迩东-^●^-erdong

热爱生活。(如转摘本博客图文,敬请标明出处,谢谢!)
个人资料
erd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我走进了神秘的第一豪宅(上),上海宝庆路3号老克勒

(2017-10-26 07:31:31) 下一个

是的,我走了上海宝庆路3号,而不是走

宝庆路3号,是一幢有着80年历史的老洋房,位于上海黄金地段中的黄金位置——淮海中路与宝庆路交叉口,被称为“上海第一私人花园”。据说在上海,老外圈中流传着一句话:“没到过宝庆路3号就不算真正了解上海文化”。

宝庆路离我老家挺近,走来走去常路过3号,但从来没有进去过。3号里发生过很多罕见的事情,特别是十年前那场轰动上海、被人称为“中国最大的豪宅冤案”,和几年前曾经在3号里住了半个世纪的画家徐元章离世,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感。我虽然对这市里的第一豪宅充满好奇,但3号已经关闭了很多年,久而久之也就不在意了。这次回国,我重新关注了宝庆路3号,是因为看到文学城网友等等看看的一篇博文里提到:“我突然就想到了不远处,城中第一洋房,宝庆路三号的命运,时隔多年之后,宝庆路三号不但没有任何起色,依旧被闲置着,而且那曾经的在不同季节所展现的各种美丽和韵味儿更是被难看的塑料挡板给遮了个严严实实”。

今年秋天回上海时,看到宝庆路3号虽然还关着门,但塑料挡板已经消失,显现出了一道崭新的竹篱笆!我忍不住透过篱笆缝隙往里面观望,瞄到了那著名的翠绿草坪和蓊鬱树木,还有工人们忙碌的身影。向旁边同样感兴趣的路人打听,没人知道这里最近发生了什么以及即将发生什么。

几天后我又经过宝庆路,突然发现3号的大门开了一半,门口站着警卫,还有人进出。我这么好奇的人肯定要靠近看看!原来这是新开张的“上海交响音乐博物馆”预展,每周开放两天,可以在网上预订参观票。两周内的票早已订光了,但这样的机会怎能错过,我还是进去了:)

我不知道交响乐怎么会和这座豪宅联系在一起,我是进来学习历史和建筑的。豪宅的五栋欧式房屋,整修后重新开放了大部分。请跟随我参观:

我比较感兴趣屋内装潢和门窗的细节:

从二楼的阳台可以看到整个花园:

这是颜料大王周宗良的家谱,注意他的第四个女儿周韵琴这条线:

十年前的那场豪宅大案闹得沸沸扬扬,在宝庆路3号居住了50多年的徐元章最终被迫搬离这里。这次在家族室看到了他个人的图像和介绍,有点出乎意料。下图左是介绍徐元章的父亲徐兴业,下图右就是徐元章和他的画:

(未完待续)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輓歌 (选自网络)

上海滩最后一个老克勒走了

去年(2014年)十二月初的几天,不时有上海友人送来这条短信:上海滩最后一个老克勒走了。

徐元章是上海的水彩画家,但让他出名引发上海人关注的,不是他的画作,而是他曾是上海私家第一豪宅──户主。十年前,他因财产继承权纠纷捲入轰动上海的一场官司,他先是不服判决提出上诉的苦主,然后又成为「私佔住宅」的被告。二○○七年,他被赶出住了五十六年的老宅,搬入只有五十几平方米的陋室。

走出老宅时徐元章幽灵般地对人低吟,「离开宝庆路三号,我是要死忒的呀。」果然,好好一个六十出头的人,不出几年就鬱闷死了,得知他死讯的老上海们不无惋惜地哀歎:「上海滩最后一个老克勒走了!

 

宝庆路三号和颜料大王周宗良

宝庆路三号位于淮海路和宝庆路交叉路口,是原法租界的高级住宅区,紧邻商业繁华的淮海路段,门前马路上的高大法国梧桐树茂密成荫,闹中取静,是上海黄金地段中的黄金位置,如今寸土寸金,是名副其实的「地王」。宅邸佔地近五千平米,有近四千平米大的花园,裡面草坪翠绿树木蓊鬱,五栋欧式房屋矗立其间,建筑面积一千多平米。

宅院原主人是徐元章的外公周宗良,他是百年前上海滩上的传奇人物。周宗良出生于宁波一个牧师家庭,从小在教会学校读书,讲一口好英语,凭此进了德商美益颜料行工作。一九○五年,周宗良到上海闯荡,进入德商的谦信洋行,得到老闆赏识后当上了买办。一战爆发时,老闆将谦信的所有染料低价卖给周宗良。战时亚欧间运输断绝,进口染料成了紧俏品,周宗良一跃成为「颜料大王」。

