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水做的涵江---家乡小镇的人和事(组图)

(2014-06-08 14:38:46) 下一个

 



含江‘白塘湖’一角。白塘湖的神奇之一是湖中间的那个小岛会随着湖水的涨降而升沉,多大的暴雨,就是淹了岸,也淹不上岛。


前段时间写顺治姨妈的故事写着写着便写到一个不知道怎么拐出来的角落,因为顺治姨妈后面的悲惨故事不是我(包括她的几个子女)能容易消化的。这里面没有坏人,但结果却是那么的坏!在对待顺治姨妈的事情上,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道德伦理观,等等,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拷问。
 

在无从下笔的时候,我便把我的注意力移开,写些轻松喜庆的东西来缓解内心的隐痛。对家乡含江小镇里每道河,每条巷,每个亲人的眷恋和热爱,让我常常情不自禁地关注着有关那个美丽水镇的任何文字。 

居然,我居然不经意间发现了以下这些描写含江的文章和诗歌。而且还是同住在一条巷里的,不知名的,曾经的前辈邻居所写的!看来,含江的美丽(1990前)至今仍萦绕在许多含江人的梦里,遗落在每一个含江人,或曾经在含江生活过之人的心缝里。就是那第一次去含江的外地人,比如广州女诗人许燕影,也能从现在被拆的面目全非的含江看出它当初的美丽来。。。
 

以下是我读到的别人写的有关含江的文章和诗歌


莆田市一景(仙游游洋)

 

1)《涵江尾路埕》 by 沉封的舞韵 (她应该是一个会跳舞的和我大表哥同龄的美女) 

常常在夜里梦到家乡那条深深的小巷——尾路埕,那是我生活十年的地方,有太多太多的童年欢乐让我回味。可以说我所有的童年生活只有在尾路程留给我的印象是清晰深刻完整的,之前印象太模糊,只有几个零碎的小片段。 

8岁那年,我随养父母搬进这条小巷,小巷里面又套着另两条小巷,巷里有10个大小院落,住有30多户人家,走进小巷约20米及40米的左边,又分别分出两条小巷。 

我家就住在20米分出的小巷右边的一个老旧四合大院里,大院坐落在两条小巷的中间,将这两条小巷隔开,从它的前门进去,后门出来就是离出口40米 那条小巷的中心部位,后门出口对门又是一个大院落。 

我家住在大院东面大厅里的后房,大院里住着十户人家,天暖时,尤其是夏天的晚上,大人和老人吃过晚饭,总是搬出竹制的靠背椅和小竹床,手持芭蕉扇或用麦秆编制的团扇在院里乘凉,讲当天小镇里的新闻,讲的最多的当然还是戏里的故事,穆桂英挂帅、薛仁贵父子征东、征西, 等等都是他们百讲不厌的主要内容。 

而我最喜欢的就是在傍晚时候,站在大厅的台阶上,仰头看天上变化莫测的白云,幻想着它像那个小动物···每当台风来临,院里总是积满雨水,我就和小伙伴们找来旧书或旧报纸,把它折叠成小船放进水里让它自由漂浮;雨停了,我就和他们光着脚丫到院里踩水嬉闹,往往弄得 一身的水渍,让大人们好一阵臭骂。 

巷里与我一般大的孩子有20人,比我小的倒没几个,周末时候,如果我没有到P城里去找养母,就和养父裁缝店房东的两个小男孩,还有他家后门(房东的店铺 就在尾路程出口处,后门就是尾路程小巷。)对面的“女人明”两兄弟玩捉迷藏。 

锅灶旁、马桶边、床铺下几乎都是我们藏身的好去处,常常把自己弄得蓬头垢面,可是 我们自己觉得开心极了。我们从这一家藏到那一家,往往不小心打翻别人家中的东西什么的,引来大人们好一阵啰嗦,弄得我们好久不敢去他家,但过了一些日子, 我们又忘了,不怕死,依然照样“造反”。  

