迩东-^●^-erdong

热爱生活。(如转摘本博客图文,敬请标明出处,谢谢!)
个人资料
erd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我也梦回上海淮海路~~

(2017-05-25 19:42:39) 下一个

去年回上海的时候,朋友向我推荐了畸笔叟先生的《梦回淮海路那个最后的街角》(原文见照片后面的文章)。畸笔叟先生写得真亲切啊,带给我许多美好的回忆,那是我小辰光居住的地方。后来又听到了女主播叶沙用上海话朗读的这篇佳作,美妙的语音将那个“最后的街角”娓娓道来,让人多少次跟着梦回淮海路啊!

这是女主播叶沙的录音,引子是普通话,接下来是上海话,老好听的:

(对上海话感兴趣的朋友,还可以听听这篇:上海话洗脑神曲一刚一刚一刚 (加了录音)

而我,只能用这几年拍摄到的照片来梦回淮海中路了(上海变化太快,照片是这几年中拍下的,还没来得及整理出来,有些建筑、商店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这是我从高处俯瞰淮海中路的常熟路-汾阳路这一段:

拉近看看永隆的招牌(肯塔基的前面就是那条曾经引领沪上时尚潮流的华亭路):

在淮海路常熟路口看马拉松比赛:

由常熟路沿着淮海路向东走:

淮海路东湖路口的大公馆的南花园,改造成一座没有围墙的开放式花园绿地。东湖绿地:

这里可以看到淮海医院的大楼:

淮海路襄阳路口的襄阳公园:

襄阳公园的对面是上海环贸中心,它的旧址是著名的襄阳路自由巿场:

从环贸中心楼上看对面的淮海医院:

环贸中心夜景:

环贸中心在淮海路陕西路的入口:

淮海路茂名路口的国泰电影院,好久没在这里看过电影了:

飘着香味的回忆:

 

以下是转帖:

《梦回淮海路那个最后的街角》

作者:畸笔叟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昨天下午去了一趟淮海路陕西路口,看到西北角上的沿街房子也终于被悉数拆光,晚上的梦里都是淮海路。
 
叫我如何不梦她!
襄阳路口全拆光,连九层的高塔公寓也不留,总还有襄阳公园在;
茂名路口全拆光,连转角的老大昌也不留,总还有国泰(Cathay)大戏院在;
瑞金路口全拆光,连泰山文具店也不留,总还有爱司(Estrella)公寓在;
重庆路口全拆光,连“淮国旧”也不留,总还有培文(Bearn)公寓在;
但是,陕西路口,你什么也没留下。
 
这个十字路口,承载了多少老上海吃客们的梦想。


我小辰光住在淮海路常熟路那里,一有空就要去兜淮海路。所谓兜淮海路就是要往东走,因为常熟路那里虽然有永隆、金门、留苑、红玫瑰,还远不够热闹。
东湖路口的天鹅阁其实也不算数,孤零零一家。总要过了襄阳路,淮海路才开始热闹起来,各种食物的香味也飘过来。
 
最先闻到的是饺子香。高塔公寓旁边就有一家天津馆。
然后是蛋糕香,钱家塘外头就是上海食品厂;再过去是奶油香,转角上是大名鼎鼎的万兴食品店(后来的第二食品商店),老早要买一块一块的白脱(butter),必然要去万兴。
 


从万兴转弯朝南,贴隔壁就是广帮馆子美心酒家,直到1990年前,美心酒家一直是徐汇区首屈一指的好饭店。以前徐家汇一带根本没有什么像像样样拿得出手的饭店,要认真请客只好去美心。就从全市来讲,除忒南京路小新雅,广帮馆子里,美心也是好算算的。

记得1980年代中,我的一位插兄,老高中生,人称老克勒,因为无法直接返沪,只好辗转先去了河南洛阳拖拉机厂,那年混得个上海办事处的职位,总算回来。为了表示一下,就请我们几个吃一顿。家住虹桥路市民村,为了请客上档次,还是跑到美心来。
我那时好像已经混入媒界,便由我来点菜。一客蚝油牛肉只卖8角,四个人四冷四热再加一瓶酒,不到十只洋。
可惜现在变成了IAPM里的PRADA了。上海言话“啪啦嗒”,梦全掉地下,碎了。

