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国现状_9(网络zt整理)

(2007-07-18 09:33:30) 下一个

 “文人无行”是古训。国学只有一科,便是文科,所以“读书人”和“文人”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士、农、工、商四个阶级中,士是“领导阶级”,却也是最无德行的阶级。历史上无论什么卑鄙龌龊的勾当,都是读书人干出来的。

实作为文人这个阶层,尤其是在明以前,还很有些可圈可点的地方。就是明代,那个守卫扬州的史可法,固然其战略决策一塌糊涂,但其固守民族气节之精神,守直不屈的人格,还是理应受世人赞誉。其他各朝各代,也都有些拿的出手的群体。王国维为了自己所钟爱的事业自杀,这样的人还有吗?我们单位倒是发生过自杀未遂,无非都是为评职称、分房子、涨工资这些事情。而最让人寒心的是,现在整个知识分子阶层,彻底没了脊梁(当然,个别白乌鸦还是有的,但对整个知识界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看到的知识分子,见到有实权的行政干部时,无一不是摇尾乞怜。

古代文人很多标榜自己喜欢梅兰竹菊,其实是有深厚的民族文化精神为背景的。梅兰竹菊占尽春夏秋冬,中国文人以其为“四君子”(现在的“四君子”可能要定为票子、位子、房子、车子):梅高洁傲岸,兰幽雅空灵,竹虚心有节,菊冷艳清贞,使花木草石成为文人人格襟抱的象征和隐喻。现在如果有人说喜欢竹子是因为竹子有节,喜欢梅花是因为梅花有傲枝,恐怕立马要被送精神病院治疗。

这当然与历次政治运动有关。历次政治运动与皇帝(明代除外)杀士最大的区别是古代“士可杀不可辱”,即便“辱”大都也是肉体上的;而政治运动则是“士可以不杀但必须辱”。这些留给老芦去写吧。老芦的文章好像写历次政治运动对人们的智力摧残比较多,建议写写对脊柱的影响。

我想还与现在的知识分子赎买政策有关。只要是在业务上优秀的,都有行政职务,反之也成立。他们的收入都很丰厚,五花八门的鉴定费、评审费、检查费想不要都难。唐朝时骆宾王写《讨武曌檄》,武后读后拍案叫绝并责备宰相,说如此人材没能网罗到是失职。现在领导人大概没有这种遗憾了,天下文人,尽入囊中。特别是 “优秀”的知识分子,几乎很少漏网的。

现在知识分子与明代的士大夫还有所不同,阮大铖之类的虽然无耻,倒也言行一致。当时据说是躲在裤子裆胡同不敢出来,现在可没人那么傻,剪个口就钻出来了,照样混,而且经常出来放狠话、硬话。

现在但凡大小知识分子说话时候,都是政府已经表明态度,或有所暗示。比如这次山西黑窑童奴事件,形容词、比较级、最高级一个比一个用的邪乎,都知道胡温已经批示了,正是自己表现的机会。那次反日游行也很典型,政府一表示气愤,马上是全国上下义愤填膺,砸店的砸店,烧车的烧车;政府刚一发出文章“要理性看待中日关系”,各种活动马上无声无息。其整个过程很像一首过去的打油诗:
昨日北风起,天公大吐痰;今朝红日升,当作化痰丸。

另外就是说一些“领导满意、人民更满意”的、振聋发聩的、大而无当的废话,在朝在野都一样。比如当代民间大思想家、哲学家姚国华先生“创建性”地提出(大家可以去网上看看,我有无说半句假话)文化立国,“我们应该用经济特区1/10的钱,1/10的人,以10倍的胆识建设大学特区,重建真正的大学,培植真正的学术,回归全面的人文教育,使大学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起点!”。

