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风景

走走看看: 走光明的道路, 看美好的风景, 过幸福的生活.
个人资料
正文

永远的帕瓦罗蒂(1): 凌晨起床买站票看帕瓦罗蒂

(2007-09-06 20:56:30) 下一个

永远的帕瓦罗蒂 (1): 凌晨起床买站票看帕瓦罗蒂

帕瓦罗蒂今天凌晨走了. 一代巨星离去了.

他曾无数次演唱圣母颂和平安夜, 现在他终于可以在圣父圣母的怀抱里享受平安喜乐. 不再有病痛折磨, 不再有奔波劳累, 不再有悲天悯人. 他可以休息了. 只是留下了他热爱的歌剧和音乐, 还有未完成的环球告别演出. 留下了热爱他的人们, 还有永远留在心中的美妙歌声.

昨天夜里 ( 美东时间 ), 接近午夜的时候, 我正在整理前几天看网球的照片. 突然一条 YAHOO 新闻跳出来 -- 帕瓦罗蒂病危. 心里正为他祈祷, 为他担心, 知道他这两年一直与癌症搏斗. 过了不久, 又一条 ”噩” 文跳出来, 他已经走了 ……

这一晚, 这一天, 心情极度压抑, 精神非常疲惫 ……

1. 帕瓦罗蒂在 Modena 的家, 他最后住的房子

2. 帕瓦罗蒂最后住的地方, 他的太太和 sister 在看护着

3. 帕瓦罗蒂的灵柩停放在 Modena 大教堂, 人们列队等待向他最后送行

4. 帕瓦罗蒂的灵柩停放在 Modena 大教堂, 人们列队等待向他最后送行

5. 威尼斯歌剧院下半旗

6. 多明戈, 三高之一, 赞扬帕瓦罗蒂

7. 卡雷拉斯, 三高之一, 赞扬帕瓦罗蒂

( 这一节有部分 ZT)1935 年 10 月 12 日,卢西亚诺 . 帕瓦罗蒂出生于意大利中北部莫迪纳 (Modena) 市的市郊。他的父亲只是个面包师,但却拥有一副男高音的好嗓子,可是他天性紧张害羞,从来没想过会登台演唱;他的母亲在一家雪茄厂打工.

帕瓦罗蒂最早的音乐影响受益他父亲收集的唱片,其中大多数是当时正走红的男高音歌唱家的曲目 -- 如 Beniamino Gigli 、 Giovanni Martinelli 、 Tito Schipa 和 Enrico Caruso 。九岁左右时他开始跟父亲一起在当地一家小教堂的唱诗班演唱;同样是年少时,他还师从 Dondi 教授夫妇学过为数不多的几堂发音练习课,但他认为这对自己的提高帮助并不大。

帕瓦罗蒂的童年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他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对运动很感兴趣,尤其是足球。自学校毕业后,他面临着个人事业的两难选择:他本人很想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但母亲却说服他应该继续学习将来当个老师。后来帕瓦罗蒂确实在一所小学教了两年书,但最后对音乐的热爱战胜了一切。

帕瓦罗蒂于 1954 年开始了专业的音乐学习,师从莫迪纳受人尊敬的教师、专业男高音歌唱家 Arrigo Pola ,后者在得知帕瓦罗蒂家境窘迫后,答应不拿报酬免费教他。直到跟随 Pola 之后,帕瓦罗蒂才意识到自己的音高辨别力绝佳。也正是在这一时段,他邂逅了艾杜亚·维罗尼 (Adua Veroni) ,并在 1961 年娶她为妻。两年半以后, Pola 移居日本,帕瓦罗蒂又改投 Ettore Campogalliani 门下,后者同样也是帕瓦罗蒂童年好友、现今同样享誉世界的女高音歌唱家 Mirella Freni 的老师。在这段学习期间,帕瓦罗蒂为了生计不得不边学唱歌边打半日工,开始是当小学老师,后来又当了一阵保险推销员。

六年学习下来,帕瓦罗蒂并未获得许多实际好处,只是在几处小镇举办了几次免费的独唱音乐会。当在 Ferrara 的一次“灾难性”演唱会之后,他发现声带上长了节结,随即决定放弃歌唱生涯。后来帕瓦罗蒂将他随后的突飞猛进归因于当时决定退出带来的心理大解放。不管什么原因,这个节结不久就消失了,他在自传中描述说,“所有学过的东西瞬间以最自然的声音表现了出来,而这曾是我奋斗数年也难以达到的层次。

时来运转 , 帕瓦罗蒂 1961 年在雷基渥.埃米利亚国际比赛中获奖, 同年在一家小剧院登台, 在 ”绣花女” 中扮演男主角鲁道夫,从此开始歌唱生涯。鲁道夫也成为他的招牌角色, 他在 1986 年首次来中国时带来的就是绣花女。但帕瓦罗蒂真正出头是一次偶然的机会 , 他顶替顶级男高音斯台方诺在伦敦登台, 一炮而红. 当红钢琴家郎朗也是偶然顶替大师登台, 一炮而红.

