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冒着生命危险"去看电影

(2015-11-23 16:35:58) 下一个


"冒着生命危险"去看电影

今天一早,老板兴高采烈地去机场把大儿子接回来,仍在睡梦中的我隐隐约约听到楼下大儿子与小儿子的说话声音,接着是他们一阵高过一阵的叫喊声。。。老妈在梦里笑着醒了:是我那相差14岁的二个儿子兴高采烈地在family room打他们共同喜欢的某款游戏。。。

好久不见大儿子宝宝了,老妈赶紧起床下去见儿子,然后在他与小弟弟玩的当口,给他煮了他爱吃的螃蟹橄榄菜线面。。。他的远道归来,叫大家一整天都处在满心喜悦的心境中,毕竟,这是感恩节假日,而且宝宝他坐了那么久飞机专程飞回来,太叫大伙兴高采烈了!

一家人的团聚真是人间最大的快乐啊!

吃完老板专门为宝宝煮的其爱吃的牛排,及老妈专门煮的也是他爱吃的龙虾与贵妃蚌大餐晚饭后,接下来如果不去电影院看场电影那不叫完美,也太辜负美好时光了。。。自然,一家人又兴高采烈地一起奔赴电影院。

在电影院门口,看到二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在门前很警觉地走动,我那根自巴黎恐袭后,一直紧绷,一直嘱咐老小不要去人多的公共场合的警惕神经,因儿子的归来而完全麻痹了,那刻飕地一下恢复了知觉:买糕的,电影院不是人多的公共场所吗?它与剧院不是同一类型的地方吗?恐怖分子也可以冲进来扫射啊,更何况以前不是已经发生过一次电影院的扫射惨案?

可彼时彼刻叫大家掉头已不可能,老板他们本来就觉得我的担忧太紧张过头,众人一致笑我神经兮兮,现在我也不忍心因为自己"恐袭焦虑"记忆的突然复苏而黄了他们兴高采烈的心情。。。

罢了,勇敢地冒死跟进吧。。。我人是随大家进了电影院,可兴高采烈的情绪已落底,换上的是既担心被恐袭又得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它,只专注来电影院开心的复杂心情。

在验票的地方,我特意留心是否有安检,心想那样至少可以提高一点安全系数吧?。。。左看右看,居然没有安检!(不知道其他电影院有没有?)有没有搞错啊,伟大的美国,都到这个时候了,电影院这种人群高密度聚集的地方居然没有安检?!也就是说,恐怖分子如果想的话,他们可以直驱而入,随便去哪个放映室扫射皆凭他们高兴,多恐怖!

因为不喜欢看老板与孩子们爱看的科幻片,我只好与他们分道扬镳独自去另外一个放映室看007。 

虽然知道007也是男主角永远不会牺牲,再危险总能安然无恙的那种"超现实主义"的现实"科幻片",但我喜欢007英雄他那绅士风度的临危不乱,那样子好酷好性感:))更听说这次这个007 简直就是硬汉普京的翻版!不动脑筋看惊险与酷哥,是一种不错的放松。

进入空无一人的放映室,心里顿时松了大半口气:恐怖分子是不会挑没什么人的地方进行恐袭的吧?念此,脑里马上闪着:老板和孩子他们看的那个电影,买票时已经基本满座,岂不是有很大的危险?

好想马上跑过去看看他们,告诉他们我所担心的。。。

可我还是继续往里走,挑了一个中段靠中间的位置将自己安顿下来。陆续有人进场,3个中东面孔的中老年男性在我前排就坐,他们坐下后,其中一个年轻一点的也很警觉地回头巡望了一圈,我问自己:他们会不会是恐怖分子?有没有这么老的恐怖分子?

我还是起身往后挪了二排。。。

有更多的人进来,灯光昏暗。。。我想我得让潜在的恐怖分子看不到我的存在才好。我往下滑坐,希望前面的椅背能遮挡我,然后再把黑色coat上的连衣帽套上脑袋,将帽沿往前拉盖,尽量把自己的头藏在那个大大的帽子里,我无法把自己变成隐形人,至少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被能见度,万一有暴徒闯进来,可以蒙混过关,子弹不会往我这边扫?

又进来了好几个貌似中东人的年轻观众散坐在我周边的位置上。。。不知不觉间,原本冷清的放映室已有约20多位观众,他们基本都围绕在我的四周落坐。。。

我感觉到有狐疑的目光照我这边瞄,我那裹着臃肿大衣又将脸躲在黑帽子里的样子,还有我那时不时东张西望,有点"鬼祟"的不安状,是不是也叫人徒生警觉和害怕?