 出了美心穿马路,就可以闻到水果香。
说起东南角上的公泰果品店,名气也是响得狠。尤其热天里卖西瓜,队排得老长,一人限购两只,如同现在买房子。想要不排队也可以,你要拿出医院证明来,要么屋里人高烧不退,要么干脆已经那个,都可以得到照顾。反正斜对过就是淮海医院,有本事你也叫医生去开一张,否则请排到后头去。


如果鼻头好一点,还可以闻到小笼馒头的香。东面不远处就是著名的霞飞坊(后称淮海坊),弄堂口就有小笼馒头卖,据贺友直老先生讲,这家的浇头面也不错,我没吃过。我只吃过他家的小笼。不过店名居然记不起来,倒也蛮难为情的。
现在变成人家巴黎的春天了。春天总比夏天冷。
 
从霞飞坊穿马路朝北,就是现在地铁口路演的那块空地,老早有一家湖北特色的点心店,叫做江夏点心店。上海有湖北特色的店向来狠少,现在也不多,尤其开在大马路上。
据说此店开于1950年代初,原因是当年华东局(领导包括上海在内的六省一市党委的)有个书记叫魏文伯,是湖北人,为了让他一解乡愁,就开出来了。
所以老上海吃货们狠早就晓得武汉豆皮,豆皮真的也狠香。我的印象里,江夏还经常排队呢。
现在变百盛了。上海言话读起来,也可以是“不剩”。

 


终于要说到最近才拆光的西北角了。
饺子香、蛋糕香、奶油香、粤菜香、水果香、豆皮香,总也没有野味香。
原来这里朝东开过两家点心店,其中一家就叫“野味香”。
“野味香”并不卖野味,而是以馄饨著名,当然也有炒面有春卷。早上人山人海,晚上也人山人海。我曾经写过一篇《当年我们吃馆子》,讲怎么抢位子等位子,那些场景都来自“野味香”。
当年谈个恋爱,无非是请看一场电影再吃一顿夜点心。这附近就有三家电影院,西面东湖,南面上海,东面国泰,都只隔一条横马路。夜里第四场散出来,男男女女都要填肚皮。“野味香”开得晏,生意最好。
当然年纪轻火气大,加上都有自己的女人在身边,打相打也是常常有的。
“有本事阿拉到隔壁弄堂里去弄过明白,侬来呀!”
隔壁是陕西路222弄,幺二贼角,四通八达,好打好逃,没有警察。
 
“野味香”隔壁还有一家宁波汤团店,生意也不错,甜的四分一只,咸的五分一只。来的侪是老顾客。
“两甜两咸!”“全咸!”外埠人听起来像接头暗号。
有的干脆:“老规矩。”啥个老规矩,跑堂肚皮里色色清爽。
四只起买。小姑娘两个人拼一碗也就算了,男人家拼档就不作兴,要吃跑堂白眼的。
 
其实,这个十字路口,除了吃食店,还有许多名店。
比如美心隔壁的东方体育用品商店。一帮体育迷,没钞票买,趴在柜台上看看也好的,一趴就是半日,真要买的人,轧也轧不进去。
市体育馆,沪上唯一的回力球馆,多少男篮女排国际比赛在这里举行,一两角洋钿一张票,看得激动啊。1972年王洪文在漕河泾造了只万体馆,这里就变成卢湾体育馆了,没劲。
公泰隔壁的六一儿童用品商店,也是名店。很多个子娇小的女子,廿多岁貌三十岁了,还去那里买大号或特大号童装穿。
还有“野味香”对过的利闻无线电行,与襄阳路45路站头旁的群益无线电行以及四马路湖北路的青少年无线电行,那都是当年装矿石机装半导体的无线电爱好者们的乐园。有一段时间,几乎每个礼拜天,我都跟着我大哥这么转悠,也是一趴半日,一讲半日,并不是真的要买只三极管二极管或者电阻电容回去。
 
如今,这一切,都只在梦中。
喂,你把最后一个街角也拆掉了,淮海路的灵魂将安身何处。

http://learning.sohu.com/20160502/n447330096.shtml

 

上海这些年逐渐消失的123样东西…你知道几样?

