迩东-^●^-erdong

热爱生活。(如转摘本博客图文,敬请标明出处,谢谢!)
个人资料
erd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迩东散文有声】《人面桃花》 作者:半树

(2017-03-29 12:31:30) 下一个

三月,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我们这个社区百来户人家,各家自管前院的花草,春夏秋冬五彩缤纷。我们搬进来后,注意到这一大片的社区里,只有一家的前院种有一棵桃花树。我家以前也曾种过桃树,但和苹果树一样,因生虫而放弃了。搬来这里后,种下了好几种果树,但再也没有考虑种桃树了。这家是在我们后面的一条街,我们在小区里散步总要经过。往年此时桃花开放,走过这家时总要放慢脚步亦或停留片刻。偶尔遇上他们家人在门口,打声招呼,夸赞一下漂亮的桃花。上面的两张照片,就是那老街邻家的桃花。

前年突然发现那棵桃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簇开有红色花朵的爬藤。“还是桃花漂亮!”只是咱自家嘀咕着,和那家只是街邻,当然不会去了解所以然。前几天经过曾经的桃花源,看见那户人家已经搬走了,门口还挂着售房的牌子。不禁想起了“人面桃花”的故事,崔护感慨"人面不知何处去",但他还能看见“桃花依旧笑春风”。而此时此地却是人面桃花皆不见,只留空屋春风中。来美国多年,深刻体会这里的民居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对于动态的左邻右居前街后坊,已经习以为常了,包括我们自己也没少移动。

小区里唯一的桃花树不见了,周围的粉色花树却瀑布般涌现;老的邻居搬走了,新的邻居很快就搬来了。新旧交替,生活永远都不会一成不变的,生活在继续。

留下几张照片纪念一下社区里的美丽桃花:

 

《人面桃花》
半树

山中的春天最惹眼的莫过于花儿了;而开得最热烈和最有味道的,莫过于那一树树艳美的桃花。

尤其是北方的桃花,它们是早开的,甚至比绿来得还早。那桃花的开是张扬的,开得多,开得密,粉红粉红,大片大片,半坡半坡的。那桃花的开是风情的,灿烂的,横陈在早春的阳光里。

不知怎么,桃花给我的感觉,总会和妖娆连到一块儿。记得《白蛇传》中有那么一幕,桃花飘落和纷飞着,充满着迷离和梦幻。拱桥,绿水,还有几瓣桃花在水里打着旋儿;青石路上,花木扶疏,桃花的花瓣随着两个美貌的妖精飞舞着,一个妖身着白色,另一个妖着水青色。两个妖精,几树桃红,摇出万种风情,那情景,实在是让人看了着迷。

北方的春来时,难免叫人觉得景色不够缤纷,地上也贫瘠。但是在这个春时,平山有个叫温塘的地方,那里蕴涵的情趣是一点都不比江南差。桃花开、东风起时涌出的温泉水,被那里的人们称为桃花水。虽说那温泉四季可用,但还是以桃花开时最好,有“一日桃花浴,三生无炎凉”的传说。

桃花孕育出的浪漫有时也会生出一些惆怅。那个唐朝的春天,才子崔护进京赶考。他在长安的城郊游玩,来到一处桃花盛开的农家门前,一个美丽的女子出来接待了他,彼此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第二年春天,牵肠挂肚的崔护又来到那人家,满树的桃花还像去年一样灼灼地盛开着,但柴门紧闭,那桃花般的女子更是不知身在何处了。

多么痴情的寻访,多么深刻的怀念。桃花又开,故人又来,前缘却早已不在。美丽的往往是残缺的;叫人深切怀想的往往又是结果惨淡的。唉!这般残缺的美搁在心里面,叫人如何化得开啊!那就让我怀揣着这份哀愁 这份无奈低低的吟唱: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迩东朗诵《人面桃花》MP3

 

**************************

和朋友们分享【张树德彩绘连环画】《人面桃花》

《人面桃花》内容为:崔护是唐德宗贞元年问博陵县的一位书生,赴长安赶考落榜,却偶遇良缘,与城郊杜曲村内的女子杜宜春两情相悦。他回家探亲归来后,却得知宜春因思他成疾病逝,痛心不已。不料痛哭过后宜春苏醒过来,两人终于如愿以偿,结为连理。而此间崔护也留下了名诗《题都城南庄》,为后人所流传。故事饱含了才子佳人的纯真之情,情节曲折神奇,被人们称为“桃花缘”。
 
《人面桃花》是张树德根据唐代诗词典故《人面桃花》改编。
《人面桃花》的故事是因为一首小诗演化而来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人们根据这首诗,演绎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据说古代的画家很少画桃花,因为觉得桃花开放得过于俗。但是这个小故事,虽然流传很久,一直觉得它很清新,很典雅,也颇有些曲折,提到这个故事,眼前就会出现一幅春天桃红柳绿的景象,春天孕育着爱情,春天也使爱情茫然若失,然而有情人终成眷属,一切美好从春天开始。

 

张树德,1926出年生于北京,1939年毕业于国立北平艺专美术系。他是一代大师徐悲鸿先生的得意弟子。1950年张树德和画家周树薰喜结连理,证婚人就是徐悲鸿 。1948年,张树德在石家庄大众美术社工作,任首位美术组组长 。
张树德具有深厚的艺术造诣,他画风典雅工整,酣畅淋漓,大气磅礴,老到纯熟,是大众美术社的压轴人物,上世纪50-60年代先后发表了近30部传世之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