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中淘筛历史的细节

西人资料中搜寻关于中国的点滴
个人资料
元亨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1908赴美留学生计划--美国档案

(2019-07-20 08:17:29) 下一个

第三部分,也就是关于庚款留美学生一般的档案记录,除去上面两博内容。至此这份档案全部记完了,总算卸下一副重担!可以干点别的了!

读这份档案,除了历史外,还有就是时代环境,1908-1910,主要是1908年。还有美国公文的格式,国务卿给一般人写信,末尾都那么歉卑地说,我求你让我作你的仆人,之类的肉麻语,难怪老罗斯福说愚蠢无稽。再有就是可以窥见那个年代,美国人对中国人的态度,相当地尊重,虽然档案里出现了Chinaman,但是看不出有歧视,就是字面意思--中国人。反而从对唐绍仪访美前前后后的安排,对中国学生的态度(如果说唐绍仪是政府高官,自然会尊重些)等等,联系到现代出国后在北美了解到的情况,可以说美国对中国人有两种态度,一个是排华,这可能主要针对劳工,一个是欢迎受过高等教育人士,因为这与美国国家政策符合。

------------------------------

在考虑退款的阶段,留学生问题就被提出来了,唐绍仪提议将退款作为担保(security)来借一笔贷款作为留学基金。因此他访问美国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探讨中国留学生的计划。他的访问团,除了正式成员,还有一批学生。
在唐绍仪访美前,美国公使柔克义与中国政府进行商谈,涉及派学生的计划,1908年7月17日,助理国务卿培根(Robert Bacon)给柔克义回复(341),说对中国政府派遣留学生的决定感到非常满意,美国会全力支持,并对柔克义的工作给予肯定。
在这份档案中,最早涉及学生事是1908年7月14日,钦亲王(Prince of Ch’ing)给柔克义写信(391-3),谈退款事,然后说:注意到美国总统表示,希望促进中国留学生到美国来,清帝国政府有意派遣大量留学生到美国接受教育,外务部将与美国公使具体商谈。信件上盖有大清外务部印章(但是档案里只有英文翻译,没有原印章)。
钦亲王的英文翻译Prince of Ch'ing比较特殊,一般都是Prince直接加名,比如恭亲王就是Prince Kung,这里加了一个of,后面的Ch’ing似乎不是指“钦”,而是“清”,所以Prince of Ch'ing,似乎是“清朝的亲王”的意思。但是也有直接写成Prince Ch’ing(见703,罗脱给总统信件的附件名单)
然后同一天紧接着,外务部又给柔克义发了封信(394),说刚刚决定,自退款开始的4年内,每年派100名留学生到美国,第5年到退款结束那年,每年派50名。这么多学生,他们的选择,到美国后住房安排等,都需要与美国方面商谈,我们这里只是个总体设想,希望您通知贵国政府。签名钦亲王,袁世凯,那桐,联芳,梁敦彦。可惜没有中文原始签名,只给了英文拼音。
1908年7月15日,美国驻中国公使柔克义给国务卿发电报(338),谈到退款问题,然后提到留学生,说了中国上述计划,柔克义说他对这个计划很赞赏,就因为这个,退款也应该立即开始。
1908年9月28日,中国外务部几位大臣给柔克义发信(514),谈及派遣留学生的规则,里面提到会有一批学生跟随唐绍仪赴美,但是自费。并附有学生名单(515)
List of Students
Accompanying Special Envoy Tong Shao-yi to the
United States 
---------------------。。。。-----------------------
1.Kwan Pao-chun Age 12 Years Residence  Kwanghsi
2.Kwan Tsu-chang  “   15  “
3.Chan Wen-kwang “   17  “ “    Kwangtung
4.Chan Wen-tsung  “    16  “      “   
5.Chang Tsu-jung   18  “
6.Chang-chih “   16   “
7.Chu Chi-ho 14   “
8.On Ch’ing-ch’u     “ 16   “
9.T’ang Wen-luo     “ 15   “
10.Lu Ping-yu(“) 12   “
11.Liang Ying-ch’i     “ 16
12.Hsu(“) Shih-chang “    20 Chihli
13.Tsou Ying-hsien   “ 25 Kiangsu
14.T’ang Wen-chuen  “  18   Kwangtung  
15.Ch’en Ta-chen      “ 19
16.Ch’en Ta-hsiang   “ 18
其中有些名字的字母不是很清楚,可以看出,广东人占多数,广西两名,连教育历史大省江苏也只有一名,直隶一名。因为学生不是唐绍仪代表团的成员,所以他们赴美要另外申请,驻上海总领事田夏礼(Charles Denby)1908年10月2日通知柔克义(516),
说他见到了唐绍仪本人(前往日本在上海停留),学生不跟他一起走,会到日本跟他会合去美国,学生离开前会拿到Section VI Certificate,这个应该是类似学生签证吧。
11月16日,
然后到10月31日,柔克义给国务卿发电(424),中国提出了留学生条例的草稿,说这是个极好的计划,美国公使将是学生管理委员会的常驻委员。柔克义强烈建议1909年1月1日立即开始退还庚款。
同天,柔克义再发一电(666)给国务卿罗脱,附上中国政府的学生规则草稿的翻译(668-671),草稿是外务部给他的,说是袁世凯起草的。他通知了中国政府,关于教育(应该就是指派遣留学生)的计划出台并被皇帝恩准以后,他就会向国务卿建议开始退还庚款。鉴于这个计划的完美性,柔克义建议美国方面自1909年1月1日开始退款。他说:如果你批准我的这个建议,清帝国会立即开始这项计划并举办第一次考试(清朝版托福雅思+GRE?),并选择学校。到秋天,第一批学生就可以入校了。
1908年12月7日,国务卿罗脱给一名住在纽约市的主教基尔(Bishop David H. Gear)写信(685),说总统把你12月1日给他的信转给了我,你询问现在住在美国的一些中国人能不能获取提议中的教育基金。罗脱说:作为政府,我们对此不能作为,这种事只能通过非正式的建议,而且也不知道中国政府对这个建议的开放度有多大。美国驻中国公使发来一些学生规则,我觉得最好是由某个中国学生或者官方得中国佬(Chinaman)向正在华盛顿的中国专使唐绍仪先生提出建议。如果中国跟我谈此事,我会同意你所希望的安排。
 
