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我的几点申辩——再谈教育

(2009-10-17 21:42:24) 下一个


匆匆看了无墨 批一下悟空孙“我们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的失败”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申辩一下。

感谢才女再一次不吝赐教,对拙文提出宝贵意见。也感谢你手下留情,只挑选了三个段落来批判,我到希望你能把那篇文章的所有观点都狠狠的批判一下。不过,我觉得我们又一次误解了对方。

首先,“我们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的失败”是我们敬爱的小平同志说的,我只是借用了一下,我当然知道小平说这话是有特别含义的,但我感到,如果当时年轻人政治上的不成功是教育的失败,那么这个教育的失败也同样影响了人生的其它的方方面面。所以从广义上说,我们最大的失败是教育的失败这句话,脱离政治含义也是适用的。小平,谢谢你!

当然,一个人的性格自然会影响他的行为,我不否认我会偏激,但思考问题不可能四平八稳,一碗温吞水四平八稳不可能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内容。记得我中学时一位让我佩服的老师说,考虑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把它推演到极端,往往就能看出关键所在了。另外,学术探讨不是开总结大会,三分批评七分表扬,我的主题是为什么我不喝咖啡,我自然要列出我认为的喝咖啡的弊端,我没有必要也例举同样多的喝咖啡的好处;又好比一个医生为病人看病,也没有必要先把病人英俊的外表,强壮的二头肌恭维一番再做诊断一样。

至于温总理的讲话,我不觉得我曲解了。我的理解是:一个不能适应需求方要求的供应方,其存在价值是值得怀疑的,所以我的原话是一个问句,不是你自己的判断:“教育的存在价值都没了”。借用你自己的比喻:我是练习书法的,对墨汁的胃口很大,而你“无墨”不能适应我的要求,相反你隔壁的“有墨”能保证供应,我是不是有必要思考一下对我来说“无墨”的“价值何在呢?”注意:是思考一下,没有全盘否定你的意思啊。

教育是一个全社会的系统工程,当然不能只靠教师,如果整个社会的价值标准和学校教育相悖,教师的努力自然是事与愿违的。这在眼下的中国的确是一个问题,老师要求学生诚实正直,友爱互助,可回到家里妈妈说:“你看见老太婆在马路上摔倒了千万不能上前扶她啊!”老师所教的一切不是白费了吗?我没有否定教师的作用,不知你是怎么得出这一结论的。

再重申一下,教育不是孤立的,教育的核心是人的思想。温总理都强调要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和创造力,如果没有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和灵魂,不具备公民意识和批判精神,何来思想?我说这话是抛开一个具体的社会和政府论述的,因为这也是现代文明提倡的普世价值,并不特别针对中国,是不是你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当然,中国的政治体制和教育制度是相互关联的,政治体制没有进步,教育的发展就是一句空话。这是客观现实。新中国 60 年间出现的杰出人才远不及短短的民国 30 年,这个难道和体制和制度没有关系吗?

同意你说的,北美的教育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想说明,作为一个专业教育工作者,我谈教育不是消遣,更不是发牢骚,而是总结吸取别人优秀的经验。所以我们不要比谁烂,比谁坏,只要人家有值得借鉴的,我们就要学习。别那么脆弱,一提到自己脸上的疤,马上说:“王二麻子比我丑多了!”

既然你提到加拿大学生性混乱的问题,简单说一下,这些问题的确存在,还有吸毒。这不可否认是西方教育的问题,但更是西方的社会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是西方的价值观和社会亚文化的产物,当然学校的教育不够重视也缺乏相应的措施。不过如果要比较的话,中国目前这方面的问题也是触目惊心的,可以说,中国年轻一代的价值观和行为已经完全背离了我们几千年倡导的传统文化,更是和学校教育背道而驰。中国教育界目前还有让人担忧的是,许多中小学生因不堪重压而自杀,这已不是个别现象。再说性乱吧,加拿大的学生就像你说的是“被迫口交”,当然也有为了金钱或当作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内容,但是前不久中国的“脱裤门”、“摸奶门”事件,那女孩儿是“为了集体,为了班级的团结”!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强调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我不知道中国的家长在保护儿童身心方面是不是比西方家长做得更好,但如果家长公开教孩子不要扶助跌倒老人或让孩子帮助制造假币的话,这种价值观上的破坏似乎比性乱更可怕。我可以自信的说,在加拿大长大的孩子的总体道德观要好于中国的孩子,至少,加拿大的孩子的心灵更简单,更淳朴。 

也许你说的对,一般人瞎琢磨中国的教育是没啥意义的,因为教育不是一个孤立的社会现象,更不是一个人人都能说得明白的课题。好像我们空谈政治一样,书生谈政治没有任何意义,虽然我们都生活在政治漩涡中。网上谈中西医也是争论不休,虽然我们都是病人,可我们并不真正懂得医学。同理,虽然我们都做过学生,但很少人真正能从教育学角度探讨教育,即使是专业工作者。一个没有站过一天讲台的“教育家”好比从没上过手术台的“医学家”,谈教育有什么意义呢?我思考教育问题是我的passion ,也是我事业的延伸。我在中国和加拿大的中学和大学的讲台上都站过,在两国的研究和行政单位也有相当的工作经验,所以我相信自己的一些感想不会都是无中生有。最主要的是,我希望我曾工作学习过的地方能有长足的进步,也希望我国内的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们能更加幸福快乐地成长,所以,我没有“干涉内针”吧?

【另】想知道美国教育有什么问题,建议阅读《美国教育――全国性的失败》一书( Rickover, Hyman G., American Education, a National Failure )同时参照杜威的《民主与教育》,这样就会对美国教育有个全面的了解。其实我们争论的很多东西美国人半个世纪前就弄明白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mmpp 回复 悄悄话 敬佩先生对当前国内教育有如此深刻的认识.我想影响最大的还是在大制度, 大环境下由此种教育所形成的思维方式. 包括我们当中一些成年人, 深受其害, 不自知而已.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