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花坊的博客

爱神爱人,有喜乐,有盼望,活得有滋有味,过的是精彩人生。
个人资料
加州花坊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他什么也没当成,他就是我父亲

(2019-06-16 17:51:14) 下一个
十年前写的文章,再贴一次,纪念我的同样有着精彩人生的父亲。
 (2009-06-21 14:40:22) 
 
星期天是父亲节,家家都会庆祝,但方法不同,不象母亲节又送花又有吃饭。到目前为止我们大概只收到两三个网上来给父亲的订单,送出去2个订单,仅此而已,好像很惨。其实因为父亲总是忙于挣钱养家,和孩子们很少在一起,忙一天下来又累又饿,也较少与孩子沟通,所以孩子们似乎和母亲更亲些。和父亲就不太亲。
 
我家也是如此。我从小长大就好像很少和父亲在一起。一辈子大概前后才在一起住过11年,还包括我走前他住在我家的5年。原因是他去了茶淀农场劳动教养并在那里工作20年。
 
我出生的头三年在西安,那时父亲和我们一起,他说小时候把我丢了,全家敲着锣到处找我,后来在公园里找到我,人家把我放在了台子上,大家欢喜而归。我太小什么也记不得,这是后来父亲告诉我的。
 
父亲抱着我的照片(1948)
 
 
回到济南,我们住在爷爷家,只记得他带我和亲朋坐大船游大明湖,解放军打济南时,打的稀里哗啦,不记得他在,好像我记事时很少见到他。
 
解放了,我们到了北京,父亲在中国医药总公司工作,住在天津。记得暑假父亲会接我去天津玩,那时候小西瓜是1角1个,父亲经常给我买,一次不知我闹什么,父亲还踢了我一脚,那是唯一的一次。每年过节他回来会带些天津的特产,有一次带的元宵,到家都坏了。54年以后,他调回了北京,我们在交道口大二条租住父亲朋友天津第一医院院长万大夫的房子。父亲是非常爱干净的人,每天回来都要拿那个抽子掸半天鞋上的灰尘。
 
记得父亲很爱种东西,院子里搭起架子,种了葫芦,香炉南瓜,丝瓜等等,红红绿绿,很好看。54年爸爸带着我去山东益都把奶奶也接来住了。到了过阴历新年父亲就大显身手,做酥鱼,拔丝山药,丰丰富富的年饭,一家乐融融。父亲家的亲戚也会常来看我们,因为奶奶有5个兄弟姐妹,父亲的表亲就很多,都是些有学问的。父亲的朋友也很多,我经常跟他去拜访他们。
 
转过年头开始肃反了,有一天母亲叫我和他一起去看父亲,给他送去衣服,妈买了花生给他。大概有好几个月没回家,后来又回来了,生活也没大变化。57年的一天,父亲单位来了辆汽车,父亲走了,去了天津茶淀农场劳动教养。对门邻居小明说他妈说的我父亲是反革命。
 
因为要入团我去问母亲父亲是怎么回事,母亲说,父亲单位说他是历史反革命。后来我才知道,他早年(1932年)在北京工业大学(现在的北京理工学院)上学时,参加了共产党,和林枫,赖若愚在一个党小组。他参加过一二九学生运动,还到南京去请过愿,卧过轨。
 
后来日本鬼子侵占东北,他就到古北口参加了吉鸿昌部的抗日义勇军,后被国民党抓进监狱。我的伯父是北大的教授,回家叫爷爷掏了金子,把父亲赎了出来。赶快把他送回老家,爷爷立刻买了很多的无线电器材,教他安生在家学技术,并且赶快给他娶了媳妇,生了我的哥哥。
 
父母结婚时全家照片,后排右1是父亲
再后来抗日时他又到了延安,在抗大念书,还听过毛主席的讲课,老家有人见过他。但不知什么原因(我从来也没问过)他又离开延安,跑到了西安。那时我的伯父和伯母在西安,父亲是个非常聪明又心灵手巧的人,我的伯母谢冰莹当时在西安办《黄河杂志》,美国记者斯诺到延安前在西安落脚,他和我的伯母是朋友,他的打字机坏了,还是伯母请我父亲帮他修好的,父亲说斯诺还请他吃了一顿饭。
 