文革期间,尾路埕还出了两个远近闻名的名人,一个是字派保‘走资派’拥解放军的头目宋维周,一位是字派打‘走资派’反解放军的头目阿顺姨(土笋冻注:新派头其实是林可仁,阿顺只是铁杆骨干,2006年回国,我曾采访了阿顺和林可仁,录了谈话录音,准备忠实的写出那段疯狂又荒唐的含江文革历史)。 

阿顺姨与我家同住一个院子里,她是涵江食品公司的一位营业员,喜欢出风头,属于另类女人,人长得也算是漂亮,不知怎么当上字派的头目,因为当时两派很敌对,有人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好头顺(含江话,指作风不正派的女人。),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万里,这个不雅的绰号不胫而走,一时间传遍全涵江,大家就这么叫开了,如果说她的真名,恐怕不一定人人都知道,但是说她的绰号好头顺那就没有人不知道。 

记得67年冬季的一天,字派火烧工农兵饭店(土笋冻注:应该不是该事件),那天一上午枪声不断,家家户户都紧闭家门,路上无人行走,养父和我也都没出门,十点,阿顺姨从外面手执一根长木棍威风凛凛地回来了,得意洋洋地说:今天总算出口被人骂好头的恶气!一副造反派铁杆女英雄的气概。 

在那动荡年代,全国人民都疯了,各地两大造反势力总是轮番掌权,谁能说个究竟是非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两年后,字派 将她虏了去,把她头发剪得参差不齐,扬言要把她弄死,为此她得了精神错乱住进医院。当时,我和养母去医院看她,见她脸色苍白,头发凌乱,语言混乱,看见我们似乎明白了点,她叫了一声养母,随后又反复不停地说胡话:他们说要把我弄死,他们说要把我弄死···同房的病号说,医生说她受了严重惊吓,害怕入心了。这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她,但听养母说她总算好了,没留下什么后遗症。 

比起阿顺姨,同样是派别领袖的宋维周比她运气好多了。他原是P县百货公司的干部,做了尾路程一户华侨的上门女婿,别看他本人长得一般,脚还有点瘸,但她的妻子和女儿却都是美女。他家在尾路埕的房子是独门独院,院里还有一口井,周边的邻居都上他家挑水吃,我家后来搬进的房子大门就对着他家的后墙。 

因为他的小舅子当时正值二十五六岁,家中又有当年很多人家里没有的录音机,所以,居委会搞活动,一群年轻人常在在他家组织唱歌录音什么的,如果居委会组织分片学中央文件也都设在他家中。不过宋维周到底是怎么起家的我不甚了解,同样是造反派领袖的他在字派掌权期间,从未有人敢动他(土笋冻注:其实我父亲因此坐了5年多的牢,差点被枪毙),除了他本人的能力素质外,我想跟他这个大家族多少有点关联。 

尾路埕的故事还真不少,当年还出了两位特殊的人物,说特殊倒不如说特色更贴切,一位绰号叫女人明,一位绰号叫女人模女人明比我小一岁,父母都是中学教师,学习成绩也不错,从小跟着奶奶生活,养成老大不小、读五六年级了还在摸奶的恶习,所以,小巷里的女人就送了他这么个响亮的外号。 

提起比我大五六岁女人模那就更出彩了,别看他胸无半点文墨,干起女人活却是一把好手,不但帮助父母洗衣做饭带弟妹,而且还会打毛衣绣花,一些老太太不会起针都请他出手帮忙。每当夏日炎炎,小巷里总是凉风爽爽,女人们总是围在一起或绣花或,或打毛衣,这时总能看到女人模胳膊夹着毛线针,混在跟他母亲年龄相仿的女人堆里打毛衣拉呱,成为尾路程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也让他成为我们镇里人人皆知的特色人物。  

