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拐子宋司令 (32)

(2009-11-28 17:49:48) 下一个


一个季度过去,百货公司发动全体干部职工带着商品深入各机关单位,企业,学校,街道,农村,开展“大力推销积压商品竞赛”活动暂告一段落。

维正他那总是站在竞赛队伍前列,不论上班下班,晴天雨天,都忙个不停四处推销的积极行动,给他带来了丰硕的成果:仅秀屿港盐场的销售就达二万多元,他一个人推销总额占全公司五分之一!推销竞赛总结评比时,维正遥遥领先得第一名,受到公司领导大会表杨,被评为推销积极分子,商场先进工作者。

同年,维正又被评为公司优秀营业员,并代表 P 县出席全省商业系统优秀营业员表彰大会,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去省里领奖的营业员。维正从省城回来时,百货公司大门口是锣鼓喧天,红旗飘扬,年轻的维正头戴鸭嘴呢帽,胸前一朵大红花,夹在人群中左顾右盼,喜形于色,春风得意。。。

觉得这回自己确实干得不错,都有点被自己感动的激动:不仅觉悟提高了,而且还用实际行动向组织表明了一定一切听党话,跟党走的决心,维正认为是到了他再次向党表忠心的时候,于是,他第三次向公司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党组织也很快就让维正填了“入党志愿书”,一切似乎水到渠成,就等支部全体党员会上举手通过了。

终于等到党支部书记找自己个别谈话告知结果的那一天,维正怀着忐忑不安,但更多的是欢喜的心情踏进书记的办公室,满心以为会听到那声盼望已久的“祝贺”。。。

坐在办公室后面的邹书记朝进门的维正点了一下头,伸了一下手,示意维正坐在他对面。维正二步并作一步地戳到办公桌前的椅子旁,一屁股坐下,微伸着脖子,笑望着邹书记。

邹书记咳了一声,咽了一下口水,双手并拢,望着维正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开了口:“宋维正同志,自从你从城里调来含江总公司后,我们有目共睹你的积极表现,你年轻有为,聪明,点子多,工作认真,任劳任怨,你出身好,对党的认识等各方面都不错,基本符合党员条件,在支部全体党员会议上,大家也是一致赞扬你,只是还有一件事需要落实,就是你订了婚的未婚妻家是华侨商人成分,她的父亲在新加坡到底是干什么的,必须待外调证实后才能确定,所以组织决定目前暂不吸收,希望你不要泄气消极,要一如既往地继续努力接受党的考验。”

本来是直着腰板,只坐在椅子边缘的维正,听了邹书记最后几句话时,腰一下就陷了,往后一靠,整个屁股推进了椅子,他急急地申辩:“我在入党志愿书里不是写得很清楚,我岳父在新加坡先是个工人,现是做小生意,他是个无党无派的小商贩,不是还有县侨联的证明吗?那都不能算,难道还得派人去新加坡搞外调?外调的人能去得了新加坡吗?再说,党的政策对华侨是团结统战的,为什么有海外关系就不能入党了?”

解放时期从山东南下的邹书记,头一回碰到有人这样当面顶撞质问自己,心里很不爽,他望着对面这个比自己小近 30 岁的愣头青,用教训的口气,严肃地说:“宋维正同志,这是组织原则问题,你怎竟敢指责?就以你刚才的态度就不能入党。作为一个要求入党者应该接受党的任何考验,服从党的任何决定,你怎么可以向党讨价还价,又不是做买卖,你到底是为什么入党回去好好想一想!”

无限失望又郁闷的维正看到邹书记动了怒,只好把自己的气憋回了肚子,不敢再说什么地悻悻离去。

夜晚,躺在宿舍里那张蚊帐被美霞拆去洗,空荡荡的单人床上,维正问自己:“是啊,我到底为什么要入党呢?”

是因为自己一家人在旧社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家父无辜被杀,家母饱受风霜,家姐被迫出卖,自己失去本应幸福的童年,是共产党推翻了旧社会。使一家人翻身得解放,自己当家做了主人。

是因为国民党统治时期腐败不堪,民不聊生,国家落后尽受人欺。而共产党的纲领宗旨是为人民!为人民的幸福,国家的富强,民族的振兴而奋斗。党的政策法令,主张决定都是从人民的利益出发,为国家利益着想,不谋私权。这样的好党,值得追随,应该参加,入了党,就能和党内同志们一起为实现党的崇高目标而奋斗。

当然,也有个人因素存在,自己从小就有“出人头地”的潜在意识,脑子里有严重的名誉地位思想,有较强的表现欲。只有入了党才能充分表现自己,才能被党重用,才能报答党对宋家,对自己的恩情。

总结出这三点自己为什么要入党的原因。维正觉得明天可以再找邹书记好好汇报一下自己一夜反省的成果。前面二点是绝对的纯净,只有第三点,有点小九九私心,如果党觉得应该在第三点上加把劲,把它纯净化,自己一定铲除心里那根‘私苗’,努力创造够格的条件。可今天邹书记说自己什么条件都符合了,就是因为那层海外的社会关系而不能被党接受,难道为了入党,就得和心爱的美霞退婚断绝关系才行?

这是什么“组织原则”?组织也是人组成的嘛,为人民的党绝不会要人民为了入党而抛家弃妻,这一定是百货公司党组织自创的原则,自己得向上级党组织了解反映。

第三次的入党申请惨遭‘滑铁卢’,维正心灰意冷到极点,一边是娇媚可人的霞,一边是尊贵端庄的党,二边都是维正渴望依偎的对象,人性和党性不能同时兼顾的时候,年轻的维正这回先跟着荷尔蒙走,同年索性就“嫁”到美霞家,正式成了林家的一名上门女婿。

在把自己从宋家“嫁”出去前,维正协助公安部门终于把当年陷害自己父亲宋永聪的区长从他潜逃的边远山区里抓拿归案,很快就地正法,算是替宋家,替父亲报了仇,了了母亲和自己的心愿!


(待续)

文:土笋冻 相片:土笋冻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未经许可,请勿转用及借鉴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ny_w 回复 悄悄话 土姐终于又写了!很开心读你的文章!
peace50 回复 悄悄话 反省部分写得好真实。
最后的报仇部分虽然一笔带过,但可以想知个中艰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