迩东-^●^-erdong

热爱生活。(如转摘本博客图文,敬请标明出处,谢谢!)
个人资料
erdo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上海这些年逐渐消失的123样东西…你知道几样?

(2016-10-20 16:51:26) 下一个

这些年上海消失的123样东西,都知道才算老克勒 (ZT)


上海的城市建设如火如荼
在高楼大厦崛起、火车地铁铺陈的时候
有些东西却永远的消失了……



消失的14个身份证号

南市区 310102(与黄浦区合并,绝版)
卢湾区 310103(与黄浦区合并,绝版)
闸北区 310108(与静安区合并,绝版)
吴淞区 310111(与宝山区合并,绝版)

南汇区 310119(与浦东新区合并,绝版)
上海县 310221(与闵行区合并,绝版)
嘉定县 310222(撤县设区,绝版)
宝山县 310223(与宝山区合并,绝版)
川沙县 310224(与浦东新区合并,绝版)
南汇县 310225(后设区与浦东新区合并,绝版)
奉贤区 310226(撤县设区,绝版)
松江县 310227(撤县设区,绝版)
金山县 310228(撤县设区,绝版)
青浦县 310229(撤县设区,绝版)

 




消失的66个上海词汇

消失的住处
一逮东西向的联排屋
东笃底叫“东山头”,西笃底叫“西山头”;
一排三个单元叫“三间头”,一排九个单元叫“九间头”;
单元里面再分
前房间、后房间、前天井、后天井
东厢房、西厢房、三层阁、亭子间
灶披间、马桶间、后楼梯、后阳台


消失的家具
五斗橱、夜壶箱、八仙桌、
长板凳、方矮凳,小矮凳、竹交椅、
三泡台、梳妆台、玻璃橱、博古架。


消失的打招呼
弄堂里,日日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舍隔壁,一般讲“晏歇会”。
如果约好了下次的碰头辰光,那就“明朝会”、“后日会”,年前散伙则讲“明年会”或“开年会”。
生活当中,吃不准的事情总归比吃得准的事情多得多,所以上海人还有一句万试万灵的“改日会”。



消失的称谓
小苏州、老山东、小皮匠、老裁缝、
新嫂嫂、老爷叔、新倌人、新娘子、
过房爷、过房娘、小懂经、小诸葛。



消失的绰号
大块头、斜扁头、铲扁头、
小眼睛、塌鼻头、大嘴巴、烂苹果
眯起眼叫“睏弗醒”或者“天弗亮”



消失的脏话(此处应打码)
臭瘪三、小赤佬、十三点、神经病
戆棺材、寿棺材、老不死、小菜皮
阿木林、馋痨坯、小敨乱、轻骨头




消失的9座天桥
延安东路外滩天桥
建于80年代
是上海市第一座人行天桥


南京路西藏路椭圆形天桥
南京路西藏路口,人称 “钻石” 路口
站在这座大圆天桥上看,
就会对南京路的繁华有着最直接的体验!


延安路西藏路天桥
这座大世界门口的天桥
大家印象应该也很深刻吧?



沪西工人文化宫Y形天桥
天桥一头是西宫,门口当时开了上海第二家肯德基
一头在武宁百货商店这里
还有头在南端,第三食品商店~
南面有个很大的新华书店
天桥边的沪西工人影剧院
还记得当时和她第一次进影剧院时的大紧张和小窃喜吗?

王家沙S形天桥
看到这些照片,脑子里就飞快地闪过曾经的少儿书店、光艺照相、南京美发、海光钟表、静安少宫、飞翔百货、开开品牌、鼎日有、九和堂、万年红、新海服装、博步皮鞋、万象照相、丽新绸布...但好像现在只剩王家沙了


四平路大连路方形天桥
方方正正、钢筋铁骨的“大家伙”,
不仅仅是城市规划过程中的过渡品,
更是承载着一段记忆的老朋友。


天目东路宝山路天桥
这个八字型天桥
是当时闸北北站地区疏通行人主要通道~

东大名路提篮桥人行天桥


福州路西藏路天桥



消失的9个上海品牌
蝴蝶牌缝纫机

七八十年结婚,要配备的嫁妆,除了永久牌自行车,还有蝴蝶牌缝纫机。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大多家庭都自己买布回来做衣服,那个时候最喜欢穿着阿娘做的新衣服去上学了!

