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拳王的趣文2【当辣椒遇上人类】

(2017-10-26 13:47:07) 下一个

当辣椒遇到人类

原创 2017-08-27 拳王

 

 

作为一个成都人,今天我们来谈谈辣椒。

 

在一部分人的观点里,川菜是上不了台面的。“川菜重油重辣,破坏食物本味。”这是很多人评价八大菜系时的口头禅,乍一看似乎无懈可击,但实事求是地说,他们只说对了一半。“重油”这事的确不好,不健康,而且容易长胖,但是“辣”的历史地位也如他们说的那样,还不如一台锤子手机吗?

 

人们常说,四川厨师善用辣味来掩盖食物变质的味道。比如重庆人发明火锅就是为了掩盖内脏和不新鲜肉类的腥味,成都青石桥的海鲜烧烤更是用辣椒来粉饰腐败的海鲜。我承认,辣椒在这里确实起到了掩盖异味的作用,但试想,当你读大学住校,室友的鞋子散发出异味时,你为何没有试着撒一把辣椒面进去呢?

 

值得思考对吧!下面我们就来展开研究一下。

 

从本质上讲,辣就不是一种“味道”,下图为舌头感受味觉的部位分布,可见酸甜苦咸各就各位,但唯独没有辣味的感受

如同“麻”在本质上是一种高频振动,“辣”则是一种灼热感,更严格说来是一种痛觉。这种痛觉来自于辣椒里的辣椒素,它是一种生物碱,能和哺乳动物体内的辣椒素受体相结合,产生灼烧感。正是这种痛觉,让你忘掉了内脏和海鲜的腥臭。-----在这里设计一个思想实验,你在闻到室友的臭鞋时,如果同时捅你一刀,你也一定会忘掉掉屋里的异味,这就和辣椒的作用是一个道理。------同理可得,之所以往鞋里撒辣椒面没有用,是因为你并不会吃掉鞋里的辣椒,所以辣椒并不会真正起作用。我生物专业的同学王睿就曾经做过这样的现实实验,朝他的臭鞋里撒六婆辣椒粉,那复合后的味道搞得我们在实验室里放了50公斤的活性炭,足足三天之后才敢进门。我们导师把王睿狠狠骂了一顿,说教了你多少次,思想实验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先进工具,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在这里不谈王睿和实验方法,还是来聊聊辣椒本身。上文提到了四川人民创造出了用辣椒掩盖腥味的壮举,我们是不是要对四川人民的大智慧交口称赞?

 

不。真正的大智慧来源于3000年前的印第安人。下面就展开研讨一下。

 

为什么说四川人用辣椒掩盖腥味并不是多么高明的手段呢?因为辣椒在这里是一种工具,经过多年的实践证明,人类并不是唯一能够制造并使用工具的动物,所以用辣椒掩盖味道,本质上和猩猩用树枝钓白蚁一样,并非高等智慧的产物。

 

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在于人类会用工具制造工具。在3000多年前的南美大陆,印第安人就用事实雄辩地证明了自己的人类属性。

 

众所周知,辣椒诞生于南美大陆,而印加帝国的印第安人是历史上第一批把辣椒当做作物种植的人类。是因为他们嗜辣或者需要掩盖异味吗?不,他们仅仅是对辣椒上瘾。

 

辣椒之所以辣,是生物进化的结果。辣椒的种子不够强硬,经不起哺乳动物发达的臼齿研磨,所以辣椒选择进化出了辣味,让哺乳动物敬而远之,失去吃它的欲望,这样一来种子就得以幸存。同时,鸟类体内没有辣椒素受体,不怕辣,所以它们对辣椒照吃不误,而鸟类没有臼齿,不会咀嚼,种子沿着鸟的食道“嗷”的一声直达肛门,再被像拉金针菇一样拉出,拉在森林里、泥土里、春天里,从而完成播种。这样一来既保存了种子,又扩大了种植面积,辣椒在进化过程中似乎作出了完美的抉择,是不是?