一九三○年,周宗良买下德国人建了没几年的宝庆路三号,再进口最好建材续造了几栋洋房,分设客厅楼、主人楼、客人楼、佣人楼,成为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一九四八年,眼看国民党大势已去,周宗良撇下上海家业,带着资金和三个儿子移居香港,一九五七年在那裡过世。

 

周家的磨难和迴光返照

四九年后周家留在上海的人少,住不满宝庆路三号的房子。一九五一年,周宗良让女儿周韵琴一家入住,周韵琴七岁的儿子徐元章随父母开始以此为家。

文革时各路造反队上门抄家,屋裡昂贵的中西式家具器物不是被掳走就是被损坏,还有单位强行入住洋楼公用。沉溺于绘画的徐元章,为了生活不得不去街道工厂绕了近二十年线圈,直到一九八五年辞职当自由画家。

徐元章画作的灵感源自宝庆路三号,他只画上海的景物,绝大部分是老洋房。他画中的上海屋宇,静谧中隐蕴着生气,閒适中坦露着自由,飘逸着梦幻的氛围,看上去是熟稔的上海,又与人们眼前的不同,那是活在画家心灵深处的老上海。

九十年代中期,徐元章不甘把老上海停留在画布上,他要在生活中恢复老上海的旧时光,便重开四十多年前每周举办的「老克勒」(老上海的洋泾浜英语,为old clerk「老白领」意译,又有class的意味,指老上海有层次、会享受的上流绅士)home party(家庭舞会)。不少名门望族的后人应邀而来:昔日钢铁大王的孙女、麵粉大王的孙子、上海名医的儿子,其中不少七老八十满头银髮……他们多数毕业于老上海的圣约翰、沪江等着名大学,能讲一口流利英文。他们喝着香醇咖啡,伴着英文爵士老歌翩翩起舞,虚幻地复现老上海的浮华。

「老克勒」舞会的名声传开来,宝庆路三号成为老上海「最后的贵族」的据点,还吸引了在沪工作的外国人,许多驻沪总领事成了常客。最壮观的一次有一百七十多位外国人聚会,以致在老外中流传着「没有到过宝庆路三号,就不算真正到过上海」。

 

宝庆路三号被拍卖

宝庆路三号舞厅的彩灯不过是迴光返照。

一九九一年政府给宝庆路三号继承人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引发周家后人提出分割房产的要求;媒体对「老克勒舞会」的报道,加剧了争夺这座乐园的纷争。

二○○二年,周宗良的三媳妇周遂良等七人向上海第一中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分配宝庆路三号这份遗产。周族有继承权的十三人多数散居世界各地。二○○四年,法庭裁定,宝庆路三号实物无法分割,只能採用竞价方式变现款按遗嘱分配。当时市价近二亿的宝庆路三号,由法院将产权以七千三百万元卖给了上海地产集团。

按周家协议要所有继承人都签字才能出售产权,但十三人中有七人不签字,他们明白,法院(代表政府)和企业联手利用周家的矛盾耍了他们。他们向上海市高级法院上诉,要求撤销七千三百万转让的竞价结果。二○○六年五月,上海市高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对房屋产权归属及折价款数额认定的判决。徐元章的母亲周韵琴有继承权,但她五七年去香港奔丧后移居英国,迄今下落不明,徐元章无法代位继承。

徐元章不服判决提出申诉:他在老洋房居住了五十六年,期间一直在出资维修,应该享有房子的居住权。他的申诉不但遭到否决,一年后他自己成了被告:得到产权的上海地产集团上告徐汇区法院,要求徐元章搬离宝庆路三号。二○○七年八月,法院判决徐元章三十日内搬出宝庆路三号,他上诉市中级法院被驳回。

徐元章只得认命,他知道自己身处的社会。四九年后,上海近万栋洋房和其他民居绝大多数被充公,由私产变成了国家财产(公产),实质却是名副其实地被「共产」。如今,丁香花园等上海久负盛名的「十大名宅」早已「国有」,另有三千多栋豪华独立花园洋房中产权属私人的不到一百套,宝庆路三号是其中之一已属万幸。当年要不是外公周宗良英明,让他们一家入住,宝庆路三号早就归公了。这样说来,他已经「白赚」了便宜,在豪宅多享五十六年「清福」,还争什麽?

