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笋冻

真诚,是我做人的底色; 美好,是我想看到的画面
个人资料
土笋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除却巫山(十五)

(2008-04-10 18:15:41) 下一个

又是一个通宵的火车,琼握着笔,在那摇晃的小茶几上铺开一张纸,想要以激动的心情给老二写一封离情别绪的情书,结果却是才写出几个字,底下便没词了,只好作罢,再次盯着窗外的夜色,一路坐到了家。

很快,老二的第一封情书寄到琼的手上:“我的心上人。。。你走了,你把我的心都带走了。。。我的心上人啊。。。”

琼让自己高兴收到这样的信和看到这样的字句。“这就是情书,懂吗?”琼对自己说,你不是一直都在盼望它吗?盼望有人给你写情书,写许许多多热情洋溢的情书吗?现在它终于来了,你怎么倒反而有点失望了?虽然这情书有点土,有点肉麻,特别是‘我的心上人’那句把琼吓一跳的开场白,有点象从那本乡土小说上抄来的阿哥对阿妹说的话。。。,但这绝对是一封货真价实的情书。。。

再说了,你都给人家‘吻’了,已经算是他的人了,还计较这些干嘛?当初你都做好一辈子伺候残疾人的打算,现在人家不仅四肢健全,五官俱在,而且成了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当中少有的一名大学生,你应该高兴才对,不能因为文笔这档小事而否定了整个大局。。。

说服了自己,琼也以‘情书’的形式回信,老二向琼要照片,琼就寄照片,一切按既定关系来来往往,直到那一天,琼去南边公厕时,在斜坡地段迎头碰上了小愔。。。

“听说你考上了,祝贺你呀!”小愔正从坡顶往下走,他对正在上坡的琼乐呵呵地说。

琼这是第二次见到小愔,半年前的第一次会面好像在遥远的地方,又好象是在梦里,琼常常怀疑那个春节与小愔相识的真实性。。。

30度的斜坡,他在坡顶,琼在坡底,远远地瞥见小愔走过来,琼心里就一阵发毛,现在走近被他这么面对面地一祝贺,琼更是惊慌失措,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先“嗯”一声,以做意外相遇的惊讶,然后笨拙地问你怎么回来了,他说探家。琼再回头不很衔接地对小愔前头的那句贺词答了声“哪里”,也状似乐呵呵的,赶紧走开了。。。

琼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宿舍的,脑子空空地在床沿上傻坐了一会儿,“醒”来以后,就尽是那想不完的‘斜坡’了,琼非常后悔自己刚才所说的那些蠢话,所以,就在心里又重新与小愔相遇了一次,并打定主意,下次再遇见,就这样那样,可每次相遇仍是慌张得不行,走开后又激动懊恼了半天。。。

小愔回回总是乐呵呵地面对琼,与小云说得他沉默寡言的性格很不相符。他暂住在北边一间用来当作图书馆的房间里,每天从琼宿舍的湖对面走回南边的家。就象磁铁一样,琼不由自主地关注着鲁小愔在供电所里的动向,他那高高挺拔的身影是琼眼中最美的风景,他偶尔与人打招呼的声音是琼耳中最动听的音乐,他那身常在湖对面树间一闪而过的绿色是世界上最亮的颜色。。。

不知道怎么开始的,小愔开始越权,从他借住的图书馆把书偷偷借给琼,那是一种很VIP的待遇,因为当时供电所的图书馆象其他正规图书馆那样得办借书证,而且一次只能借一本,非常严格。

琼那段时间,看书的速度是惊人的快,也不知道她是真看还是假看,书到底是读了还是没读不重要,重要的是琼可以以借书还书的正当理由找小愔,小愔也很乐意替琼干这偷偷摸摸从图书馆拿书还书的勾当。

琼每次站在书架旁,小愔也默默地站着看书架上的书,好像他也在找书借一样,琼这时总爱悄悄地深吸一口气,因为空气里有从小愔的军装里飘出来的一种很好闻的气味。。。琼时不时飘小愔一眼,高高的他低着头,房间里柔和的光线映在他那好看的脸上,尤其在那直直的鼻子上和唇线分明,微微上翘的嘴角上,有一种雕塑般的诗样的美。。。

图书馆的门口有口水井,常有人在那打水,每次琼要去图书馆‘借书还书’时,得先侦察一番那井边是否有人,然后闪电般到达图书馆门口,这样的举动毕竟风险太大,而且每次在图书馆里面也不能呆太久,老黄或其他人随时都有可能进来,如果被人看到只有一男一女单独在一间房间里,那会给各自带来很不好的名声的。

小愔说他可以把琼要的书送到琼在城里的奶奶家。。。


(待续)

Copyright © 2008 tusundong All right reserved
土笋冻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作者 tusundong8@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niuer 回复 悄悄话 next one?
scarlettohara 回复 悄悄话 怎么,没了?我上下搜索,十五以后呢?这个是4月发表的,不可能4-5个月没有翻新吧。这可是比你等贾小鹰的心情还着急啊。
wo-8 回复 悄悄话 好看。。。等下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