 

不对,错了。因为辣椒没成想会遇到顶级哺乳动物:成年男子。

 

印第安人就是这样的成年男子。他们一开始像其他二三流哺乳动物一样,尝试了辣椒过后被辣得弃之如敝履,赌咒发誓说这辈子再吃辣椒就没屁眼,或者浑身屁眼。但成年男子的特点是会思考,这就是他们和其他哺乳动物的本质区别。他们发现吃完辣椒后虽然嘴里不得劲,但身上特别得劲儿,这种得劲儿只有在大力奔跑、咀嚼茶叶和搞男女关系时出现过。他们于是继续思考:这种得劲儿一定和辣椒有关,------“先辣后得劲儿”,印第安人运用了归纳法。这是美洲大陆上的哺乳动物终其狗生猫生都实现不了的举动。

 

于是印第安人收回了关于屁眼的誓言,开始了大规模的辣椒种植,他们把辣椒当成了茶叶、以及2000多年后才传入美洲大陆的咖啡,通过吃辣椒获取快感,并对其上瘾。这种快感来自于脑垂体分泌的内啡肽,辣椒制造的痛觉会刺激脑垂体分泌内啡肽---咖啡因、酒精、长跑和搞男女关系也可以让大脑分泌内啡肽,当然彼时印第安人的医疗行业还是萨满巫师的天下,他们并不知道“得劲儿”的官方名称为内啡肽,不过已经足够了不起。因为他们本质上是通过辣椒制造痛觉、再通过痛觉制造快感:这是标准的“用工具制造工具”,吊打一切哺乳动物,是人类真正的大智慧体现。

 

也就是说,“进化出辣味以自保”这一辣椒的得意之作,反而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因为它们没想到遇到了会归纳法、会用工具制造工具的成年男子。

 

辣椒:大意了。

640_2.jpg

讲完了印第安人的大智慧,我们再来继续聊聊辣椒。

 

我的大学同学王睿对辣椒素让人得劲儿这一事实一直抱怀疑态度,他说试举一例,他喝了酒之后总是想乱性,这是因为喝酒制造内啡肽,让人亢奋。但从没见过吃辣后想乱性的,这就说明辣椒素刺激内啡肽分泌是个伪命题。

 

我说你这不是科学研究的态度,咱们生物学是一门实验科学,不能光靠归纳演绎。你得设计一个思想实验来进行论证。

 

王睿说他不擅长思想实验,还是用现实实验来论证吧。

 

一周之后王睿来找我,宣布他证伪了“辣椒素刺激内啡肽分泌”。不知为何他说话变得有点大舌头,眼睛浮肿,而且走路总是弓着腰,显得下身有恙,不过我没去追究,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科学研究上,听他大着舌头讲完了他的实验报告。他的实验是这样的:

 

如果说辣椒素刺激舌头产生痛感(灼热感),进而使大脑分泌内啡肽,那么我用舌头舔开水,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然后我舔了一碗开水,并没有获得任何快感,证明这个结论不成立。

 

其次,如果辣椒素刺激舌头能让人分泌内啡肽,那它刺激别的部位也会产生同样的效果。于是我用辣椒去刺激了我身体别的敏感部位,比如眼睛、屁股,以及。。。说到这里王睿三缄其口。

 

“以及哪里?以及哪里?”我歇斯底里地追问,但他抵死不说。

 

“总之我刺激了好几个敏感部位,没有获得任何快感,反而苦不堪言。”

 

我看着仿佛一周之内苍老了70岁的王睿,用力拍拍他的肩膀,说你为了科学受罪了。

 

“重要的是我证伪了辣椒素会让人得劲儿。”王睿拍着自己的胸脯。

 

“先别着急下结论,我来问问你,你在用舌头舔开水、用辣椒辣那哪儿的时候,心理活动是怎样的?”

 

“虽然肉体很痛,但是内心平安喜乐。”

 

“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科学研究本来就没有平坦的道路,我的牺牲是值得的,重要的是,我证伪了辣椒素会让人得劲儿。”

 

“所以你当时其实很愉快?”