海鸥相机

那时家里要是有一台海鸥相机,就相当于现在家里有一辆宝马。它是六七十年代最时髦的数码产品,老百姓要买一台海鸥相机,要花去好几个月的薪水。
民光被单


网上曾经掀起寻找“国民床单”的活动,而这款每个人家里都有的老床单就是由上海民光被单厂生产的!

它的品相好,质量过硬,足足能用上30年!

马头牌棒冰

被吃货们誉为“童年的哈根达斯”的马头牌棒冰,是不少老上海的童年记忆。

幸福可乐

1979年3月9日晚,上海电视台正转播一场国际女篮赛,中场休息时,插播了一条电视广告。画面上,著名男篮运动员张大维和其队友在一场激烈比赛后,举起标示“幸福可乐”字样的饮料津津有味地喝起来。生产“幸福可乐”的上海汽水厂就成为时代“弄潮儿”。

上海牌手表

上20世纪70年代,上海牌手表要凭票购买,可见它的魅力与实力。
作为“老三件”之一的上海牌手表,至今仍是品质和经典的象征。

三五牌台钟

在当时大多数的上海家庭中,三五牌台钟算一个家里比较奢华的装饰品。
一到整点,台钟就会响起“当当”的钟声,沉稳、响亮,寂静的时候能传得老远。

红灯牌收音机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上海年轻人结婚很时兴“三转一响”。所谓“三转”指的是车轮会转的自行车,飞轮会转的缝纫机,以及指针会转的手表,而一响则是指会发声的收音机。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听收音机时的反应吗?是不是吓了一跳,小箱子里又没有人,怎么会发出声音呢?

上海麦乳精

那时,上海人家家户户的茶几上都要放一罐麦乳精,客人来了,给人泡一杯麦乳精那可比上好的茶叶还要有面子。自家的小孩子都舍不得给他喝,难得给喝一杯,也泡得淡得只有一丁点甜味儿。所以那时的孩子都有个奢侈的愿望——干吃麦乳精!


消失的6种叫卖声
削刀~~~~磨剪刀唻……

这是弄堂里听到最多个吆喝之一。
随着一声声的吆喝,可以看见磨刀师傅在弄堂里,穿来穿去的身影。

啊呦啥旧额哇额中邦懂邦修伐
  
对于睡棕绷床长大的这代人来说,这样的“吆喝声”再亲切不过了。听到这声吆喝,不需要去张望,就仿佛能看到一个背着一大包棕绳的人走进了弄堂;由于修棕绷的绍兴人居多,因此,这声吆喝常常带着“绍兴大板”的味道。
阿有坏咯橡皮套鞋修伐

狄种生意,主要是江苏苏北地方宁(人)做格比较多。狄格也是个老行当,换伞骨、补伞面、修皮鞋。搞熟勒,就会立勒弄堂口外头。
peng~爆米花的声音~

爆炒米花的,似乎永远是一个脸晒得黑黑的老头,面前一个架在炭炉上的圆肚子的铁筒,边上有把手可以转。旁边地上放一个搪瓷杯子,不管爆什么,都以装满那个杯子为限。
栀子花白兰花,五分洋钿买一朵

上海街头有一道风景,那就是苏州阿婆卖栀子花白兰花。一种是叫卖,一手提着花篮,一边在喊:栀子花~白兰花!一口嗲答答糯叽叽的苏州话,在弄堂里响起,好像还带着花的香味。
箍——桶——箍—哦
             
如今,抽水马桶和现代浴缸,老早代替了老旧的木制品,洗脸盆的材质也换了好几代。市区里再也看不到走街串巷的箍桶匠人。

消失的8种店铺
剃头店

一个煤炉子烧一锅开水,一根板凳,剃一个头两块钱,绝不多收,师傅手艺好,平头剪得那叫一个顺,如今已被各种高消费的理发店替代了。
弹棉花铺

弹棉花,真是一门老行当了。随着社会的进步,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弹棉花的手艺也慢慢的被机械化操作所代替,但弹棉花的行当为那个时代人民生活的实惠与方便,则是难以磨灭的。
布店