1909年1月6日,内务部教育局(Dept of the Interior, Bureau of Education)专员(Commissioner)布朗(E. E. Brown)给远东局的Willard Straight先生写信(736-9),谈到当天早上两人的面谈,说总统有令:“教育专员(Commissioner of Education)要尽一切能力支持中国政府派留先生到美国来的计划”。与之相应的,国会应该为此在教育局设立一个专家的职位,和一名专家助手,助手工资可为$1,000,专家工资估计在$4,000(应该都是年薪,那个年代)。中国负责留先生的官员,肯定会有很多问题要与美国方面接恰,所以必须要有一个部门与中国官员联络,事关国家荣誉(原文是national pride,国家骄傲,但是中国人一般说荣誉,故如此译),这个部门必须及时有效地处理所有此类事项,这样代表美国高等教育才值得尊敬。总统让我们局承担这个任务,我坦率地说,我们的人手和设施不足以胜任,上述提议只是最低要求。这名专家及其助手还要处理其它与教育有关的国际事务,比如评估美国医学牙医学位在国外的承认度,对美国毕业生在欧洲大学读研究生的评估。我跟内务部长谈过,他同意我的提议。希望国务卿能够帮助我们争取到这样的值位。
1月8日,远东局给国务卿写信(735):根据你的请求,最近教育专员(Commissioner of Education)来与我会面,讨论帮助中国政府派送学生到美国的最佳方法。布朗先生(可能就是教育专员)提出,应该在他的办公室设立一名专业助手,来处理这类事情,比如评估美国医学牙医学位在国外的承认度,对美国毕业生在欧洲大学读研究生的评估,等等。希望你加以考虑。
1月19日,国务院的Chief Clerk,卡尔(W. J. Carr)给布朗(全名是Elmer Ellsworth Brown)回信(741):收到6号你写给远东局代理局长(acting chief)的信,我们国务院会和内务部,按你信中的建议来处理此事。
1909年4月21日,助理国务卿威尔森给柔克义发电报(869):告诉中国外务部,国务院推荐由马文(George Marvin)担任中国留美学生的总管(superintendent)。
4月25日,远东局主任William Phillips给马文写信(912-3),地址是纽约市的哈佛俱乐部,告诉他,已经向中国推荐他担任中国到美国的留学生总管,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Phillips说,没有跟中国方面谈你的工资,因为中国人在这方面很公正(Square)。国务院对中国的延迟感到有点不耐烦了。
 
