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除却巫山(16)

(2010-11-13 17:06:31) 下一个
 (16)

8
月的P城是一年里最炎热的时候。低矮的阁楼上,闷热难耐。窗外房顶上的瓦片经过一整天的爆晒,此刻也正把那蕴藏的热气涌涌不断地送进窗内。鲁小愔已喝完一大牙缸的开水了,还要水。

这是鲁小愔第一次上琼她奶奶家。他很守信地来拿书和送书。来拿琼通过他,偷偷地从他母亲所管理的厂图书馆里借走的书,来送一本琼准备高考用的《数学复习提纲》。

他按地址找来了,琼非常高兴。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约会”,第一次有了单独尽情交谈的机会。

鲁小愔穿着一身草绿色的,没有红领徽的军便服,一个发际线弯曲有致的小平头,衬着那轮廓分明,红润朝气的脸,显得非常俊气,精干,还有几分憨真。

琼犯了翻了翻手上那本厚厚的《数学复习提纲》,说自己先看看,但不一定看得懂,幸好考英语不计数学分的。

鲁小愔说他的数学还行,如果需要,他可以辅导琼。数学考好了,不是可以报你所喜欢的中文系吗?

琼很高兴鲁小愔自告奋勇要当“辅导员”的提议,更感动他还记得自己喜欢读中文专业的话。

鲁小愔在阁楼靠窗桌旁的一张椅子上落座。琼客气地端了一杯白开水上来,鲁小愔接过,没说一句话,昂头一口气喝干了。

还要吗?”

看着他“咕咕”地咽下一大水后,一幅没事可干的样子,琼微笑着问。

嗯”

他真是不爱随便浪费话。

跟水牛一样”,琼很乐意地飞奔下楼,又飞奔上楼,把取来的一大牙杯开水递给他时,笑着说了一句。这次她是用单位发的那种漆着白磁,印着“供电所”三个大字的大缸杯盛的水。

嘿。。。”鲁小愔也笑了一下,露出一排又整齐又洁白的牙齿。

他的笑样真好看,琼在心里想了一下。

天很黑了,早已看不到窗外面的瓦片了,可还是很热,灌了一小杯和一大牙缸开水的鲁小愔不停地擦着额头,他突然没了白天和琼在一起时的潇洒自如和开朗善谈。琼也觉得热,热得有点紧张,有点兴奋。

平时那么热切希望能有一个和他独处的时光,好好说说话。在此之前的那些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短暂相见,能和鲁小愔多说一句话就是一件非常令人高兴,足以让琼回味几天的事。可现在四周一个人也没有地地面对面了,可以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爱讲多久就讲多久,反而没了连续的话头。

断断续续的沉默之后,他们谈起了“爱人和丈夫”这个话题。

一个好丈夫不一定就是一个好爱人”,鬼晓得琼为什么冒出这句话。

虽然当时中国还很封闭,人的思想还很保守,对爱和性更是讳莫如深。可全中国对配偶的官方叫法一律是响当当的“爱人”,不管是新婚燕尔的小年青,还是七老八十的夫妻,不管是填表,或是向他人介绍,都是把自己的另一半称作“爱人”。这种独特的称谓很让一些西方人以为中华人民不仅勤劳勇敢,而且浪漫无比,爱人爱人,那就是爱的人啊。家家户户时时刻刻都在爱来爱去,想不人口剧增都难,世界最多人口的大国就是在这样的“爱人式”浪漫中形成的。

琼那时已知道“爱人”一词是外来语,是来自英国一对恩爱夫妻的浪漫故事。是对心爱人(
sweetheart )的称呼,后引申成情人(lover)的意思。是指那种浪漫地爱着的人。

怎么讲?”鲁小愔望着琼,一只胳膊搭在桌沿,微微地笑着。

唉”,琼轻轻地叹了口气:“怎么说呢,在中国这个国度里,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婚姻与爱情是很少能统一的。有爱情的不一定就能为法律所承认,终成眷属。而一桩符合道义上,法律上任何条律的婚姻里,却往往缺乏爱情。所以我说好丈夫并不一定就是好爱人。一个人成为你的丈夫,待你非常好,简直无可挑剔,但他不理解你,二个人没有共同语言,他所做的,所给予你的也都不是你心里所想要或想望的,那这样的人,只能说是一个好丈夫,而不是好爱人,你说对不?”。

琼说完这么一大段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高谈阔论”,不再做声,静静的望着对面的鲁小愔。

。。。。。。”,鲁小愔没有马上回答琼,只是用他那深沉的目光凝视着琼。

琼低下头,又喃喃地说:“可一个人要想得到一个由爱情而缔结的婚姻有多难!也许,当他找到爱情时已为时过晚,而硬要获得它,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社会舆论,道德,良心,等等,都需要你去正视和跨跃。”

那如果在一开始时,就以爱情为基础,不就没有那些矛盾了吗?”,鲁小愔开口说出自己的观点。

琼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怎能知道我的心,怎能懂得我现在的心情?他自然就无法理解我的话了。要是时光能倒流,我没有去上海,没有去和人家“亲爱”,给人家感觉“关系已定”,那该有多好啊!

问题就在这里”,琼幽幽地说:“谁能那么清楚地知道自己呢?等到明白了自己的时候,已不是刚开始了。。。”,琼望着鲁小愔,心里一阵酸楚。

。。。。。。

鲁小愔没有说话,沉默着。琼也无语。俩人就那样默默地对坐着,彼此好像都无话可说,这让时间显得好长,长得让人难受。

其实也就那么一会儿的功夫。

哦,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鲁小愔打破沉默,作了一个看手表的动作,对琼说。

我还要去一下同学家”,时间并不晚,他只好再加上这句。

琼没有挽留他,她随着鲁小愔慢慢地站起身,带他下楼,送他到门口,望着他消失在夜幕中。。。。。。

在门口,在鲁小愔正要离去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讲了一件明天晚上鲁小愔必须再次来琼家“帮忙”的事。

琼盼望着白昼的降临,然后希望它能尽快地投入夜的怀抱。。。。。。


 (待续)

Copyright © 2008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freeport 回复 悄悄话 OMG, finally...
cheng1616 回复 悄悄话 终于开始写了,加油
foxinsnow 回复 悄悄话 看了你09年的母亲去签证一文,后来怎么样了?希望能看到后续!我父亲也是屡次被拒,想了解一下你们后来如何处理的情况。
huangshang 回复 悄悄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作者用这个题目,暗示鲁小愔之出众,是琼一生至爱,无人可与之匹敌吗?

麦琦 回复 悄悄话 co: 盼了很久! 希望这次能写完哦:)喜欢你的文笔~
ABG 回复 悄悄话 盼了很久,终于盼来了。土姐姐加油写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