如今在上海布店越来越少,这种用铅丝收账的场景更是早已绝迹。

粮店


过去凭购粮证买米,自带米袋子,去米店(粮店)背米回家。老早米店上方有锥形的大铁斗储存米,大铁漏斗下方有一活动小铁板,拉开小铁板,米就哗啦啦流到磅秤上的一个小漏斗,称重后,拉开小漏斗的小门,米就顺着方口木管道倒入顾客的米袋中。顾客顺手从管道旁拿根小麻绳扎牢袋口。
酱油店

小辰光常常带个空瓶去拷酱油。
修钟表店

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钟表匠的兵器。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现在大家都有手机了,戴表的也越来越少了!
补锅

以前谁家的铁锅烧穿了,又不舍得丢的话,就拿出来给师傅补一补。很多人家的锅都是补了再补,一用就是好几年。现在大家生活条件好了锅破了就换新的,而补锅这个手艺也失传了。
老虎灶

“老虎灶”是近代上海出现的一种专门售卖熟水的店铺,“一分钱一瓶开水”曾经延续了很多年。


消失的7个上海地标
上海电视塔

老一代的上海人一定不会忘记那个“票券”的时代,其中布票上印着的就是当时中国第一高塔——上海电视台,位置就在如今的南京西路青海路附近。后因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建成,于1998年7月拆除。
外滩情人墙

上个世纪70年代初到80年代后期,自外白渡桥旁的黄浦公园开始,至金陵东路新开河结束,全长大约一千六七百米,那是一条由钢筋水泥制成的防汛墙。
每到夜幕降临,这里便出现一幕奇观:成双成对的年轻男女,依托长长的防洪堤墙体和护栏,面向江面,头靠头,手握手,轻声细语,情话绵绵。据说落雨的时候这里也不冷清,各色雨伞一字排开,绵延千米,很是壮观。有关的过来人曾如此描述彼时情景:“伞外风雨冰冷,伞内温暖如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在里头。
虹口大戏院
  
来自西班牙的商人安雷玛斯在海宁路乍浦路扣租借了一处溜冰场,搭建了虹口活动影戏院,这是上海市首家电影院,也是中国第一家向社会开放的营业性电影院,1919年改名虹口大戏院。1988年因海宁路拓宽全部拆除。
亚洲第一弯
 
“亚洲第一弯”,这是所有看到过它的人对上海延安东路高架外滩下匝道的美誉。曾经,这个“华美的弧形”还被上海市民誉为“外滩最佳观景点”。为了配合外滩通道综合改造工程的推进,这座设计寿命长达100年的高架桥,在2008年2月13日被拆除。
八埭头
  
“八埭头”——这是一个只有很多上了年纪的老杨浦人才知晓的地名。作为平凉西块的代名词,这里曾是最具上海老弄堂风情的旧时里弄之一,更一度繁华至有“杨浦南京路”的外号。
太平洋数码

曾经的徐家汇“数码王国”,这座矗立在徐家汇核心商圈长达14年之久的数码巨无霸已关门停业,从华东地区最大的数码城之一到因业态“过时”而被淘汰,令人唏嘘。它的谢幕,也标志着“买电脑到徐家汇”逐渐成为历史。
东台路古玩市场

这条路原是上海最早的古玩交易场所,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发了财的古玩店主搬离市场之后,东台路古玩市场逐渐转变为以售卖做旧工艺品为主的旅游经济模式,最终古玩做不过工艺品,卖古玩的店主一大批一大批地退出。


消失的4个上海地名
八仙桥

老上海都知道“八仙桥”,在什么地方?黄浦区西藏南路、延安东路及周边一带。“八仙”二字可不是传说中的八位神仙,而是和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一场战役有关。
泥城桥

这恐怕是只有老上海才知道的地名了。西藏路桥,原名泥城桥,亦称新垃圾桥(垃圾桥,即现在的浙江路桥),是苏州河上的一座桥梁,南接西藏中路,北接西藏北路,南起北京东路,北至蒙古路。著名的四行仓库即位于该桥北端的晋元路上。

大自鸣钟

在老上海的记忆中,沪西“大自鸣钟”远近闻名,当年,就连到附近去买东西,都叫成“到大自鸣钟去”,而周边开出来的日用品商店、小五金、或者烟杂店,都会自觉地取名叫“大自鸣钟火锅”、“大自鸣钟宾馆”、“大自鸣钟电器商店店”等等
卢家湾

