—— 好熟悉的情节,简直跟电影脚本似的!

“当时全家族6兄妹就我父亲一个人跑这事。我根本不关心这事。至于对共产党的恨,我是一点都没(当时的教育,反而是对国民党的恨)。因为一出生(在海南岛)就没回过老家。从没见过爷爷奶奶,以及老家的亲人。对我爷爷的事是一无所知。高中回衡阳读书才知道一点,都是亲戚闲聊告诉我的。因为此前从没回去过,第一次见到那么多亲戚,辈份都没搞清楚。而且衡阳土话也听不太懂。”

“我父亲说,给我爷爷平反的最大一点是在安徽围攻皖东津浦路西定远县大桥镇刘少奇总部。我爷爷当时没有带领3000精兵打过桥去,之前已经派人送信给刘少奇,目的就是要逼迫新四军离开我爷爷的地盘。当时我爷爷进攻新四军的话,就是第二个皖南事变。”

“我爷爷后来就是因为这个事件,怕蒋介石问罪,不得不辞职回老家衡阳,依靠桂系的庇护。这就是为什么从41年到49年我爷爷的简历是空白的。我爷爷和白崇禧是同学(保定军校同期同科)。有亲戚说和彭德怀也是同学,但我GOOGLE过,彭德怀是讲武学堂,除非我爷爷和讲武学堂有关系。”

“因我家不在衡阳住,我父亲多年跑统战部给我爷爷平反没有结果。2000年,找到失散多年的大伯(家里6兄妹中老大,我父亲排老三)。我大伯去了台湾,入台湾的黄埔军校。想要大伯从台湾的国民党内写信给统战部,声明爷爷在抗战中的一点功劳。但大伯不愿意做这事。家族6兄妹,只有我父亲一个人积极奔走。到后来我父亲也心灰意冷。”

爺爺在安徽放劉少奇一馬是這麽回事:

1940年3月7日,國民黨安徽省政府主席李品仙策動駐皖桂系頑軍5000多人,分3路圍攻皖東津浦路西定遠縣大橋鎮。其中皖北行署主任顏仁毅率3000多人由北而來,皖東專員李本一率2000多人從南而來,定遠縣縣長吳子長率五六百人自西而來,妄圖一舉消滅駐大橋的新四軍江北指揮部和第五支隊司令部及後方機關。由於頑軍行動詭秘,沿途封鎖消息,當新四軍發現時,顏仁毅的先頭部隊已迫近池河西,距江北指揮部僅一水之隔了。

而此時新四軍的兵力幾乎全上了前線,駐大橋部隊除1個特務營外,剩下的全是老弱病殘者,情況十分危急。大敵當前,時任新四軍江北指揮部指揮的張雲逸臨危不懼,從容調兵遣將,部署反“摩擦”。他首先果斷命令離大橋較近的第四支隊第十四團火速從紅心鋪馳援大橋,命令特務營迅速占領池河東岸的有利地形,準備堅守待援。宛如諸葛亮彈琴退仲達一樣,張雲逸也從容不迫地安排了一曲空城計。

第二天一早,烏雲布滿東邊的天空,直到10點,太陽才從烏雲裏露出臉來,池河水面上灑了一條條暗淡的光環。顏仁毅率十二遊擊縱隊一千多人馬,氣勢洶洶來到池河西岸。可是,池河邊,卻呈現出這樣的場面:

成百上千的群眾,手舉彩色三角小紙旗,敲鑼打鼓,夾道歡迎,群眾高呼口號:“歡迎國民黨部隊抗日!”“歡迎顏主任抗日!”“槍口對外,一致抗日!”口號聲此起彼伏,響徹四野,震蕩著池河上空。

顏仁毅進攻前,估計到戰況的激烈,甚至估計到失敗,可萬萬沒有估計到這個場面,不覺愕然,在民眾面前漲紅了臉,羞愧難言,一時不知所措。這些群眾手提茶水、香煙來到顏仁毅部隊,倒水遞煙,說著沒完沒了的話,千方百計地磨蹭時間,拖住了這股敵人,從而為新四軍主力的到來爭取了集結兵力的時間。這一“軍”,將顏仁毅“將”得動彈不得,在池河西岸逗留了半日。