10句话,看懂上海话的精髓!

上海话洗脑神曲一刚一刚一刚 (加了录音)

当大上海遇见法语版香颂《夜来香》,美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0)
评论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婉妮' 的评论 :
问好婉妮J!我喜欢上海,也喜欢北京!
婉妮 回复 悄悄话 美片篇。喜欢上海。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哈哈,你们听的都很仔细,而因为我不熟悉这些人物,也就没仔细听提到的他们的名字。
谢谢一讲谬赞,其实我差远了,应该努力。
“上海故事“我曾看过几集,但后来忙,就没跟进。谢谢一讲,我有空一定再看。
祝你和全家端午安康快乐!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erdong 发表评论于 2017-05-27 11:04:5
--------------------------
您比我节棍,贺友直老先生,不看原文,阿拉根本听不出是讲啥人连听了4遍。魏文伯因为讲到是华东局书记所以听得出,否则也听不出。
您的博文真不错,很喜欢,尤其是那篇有关复兴公园并配有法语的夜来香歌曲,实在是太经典了,多么美好的青春记忆我听了都要流下了眼泪。期待读到您更多的有关上海的博文。
我的亲们现在都在上海探亲,我就可以安静地在YouTube 看“上海故事“纪录片,它包罗万象,很有意思,您有空也看看。
最后祝您长周末快乐并顺致夏安。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是伐?
但很奇怪,叶沙念的我基本能听懂,不用看原文,所以我都没有注意到有些地方和原文不同。

=======================
每天一讲 2017-05-27 10:45:07
----------------
完全同意,书面的东西用上海话读就有些搅,听起来就有些说不出怪怪的。不过她的有些东西读得我也听不懂,像贺友直,不看原文根本听不懂。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太感谢觉晓了!
上海话里还有那么多名堂啊,开眼界了!在上海生活那么多年,我只知道一些皮毛。
真希望能听到你和其他几个上海朋友能用上海话给我们朗诵一下,最好还有不同的上海地方方言。

===============================
觉晓 2017-05-27 09:13:57
尔冬,主要是有的书面语言,朗诵有障碍,平常上海人不会这么说,比如我举例的“著名”,我印象里会讲,侠气 有名,或者,老有名气。侠气,是读音,怎么写,我也不会。
我有次听见视频里宋美龄讲话,上海普通话,更好笑,还有宁波腔。我小时候住石库门,上海话受方言影响很大,有的无锡味,有的宁波味。我上次回去,发现我八十岁的姑妈,她的上海话里听得出宁波味道。我外婆是上海本地人,原来龙华那一带世代农民的。她住南市石库门时,会讲几种方言,包括江北话和宁波话,我听了呆啦。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这个我好像能区分,我有一个发小老家是宁波,我到她家玩都是跟着叫她奶奶:“阿娘”。
但讲快了我是听不懂的。

===========================
彩烟游士 2017-05-27 07:21:05
迩东能听出上海话和宁波话的区别吗?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觉晓 发表评论于 2017-05-27 09:13:57

----------------
完全同意,书面的东西用上海话读就有些搅,听起来就有些说不出怪怪的。不过她的有些东西读得我也听不懂,像贺友直,不看原文根本听不懂。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尔冬,主要是有的书面语言,朗诵有障碍,平常上海人不会这么说,比如我举例的“著名”,我印象里会讲,侠气 有名,或者,老有名气。侠气,是读音,怎么写,我也不会。
我有次听见视频里宋美龄讲话,上海普通话,更好笑,还有宁波腔。我小时候住石库门,上海话受方言影响很大,有的无锡味,有的宁波味。我上次回去,发现我八十岁的姑妈,她的上海话里听得出宁波味道。我外婆是上海本地人,原来龙华那一带世代农民的。她住南市石库门时,会讲几种方言,包括江北话和宁波话,我听了呆啦。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迩东能听出上海话和宁波话的区别吗?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的评论 :
欢迎小石头!我是没法分辨上海话说得怎样,我讲得就不正规。
周末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lan' 的评论 :
现在那里是7-Eleven,药店, 过了楼堂口应该就是银行,转弯还是银行。