因为日本人来了,火车不通,大西北就没有墨水用。父亲就开了个黄河墨水厂,生产墨水片,用时一冲水就可以。那时祖父也叫母亲带着哥哥到了西安。母亲说她们跟着逃难的坐大车从山东过去的。辛劳的母亲天天在那里熬墨水,生意当然一直不错,直到日本投降了,火车又通了,墨水又运进来了,父亲的生意也就没法做了。48年他们经北京回到山东老家。在北京见到伯父伯母,那是我第一次见他们,我才三岁。后来他们全家去了台湾,从此就天各一方了。
 
因为这些事,父亲才被审查,被劳教。61年劳教期满,父亲本可以回北京但是没有工作怎么办?所以他和母亲商量决定留在农场。因祸得福,文化大革命时他们在里边的都没有受任何的冲击。69年林彪1号命令下来后,劳教人员内迁山西,父亲不但没离开天津还被调到了天津马钢厂看大门。多年的孤独生活使父亲养成了特别的习惯,就是24小时/7天都开着收音机,回到北京也如此,大概那是陪伴他走过这么多年的唯一的声音。
 
1980年,大伯家大哥从美国找回来,父亲大哭,整整三十多年了才有了亲人的消息,一言难尽。后来落实政策父亲回到北京,去找他原来的单位,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好像档案都没了,不了了之,父亲已经没有心思也没有力气去管这些事了。我们想找他们又怎么样,就算了。
 
82年我通过了教育部出国进修的考试,也有了出国的名额,那时家庭背景已不象以前那样重要,但还是要调查一番。我才问父亲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他被送去劳教的。他说就是因为伯父和伯母都是国民党,又在台湾,所以说他是国民党特务,又查不清。
 
我们所人事科去我哥嫂那里调查完回来后没说这些,她们跟我说:如果你父亲不离开共产党早就是大干部了。是啊,他们一个党支部的林枫原来是中央党校校长,赖若愚是全国总工会主席,老爸如果......,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他是个大干部,肯定也早象林枫他们那样被整得稀里哗啦了,哪有这种福气躲过劫难的。
 
88年我到旧金山,伯母谢冰莹让我问我父亲为什么不给他们写信?我回家问起他,父亲说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伯父和伯母的关系才挨整,虽然平反了,谁知道政策会不会变,他不想再有麻烦了,人的一生啊!
 
89年那件事情过后,父亲对我说:“走吧,去了就别回来了。” 我到了旧金山,和伯母说了父亲说的话,她也感慨万分。
 
父亲是个孝子,奶奶去世前得了脑软化,全是父亲伺候他,并送了终。父亲是个好祖父,85年母亲去世后,先生请父亲搬到我们家住,他非常疼爱几个孩子,孩子们也给了他亲情。老爸自己买了个三轮车,自己设计了机关可以转动方向,他腰不好可以坐在后边座上骑着到处走,心情也愉快。我们离开后他招呼三个孩子,给他们买菜做饭。后来实在不行了才去了我哥哥家住。在那里他住在五楼,就不能活动了。
 
父亲这辈子什么也没当成,他没当成共产党,也没当成反革命,也没当成工程师,也没当成资本家,他就只当了个孝顺的儿子,一个爱我的父亲,一个慈爱的祖父和外祖父。当我听到父亲去世的消息时,没有眼泪,心里总想如果当年他就在大学好好读书,后来肯定是个出色的教授或工程师,那他的一生又会是什么样子哪?可是世界上的事哪有如果哪?
 
孩子告诉我他病重时,就一直把马大当成我喊着我的名字。可惜我没能回去。
 
今天是父亲节写下这篇文章纪念我的父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如斯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ach1960' 的评论 : 谢谢教练兄的鼓励。
一洗凡尘 回复 悄悄话 感人佳作。谢谢分享!
coach1960 回复 悄悄话 花姐的文章信息量大,历史感厚重,情深意切。谢谢分享!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我想您没能回去看望您的父亲是有原因的。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亮亮妈妈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情真意切。问好花姐。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感人至深!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感人
妈妈的故事 回复 悄悄话 好感人的文章。谢谢分享!
小棒棒 回复 悄悄话 有故事的家庭,有爱的家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