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再看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兼答文革传人兄

(2012-05-15 11:53:58) 下一个



由于我年初立下的规矩,晚饭后和周末戒网,所以我们之间的“时差”使我无法及时回你的贴,见谅。

非常感谢您两次就台湾问题和我讨论,促使我进一步的思考。

首先,我毫不怀疑台湾人民的“素质”以及整体文明超过大陆,但是在具体问题上,两岸在症结有很多的共同之处,相互比较的目的不是比烂,而是从文化渊源上找出规律。

不错,“台美”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台湾社会,甚至台湾的民主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台美”关系的左右。

食品问题也不是单纯的食品问题,这背后是政府的作为。哪怕有毒食品来自大陆,政府如果明知存在问题而不作为,甚至找理由辩护的话,那就是应该面对的问题。况且我所指出的台湾食品问题远远不止一个“美牛”。

如果说美牛问题不是食品问题,那是不是可以说“蒙牛”问题也不是食品问题而是股市问题呢?

“和大陆相比竟然也不乐观”,的确是想说明问题,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制度和文化的问题。台湾采取了民主制度,但仍然不能有效地控制有毒食品,这和俄罗斯采取了民主制度仍然腐败横行似乎异曲同工。台湾的食品问题从网上揭露的现象看,也可为触目惊心,这时候谈什么比重,好比纠缠“三年自然灾害”究竟死了3千万还是1千万一样毫无意义。大陆如果“每千份”食品有毒率是千分之一百,而台湾是千分之五十,这五十/一百又如何呢?不从根本上思考为何两岸食品制毒造假,而是纠缠“每千份”,不是真的纯粹在比烂吗?

今天看到韩寒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我对其中一段话十分赞同:“其实我表达观点不是说我们不能攻击共产党,我们为什么不能攻击它?我要表达的观点是这样,每个人都觉得这个社会的罪恶,这个国家的罪恶,是源于体制。我只是说每一个人,都是体制的帮凶。如果这个体制很明显地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的话,要做的办法就是你去改变更多的人民,当人民有了更多的改变的话,那你的政党、你的体制就会有相应的改变。如果真心想要(民主),在二十年内一定能得到。 如果在二十年内得不到就说明人民还不是太想要”。

我不明白的是,您一边问:现代条件下毒食品的发生,是资本贪婪的问题,民主管理资本主义好还是咱党管理资本主义好?一边又说:“把民主引入这个讨论有些不着边际”。难道从食品问题上不正体现了制度在(吃)文化面前的无奈吗?

公平的说,这不仅仅是吃文化的问题,在“资本”文化下,制度一样可以成为摆设。众所周知,可口可乐和麦当劳的食品安全和污染一样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可是在这两个金融巨头控制下,美国政府又有何作为呢?不错,正如您说的:“民主这种手段对揭示社会问题该是最有效的”,所以美国媒体(主要是民间和网络)对这两个公司的揭露毫不留情,可美国主流媒体呢?政府呢?

您也看到了,“对处理问题的效率大概没有太祖那种说砍头就砍头的系统明快”,所以三鹿事件中可以看到,2008年9月初三鹿奶粉问题事件曝光,9月13日,国务院对严肃处理三鹿牌婴幼儿奶粉事件作出部署,立即启动国家重大食品安全事故1级响应,并成立应急处置领导小组。9月15日,三鹿集团发表声明,向消费者道歉,并承诺收回产品, 9月17日,三鹿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田文华被刑事拘留,同日,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因此次污染事件,宣布取消食品业的国家免检制度。而后,三鹿集团被停产整顿。2008年12月24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勒令三鹿破产。

不可谓不雷厉风行,颇有太祖遗风。

在美国,你想让可口可乐和麦当劳停产整顿?勒令破产?

对于揭示社会问题,中国目前的网络媒体基本上不存在什么忌讳,其效率不亚于民主手段,但是中国的社会问题的根源不在于能不能揭露,也不在于政府是否及时处理。问题的根源在于,这些“严重事件”层出不穷,同样的问题换一种方式再次出现,同样的官员换一个位置照样做官。

“社会何以黑如许?惟有源头污水来”,这源头在哪?今天就不争论了。

最后和您分享一段另一网友的感想:“民主和法制固然是好东西,社会是需要。但是它能够解决普遍存在的浮夸和造假不负责任的问题吗?……如果把“民主”当作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那就是把“民主”当作不是上帝的上帝,实际上成了拜偶像的行为。”

民主的确是个好东西,但是民主的实现和维护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这个条件是什么?我现在认为是文化或价值观这个土壤,如果说两岸同根同源,那么两岸人民就要一起努力,从根本上反省我们的社会文化和价值观,并建立符合我们自身的信仰。

这个信仰究竟是什么?我还不知道。

再次谢谢您的探讨。


来源: 文革传人  2012-05-14 19:03:09回答: 台湾小吃味美,千万不要贪嘴  悟空孙  2012-05-14 13:03:48

喉哥,咱挥一耙子。美牛要进台湾,属“台美”关系问题,不是食品问题。食品的美牛问题是美国的食品问题。总体上,食品问题成为问题都是按着藏着的,事先能讨论的,基本上不是问题。“和大陆相比竟然也不乐观”,是巧妙的量化,道理还是比烂。比烂不是不行,说明问题就好。但是,台湾的食品问题可能揭出来的比重大些,大陆的被揭出来的有多大比重很难说。没有个“每千份”食品的有毒成分对比,这种“比烂”不符合猴哥一贯标准。最要害的是“台湾的民主给了人民一人一票”,民主这种手段对揭示社会问题该是最有效的,对处理问题的效率大概没有太祖那种说砍头就砍头的系统明快。把民主引入这个讨论有些不着边际。现代条件下毒食品的发生,是资本贪婪的问题,民主管理资本主义好还是咱党管理资本主义好,应该不是猴哥的原意吧?

猴哥海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