===========================
yanlan 2017-05-26 18:50:29
小永隆是在常熟路上,旁边有熟食店,有一个理发店,过一个楼堂口是红雷照相馆和一个时装店,转弯就是大永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虽然每年都会回去,却还是对故土那里怀念。
松松长周末快乐!
彪悍的小石头不用多说 回复 悄悄话 看这么多人评论我特地也听了一段。她说的上海话还是不够标准。是不是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或者是上海人二代移民。我爷爷以前住顺昌路的。所以我爸他们一家的上海话是标准的上只角的上海话了。我爸是可以朗读的那种。我的上海话就没我爸好。感觉我爸要比她说的好。头几段里有个“如果”,她就没用上海话读出来。其它的上海话腔调有点”桥”。个人意见啊
yanlan 回复 悄悄话 小永隆是在常熟路上,旁边有熟食店,有一个理发店,过一个楼堂口是红雷照相馆和一个时装店,转弯就是大永隆!

謝謝你的分享,翻起了我儿时的许许多多温馨时光!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旧日的街道,旧日的店铺总是让人怀想。
谢谢东东分享美片和好文:)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啊?一讲这么谦虚啊!
别过谦啊!你确实对上海话有见解。最近作者本人播讲了这篇文章,如你所说,更有沧桑历史感。可惜录音我转不过来。


=============================
每天一讲 2017-05-26 14:09:12
哈哈,侬是抬举阿拉了,上海闲话分类最好行从小住石库门的,他们要比阿拉懂经,阿拉格只浆糊捣伐来。
至于写博文,没有好的题材加上打字也吃力。阿拉本来想评论评论还可以,一不小心就有巴子跳出来骂山门。侬讲吃得消伐。
阿拉觉得这篇文章应该是有年纪大的人读更好,侬以为呢?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KAA621' 的评论 :
和葱儿邻居握握手!
我是上海的外地人上海话伐灵光的,葱儿给表演一下吧!
我很想学沪剧唱段。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上海一些安静的小路上,梧桐树几乎遮盖了大部分路面,在那里散步很惬意。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江浙一带和上海,说话好像都有些嗲~哈哈,只要不是吵架:))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韭菜每周五一个新话题,油墨~
周末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若存情' 的评论 :
欢迎心若存情!
对那一带也很熟悉吧,有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omzeng64' 的评论 :
欢迎Tomzeng64!
我也喜欢富民路,有朋友住在那里,上次我回去还在那里走了走,拍了些照片。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荔枝也喜欢畸笔叟的文章啊!他的这篇文章上海米道老足的。
现在不少上海土生土长的孩子也不讲上海话。(呵呵,我也说不好)
好啊,荔枝有什么喜欢的推荐给我啊!

=================================
荔枝100 2017-05-26 08:53:11
东东,太谢谢你贴了这篇,淮海路/陕西路那一带真是令人无言!录音里的上海话,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上海话,现在的又有不同了 :(

畸笔叟的文章我以前读过几篇,好象还收藏了,让我找找看,找到了发给你 :)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我也是听着就想家呢~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to' 的评论 :
欢迎fito!
我在这里住在小城,所以回国总是觉得很热闹。