5月3日,柔克义给国务院发电报(891),说中国的留学生法则要停一停,因为Chi Tung(应该是张之洞)强烈反对,他想要独自控制在美留学生,柔克义的工作进展缓慢,因为外务部和教育部意见矛盾。
1909年6月7日,国务院第三助理国务卿威尔森给助理国务卿写了个便条(940),说柔克义给他写了封私人信件,可能你会感兴趣,特附上摘要。
柔克义说(942),往美国派留学生一事已经停了下来,张之洞对美国插手听都不愿听,也不愿意外务部对此有任何干系,他要求自己对此全面掌控。如果学生条例(student regulations前译为学生规则)得部到批准,我将建议国务院暂停退款,因为这是明目张胆的不守信用。恐怕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局势。梁敦彦的软弱,他在所有事上都事如此,还有外务部不大可能有人有足够的权威或者坚定性,所以几乎什么事都作不了。
到7月,事情似乎有了转机,驻北京领馆临时代办Fletcher(柔克义不在?)国务卿发电报(970),说皇上已经批准了学生计划,准备秋季开始派送学生。马文的任命未定,但是很有可能会任命一名中国人担任学生总管。
Fletcher在7月20日给新任国务卿诺克斯(Philander Know)的电报(995-6)中附上中国政府批准的学生条例,跟前面的那个有些不同,应该作过修改,于7月10日经清帝(宣统)批准。他说:我14日收到外务部的照会(也附上),然后去外务部会谈,我提醒梁敦彦,马文很适合担任中国在美留学生总管,梁大人说这个还没最后定,很可能由一名去过美国的中国人担任。私下他们告诉我,唐国安(Tong Kaisun 或者拼为Tong Kwoh Onn)是最可能的人选,他在新罕普夏Exeter的Phillips Academy上过学,还在耶鲁读过书,1881年回国。他也在上海召开的鸦片会议(Opium Conference)的中国代表之一。他现在就在负责留学生派遣的前期工作,也非常期盼着回到美国。
外务部给Fletcher先生的照会(Note)上的日期是7月12日(1001),是钦亲王给Fletcher。里面简单提到,本部(外务部)与教育部(Board of Education)联合草拟留学生条例,并于10日呈上朝廷,并被批准。特此告知并请转告贵国政府。
国务院到9月16日才回电(1002),说本电内容不要告诉中方外务部,除非机会恰当并且私下里谈。国务院对中方雇佣中国人表示理解,但是也相信(convinced)给这名中国总管配一名美国人也至关重要。这名美国人将与美国院校密切接触,也与美国的学生团体有个人联系,因此可以在中美学生间建立良好关系,这对两国都有极大好处。因为(中国)学生到达时美国学校已经上课了,所以迫切希望中国政府尽快批准这名美国副总管,马文是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署名是Adee,助理国务卿。
马文先生自己在1909年8月17日给威尔森写信(988-9),谈及关于留美中国学生总管的任命,说他和柔克义进行了长谈(看来,柔克义真的回美国了,北京领馆由临时代办Fletcher管理),说柔克义总体比较乐观,他相信中国人肯定会雇佣自己人作留学生总管。可能中国方面会让这名总管与美国的专员合作,或者雇佣一名美国人作顾问。他还透露Straight先生明天(8月18日)到北京。此时威尔森是第一助理国务卿了。马文最后说相信威尔森一定渡过了一个美好假期,并向他们夫妇祝好。
Fletcher于9月14日给国务卿发电报(1023),继续7月20日电文内容,称:已经选了47名学生,出发去美国的日期定为10月12日,驻华盛顿秘书容揆被选为学生总管。1027-8是具体电文(1023是简要),说已经组成一个委员会(Committee),由前驻华盛顿一秘Chou Tsu-ch’i,当头。教育部范先生(Mr. Fan)和外务部的唐国安是委员,美国领馆的Chinese secretary(指这个秘书是中国人,还是说这是中文秘书?), Tenny先生是顾问。约一个月前,发布了考试通知,500多人报名。先考中文,然后英文。通过者再考数学和基础科学,最后47人通过。很多英文和科学很好的中文没及格,在保守派的教育部的影响下,中文考试非常严格。新建了一所学校,对通过初极入学考试的候选学生进行特殊培训,预期明年开始学生就可以满员了,即,4年内每年100名,然后每年50名,直到赔款付完。对自费前往美国,有资格的贫困学生,且这些学生在美国大学取得好成绩,今年就提供资助。代表团(指1909年入学得留美学生团?)将于10月12日从上海乘作“中国”号轮船出发,11月5日抵达旧金山,外务部唐先生(国安?)在开始负责,但是在美中国学生主任(director)由容揆担任,他继续担任驻华盛顿领馆秘书。
另外有人想当总管。1909年10月13日,另一位助理国务卿William Phillips给一位波士顿的H.F. Merrill先生写信(1011),说你上个月21日信收到,你也想担任中国留学生主任的职位,目前还部清楚是否会有联合主任,我们会把你的材料存档,有机会会考虑。
10月19日,Fletcher给国务卿发电(1021),说你们9月16日电报中谈到的机会还没有出现,但是我相信唐国安到了华盛顿后会被任命。
 