1964 年首次在歌剧圣地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登台。翌年,应邀去澳大利亚演出及录制唱片。 1967 年被卡拉扬挑选为威尔第《安魂曲》的男高音独唱者。 1972 年 2 月 17 日 , 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出多尼采第的" La Fille du Regiment", 连唱 9 个男高音禁区的高音C. 从此,博得高音 C 之王的 声名,成为史上最佳男高音之一。

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号称 “高音C之王” 和 “世界首席男高音” 的歌唱家并不识谱。他自己在一次演出结束后透露说,他是依靠他的耳朵和他自己的符号替代音符系统来学习歌曲的.

8. 年轻时的帕瓦罗蒂

9. 帕瓦罗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 1986.

10. 帕瓦罗蒂, 1998 年巴黎世界杯

11. 帕瓦罗蒂, 1996, 纽约巨人体育场

12. 帕瓦罗蒂与萨瑟兰. 萨瑟兰是澳大利亚人, 对帕瓦罗蒂多有提携.


1990 年罗马世界杯三高初次聚首, 立即风靡全球. 三高也成为以后12年的黄金品牌. 很有经济头脑的帕瓦罗蒂在1992年雄心勃勃地开始了另一品牌, "帕瓦罗蒂和他的朋友们". 他把古典音乐与流行音乐结合起来, 与当红流行歌手一起开音乐会, 大获成功. 他曾与波侬, 狄昂等同台演出; 还曾在曼哈顿中央公园开音乐会, 吸引了创纪录的五十万人. 但是, 盛大的音乐会也给他长时间的婚姻带来危机.

为了做大 "帕瓦罗蒂和他的朋友们", 帕瓦罗蒂雇用了一个助理帮他打理. 他要求此人懂经济和多种语言. 一位年轻, 漂亮, 又能干的女性走进了他的事业, 进而走进了他的生活, 最后造成家庭的解体与再生.

13. 帕瓦罗蒂与太太和小女儿

14. 帕瓦罗蒂与前太太

15. 帕瓦罗蒂与秘书,1995, 后来成为现任太太

16. 帕瓦罗蒂与现任太太

刚到纽约的前几年, 要为学 业工作奔波, 还没时间去寻找帕瓦罗蒂. 他那时每年都会在大都会歌剧院演出一到两部歌剧, 每部 3 场以上. 一直到 2003 年春天, 纽约时报的一条消息说帕瓦罗蒂可能是最后一次来大都会歌剧院演出了. 赶紧去找票, 那年他的演出剧目是 "托斯卡". 可是他的三场演出早几个月就卖光了. 只剩华山一条路: 去买站票.

大都会歌剧院在周六早上 10 点, 卖当天和下周演出的站票. 共有 175 张站票, 分别在一楼的最后一排的后边, 和顶层的最后边. 那个周六, 我 6 点就起来了, 6:30 到大都会歌剧院. 排在 172 号. 心里想应该再早一点来, 现在要是前边有几个加塞的就白来了.

还好, 大都会歌剧院真正为歌迷着想, 规定所有站票只能一人一张, 所有人须 "签到" (刚到就把自己的名字依次写到一张纸上). 所以没人可以加塞. 最后终于买到站票, 只是买站票看帕瓦罗蒂比其他的座票还要贵许多.

可是离真正能看到他的演出, 还有更多的故事. 后面再讲.

所有照片均来自网上。

帕瓦罗蒂和波诺 : 圣母颂 ( 舒伯特 )

(待续) 永远的帕瓦罗蒂(2): 终于看到了帕瓦罗蒂的告别之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依力史东 回复 悄悄话 此曲只应天上有。 谢啦!
今日雨果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您,让我们能瞻仰到帕瓦罗蒂大师的故居。他的歌声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看风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wumiao的评论:

谢谢.

他的歌声永存人间.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可叹,可喜也可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