=================
fito 2017-05-26 08:32:23
淮海路现在很是萧条。 晚上除了新天地一块基本没人。很多饭馆居然7点多就关门了。
上海市中心由于老房子住的都是老人和打工的民工, 购买力非常有限, 而商铺租金极高, 有美国中西部城市的趋势:白天上班人一走,周末萧条。 现在基本靠洋人和游客支撑。
KKAA621 回复 悄悄话 哇,俺跟尔冬是邻居呀,俺在岳阳路长大,永隆,襄阳公园,好怀念呀,哈哈,隔壁好像有一家狗不理包子。尔冬要是念一段上海咸话肯定也是一级了,哈哈
多伦多橄榄树 回复 悄悄话 很熟悉的林荫道,想念!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迩东好!哇,好认真的听了,呵呵,上海话听起来软软的,很嗲嗲的。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谢谢迩东分享!祝福周末快乐!!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erdong 发表评论于 2017-05-26 13:50:32
-------------------------
哈哈,侬是抬举阿拉了,上海闲话分类最好行从小住石库门的,他们要比阿拉懂经,阿拉格只浆糊捣伐来。
至于写博文,没有好的题材加上打字也吃力。阿拉本来想评论评论还可以,一不小心就有巴子跳出来骂山门。侬讲吃得消伐。
阿拉觉得这篇文章应该是有年纪大的人读更好,侬以为呢?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叶子老结棍的,真是老上海了!
阿富根那个节目我没听过。前几年回上海,和闺蜜去看了周立波现场秀,从头笑到尾。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y56' 的评论 :
YY好!我父母学了那么多年都没学会上海话。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一讲先生对沪语老懂经的,期待你写些文章,说说上海话的分类。
我喜欢听沪剧唱段!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谢谢健康,周末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iiiiii' 的评论 :
欢迎iiiiiii!
上海话的区分上面我没有发言权,本地话我不是听得很明白。

==============================
iiiiiii 2017-05-26 06:08:23
我也仔细听了,我觉得伊“著名”两字读得还是蛮正宗的。伊的播音腔跟老早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对农村广播节目还是不一样。上海官话讲得最正宗的应该要算这台节目了,介于上海市区宁波腔,苏州腔,江北腔和郊区本地腔之间。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arlily' 的评论 :
欢迎Garlily!永隆的招牌在华亭路这只角好像已经很长时间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觉晓真细心啊!
我收听的时候光顾着乐了,没对照原文。听到东海电影院,我还以为是在那附近我不知道的电影院呢。
美心旁边的体育用品商店,我家的乒乓球羽毛球拍都是在那买的。
我的上海话是洋泾浜,平常讲讲可以,但念文章的话,好多字念不出来。

觉晓 2017-05-26 03:52:50
谢谢分享,仔细听,她读错两处,东湖电影院读成东海,东海在提篮桥,还有美心旁边的东方读成全国。我还记得出国前两年去买过一双鞋。我又听一遍。为什么她漏读王洪文?蛮有趣。
我上次在陕西北路看见美心了,心里疑惑,大概是搬过去。
著名,两个字,上海话怎么讲?我觉得她的上海话也不是特别倒地,有播音腔。
尔冬,你下次试一试,我觉得一定有你的特色。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軽描淡写' 的评论 :
问好轻淡!
刚看了你的市少年宫的帖子,好亲切!小时候经常去的。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硅谷2590' 的评论 :
问好硅谷老乡,周末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ichelle_Lee' 的评论 :
是啊,往事遥远却亲切。小婷周末快乐!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lan' 的评论 :
yanlan好!
小永隆是不是现在的7-Eleven啊?


=======================
yanlan 2017-05-26 00:23:33
小辰光,每天不是逛小永隆就是逛大永隆!
iiiiii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侬讲的一点不错,上海滑稽戏讲的是正宗上海闲话。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iiiiiii 发表评论于 2017-05-26 11:24:06
----------------------
"阿富根谈生产” 讲的肯定是上海乡下闲话,因为节目是针对上海乡下人的。当然现在上海已经没有乡下了。老实话叶沙的上海话我听起来也有些吃力,有些还听不懂。当年的滑稽戏讲的是正宗上海闲话,周柏春,姚木双,吴双艺,王双庆讲得才叫好。
iiiiii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阿富根”讲的算是乡下闲话?我哪能记忆中这只好算上海官话。郊区本地闲话跟“阿富根”讲的差得远了。我刚去乡下时,本地闲话听不懂。现在我回上海,讲上海闲话,有人讲我是乡下人。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iiiiiii 发表评论于 2017-05-26 06:47:04
翩翩叶子 发表评论于 2017-05-26 06:53:55
----------------------------------
"阿富根谈生产"还记得,结棍!阿富根的主播音员好像姓顾,九十年代初就去世了,他讲得是上海乡下闲话。
叶沙的上海话比阿拉讲得好多了,怎么播音时把王洪文都给省掉了,这也太神经过敏了。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美好的回忆!祝周末愉快!
心若存情 回复 悄悄话 温馨甜美的回忆
Tomzeng64 回复 悄悄话 我住在富民路上,真想念儿时的哪些美味和优雅的马路。不知不觉失去了....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东东,太谢谢你贴了这篇,淮海路/陕西路那一带真是令人无言!录音里的上海话,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上海话,现在的又有不同了 :(

