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印象五角大楼

(2014-01-16 16:01:30) 下一个


刚放暑假的时候,爹地就说要带大家去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见识见识,可直到整个暑假都快结束了,我也要回国了,五角大楼的神秘面纱依然在二十英里开外飘着,莫有揭开。 

那天午间,爹地突然提前下班回家,一进门,就吆喝着大家:“起床了,吃饭了,快快准备好了。” 我问:“做甚?去五角大楼吗?”他说:“对啊,现在就带你们去。” 

“哇,那是不是要打扮起来?”妮妮问。 

“起码要穿得整洁得体好看些,象我这样。”爹地指着自己的西装革履说。 

“能不能照相的?”一听大家要穿得好看,老妈那根爱照相的神经蹦得就闪了出来。 

No!”爹地斩钉截铁的回答,脸上是一副俨然把自己当成顶级安检的表情:“在五角大楼里照相?别逗了!” 

妮妮穿着条红短裙,一件黑上衣,外罩着一件红色棉线外套,披肩的秀发随意地垂着,头顶右角别着一个小发夹,把一小撮发丝扭着固定在那里,非常好看,侧面看过去,既有女孩的俏丽,又有少女的娇媚。 

西西却是一件灰格子连衣裙,她也罩着一件黑色小外套,把她那一头淡色的长发衬得越发金黄,细细的小腿在短短的裙摆下面亭亭玉立着,俨然一个大女孩的样子了。 

宝弟套一件有领子的黄色全棉衬衣,衣角全塞进一条米色长裤里,看上去很清秀,又有点酷酷的小绅士范儿,让老妈我看着就心喜。 

爹地站在门口,用眼睛挨个扫了大家一遍,说:“好极了,走吧。”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向美国最高军事机构五角大楼进发。 

五角大楼位于华盛顿市西南部,波托马克河畔维吉尼亚州的阿灵顿区,是美国最高军事指挥机关所在地。从空中俯瞰,这座建筑成正五边形,故名“五角大楼”。 

我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当年国内那份人人爱看,唯一一份报道世界时事报纸《参考消息》里用来代表美国军方势力的“五角大楼”竟是眼前这座不算太伟岸的五层建筑物! 

因为爹地有进出五角大楼的通行证,他以为凭那个“神圣”挂牌就可以把他的家眷带进五角大楼,随他一起走员工快道。没想到走到门口被告知我们需到另外一个门查ID等有关文件后才能进入。 

爹地有点小失望他的“光”没能“沾”到我们,让我们与他一起“昂首阔步”走快道进去。但因为是有牌牌的人带来的人,要求出示的文件相对简单了许多。等爹地先进去后再绕过来这边门口接我们时,我们也已到达检查口。爹地的光头在小窗户后面闪着,孩子们看见了高兴地叫着他,好像久别重逢似,把门的安检人员看着也笑了,他们快快地让我们通过,好让我们一家人“激动团聚”。 

进了五角大楼的大厅,迎面一幅巨大无比的美国国旗悬挂在整片墙上,另外一面墙贴满了911遇难者的相片。给人一种冲着这面墙上那密密麻麻的人,那另一面墙的国旗所代表的强威做任何事都是正义,不过分的感觉。 

爹地象一个老导游似很溜地将我们带到一个类似购物中心的楼层,那里有麦当劳,中餐快餐店,意大利披萨店等餐馆,还有小型超市,便利店,服装店,甚至也有银行及邮局等外面世界才有的那些生活配套。简直就是一个五脏俱全富有生活气息的社区,叫人难以相信我们已置身于世界上最大最神秘的军事重地,一个可以让世界随时充满腥风血雨的军事司令部。 

在这样的地方卖披萨或汉堡包等食物的工作人员,是不是也需要绝密的安全检查?恐怕连大楼里扫地收垃圾的都得是三代清白之“良民”才行。 

为了能有力气和好精神兜完其他的“角”,爹地给大家买了满满一桌的垃圾食品。我环视四周,看到的都是胸前吊着牌子穿戴很正式的男男女女在静静地排队,静静地用餐,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种很放松的神情,看不出来一丁点的“火药味”,这些人所做的事可都是和打战有关啊。 

也许,当一个人把自己所做的事当作一份纯粹的工作来做的时候,是不会有情感涉及在其中的,那怕该工作所产生的结果是残酷的。尤其是有保家爱国主义垫底,就有了一份神圣感和正义感?

爹地象个小分队队长似领着我们四个人在大楼里转了一圈,依次看了海军和空军二个好像怎么也走不完的走廊展,看到了许多重量级的人物肖像及相关历史和事件。有几个将军如明星般的英俊潇洒,尤其是那眼神,好有黏粘力,既有军人的锐利,又有迷人的深情,让我多看了好几眼。 

孩子们津津有味地读着相片旁边的文字,不懂之处,爹地在边上及时解答,等于上了一堂军事历史课。 

在路过一个走廊的拐角时,爹地指着拐角那个相对隐蔽紧闭着的铁门说,我的临时办公室就在那里面。孩子们高兴地说,能进去看看吗?他一脸严肃地说,那可不行。那是绝密地方,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去的,一丝得意之色在他脸上掠过,孩子们向爹地投去羡慕又略显钦佩的目光。 

特权总能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荣誉感,不管那特权是进五角大楼绝密地办公还是进五角大楼麦当劳卖汉堡或扫地,只要晃晃牌子便能走快道进来就是与众不同,就值得骄傲,比如我们那很把自己当根葱,很为自己的国家骄傲,并为自己能在如此骄傲的角落里工作的爹地。 

在大楼里看完该看的,我们走到大楼外面的露天内院。那是一片大大的被五角大楼环抱着的五角形空地。那里绿树成荫,花草遍地。随处散落的长椅,恰到好处地设在每个美景前。 

水在流,鸟在鸣,阳光明媚,院子里的人悠闲又从容,有坐在椅子上看书的,有吃东西的,有看鸟的,有发呆的。。。。。。好一幅安详宁静的太平图! 

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美景,这样的氛围,让人恍惚是在一个普通的民居大花园里。我怎么也无法把它和美国最高军事司令部,一个能在全世界发动战争,想打谁就打谁的机构连在一起。那么多的流血决策都是在这里策划诞生,可它看起来竟是那么的美丽祥和! 

在驱车回家的路上,爹地问大家对五角大楼印象如何。孩子们说:“好极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去那里要打扮起来。”我说:“那是因为你爹地想表示对那个地方的景仰和尊重。我也觉得那里不错,如果没有战争,就更好了。” 

爹地听了扭头看了我一眼,我嘴角略扬,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回视。。。。。。

 文  版权土笋冻所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