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枇杷的乡思(图)

(2018-04-14 22:15:32) 下一个

在儿子家我当早餐吃的枇杷

 

【枇杷的乡思 。。】

 

 家乡涵江不仅有许多美味海鲜,还有许多美味水果,枇杷,荔枝,龙眼,文柚是家乡闻名的四大特产。  

 

每年5月是家乡人吃枇杷的最佳季节。满树黄灿灿,满城枇杷香。。。家家户户都会购枇杷尝鲜。  

 

吃货的我不仅海鲜能一口辩鲜,枇杷也能一眼辩酸甜。   不管是从一筐黄茸茸的黄枇里,还是从一堆略白浅的白枇里,我都能根据颜色,毛茸度及透明度等判断其甜酸度,我买的枇杷基本都是甜的,大甜与小甜而已,因树种的缘故。  

 

记得那年我从涵江带了一小筐枇杷去福州和单位的同事分享,一个同事非常激动地对我说:“我从来不知道枇杷可以这么甜啊,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最水最甜最好吃的枇杷了,我得留几粒带回去给我家人尝尝!” 

 

当年的涵江,镇上没有什么工厂,却有一个远近闻名的罐头厂,主要就是制作枇杷,荔枝,龙眼罐头的,印象最深的就是每次我一生病,母亲就会给我买枇杷罐头吃,那已经剥好皮,无核,浸泡在甜水里的枇杷罐头是我童年一个非常美好的记忆。。。  

 

真是美好的枇杷罐头,美好的病啊。  

 

长大后。。。我离开家乡,然后漂洋过海。。  

 

整整20多年,我都吃不到家乡那美味的枇杷,因为枇杷季节比较短,每年我暑假回国都早已过了枇杷季节!  

 

第一次意外吃到枇杷是1999年在加州湾区圣和西。那天我和母亲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出去散步,我们走后面那条以前没走过的街,经过一个院子时,看到人行道上散落了许多从树上自然掉落的枇杷。。。我眼一亮,如获至宝,和母亲一起把它们全捡回家。。。  

 

啧啧,太甜太好吃啦!和涵江的白枇是一样一样地美味啊!  

 

母亲至今在家乡每每一和人说到枇杷,便一定会提到她在美国吃过的那甜枇杷,说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是既想往又带有小许的“炫耀”,好像在说:你们没吃过的人都不知道它有多甜多好吃啊-:)    

 

很快,我们举家搬去新加坡,枇杷再次在我的生活中消失,虽然我不会特别挂念,但只要一叫我看到枇杷,俺激动的小心情及惊呼声总是很叫路人“刮目相看”-:)  

 

2012年与闺蜜去丽江泸沽湖等地游玩,回程在昆明住了一晚,与闺蜜逛夜市时,卖糕的,我豁然看到前方一片黄灿灿啊。。。那一滩连一滩卖的不是枇杷还能是什么?!

 

宛如他乡遇知己,我三步并二步赶上前去,双手随着我“锐利”的眼睛,飞快地捡着一粒又一粒的好枇杷到袋子里。。。   

 

然后,我坐到一张桌子旁,迫不及待地就地开吃。。。   

 

闺蜜呆看着我的吃相,无语片刻,一还神,笑着说了一句生冷的,暴力又直接的成语:”穷凶极恶啊”。。。-:)   

 

她觉得用‘狼吞虎咽’这个成语已不足以精准地形容我当时对枇杷的那份“恶狠狠”的挚爱了-:)! 

 

今年3月去加州参加大儿子婚礼,在儿子新家前院的草坪上,居然也散落有那久违的黄灿灿——枇杷啊?!  

 

加州的阳光太足了,3月就有枇杷吃!  

 

接下来的日子,我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拿一个筛子去草地上捡枇杷,那一大盘甜甜的枇杷是我最美味的早餐呀!

 

美哉悠哉。。。

 

我对儿子说,就是冲着这枇杷,我每年3月都要飞来看看你,不管你欢迎不欢迎-:)  

 

回家时,还带了一袋上飞机,结果飞机还没飞到家,袋子里的枇杷已“全军覆灭”,只剩下一粒无法下口的青涩未熟的“幸存者”。。

 

因为我太爱甜甜的枇杷了(当然,最爱还是土笋冻-:),那种爱平时不显山不显水的,没有它,日子也能过,眼不见心便静嘛,可一旦瞧见,狂喜之余,爱便油然而生,便那样不管不顾了。。。-:))  

 

人对某种食物的念念不忘或痴迷,是不是与小时候对它的美好记忆有关?因为它后面跟着时光和故事,寄托或演化着一种深藏在内心的情愫?  

 

20多年的光阴,枇杷它很矜持地只与我邂逅了3次,每次都让我在舌尖上美好地重温了故乡的味道。。。  

 

感觉家乡也没有那么远了。。。

 

 

不大,但其甜无比的枇杷。。比涵江的都甜!

以上这些枇杷统统都是我吃的。。。-:)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So funny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跟着流口水,也是我最爱的水果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