畸笔叟的文章我以前读过几篇,好象还收藏了,让我找找看,找到了发给你 :)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想家了!
fito 回复 悄悄话 淮海路现在很是萧条。 晚上除了新天地一块基本没人。很多饭馆居然7点多就关门了。
上海市中心由于老房子住的都是老人和打工的民工, 购买力非常有限, 而商铺租金极高, 有美国中西部城市的趋势:白天上班人一走,周末萧条。 现在基本靠洋人和游客支撑。
iiiiii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记得“阿福根”一定是老上海了。我不记得这档节目啥辰光开始不播了,出国前就已经老长辰光不听了。上海我是年年回去,每趟都是来去匆匆。马路是老的,两边的建筑是新的。没有了记忆中的参照物,走在上海的马路上,少了回家的感觉。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完全同意iiiii的评论。我不晓得这个上海女播音员的年纪,但她的上海话就像我们七八十年代时在上海市内所说的上海话,感觉老正宗的。"著名"二个字发音也正确。以前上海电台也有个对农村广播的"阿富根谈生产"感觉乡土气息很浓,与上海市内上海人的上海话有明显区别。
喜欢迩东的介绍,我去年回去,还在老大昌买了掼奶油,想不到现在己没了。唉!熟悉的街景都没了,以后回家,越来越不认得路了,
yy56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连我这个北京人都回忆起小时候邻居的方言。
iiiiii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新上海真的不一样了,连阿拉姆妈也要卷起舌头学讲普通话。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东东的照片都很漂亮!美丽的大上海!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所以梦中的上海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现在所谓的海纳百川的新上海和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iiiiiii 回复 悄悄话 我也仔细听了,我觉得伊“著名”两字读得还是蛮正宗的。伊的播音腔跟老早的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对农村广播节目还是不一样。上海官话讲得最正宗的应该要算这台节目了,介于上海市区宁波腔,苏州腔,江北腔和郊区本地腔之间。
Garlily 回复 悄悄话 看了半天才明白永隆转到这个角子????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仔细听,她读错两处,东湖电影院读成东海,东海在提篮桥,还有美心旁边的东方读成全国。我还记得出国前两年去买过一双鞋。我又听一遍。为什么她漏读王洪文?蛮有趣。
我上次在陕西北路看见美心了,心里疑惑,大概是搬过去。
著名,两个字,上海话怎么讲?我觉得她的上海话也不是特别倒地,有播音腔。
尔冬,你下次试一试,我觉得一定有你的特色。
軽描淡写 回复 悄悄话 听着亲切,甜蜜的回忆,谢谢分享!
硅谷2590 回复 悄悄话 上海话朗诵听着很亲切,又开始想念上海了。
Michelle_Lee 回复 悄悄话 旧时的回忆虽遥远却亲切,每每忆起过去在国内生活的那些街巷,心头总会泛起一丝甜蜜。
yanlan 回复 悄悄话 小辰光,每天不是逛小永隆就是逛大永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omaninhome' 的评论 :
家家,我 wish 我可以用上海话来诉说这些事,但我的上海话水平太凹:(
这是电台的主播叶沙播讲的。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闲客' 的评论 :
闲闲,叶沙的上海话真好听,可惜我的上海话水平不能朗读,只能说。
没听过闲闲说广东话呢,什么时候来一段!我很喜欢听粤语歌曲,虽然我听不懂,但特别爱听那个韵味。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汉八刀' 的评论 :
欢迎新朋友!谢谢光临并留言!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东东如数家珍地诉说上海的好吃的东西好玩的和风情故事,让我着迷了。上海太好了。
闲闲客 回复 悄悄话 啊,我以为是东东的朗诵,很像哦。听了上海话朗读,上海话有特色,嗲嗲的合适女人讲,为何每次听上海话我到都会想到日本话,还参杂了某些广东话 :))
汉八刀 回复 悄悄话 很多迴憶,謝謝分享!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