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简述朝鲜战争

(2015-01-13 19:46:49) 下一个
简述朝鲜战争
 
    49年后朝鲜战争爆发前,毛泽东把林彪四野中的由朝鲜族人组成的四个师和一个团无偿转让给北朝鲜的金日成将军的人民军,这些人占人民军的49%比例。这些原四野的部队跟随林彪从东北打到海南岛,在金日成人民军那里是绝对的主力。

    1950年6月25日人民军突然向南方进攻,南朝鲜的李承晚的部队起先还以为,又是象过去那样来抢成熟的粮食了。故没有准备又没有坦克的南朝鲜军队一片混乱,不到几天只得弃守汉城向南奔逃。在两个月内北朝鲜的金日成军队侵占了南朝鲜90%的土地和控制了92%的人口。

    战争爆发的消息传到了世界各个角落。联合国里的挪威大使哭泣着向美国等联合国特使,请求联合国出面制止这种强盗的行径,他说的大意是:“二战的消烟刚刚散去,人类不能再经历一场悲剧,当年二战的全面爆发,就是因为二战前期美英法等国家对纳粹德国的妥靖政策,以及苏联与纳粹德国的分脏政策,对被德国侵占的捷克、奥地利等国不理不睬;对苏联与德国共同侵略瓜分波兰无能为力,让德国有持无恐,最后战争全面爆发泱及自身。鉴于历史的教训这次一定要把北朝鲜的罪恶气焰扑灭。”

    在这种思想的推动下,联合国便组成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其肩负着为人类匡扶正义的使命,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太平洋,开赴朝鲜战场。麦克阿瑟指挥联军9月25日成功地在仁川登陆,把北朝鲜侵略军一分为二、分割歼灭,攻占金日成的老巢平壤后继续挥师北进,一路唱着胜利的凯歌准备统一朝鲜半岛,准备百分之百地完成伟大的民主社会的国际主义义务。

    历史走到这里,如果中国没有派兵支援北朝鲜,今天北朝鲜人民将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呢?我想北朝鲜人民与南朝鲜人民一样过统一的、腐朽糜烂的资本主义生活,开着韩国“现代”轿车在鸭绿红与济州岛之间自由的往来,或躺在沙发上看着“三星”或“LG”彩电播放的、连中国人都爱看的韩剧,比如《大长今》之类的;或者用三星的“Anycall”手机向正在世界各地旅行的亲朋好友通话。或拿着大把的钱到中国投资,娶个中国的MM作老婆或二奶,而不是象现在那样每天只有“四两大米”的定量供济,饿得象猴子般样的。

    美好的是假设,而事实是残酷的。10月8日在毛泽东正式下令出兵朝鲜,不是中国军队的名义而是以志愿军的名义,他也知道以一个国家军队名义进入另一个国家不怎么妥当。就因为要打着志愿军的旗号,中国人民解放军做了历史上罕见的一件事,那就是彻底消除准备入朝解放军的痕迹——-取下“八一”五星帽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的胸章及装备上印刷的军徽,收缴印有解放军番号的印信等。从来做事都是堂堂正正的人民子弟兵,还没出国就被自己的领袖先羞辱了一番。

    10月10日是朝鲜劳动党的生日,毛以“百姓出钱他请客”心态告诉手下:志愿军是送给朝鲜劳动党的一个礼物 。林彪听了相讥道:这个礼物也太大了吧!10月19日志愿军以“悄悄地进村,声音地不要”这种电影《地道战》里才有的不阳光方式,踏着结冰的江面,穿着单薄的秋衣进入朝鲜,10月25日温玉成的部队在元山成功伏击了北进了的联合国军,中国的伟大领袖毛泽东自恋般地以这天---10月19日作为“伟大的抗美援朝”纪念日。

    这其实只是悲剧的开始,最多时集结人数达到130万的中华民族最可爱的人中的一大部分,在朝鲜这个屠杀场、绞肉机上悲惨地死去,那些缺肢断臂、流血受伤的活着的人也忍受着难以忍受着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痛苦。三年战争近100万的中国人死伤在异国他乡,每年64%的GDP被战争消耗掉。

    再说下先辈们流血牺牲换来的金氏王朝,也就是《朝鲜民主主义金家世袭共和国》现在广大群众的生活状况。如果志愿军把他们从所谓的美帝国主义的苦难中解放出来后,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那么那些死去的中国人也死得其所,但现在事实是北朝鲜现如今每人只有四两的大米供济,饿得象猴子似的,而他们的金正日首相肥得象猪八戒似的;一到晚上平壤没几处有灯火,但他们的伟大领袖却开着档次最高的宝马,用着西方最先进的电子产品。当年金日成将权位传给金正日,而现在金正日正紧锣密鼔地准备传给自己的三儿子金XX。这种北朝鲜的“革命江山”必须世世代代地当握在金氏家族手中的邪恶与丑恶作法,也不知道是采自哪条社会主义理论法则!

    在金家世袭王朝访问的中国游客深深感到,那里是个很好的对当今中国青少年,进行忆苦思甜类的爱国主义教育的德育基地。让中国游客最感到开心的事情,是观看北朝鲜人献演的最后一个压轴节目————大合唱,它的歌名叫着《全世界都羡慕我们》,光冲着名字大家都笑破了肚皮,这首歌名几乎成北朝鲜的第二国歌。在三八线和鸭绿江的北朝鲜一方写着大大的几个英文或中文字“二十一世纪的太阳——————金正日”。红太阳本来是专门用来象征毛主席的,现在也被忘恩负义的北朝鲜人抢去了。

    那些进入北朝鲜的游客,手机与收音机得被官方保管不得使用;本地人用的收音机只有一个不能调谐的频道;电视节目只有两三个,里面的播音员说的内容就象当年红卫兵上台作的报告:朝鲜革命与建设的形势一片大好,一天比一天好!

    曾经偶然翻到一本叫《朝鲜劳动党党史》的中文本,近千页的书只有不到两行这样写到“某某某年月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中国人民如此牺牲在金氏王朝眼中不值几个钱。文革时为报复红卫兵对金日成的批判,竟然把志愿军的墓作为泻愤对象拿来破坏。

    58年志愿军被金正日赶回国后,金日成在国内了开始了对上述的毛送给他的、从战争中劫后余生的、原“四野”朝鲜族军官的残酷清洗,这些人被金称为“延安派”。最后还是中国的战友念过去的情谊,强烈要求金把还活着的交还中国,最后到是有回来一些,不过已是屈指可数了。

    战争爆发的第三天,从渡假地赶回白宫的杜鲁门总统宣布:已派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并以台湾地位未定论的名义,阻止人民解放军进攻台湾。“解放台湾”从此沦落为一个仅仅响切云霄的高呼的口号,这为后来的李登辉、陈水扁等台独势力的兴起创造了可能。

   更为后怕的是,海南岛差点无法归属大陆。中国人民解放军韩先楚部于50年4月16日始进攻,至5月1日完全解放此岛,赶走“中国国民革命军”的胡琏部队,这只比北朝鲜6月25日侵犯南韩早60天。若真得这样,对海南岛那些民众来说可是幸事,他们可以与台湾同胞在同一片蓝天下,过着温饱思淫欲与当家作主的生活;若真得这样,那大陆将又少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一个什么重要的东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