我觉得我得挪到冷清的地方才好,因为在人群的中心是最危险的,如果有恐袭的话。。。

我起身往上走,最后一排应该是最安全的位置吧?

就在我要坐下来的一瞬间,我瞥见那边中间座位有一个肤色暗褐的男人朝我这边看,记起以前看到一个报道,说一个杀手在屠杀时放过一个陌生人,仅仅因为那陌生人之前在与杀手擦肩而过时对他友好地Hi了一声。。。

远远的,我即刻朝那个人友好地笑了一下。。。

坐定后,隔着一定的距离,我又偷偷地看了他一下,仔细一瞧大吃一惊:此肤色模糊之人不仅象我那样头套衣帽,而且。。。而且他肚子那片地方是鼓的! 在他那件衣链已拉起来的夹克里面,以极其可疑的形状鼓着!!也就是说,那鼓的样子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不大象是肚子的鼓 ,象是兜着一个东西的鼓,而且此人一点也不胖,其他地方都很瘦地说。。。

那刻,我真的紧张了,我该不会象我外婆常说的"躲贼躲进贼巷"那样,从下面特地跑上来将自己送到杀手面前?

我开始目测他与我的直线距离,最后一排就我们二个人,他如果拔枪,第一时间扫的肯定是我。。。

我当机立断 ,赶紧悄悄地,尽量不引他注意地又挪到下面几排的地方,把自己沉在座位里,以扭头看不到后面的他为基本坐姿。想,如真有那要命的万一,对方应该也不会一下target到我?

灯光更暗下来,电影预告片开始。。。突然,最后一排那个拥有可疑肚子的人站了起来。。。他快快的,直径走出了放映室。我心咯噔一下:他一个人默默在后面坐了那么久,电影都开始了,为何突然离去?而且,他坐的位子离他那边的出口近得多,为何要绕到我们这边走这个出口?是不是那边的出口不好出入?那我现在就应该马上挪到那边的最后一排,因为离这边出口最远的地方就是相对最安全的地方啊,如果他原路返回扫射的话。。。

我甚至很有细节地想:他一扫射,我得即刻应声倒下装死,那个角落位置装死最不容易被发现了。。。(之前已察看过该电影院椅子下面是没有空间让人躲藏的)

刚在最"安全"位置安座后,正片便开始了。普京脸谱的007一出场,整个情节马上一环扣一环,容不得我继续胡思乱想,随着那快节奏的酷音乐,我的思路很快就跟着007走了,没有一点恐惧地跟着他"出生入死",竟完完全全忘了"恐袭之虑",自然也彻底忘了那个鼓着肚子突然离场的可疑分子。。。

我一直以为最后一排只剩我一个人了,看到一半不经意侧头时,在忽明忽暗从银幕那儿反射过来的光影中,我赫然看到那个可疑分子居然也在那儿坐着,他不知什么时候已悄悄回来了,而且他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他举着。。。他举着一大盒爆米花!

我在黑暗里很替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真是"欲加忧虑,何患无事"啊:))我那么多纠结的心理活动,那么多脑细胞的疲惫奔波,其实是一场"自编自导"的"自虐戏"!

安了!我一点"杂念"也没有地enjoyed完剩下的电影,等到大灯亮起来时,在最高处的我一眼就与站在下面出口处,往上面张望的老板对上视线,他带着我的那群孩子在等我。。。

在回家的车上,我一五一十,捎带添油加醋地把我刚刚在007电影放映室里那一整套的"心路历程"告诉众人,可想而知,车里洋溢的已不仅仅是兴高采烈的气氛了,而是更高级一点的开怀大笑,集体的。。。

是很搞笑。。。但细想,这个搞笑的"腹稿"是由许多一而再,再而三,一点也不搞笑的恐袭事实写的,当一件看似搞笑的事极有可能会成真时,当一个人看场电影都得附带进行那么多"搞笑"心理活动时,这个社会已不正常,甚至是一个可悲的社会了,这种生存环境比雾霾还叫人无处可躲啊!

雾霾,可以戴一个口罩挡挡;而恐袭,即使穿着防弹衣,也挡不住子弹穿过你的脑袋!

这世界是怎么了?

=================

文:版权土笋冻所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好生动!我还记得当年911之后不久我从美国坐飞机到英国,一进候机区,就是您说的这种感觉,看到貌似中东或中亚的人坐在那里,就开始疑神疑鬼地吓自己。
惜福666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的确让人很难理智思考,都跟惊弓之鸟似的,到哪去都跟撞大运似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