 

残存的最后輓歌

隐居宝庆路三号那些年,徐元章「躲进小楼成一统」,对外面的「日新月异」视而不见,像玻璃缸的一条金鱼,活在梦中的老上海,「优哉游哉」自得其乐。搬进「有关方面」出于「可怜」配给的「临时蹲蹲」的小屋后,他才开始体验「新上海」生活。

当年,周宗良等一大批老上海的创业者逃离,许多洋房人去楼空,不久上海「解放」,从市长到各基层部门几乎都换上不会说上海话的领导,在这股政治大潮的冲击下,远东文化和工商业第一大都市从此风光不再。到了文革结束尤其是八九年后,类似周宗良的许多后辈及「解放后」长大的各类老上海精英移民出国,整个上海几乎人()去城空。同时,政府强拆贱卖上海人的住宅建楼盘,大批外来的暴发户涌入上海买豪宅,不会说上海话的土豪一统天下,在这股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按时下的流行说法,如今的上海穷得只剩下钱和水泥森林。

徐元章蜗居在逼仄的水泥森林中,经不住长年忍受窒人的气息,如他自己预言地「死忒了」!对于人事皆非的「新上海」而言,他活着,不过是个唯美却无用的人,他那老派的贵族精神无论如何夸大,都不过是尸居馀气。老上海的輓歌早就随他外公和母亲的出走而奏响,他的「死忒了」,仅是輓歌残存的音符的彻底消亡。

【阿波罗新闻网 2015-02-02 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9)
评论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間的盒子' 的评论 :
多谢盒子!
人間的盒子 回复 悄悄话 两篇一起看了。谢谢分享。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谢谢有缘!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甲老翁' 的评论 :
问好花翁!
我是边看边学~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独上南岛' 的评论 :
今天看到网友等等也说到徐元章的太太很漂亮,可惜找不到她的照片。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美丽风景' 的评论 :
问好美丽!老宅确实很有魅力,我也喜欢对老式的房子多看几眼。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历史的传承。。。谢谢东东的分享!祝快乐!!
花甲老翁 回复 悄悄话 單看那座圍牆便顯出了豪門大宅的氣派,
老克勒」(老上海的洋泾浜英语,为old clerk「老白领」意译,又有class的意味,
沒有你的標注,就真是想破頭了,
感謝分享大片,沙發.
独上南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不是隔壁那么近,步行无,六分钟左右,去淮海路必经。那里还有一家“大华医院”,环境幽静,经常拜访,还做过普通的手术······都是往事了!
看了你的介绍,这次回去也可以有机会进去看看。(徐元章的太太,是当时的大美人,确实相当惊人的美。)
美丽风景 回复 悄悄话 真好! 老宅子总是更有魅力, 我自己路上看到老式的房子都会多看几眼, 何况这样有历史的宅子。
谢谢迩东分享!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我这次比较勤快,没在箱底压上几年~
问好游士!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独上南岛' 的评论 :
原来你就住在那附近啊!
我看到新的竹篱笆出现时,曾经到隔壁弄堂里想看看什么地方可以看到里面。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问好小小!
你的羚羊谷帖子真漂亮,可惜不能留言,在这里祝你一切顺利!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裙绿意' 的评论 :
我也是前两年才明白的:))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d2013' 的评论 :
美好的回忆,你的记性真好!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迩东介绍!现在的建筑比以前的差远了。
独上南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erdong' 的评论 : 关于这豪宅的凄婉故事,也是三年前,户主徐元章,孤单单在闵行区的政府屋,潸然离世后,由友人在网上谈及,至今时常被提起。
本人生长在附近的里弄,所以有机会得知许多传说,
时光流逝,改朝换代,一切繁华,无声回归尘土,只留下传说。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最近太忙,好久不见,问好东东,谢谢东东介绍,想起了电影“上海滩”,上海的许多老宅故事不少呢。。。。
周末愉快!
红裙绿意 回复 悄悄话 前不久才搞清楚老克勒的意思。
md2013 回复 悄悄话 当时的新乐路小学只使用佣人楼,和大餐厅。佣人楼呈L型,一边是二层一边是一层,二层大,好像楼上,楼下各二间,一层的只有一大间。
记得楼上是一间教室,一间领导办公室,楼下一教室,另一间为体育教师办公室,只有一个王老师。大餐厅为教室,厨房好像是教师办公室。
主楼记得是放抄家物资的,课间休息时,看到他们搬进搬出,所谓封,资,修的东西,主要是一卷卷的国画,有时趁没人,哥几个,胆大的,拿着画卷对打,打破不少,造孽啊!放现在价值连城!有一哥们儿,胆大包天,偷偷把一漂亮鸟笼藏到草丛里,等大人离开后带回家去了。记得有二个门,小学用的是佣人楼的门,木头的,大双门,上面有盖,下面一乒乓球桌。
记得小学在宝庆路的部分只有四个班。
童年真象姜文的电影 阳光灿烂的日子。美好,却已模糊!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曼儿' 的评论 :
现在对公众开放了,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曼J心灵手巧,我想跟你学那个穿着能清洁地板的鞋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问好韭菜!你的冬瓜盅好诱人啊!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icila' 的评论 :
我虽然知道3号,但也是第一次进去。
喜欢桐儿的歌,又到周末了,去你家听歌!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d2013' 的评论 :
多谢md2013!如果先看到你的描述,我可以在豪宅花园里参观时,分辨一下方向。我是个方位盲:)
我在下集中会贴在花园里照的一些照片,可以比较清楚的看到你上过课的那栋楼。那楼没有开放,只能看到外观。
小曼儿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啦,早知道在上海住了快两年去看看了,知识太少啦,错过啦!
cicila 回复 悄悄话 我以前不知道这豪宅呢。这里面的故事很吸引人,东东快接着写下去啊~~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感谢分享!问好!
md2013 回复 悄悄话 Thanks!