这里原为肇嘉浜的一个河湾,是上海法租界和华界的边缘地区,上海法租界总巡捕房及监狱位于此处。在一户姓“罗”的田宅旁(今徐家汇路、重庆路)拐弯北上,再拐向东去,因此被叫做“罗家湾”。又因为上海话中,“罗”、“卢”不分,遂讹为“卢家湾”。

越发展,越消失
很多熟悉的东西不见了
很多新奇的东西冒出来了
上海,一座正在消失的城市
上海,一座正在崛起的城市

(ZT-上海热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人間的盒子 回复 悄悄话 "十三点"有消失吗,哈哈哈。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暖冬cool夏' 的评论 :
问好暖冬!我前年在上海还看到爆米花呢!这是转帖的。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裙绿意' 的评论 :
刚才查了一下,蜜蜂也是上工的。蝴蝶牌还在,是电动缝纫机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msullivan' 的评论 :
都忘了乐口福:))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虽然不是上海人,但我们有共同的记忆,如爆米花,如磨剪子,还有很多。这篇很有历史意义的,谢迩东花时间整理。顺祝好!
红裙绿意 回复 悄悄话 我家以前有台蜜蜂牌缝纫机,是不是也是上海品牌呀?
jimsullivan 回复 悄悄话 叫麦乳精是乡下宁,上海宁叫乐口福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大家光临留言,祝各位朋友周末快乐!!!***
lywn_新加坡01 回复 悄悄话 哦哟,老克拉伯伯,侬格是老皇历了。阿拉小辰光只晓得阿婆讲老早弄堂口老虎灶,灶披间。勿过,宁家就叫我“小诸葛”,格个腔调现在还是有格。“瘪三、小赤佬、十三点、神经病
小菜皮、老菜皮、阿木林、馋痨坯、轻骨头”还是有格,不过是勿大文明格切口。爆米花、白兰花都有的卖格。其他么什只好博物馆里厢去寻哉,社会总归要进步格。老早还没爱疯跟华为,侬讲是伐?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报告迩东!我有一块上海手表:)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太感谢迩东美眉的美文,有些年没去上海了,甚是怀念那已成为过去式的老上海,也同样想再看看今日的新上海。
中国的变化真是日新月异,翻天覆地的。。。
I_Shanghai_Ren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都很熟悉,每座消失的天桥都走过无数遍:)
七色花瓣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老照片!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多亏了迩东介绍,要不一样也不知道。:)祝周末愉快!
la-vie 回复 悄悄话
东妹怀旧呢。国内哪个城市都是变得让我们回去连个参照物都找不到。

预祝周末愉快!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迩东这是从哪里搜集来的珍贵照片,都应该存入博物馆好好珍藏!祝周末愉快!
横塘雨眠 回复 悄悄话 麦乳精受潮后结成一大硬块,用刀斩成小块当糖吃,很有嚼头,好吃极了!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迩东好!太有意思啦!超喜欢你配的那只小兔子,人家还飞出心吻呢!
干吃麦乳精俺小时候也常这么做,一罐没几天就被俺吃没了,呵呵。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东东这个帖太有意思了!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嘻嘻,小小也是夜猫子,俺给你送个靠垫~ 白天有些照片贴不上,晚上才来编辑。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我赶紧坐沙发呀:))
最近微信里也在传南京即将消失的许多传统的东西,有的类似上海,的确看着让人怀旧呢:)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松松、等等和健康,把贵宾大沙发搬来请你们坐下!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吃出健康 2016-10-20 19:58:03
迩东做的这个上海大帖很好,上海有很多东西消失了,我看全国一样,好多事务再也回不到从前了。一是时代发展了,二是咱们爱搞人为的破坏。好好的大楼说推倒就推倒,相反,国外就不一样,百年的建筑物还都用着。问好东东!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等等看看 2016-10-20 19:34:39
东东,一是终于更新啦,二是你第一篇这么好的美文还木有开门啊,我本来得意地想去坐沙发的好吗!
erdong 回复 悄悄话 南山松 2016-10-20 17:26:07
新贴沙发!
上海发展得太快,许多东西都消失了.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