 

“是哒。”

 

“王睿,你的实验设计得非常合理,程序也无比正义,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结论是错的,你当时的愉快并非来自献身科学的使命感。”

 

“那来自什么?”

 

“内啡肽。”

 

王睿如同受到了雷击,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良久,他才如梦初醒,一瘸一拐地离去,一言不发。我举着他的实验报告喊他,“你的实验报告忘拿了!”

 

他置若罔闻,继续朝着夕阳下的宿舍楼走去。

 

王睿后来考了金融学的研究生,毕业后投身资本市场,变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的证券从业者。他曾拿过新浪财经的模拟交易大赛冠军,记者采访他时他说,我喜欢在家玩模拟交易,虽然赚不到一分钱。记者问他为什么赚不到一分钱还能够保持热爱?王睿淡淡地回答,你不懂,这在我们科研界,叫思想实验。

 

当时看到这段访谈我热泪盈眶,王睿终于学会了思想实验,虽然他已不在学界,但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科学家。感谢辣椒。

 

说回辣椒。

 

辣椒里的辣椒素通过刺激舌头,从而让脑垂体分泌内啡肽让人产生快感,这已经是得到生物学家公认的结果。本质上,内啡肽和吗啡是同一种东西,所以一切能刺激内啡肽的活动都会让人上瘾,比如饮酒、喝咖啡、长跑、搞男女关系,以及吃辣。

 

吃辣会让人上瘾,这事我们四川人最有发言权。没有哪个四川人生下来就能吃辣,不信你去找个2岁的四川熊孩子喂一只香辣鸭脖,看他不哭死你。四川人在成长过程中逐渐锻炼出了对辣椒素的耐受性,并且慢慢上瘾,从滴辣不沾到无辣不欢。一个漂泊异乡的四川人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不是和老婆搞男女关系,而是飞奔至一家正宗的四川火锅店,去搞辣椒素。四川人体内的内啡肽有40%来自辣椒,30%来自麻将,20%来自喝酒,10%来自老婆,而我不吃辣、不打麻将、也没老婆,所以只有多喝酒,以保持对生活的热爱。

 

现在知道川人被世人称颂的乐观主义来自于哪了吧?辣椒和麻将让四川人拥有成年男子里最多的内啡肽,也使得四川成为了阿尔兹海默症的低发区和痔疮的高发区。我从小就知道打麻将能预防老年痴呆,上大学念了生物专业才知道其原因并非打麻将能动脑,而是因为内啡肽是阿尔兹海默的天敌。我从小就记性不好,一直担心自己老了后会痴呆掉,但我不吃辣又不打麻将,酒精会损害大脑,所以得赶紧找个老婆来预防阿尔兹海默。

 

还是说回辣椒本身。

 

我和王睿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他去了国外念金融,而众所周知,我因为对牡蛎的热爱去了中科院海洋研究所。但我们的本科毕业论文都是关于辣椒的。

 

王睿的毕业论文题目是《用牛奶预防吃辣后的肛门肿痛》

 

王睿在研究中发现,学界公认的“牛奶解辣”这一结论其实并不全面。牛奶解辣的本质在于奶里的酪蛋白和脂肪能去除舌头上的辣椒素,所以喝冰镇的全脂牛奶确实是解辣的最优解。但王睿发现这个“解辣”是片面的,它仅仅是解放了舌头,却坑了你的其他部位,包括那哪儿。

 

脂肪和蛋白质会被胃和小肠所吸收,但是辣椒素不会。这也是为何吃了辣屁股会痛的原因,因为辣椒素会嗷的一声一路到达肛门,肛门上也有辣椒素受体,感受到辣椒素后就会充血肿痛。可以说肛门是人的另一个舌头。

 

所以王睿认为,牛奶虽然能让辣椒素放过舌头,溶于牛奶的脂肪和酪蛋白,但辣椒素并不是这么容易打发的,它并没有就此放过你。它会跟着牛奶进入你的消化系统。当牛奶里的脂肪和酪蛋白被胃肠吸收后,辣椒素却继续跟着牛奶里的水前行,一路乘风破浪,进入肾脏。肾脏会吸收掉水里的葡萄糖和无机盐,但是不会吸收辣椒素。辣椒素鲲鹏展翅进入膀胱,最终到达那哪,随着尿液排出体外。

