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结束语

(2015-07-08 15:01:04) 下一个


在本专刊编辑结束的时候,我想自问自答一个思考题: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
 
写下这个标题,突然想起来鲁迅先生早在1919年就写了一篇同样标题的文章。那么我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看100之后的中国人做父亲是否有了进步。
 
当然,时代总是不断的向前,今天的父亲早已不是百年前的父亲,今天的中国已不是“亲权重,父权更重。”“父对于子,有绝对的权力和威严”了。随着女性地位的不断提高,如今母亲在家庭中也越来越占据了主导地位,并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严母慈父”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了。
 
因此,“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其实在问:“我们怎样做父母”?
 
100年前,鲁迅之所以拷问怎样做父亲,那是因为我们的旧传统将孩子看成了父母的私产,将父母的生养当成了恩典,以至于父亲必定一言九鼎,子女必须孝敬,顺从。于是强制的道德戒律产生了“虚伪道德,蔑视了真的人情”,“我从古以来,逆天行事,于是人的能力,十分萎缩,社会的进步,也就跟着停顿。” “中国的社会,虽说“道德好”,实际却太缺乏相爱相助的心思。倘如旧说,抹煞了“爱”,一味说“恩”,又因此责望报偿,那便不但败坏了父子间的道德,而且也大反于做父母的实际的真情,播下乖剌的种子。”
 
鲁迅的眼光惊人的犀利,道出了中国社会愚昧的本质,也给后来人指明了方向。鲁迅说,生物界的现象无外乎是一要保存生命;二要延续这生命;三要发展这生命(进化)。生物都这样做,父亲也就是这样做。吃饭,是为了养活自己,使自己快乐,所以对于自己没有恩;性交是为了生出子女,同样使自己快乐,对于子女当然也算不了恩。——“前前后后,都向生命的长途走去,仅有先后的不同,分不出谁受谁的恩典。”
 
“父子间没有什么恩”——鲁迅这样断言。
 
然而,100之后,我们还有父亲仰仗着自己生儿育女的“功劳”,高举“不孝”的狼牙棒,对儿子说“考不上一本你就去死!老子不会掉一滴泪……”;我们还有父母包办孩子的一切:从吃饭到穿衣到入学到就业到恋爱结婚……;我们还有长辈倚老卖老,对教育孙辈指手画脚,自己对现代价值观则一无所知;我们还有父母从不尊重孩子独立的人格,逼着孩子做这做那,拿别人孩子与自己孩子横比竖比,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而拔苗助长;我们更不乏父母以为这些都是为了孩子好,自己付出多么大的牺牲,日后等待着子女加倍的报答养育之恩。

还是让100年前的鲁迅来开导现在的父母们:
 
“觉醒的人,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固有的不净思想,再纯洁明白一些,了解夫妇是伴侣,是共同劳动者,又是新生命创造者的意义。所生的子女,固然是受领新生命的人,但他也不永久占领,将来还要交付子女,象他们的父母一般。” 
 
“动物界中除了生子数目太多一一爱不周到的如鱼类之外,总是挚爱他的幼子,不但绝无利益心情,甚或至于牺牲了自己,让他的将来的生命,去上那发展的长途。”
 
“富翁的杏酪和穷人的豆浆,在爱情上价值同等,而其价值却正在父母当时并无求报的心思;否则变成买卖行为,虽然喝了杏酪,也不异“人乳喂猪”,无非要猪肉肥美,在人伦道德上,丝毫没有价值了。”
 
今天的父亲们,我们要做的是解放自己,解放孩子:“父母对于子女,应该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完全的解放。” 不要向100年前的父亲们和某类“长者”们,“不但不肯解放子女,并且不准子女解放他们自己的子女;就是并要孙子曾孙都做无谓的牺牲。” 对于年轻的一代,我们都是“老人”了,然“中国的老年,重了旧习惯旧思想的毒太深了,决定悟不过来。譬如早晨听到乌鸦叫,少年毫不介意,迷信的老人,却总须颓唐半天。”今天的父亲要勇于承认,我们和这个时代脱节了,我们有很多东西弄不明白,既然自己“悟不过来”,就不要对下一代指手画脚,“乌鸦”要叫,就由它叫去吧!父母养育子女只不过是自然赋予老一代人的责任和使命,大可不必“儿子上学堂,母亲在家磨杏仁,预备回来给他喝,你还不孝么?!”
 
所以,“觉醒的父母,完全应该是义务的,利他的,牺牲的。中国觉醒的人,为想随顺长者解放幼者,便须一面清结旧账,一面开辟新路。就是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父母不要对子女无微不至“好”得过了头,不要把自己的情感都寄托在子女身上,更不要以“为你好”的名义给压制子女;另一方面,子女要理解父母的一片深情,但也不必太在意父母高兴不高兴,而给自己增加太多的压力和负担。尽力去做一个独立的个体,将自己父母的关爱回报给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父母,将来再用同样的爱去关怀自己的后代,这样,才是最大的“孝”,孩子的未来才有希望,父母的生活才能安详,我们的社会才能进步。
 
“父亲”们,请记住卡夫卡对他父亲的呐喊:“你大体上觉得是这样的:你一辈子艰苦工作,为你的孩子们……牺牲了一切……你并不为此要求我们感恩,但我们至少得做出某种迎合姿态,一种同情的信号;我不是这样,反而从来就躲着你……。你这样责备我,好像那是我的责任,而你对此连一点责任都没有,要有就只有一点,也就是你对我太好了。”(卡夫卡:《至父亲》)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一个健康快乐的普通人,而不是卡夫卡那样郁郁寡欢,性格怪癖,生活一团乱麻,生前默默无闻,死后方名声大噪的名人。
 
祝福每一个快乐的孩子,祝福每一个称职的父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水粉画 回复 悄悄话 你这样的丰富, 有趣又善于思考和表达的父亲, 你的孩子应该是非常的幸运。
大部分的中国父亲在传统的教条里面成长然后生育, 从来不思考父亲角色的意义。
农家苦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