——选自《張雲逸傳記》

1940年春,爭奪皖東的鬥爭已公開化。3月,國民黨軍令部制定了圍殲新四軍的方案。在蔣介石的策劃下,駐定遠縣西南杭家圩的國民黨安徽省皖北行署主任兼第五戰區第十二遊擊縱隊司令顏仁毅率本部及桂軍一個營共3000余人從定遠南下,駐全椒縣古河鎮的國民黨安徽省第五行政公署專員兼第五戰區第十遊擊縱隊司令李本一率桂軍先頭部隊138師2000余人及本部1000余人由古河北犯。兩路大軍直逼定遠縣大橋鎮,妄圖兩面夾擊,一舉消滅我中原局機關和新四軍江北指揮部。

面對國民黨頑固派的肆意挑釁,劉少奇針鋒相對,指揮我軍嚴陣以待。他嚴肅地指出:現在磨擦是非反不可,否則就犯了原則錯誤。而且,如果不在反磨擦的鬥爭中取得勝利,敵後就沒有我們的地位,就沒有我們的根據地。我們的方針是絕不向進攻我之頑固勢力讓步,堅決消滅來犯的反共頑固派,以便進一步鞏固我軍陣地,建立政權。

——选自《劉少奇傳記》

军事论坛网友评论:

资料上看,老人出事是在1952年,应该是不幸赶上那场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了。

当时是在朝鲜战争爆发,老蒋在台湾积极准备反攻大陆的历史背景下,中共在大陆发动了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这个本意是针对“土匪、特务、恶霸、反动会道头子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以期配合土改,巩固政权。这在当时的特殊历史背景下有一定的客观原因,一开始也控制得较好,坚持首恶者必办,胁从者不问,立功者受奖的原则。贯彻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政策和“既不放过一个反革命分子,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精神,力求做到“打得稳、打得准、打得狠”。毛泽东还提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是此次反特务斗争中必须坚持的政策。”但到后来就越办越有些失控,出现扩大化的极端作法,甚至冤枉了不少好人,包括一些国军前将领也“躺着中枪”了。

你可在“镇压反革命运动”词目下查到许多大陆方面的评论。中共党史里也对这一运动中出现扩大化问题有清醒反思,以致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公开为许多前国军将领正式平反,恢复名誉。

令祖父就是一介军人,跟土匪、特务、恶霸、反动会道门儿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这些都根本挨不上。如果说当年跟共军打过恶仗,甚至杀过共产党人,这都不算多大事儿。陈明仁在四平跟中共打得够狠的吧,毛一直很欣赏他。陈潜甚至挖过老毛家祖坟,毛还是很礼遇他。何况,令祖父是桂系出身,非蒋嫡系,就更干系不大了,后来连李宗仁不都回来了嘛。由此看来,当属冤案。

桂系还是出了不少人材的,而且官声大多不错,像李宗仁和白崇禧都是蒋系人马里找不出来的名将,可惜蒋格局太小用不了。我对令祖父的具体情况不甚了解,观其经历,似乎是个不太“讲政治”的梗直军人,他恐怕对国共斗争的残酷性太低估了。桂系不为蒋所容,但他老人家先去香港避避风头看看形势,可能是更好的选择,也免得你全家颠沛流离了。

既然可能是冤案,并且前面已有大量平反昭雪的先例,我个人觉得你家不妨致函中共统战部,陈述理由,要求平反。虽然斯人已去,但纠正错误永远不晚,毕竟老人叱咤风云一生,应当得到一个更公正的历史评价。

我的补充:

我公公为爷爷平反的事跑了很多年统战部,一直都没结果,这几年老爷子身体每况愈下,没了跑的精力,老爷子唯一的儿子又在加拿大,爷爷平反的事有些渺茫。我劝老公跟台湾的大伯联系,看能否从大伯处了解更多有关爷爷的事。大伯也是黄埔军校毕业,算子承父业吧。当我公公跟大伯说为爷爷平反的事一起努力时,大伯并不热心。

为什么爷爷当年没有跟其他国军将领一样带着家眷飞台湾?老公说,爷爷只得到两张去台湾的机票,忽然想到孙红雷主演的《一步之遥》。放不下一大家子所以决定从海南岛辗转香港?我却在想,有没有可能是皖東那一战,爷爷担心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已经引起了国民党的反感,因为这样的顾虑所以放弃了去台湾?爷爷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当年如果去了台湾,幸许能得个颐养天年,寿终正寝。