建个鬼!真要是“重建真正的大学”,也不用这么多的排比句和惊叹号,只需落实17世纪德国写入宪法这条:国家只能给高校投资,不能干涉高校的管理和业务。
可是这样,党委负责下的校长负责制还怎么体现?学生思想怎样控制?学校出现反政府倾向怎么办?
左派们能答应吗?这不是取消党的领导吗?一定要清君侧,弄不好连君一起清掉。
民主派得了便宜也绝不会领情,一定会有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进一步“要民主、要自由”,海外大佬会告诫人们这只是一场不彻底的、不完全的、妥协的民主。
最后逼得中央放出重话、狠话、硬话,开明领导人灰溜溜下台,弄不好还会全国大乱,还会有别的结果吗?
似乎只有“下边硬,上边更硬”才行。只要细想中国的问题,都是个没解。

而且我还发现另一个有趣的现象,凡是和自己学校无关的“丑恶现象”,大小知识分子们个个“拍案而起”、“怒不可遏”,气的嘴唇发颤,嘴巴硬的很啊!而本单位的的“丑恶现象”(只要与个人利益无直接关系的),一个个便立刻成了沉默的羔羊。比如说,最近几年发生在高教系统的“院校合并”(打造高等教育的航空母舰)、“教学评估”(使高等教育正规化、国际化、标准化),完全是倒行逆施,一场闹剧,可从来都是底下发牢骚,没有什么“拍案而起”、“怒不可遏”。

上次美军炸馆事件,我的一个学生在日本大阪读学位,让我看了他们当时在美国驻大阪领事馆门前的抗议活动的照片,以及当地华文报纸的报道,上面说“勇敢的中国学生和日本警察对峙”、“试图冲破日本警察的封锁线”。我问他,日本政府和右翼最近干了那么多所谓“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事情,有没有“勇敢的中国学生和日本警察对峙”,他想了半天,说有过一个叫陈锦华的,曾偷偷的半夜在靖国神社门口喷过油漆,另外,还有亲属要求赔款的小游行,参加的主要是当事人和家属以及日本友好人士,规模一般为十几个人。其他有关中国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日本友好人士在那抗议、示威,别的就没什么了。不知炸馆当时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有无出现“勇敢的中国学生和美国警察对峙”、“试图冲破美国警察的封锁线”之类的壮举?好像我印象里倒是有麻理的美国留学生抗议“日籍(还是裔)教授”的什么宣传二战的一幅油画(是掩盖战争罪行、鼓吹战争还是丑化华人,记不清了)。

最近又发生了薛义怒砸李登辉的事件。大概情节是这样的:李登辉访日,在成田机场被中国工程师薛义扔了两瓶果汁,“砸”在了旁边的地板上,日本警察随即抓人,中国驻日大使馆马上出面“严正”交涉,日本驻华大使馆外民众(约有10-20人)示威,在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大压力下”,最后日本警察局放人。按说这对李这样的政客不算新鲜事儿,可在国内炒的沸沸扬扬,其情景不亚于“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帮”,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大灭了台独(兼小鬼子)的威风。实际情况呢?我不清楚,可《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萨苏说的很明白(诸位可以到“东洋镜”网站看一下他的原文,看我说的有无半句瞎话):

薛义砸的时候就有意偏一点儿,否则这么个糟老头,又没保镖,不会砸不中。对薛义怒砸李登辉这件事,在日本的反应也很有意思。日本人关心政治的并不多,听华人讲才去拿过报纸翻翻,看后翘起大拇哥说,你们这位薛君真是个有勇有谋之人啊,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所以,抓他的时候,这位薛君一点儿都不紧张,也不反抗,警察们地对待他也很礼貌,因为谁都清楚,这最多是一个乱扔垃圾,罚款而已。

其实,真要是想反台独,可以举标语、游行,这在日本都很常见,普通日本人连台独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打击报复。或是像中东伊斯兰一样玩真格的,要不,来个韩国人切小指头也行,可惜没人这么干,这多少都会损失点个人利益。不过,如果人人都这么个“有勇有谋”、“有理、有利、有节”,你说这反造的起来吗?民主运动搞的起来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