我在新乐路小学的二个校区都上过课,倒数第四组相片,右下角,那个大花台台级上去左边矮墙那面积大的一块,应该是放花坛的,那时哥们儿我因为体育好,被荣幸的选为领操员在上面带操。课间休息,同学们满园的疯跑,体育课还抛手榴弹,那时觉得花园很大,这次八月份回上海,看到在大修。
从花园的边墙可以翻到上跳,也可从墙上走到上方花园。

上方,新康花园!多少童年趣事!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嘿嘿,哪是什么大帖,我只会用看图说话:))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独上南岛' 的评论 :
问好南岛!
谢谢你补充那么多老宅的信息!这些老洋房里的传奇故事,有些已经被拍入电影、连续剧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d2013'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
原来你在那里上过课啊,多谢你那么详细的介绍!
附近熟悉的好像只有红玫瑰还在,不过好像换过地方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越界筑路'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
谢谢你的介绍!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田野maomao' 的评论 :
有时间值得去看一看。
maomao的新博文好唯美!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ge' 的评论 :
真是令人叹息。。。。。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问好松松!我对建筑有些兴趣,特别是带有厚重历史的。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zl9876' 的评论 :
梅子J说得对,豪门里的人有很多的无奈。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俺也喜欢看上海滩的故事,也喜欢杜鹃讲的故事!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是的,楼梯/门窗/房梁/灯盏都挺精致。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和荔枝握握手! 现在上海有不少故居/老宅开放,有机会都想看看。
从3号院子里看过去的左边房,陈列着整修过程的照片记录。整体结构都保持原状,也尽量保存或恢复了不少细节。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是呀,他在那里居住了半个世纪后被迫离开,搬出后七年,才六十出头就走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上次你说到大华医院,我就知道你对这一带很熟悉:)
我现在回去也喜欢去一些老街小路走走。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上次你说到大华医院,我就知道你对这一带很熟悉:)
我现在回去也喜欢去一些老街小路走走。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关于这座豪宅,网上有太多文章。这里限于篇幅,只能选择一些介绍给大家。谢谢小树!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zr'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
这次对大众开放,才有机会进去。现在是新篱笆,竹子色的。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谢谢闲闲对那篇博文的共鸣!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等等看看' 的评论 :
因为上半年看到等等的博文,提到了宝庆路3号,所以走过那里就比较上心,才没错过。
是啊,在那里建立了交响博物馆,至少能对大众公开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谢谢闲闲!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海阿姜'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
现在有关部门开始对老房屋有一些保护措施了,可惜很多都已不复存在了。你家私宅挺幸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豪门恩怨,错综复杂。这座宅院的产权也已经归上海地产集团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这个主要是地段好。外表挺普通的,现在的新篱笆看上去有些扎眼。
很短的一条马路,在原来的徐汇分局附近,离你家应该不远。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
你说的那些是红二代,跟徐不一样。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阳光96' 的评论 :
这里有几个上海网友以前住得挺近呢!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先总谢大家临帖留言!我争取尽早把下篇整出来。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过来欣赏大帖!