爷爷的生平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对我们来说,爷爷的故事更像一个等待注解的谜。据说平反受阻的主要原因是当地政府,给爷爷平反就等于承认他们杀错了人。这年头让人认错难,让政府认错更是难上加难。

(原创勿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whitelily2007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秀山'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建议,但似乎我们能收集到的也就是网上那些。
秀山 回复 悄悄话 我认为博主的文章作为一段历史是客观的,清晰的,可信的。文中的将军曾参与了北伐战争,中原大战,沪淞,台儿庄等著名战斗,曾任国民党军队高级职务,应该说对历史有过积极的影响。历史对他或许是不公平的,然而这种不公平在历朝历代的历史变迁,社会更替中太多了,比比皆是,作为后辈儿孙有时也做不了太多。

我觉得如果可能,应该保存一些有关将军的历史资料,作为家族历史,教育勉励我们的后辈。将军毕竟曾经是家族历史上辉煌的一页。

现在的大部分地方志也能给象将军这样的历史人物一个比较客观公正的评价。或许这是后辈儿孙能做的另一件事。
YYY99 回复 悄悄话 please check your qqh.
民族解放 回复 悄悄话 基本上杀共匪杀得越多的国民党将领,后来命运就越好。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镇压反革命的真实意图
朱迈先是现代文学家朱自清先生的长子,朱自清曾在他的散文名篇《给亡妇》中这样提到他:“迈儿长得结实极了,比我高一个头。”或许受父亲熏陶,朱迈先也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但他没有沿着文学的道路走下去,而是受中共理论影响,早早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抗战期间,朱迈先受中共指派加入国民党军队,参加了桂南会战等。国共内战期间,他策动桂北国民党军政人员背叛国民政府成功,之后在一所中学任教。然而,这样一个对中共忠心耿耿之人,却在1951年11月中共掀起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以“匪特”罪被湖南新宁县法庭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时年仅33岁,身后留下了三个幼小的孩子。
1984年,朱迈先冤死一案被认定为是错判,中共政府为其恢复了名誉。而事实上,在当年那场运动中,类似朱迈先被冤死的人并非少数,不仅大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打成了反革命,而且那些曾接受中共领导,但具有灰色掩护的地下武装人员,也被列入“杀”、“关”、“管”的名单之中。
比如湖南衡阳茶市以刘伯禄为首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因多数人出身地主,再加上南下工作组干部靠“逼供信”怀疑当地有“反共救国军”,因此相信以刘为首的当地党组织和其所领导的青年团、农会和励淬学友会等组织,即系“反共救国军”及其外围,进而将刘定为 “匪特头子”、“恶霸地主”,结果200余人受到株连,许多人被吊打逼供,8人被枪毙,5人被判刑,4人被开除公职,1人下落不明。
再如国民党的一些著名叛将,如傅作义等人的绝大多数部下均被镇压;因“起义、投诚”而参加中共军队者,其中被开除军籍和判刑、劳改、管制的就有二点二万人,而他们中一大批曾参与了保家卫国的抗日战争。
显然,中共在镇反中制造了旷古未有的冤假错案。中共1952年底公布,消灭的“反革命份子”是240余万人,实则遇害的军公教人员最少在五百万人以上。1953年,公安部长罗瑞卿曾说“镇反的缺点和错误,最突出的是存在着乱捕、乱压、刑设逼供、夸大和造假案”。而上述“错误”在中共的历次运动中都并不罕见。1954年4月,毛泽东在中央扩大会议上称:“镇压反革命共杀、关、管二百至三百万人。”1957年2月毛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称:“1950年至1952年杀了70万,以后三年又杀了不到8万人。”毛坚持在对镇反运动的评价上“根本没有错”,并拒绝甄别平反。
直到八十年代,中共才终于部分承认了“当时被镇压的还有部分起义投诚人员”这样一个事实。
为何中共当年要发动“镇反运动”?要知道,中共在建政前后,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反革命和反革命活动的镇压。据中共官方统计,中共建政初期国民党残留下来的溃散武装曾被统称为“政治土匪”的约为二百万人,另有特务份子六十万人,反动党团骨干六十万人,共三百万人。这些人大多数已在以往的运动中被关、被管或被杀。
