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着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我生活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长叹

(2019-04-02 07:03:13) 下一个


晚上十一点多全家人都睡下了,电话铃响过不停,我开灯去接电话。

“你们全家小心脑袋!”我拿起电话只听到这句恐吓人的话。

第二天早上我把恐吓电话告诉父母和奶奶,他们都云淡风轻的,根本不当回事。

九十年代中期的社会风气已经是世风日下 人心不古,官场买官卖官开始流行,商人唯利是图也是见怪不怪了。

父亲一直来也就是副书记的职务,前些年他亲家还在县委书记期间曾经想帮他调到县公安局当一把手,父亲有自知之明,也不想听别人的闲话,像他这种不喜欢拉帮结派的人在新环境很难有所作为,在自己家乡工作了一辈子,敬佩他的人都尊他为族老爷,不信服他的人说他是地头蛇。

父亲六十岁前退居二线,一把手曾经是水口中学的教师,长得高大帅气,有很多女学生围着他转,其中一个发育得丰满圆润性感,皮肤白皙水嫩的女孩最常出入这个老师的房间,后来因为女学生怀孕肚子大了,这个老师的职业生涯也就结束了。他在商海沉浮了好些年,现在买官回到他曾经跌倒的地方。

一把手的官是花钱买的,他到任后把他权力范围内的职位卖出去也是理所当然的,最终受害的是普通老百姓。

水口医院的医生没有基本的医学常识和职业道德,一个刚做了结扎手术的男青年因为大热天喝了酒,当场中暑晕倒了,抬进医院吃了医生开的药后更加严重,不久就没命了。

木材站的工作人员跟小偷合伙偷木材;供销社的领导卖假肥料;派出所实际上就是黑社会势力。

这一切的变化让在这片土地上工作了一辈子的父亲痛心疾首,他毅然地拿起笔,以一个人大代表的身份到处控诉。

一把手不顾乡亲们的反对强行霸占土地为他的亲戚办造纸厂开绿灯,父亲组织村民游行还请来了市级的新闻记者。

幸好,他早年送出去的人才在县、市、省工作的都有。在证据确凿的事实面前,一把手被关进了监狱。

然而,社会腐败的潮流滚滚而来,一个腐败份子进了监狱,还有前仆后继的后来者,父亲势单力薄无法阻挡,在同情受委屈的人民时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感慨长叹:这是什么样的社会呀!

下面的文字是我帮父亲收拾房间的时候偶尔看到的:

为民作主将民害,不如诈聋学糊涂

我是X县水口镇的人大主席团常务主席,我这份工作应该如何做?按照杨立同志的话说“真正做到急人民群众之所急,忧人民群众之所忧,同人民群众,人民代表心连心。”我是这样做了,但觉得适得其反,想为民解忧,反倒为民添忧。

在1989年秋季,水口镇供销社调来一位主任邓新,上任不久就向副主任王金提出:将民用煤油每月二两改为一两供应。王金说:“现在群众都嫌不够用,不能改。”过后不久,又私自将县分给水口镇的农用复合肥,不经过镇府主管农业领导的同意,也不告知管理肥料的副主任王金,私自运到x地区去高价出售。

事后,王金问我该怎么办,这是水口人民的利益受到了损害。我叫王金把邓新来后几个月所做的几件损害人民利益的事写成书面文字向县社纪检股和检察院举报。

县社接到举报后就来了几个大员,召开职工大会,宣读县社对王金诬告中伤领导,立即停职检查的书面通知。

几个大员到水口后发现与王金一起写材料的还刘岳,也立刻在大会上口头宣布刘岳停职检查,并说:检查得好,可以考虑保留饭碗,如检讨不好就敲掉你的饭碗。

这次会议后王金等人又来找我,我拿出省人大常委制订的“广东省保护公民举报条例”给他们看,叫他们写成书面材料去县检察院和人大常委投诉,同时也邮寄给省人大常委会。

县人民检察院接到投诉后即来人调查,证明检举的都是事实,责令县社到水口供销社向王金赔礼道歉恢复职务,县人大还责令县社写处理后的书面汇报材料。

由于县社领导认识上没转过弯来,向王金道歉也很勉强,复职没复权。刘岳复职后领八成工资,下乡支农。邓新仍然不痛不痒地做他的主任。县社在回复县人大常委的材料中,竟敢歪曲事实为邓新和县社当时对王金的处分作辩解。