独上南岛 回复 悄悄话 上海的永嘉街道,是西区有名的街道之一,历来是“封,资,修”家族聚居的地方,每栋带花园的老洋房,或者优质的里弄房屋,几乎都可以找到一个或者几个传奇故事。
大多数在五十年代初,就换了主。老主人不知去向,新主全部是来自苏北,山东等地的南下干部,看上去男女都一个样,有的女的还有裹过小脚;没裹到完全成型的。都戴着八角帽,列宁装,或者中山装,小孩就在当地学校上学,听不懂,也不说上海话······
这个宝庆路三号,算是运气好的,还让这家人住到最后,打官司等等·····
md2013 回复 悄悄话 童年的回忆。以前是我上过新乐路小学,这小学分二部分,华亭路上先开出来,幼儿园隔壁,一座三层洋房,好像拍过十六岁的花季,后来因学生太多,又增加到旁边的另一幢洋房,但三层住人家,学生又多了,一部分搬到宝庆路三号但只用了边上的二层的小楼。象佣人住的,加上那一层楼的大餐厅和厨房等,那用回廊连着的主楼,记得是用于保存抄家物资的,记忆中好像也住人。大院子中有白玉兰大树,花很香,靠院墙边上全是密密的小树林,抓过小鸟,曲曲儿。大院边上是徐汇分局,好像有看守所,电网,文革结束后挂一华侨研究会牌子。
淮海中路,新乐路,宝庆路,复兴中路,五原路,永隆,红玫瑰,乌中菜场,上跳,模范服装店...
往事不堪回首!
越界筑路 回复 悄悄话 「老克勒」(老上海的洋泾浜英语,为old clerk「老白领」意译,在old color; old class 3种意境中, 只有old 配 clerk 是中英文都讲得通的。后两讲法, 是当代人想当然杜攥的。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精美的门窗!
田野maomao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迩东的介绍!下次回上海一定去看看!
arge 回复 悄悄话 一声叹息!好文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东东分享豪宅的风景和恩怨,问好!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豪门的恩恩怨怨,真的是让人有太多的纠结与无奈,迩东好文,盼续篇。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最喜欢看上海滩故事。花园洋房, 恩怨情仇,神秘悬疑。期待续。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很漂亮的洋房!装潢都很讲究。谢谢迩东分享!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的老洋房,太喜欢了,特别是内部,希望都是原装的。老克勒徐元章开舞会有很多传说,东东很幸运,进去看了。把这样的优秀建筑开放给公众真是一件好事。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唉,豪门恩怨,还挺替这个徐元章可惜的。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很熟悉的路,常去的。 每次回去都会到成长的地方走走, 忆忆。。。 老别墅的故事, 令人感叹。。。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豪宅与历史,写得真好,问好东东!
lzr 回复 悄悄话 记得无数次走过这幢豪宅的竹篱笆,却从来不知道这里面的历史。还记得那是黑黑的篱笆。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才看到中国最勇敢的导演-王兵。与东东同感。敬佩和感激他为小人物边缘人物立传,一无所求只为了真实记录中国大变革时代痛苦阴暗的一面!
等等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哇!东东捷足先登已经去看过了!这座宅邸许多的故事,包括那场官司,随着徐元章的离世而变成彻底的灰飞烟灭,真正的唯有一声叹息!我要把你这篇文转给我的朋友去看,必定会感慨万千。交响博物馆,暂时的不幸中之大幸啊!希望这座博物馆会一直这么存在下去,而不会在哪一天,又变成了了无新意的会所。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我来看东东的上海故事,好看!
上海阿姜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逝者如斯,每次回去感觉都不同,老家是少数静安区未拆的就洋房,但周朝已很陌生,低头,想想自己祖辈也是异乡客来到大上海。谢谢。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还有程乃珊婆家的绿屋。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周信芳家的老宅继承人也有矛盾,还上演了文武行。
白先勇挺好,最大的白宅早已充公,平静接受现实。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我实在记不清宝庆路具体方位了,是在上海跳水池旁边还是在京剧院旁边?

从倒数第4张照片这房子外表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花园和房子内部都可以找专业人员设计。上海的老别墅1是看地段,但更重要是看历史上谁住过。高安路上过建国西路往南短短200米不到,在路的东边至少有3栋到5栋这类房子,文革后都还给了资本家。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想起万宝宝,博瓜瓜,,,,,等。
阳光96 回复 悄悄话 我以前就住在附近呀,经常走过,谢谢你的分享,期待下集!
阳光96 回复 悄悄话 居然是沙发啊!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