 

而那哪是人体最为敏感的部位,后果可想而知。下图是一位朋友在我公众号一篇关于火锅的文章的留言,我当时误会了他。写本文的时候把王睿当年的论文翻出来研究,发现辣椒素是会从尿道排出的,这位朋友应该只是吃辣后喝了牛奶而已。我治学不严谨,在此向这位朋友道

王睿在论文最后,提供了一种吃辣后防止肛门疼痛的方法。大家都知道,吃辣的第二天只有大便后屁股才会痛,因为辣椒素被排了出来。王睿在论文里写道,要想屁股不痛,在大便前在肛门涂抹全脂牛奶,这样一来,辣椒素出来的时候会被候在肛门的牛奶逮个正着,它就无法弄肿你的屁股了。

 

当年答辩的时候,老师们听到这里沉默了,教室里一片鸦雀无声。半晌后有老师问王睿,如果喝了牛奶,辣椒素不经屁股,通过尿道排出,怎么预防那哪儿的疼痛?

 

王睿说,和上文同理,还是全脂牛奶外用。

 

王睿通过了答辩,他的论文是当年唯一一篇满分论文,还破格上了学报。老师认为王睿拯救了1亿多四川人的屁股和那哪儿。20年后,四川在继续保持阿尔兹海默症低发区的同时,将永久性摘掉痔疮高发全国第一的帽子,王睿带给四川人民的福祉堪比李冰。

 

我的毕业论文在当时也获得了好评,虽然没有王睿论文的伟大实用价值,但是也掀起了一场学术革命。

 

在前文里我提到,辣椒进化出辣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被拥有臼齿的哺乳动物破坏掉种子,但它并没有料到人类会因为吃辣得劲儿反而嗜辣。辣椒大意了。

 

真是这样吗?错了。

 

如你所知,我擅长的方向是生物社会学,我在研究中发现,辣椒作为低等生命,远比人类想象的有心机。辣椒不想被哺乳动物吃掉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哺乳动物的咀嚼会破坏掉它的种子,从而影响其繁殖。但是人类因为对辣椒的热爱,开始大规模的种植,辣椒的规模从未被人类发现前仅在中南美的小范围生长,发展到现在满世界被人类播种,仅在中国的种植面积就超过2000万亩,年产量接近3000万吨,是当年野生辣椒生长规模的数千倍。

 

也就是说,辣椒并没有因为人类的口腹之欲而影响其繁殖,反而通过人类野蛮生长,成就万世基业。

 

辣椒:老子进化出辣让你得劲儿并不是大意了,反而是在利用你,SB人类。你们和通过排便替我们播种的鸟类没区别。

 

我论文的结论是:辣椒always win.

 

 《侏罗纪公园》里有一句名言:有人担心人工制造、没有繁殖能力的恐龙去了野外无法存活和存续,一位科学家说:“life finds a way.

 

生命总会找到出路。人类不要以为自己能够手握生物的生杀,自己就成了上帝,很多时候,它们只是在和我们相互利用,各取所需。比如辣椒,你把人家磨成粉做成油,它把你辣得坐都坐不住,人类从未赢过,直到王睿降生。

 

作为一个不吃辣的四川人,谨以此文向伟大的辣椒和王睿致敬。

-----------------------------------------------------------

 

这不是一罐辣油,而是一罐内啡肽。谨以此文,献给在七夕没有内啡肽的人们。

 

至少你们还有拳王。

 

 

 

文&图/拳王李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mae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太好玩了!转给家人也乐乐
kittencats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科普做得生动有趣。
有一 处不正确:人类不是唯一制作使用工具的哺乳动物。bonobo chimpanzees 也可以。他们是人类的最近亲,超过common chimpanzees.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有趣。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