尾路埕同时还是条出帅哥美女的小巷,有资深美女阿毛和阿顺姨,维周嫂和芳嫂是漂亮的少妇,比我们大七八岁的留着长长辫子建兰姐和妹仔姐是美丽的大姑娘、她们都是大美人。就拉板车的钟叔娶的哑妻也是位美人儿(土笋冻注:那哑女是我姨夫戴彪的亲妹妹)。 还有我们这代小字辈的也是美女如云,男孩子个个也长得玉树临风,还真找不出丑女丑男,几乎囊刮了我们那个街区所有的美女和帅哥,我们共同经历了十年浩劫,又一同奔赴连城上山下乡,开始人生的第一站起跑线。 

如今,尾路埕已是一片废墟,不久这里即将崛起现代化的高楼,后来的人们将不会再提及这条曾经的小巷,不知道P县志里是否有关尾路程的记载,也不知道什么年代开始有了尾路程,但我却知道在今日改革的阵阵号角中尾路程退出了它的历史舞台,将渐渐被人们淡忘。 

别了,尾路埕!尽管您在现实中不存在了,但我永远记住您!在那里曾经 有我的家,有我儿时的小伙伴,有太多太多让我回想的童年往事······

(土笋冻注:著名导演张建亚(新《西游记》总导演,张瑜前夫),原国家篮球队主力队员陈某某等均是尾路埕人:))


================================



湄洲湾(距离含江约20公里),妈祖岛所在地,台湾人所信奉的妈祖出生地。彭丽媛获奖音乐片《妈祖》在此拍摄。


2又见嫣然---by 许燕影 (中国当代女诗人

(五月涵江采风作业终结篇--
2013-06-23)

   ——远眺东方廿五坎(涵江一水边有连绵25个拱形门(坎)的红砖建筑)
 

只是遥遥凌波一瞥
又见嫣然

娉婷水中倒影
暗香浮动

再近些
幽深长廊,红砖墙

西式拱门依次有序,斜阳下
却是褪尽繁华之静寂
商贾云集已成过往

廿五坎
坎坎石阶积满青苔

艄公号声几度失传
唯水乡古韵犹在

唐宋遗风尚存
恍惚中环佩叮当
犹幻觉,依依水中诧嫣然

谁说岸若唇遥
时光从源头慢了下来 

如果仅为一个时代见证
水流与辽阔已无从细说
怎不追忆往昔之繁华 

而此刻
唯愿五月清风再柔些
莫惊扰这暗香浮动 

慌了回眸嫣然
乱了娉婷倒影


(如果诗里能不多次重复“嫣然”“
娉婷”,可能会更好些?---希望许燕影诗人莫怪俺的冒昧:))
===================================================



涵江‘白塘’湖畔的桃花林--表姐说她每天早晨都去那里散步

 

3)涵江咏古

2013-12-31 来源福建日报 (陈辛)

清风徐来,白塘湖畔,红千层。蘸墨挥毫,抚须沉吟,歌咏的是古今涵江的变迁。。。

《白塘湖》

天上是唐朝的月亮
月下是今宵的波光

千年之间
只隔着几条河汊

是长短拱桥
跨越了历史
倒映在湖里

水做的涵江

是天上的琼楼玉宇
出落在文献之邦
让兴化的山川

湿漉漉的
满身沾着性灵

(喜欢这首诗里那句:“水做的涵江。。。湿漉漉的。。。满身沾着灵性”)




莆田东圳水库(距含江约10公里,我一朋友在那里临水的情静地方开有一个会所。每次我回含江,我们一帮好友都会相邀前往,“看月亮,数星星”,海阔天空。。。一壶好茶,外加一顿水库里的原生态水产大餐。。。美哉,悠哉。。。)




莆田平海夕阳

莆田广化寺,福建四大名寺之一





莆田九龙谷---国家森林公园 (颇有点九寨沟的色彩?)


莆田仙游---九鲤湖


(以上图片来自微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葡萄树 回复 悄悄话 故鄉就這樣永遠地定格在回憶中。親切而又悠長。
美丽风景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收藏慢慢读。 每次看江南才子写故土, 都有一份神秘与向往:(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beauty!
JKZC 回复 悄悄话 很亲切,我的爸爸是涵江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