中国旅美历史学者辛先生认为,除了源于中共本性外,中共建政后所遇到的一系列问题,如经济上的困难使人民生活困顿,使中共为了转移视线,决定掀起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1950年3月和7月,中共中央再次下发了《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断言“在镇压反革命活动上发生了严重的右倾偏向,以致还有大批首要的、怙恶不悛的、在解放后甚至在经过宽大处理后仍然继续为恶的反革命份子,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要求各地“当杀者即判处死刑,当监禁劳改者应逮捕监禁加以改造”。上述“反革命”的总人数已被严重夸大,加之中共还要纠正右倾偏向,所以,在正式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之前,就已经制造了大量的冤杀和枉杀。
而中共镇压的“反革命” 大多是国民政府县长以下到甲长为止的公教人员,反之,大官可以作为“统战标本”,省主席、厅长落在中共手上不但不杀,反而给予一个“政协委员”或什么代表的名义,以诱惑在海外的国民党大官来归。中共这笔账算得很清楚,所有省主席、厅长、主任委员之类高高在上,在基层没有半点实力,留着他们无害。反之,基层力量控制在县长以下的区、乡、保、甲长手上,所以对这一阶层非杀不可。
1951年1月30日,毛泽东批示“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杀反革命”。2月10日,中共中央指示“除掉浙江和皖南抓人和杀人较多的地区应停一下以便总结经验”外,又指示“其他杀得不够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 2月21日,中共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份子条例》,该条例将死刑扩大到了十数行,量刑的标准无谱,连“传播谣言”都能“斩立决”,遂在全国掀起了镇压反革命的狂潮。有些国民党时期的军、公、教人员已经被中共判过徒刑或者三年、五年劳改,但此时却不说任何理由,一律重审,即时枪杀。
配合中共中央关于“没收反革命份子”财产的通知,中共大肆掠夺,在政治和财政两个方面均达到了目的,从而使得人民从此再也不敢有非共之想和非共之为。
镇反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加强了中共的统治,也使中国人在经历了土改和镇反运动后,开始对中共的统治噤若寒蝉。
歡顏展卷林中坐 回复 悄悄话 中共講利用價值,統戰更是講利用價值,如果能找出家族親友中誰值得統戰,或許可爭取到一些待遇。
不過說實話,中共名聲很臭,中共的平反就是個joke。
xp@windows 回复 悄悄话 平反 = 自降人格 + 第二次侮辱
村干部 回复 悄悄话 基本上是有人出卖了他,而且是近亲,事过多年好难平反,我外公一样情况,而且去了台湾回来,以为没事,有人背后捅刀。加上动乱年代
xiaomiao 回复 悄悄话 这种事听说过几个,其实跟gcd没什么关系,主要还是被仇家趁乱世给害了。
在肃反中被镇压的,基本没有“平反”的可能。
李宗仁、程潜等是政治人物,非普通军官。
最好是 move on.
雑家1 回复 悄悄话 魯迅的"渣滓的沉浮"一文中說:每到一個時代的變遷,就像是一個歷史的泥淖里又被棍子戳進去攪動,把許多沉底多年的渣滓攪動起來,在水面上翻了一個身然後又沉下去等待下一次的攪動。
現在這種隔了兩三代的家史回憶錄多如牛毛,全都似是而非,沒有當事人的任何言行細節,有的甚至于是從局外人的書上抄來的,毫無價值,不看也罷。
Californian 回复 悄悄话 你爷爷是条汉子,只不过杀共产党还没有杀到卫立煌或沈醉的高度,被整肃是一定的。
灜客 回复 悄悄话 可惜他不是共产党的抗日将领,而是国民党的抗日将领,这就决定了他的个人的非常不幸的命运。他第一错错在进攻新四军时,相信共产党的宣传,贻误了军机,最终共产党也没有对他将功折过,留他一条性命。可见当时国民党的许多将领没有齐心协力去反共,而是各自保存实力,最后丢了天下,自己也丧失了生命。第二错错在已经放他回家,就要一走了之。说明当时他没有看清共产党的真面目,还认为自己是抗日将领,曾经帮过共产党,是有功之臣。那时要逃到香港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多少年后,给个平反,有意义吗?
工人 回复 悄悄话 唉,可是这种事情太多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