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闲扯‘男大山’和‘女小三’

(2010-03-22 15:01:14) 下一个


春天还在半路上慢吞吞地散着步,网络上早已春意盈然,一连串的桃色‘杨大山’‘马小三’诸故事把春色提前带给了人间,那个百花齐放,群情沸腾之盛况,让谁都有想掺和进去说几句的冲动。

当今社会把那种不好好找纯洁单身对象结婚,却非要知难而进,披荆斩刺另辟蹊径靠‘大山’的人(主要是女人)称之为‘小三’,或把那些不好好在自己的家里种花割草,却跑去别人家后院探头探脑,甚至挖墙的人(这个包括男女)也叫做‘小三’,这种所谓‘小三’有时是单边的,有时是双边的(如湾区马case:))。

虽然彼‘小三’和此‘小三’出发点略有不同,但目的地大致是同一个地方,有的或顺利或曲折地进了解放区的艳阳天,有的或凄美或惨烈地在半道上就被围剿了,成功的例子大多相似,不成功的例子各有各的悲壮。

中学时有一女同学叫大妹,人高马大,是我们学校每届扔铁饼冠军,她也是我的‘贴身’好姐妹。因为当时我是现行反革命分子的女儿,在学校常遭受不平等待遇。大妹就很肝胆地和我坐在一起,走在一起,对那些蠢蠢欲动想对我恶作剧的同学起了一定的威慑作用。让我至今想起,仍有一种很温暖的安全感和感激心情。

大妹因为铁饼扔得远,很容易就被体院招生了,毕业后到一个乡下中学当体育老师。乡下人上学晚,大妹高中体育班里有一个只比她小几岁的男学生,在大妹的专业训练下,步跑的越来越快,铁饼越扔越远,一高考就进了体育系。该男生知恩图报,大学一毕业就和大妹结了婚,当然这其中也有男生 4 年间对老师的爱戴依恋,大妹对学生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疼爱的正常恋爱过程。

大妹很快就生了一个女儿,在孩子刚满月的时候,大妹收到一封类似于现在贴在论坛呼吁对方放手的公开信。那是大妹丈夫在大学当辅导员的某个女学生写给师母‘大奶’的,恳求大妹高抬贵手,放辅导员一马,因为辅导员和她真心相爱,只有她才能给辅导员真正的幸福,等等等等。

善良质朴的大妹一下懵了,只好怀抱婴儿到大学找组织,组织看着一手揽着襁褓中的女儿,一手不停地抹眼泪的大妹,二话不多说,就把和学生谈恋爱的辅导员开了,让他赔老婆孩子回家好好过日子。

组织的做法虽然彪悍了些,但作用是强大的,效果是显著的。辅导员回到农村老家后,没工作没工资,靠大妹为生,伟大的爱情是不是伟大,这时候就一目了然。辅导员绝了和漂亮学生的伟大爱情(也许人家也不想伟大了:)),一心一意和大妹过起了一家 3 口的平静日子。

过了一年,大妹再次抱着牙牙学语的女儿到大学找组织,这回依然是眼泪汪汪的,但是向组织请求将家里的那个回头浪子重新收编,这一年里,丈夫深刻认识了错误,并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要家要老婆和爱孩子的决心,人无完人,恳求组织体谅家里的经济困难,给丈夫一个事做吧。

再过了一年,大妹也调到了丈夫的省城大学里工作,阖家团聚,其乐融融,大妹再也没有收到或看到任何要求让位的贴了:))

人是现实的,尤其是已婚男人,爱情对他们来讲,应该是属于锦上添花的事,锦都没有了,花添在哪里?换句话说,如果没了‘锦’,‘花’拿来又有何用?能当饭吃吗?

如果那个‘杨大山’的老板 Chu Wei 同志也象辅导员的英明组织那样,坚决打击‘走私偷渡’行为,‘杨大山’还会那么中气十足地发帖向 Diane ‘女小三’表忠:我这座大山会坚硬地在你身边立着,在你身后顶着?( I am firmly standing by and behind Diane (杨大山语))?

湾区的‘马大山’不是也对着报社的采访直呼人言可畏,有打退堂鼓的意向?

不知体育系那个漂亮‘女小三’当时是怎样度过那个关卡的,女人一般会不顾一切地一头栽,她能大胆地给自己的辅导员老婆发帖要求换届执政,表明她已做好了曝光的准备,那她是否曾想过随老师一道回乡务农?为了爱情?

如果‘杨大山’真的也回山砍树了,那个优雅的 Diane ‘女小三’是不是还会义无反顾地随‘杨大山’扬长而去?

爱情不分贵贱,只要是真爱,‘大山’也好,‘小三’也罢,都有追求的必要,问题是,怎样才能知道是love ?还是lust ?爱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试金石是什么?这是一个问题。


Copyright © 2010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nahiyiyi 回复 悄悄话 没有债务背景下的真爱是风光的和畅通的,也是心安理得的。
还清了债务,跟最爱的人去讨饭,晚上也不会失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