我接到这份材料后,又叫王金写信给县人大办,县人大办又责令县社领导作了书面检讨。

原以为这事就圆满过去了,没想到这更加激起县社领导对王金等人的恼恨,对邓新的纵容。

邓新的胆子更大了,90年他将民用煤油县拨来的二两,发给农户是一两;违反化肥管理的规定,将十吨碳铵贴价2500元卖给邻乡的个体户;他不知从何处买回次盐作为民用食盐,群众意见很大。

这些事实王金在年终评议党员时对邓新提出了批评意见,不久,王金接到免职通知,原因是年纪较大,给予安逸的生活。过几天又以调拨部门也实行招标承包为由,将王金的女儿炒鱿鱼了,现在父女俩都没了工作,幸而,王金还可以有工资领。这是我之“过”也。

第二件事是水口林业站王生把林业站变成了赌馆嫖馆,经济上的问题也很大,育种苗户的欠款拿不到手。出纳温石对王生提出了批评,王生专横霸道地说:“有本事就去告我。”

温石向我反映了情况,我就叫他到检察院去告他,看他的保护伞有多硬。

温石去告了,王生停职检查并坐了几个月的牢房。新站长调来后,把温石也调走了。临走前他来向我告别,说了一些伤心的话。

唉,这又是我之“过”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9)
评论
xmlh 回复 悄悄话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一个国家有忠臣是悲哀啊
下半場共好 回复 悄悄话 可憐的小百姓,簡單平靜的生活都不能。正義的兩面刃,真無奈!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rscw'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和懂得!这对我太重要了!谢谢!
mrsc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我深感赞同,你看到了问题的实质。那来源于人性深处的自私,为他人着想对他们是太难的事。
mrscw 回复 悄悄话 一口气读完了欠下的文章,惊叹于你的记忆力和叙述能力以及文字功底。看得出你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对学生如此有爱。我也曾经做过老师,我也很喜欢我那些孩子们,给他们买零食,哈哈。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问好松松!这是以前的事了,如果不反腐继续腐败下去,真的是难以想象。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lore' 的评论 : “想真正建立社会公正的人太少,说不清大多数只是不知如何建立公正的制度还是根本上不愿意。” 我想是根本不愿意。“学而优则仕”,中国人读书的目的就是想当官,如果社会是民主、法治、公正的,那就享受不了当官的特权了。
不过,公道自在人心,邪不压正,我还是相信的。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真是让人长叹。
valore 回复 悄悄话 这就是我对中华文化悲观的地方。真实的社会里总是恶人占上方,邪不压正是少数实例。90年代如此,历朝历代有很大区别吗?想真正建立社会公正的人太少,说不清大多数只是不知如何建立公正的制度还是根本上不愿意。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富春江南' 的评论 : 是的。
富春江南 回复 悄悄话 真实版故事吗?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嗯,有点沉重。面对它是因为心里怀着一线希望。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小地方大社会!”希望小地方村委会的民主选举也能波及到大社会。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中央指示都不出中南海,” 一次在火车的卧铺上听一个政府办事员聊天,他说中央的决策在地方能兑现七成就已经很不错了。地方官员的素质真的有待提高。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黑暗吞噬着人心!可怕!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很沉重的话题!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小地方大社会!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从我妈老家的经历我就知道,中国土皇上多,惹不起。中央指示都不出中南海,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黑暗。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柳溪郎' 的评论 : “这好像是新版的《官场现形记》。”
小地方的腐败也是挺严重的,但愿反腐之后的现在是新气象了。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哈哈,对不起,你被我骗了。人名和地名都是虚的,其他都是真实的。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黑透了,没一点亮光。廉洁的人,背后遭人骂。我姨夫是药房主任,铁面无私,背后不少人咒他早点死。”
这样的环境叫人怎么活?继续保持道徳底线还是随大流?难呀!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mithmaella' 的评论 : 能在厉害国活得精彩的定是牛人。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唉,好沉重呀!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这好像是新版的《官场现形记》。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我小年轻时去广州经过的小地方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黑透了,没一点亮光。廉洁的人,背后遭人骂。我姨夫是药房主任,铁面无私,背后不少人咒他早点死。
smithmaella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才是历害国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