1909年10月12日,美驻沪总领事给助理国务卿发电报(1038-9):唐国安(Tong Kwoh Onn,Tong Kaison,电报中还有手写中文“唐國安”),被任命为教育局(Board of Education)赴美使团联合主任(Co-director)
,负责中国学生,他们今天坐“中国”号轮船离沪赴美。唐国安是耶鲁84届毕业生,他在外务部有三等秘书的头衔(不懂清制,英文是Metropolitan rank of Third Class Secretary)。陪同唐国安的有他的秘书,唐孟伦(Tong Mung Lun,也附有中文名),和他的行李总监杨先芬(有意思的职称,bagage Master,Yang Shen Fung),本函我也发给旧金山移民局局长,那是唐国安一行的入境港。
签名看不清,头衔是副总领事,叫Dorsey(见1040摘要)。
11月8日,威尔森代表国务卿诺克斯把副总领事这信转给了商务劳务部长(1041),因为移民局(Bureau of Immigration)似乎归他们管。
11月13日,国务院的Chief Clerk,可以翻译为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名字叫Carr,他为助理国务卿写了份备忘录(1045):容揆(Yung Kwei)今天上午拜访了国务院,说他将是中国新任公使的第一秘书,他来是想问问总统和国务卿是否方便接见中国派来美国的47名学生,这些学生都归容揆管理。他说这些学生下周一(11月13日是星期六)晚就各自去自己的目的地了,所以如果总统和国务卿接见,最迟在星期一。中国公使没回到市里,临时代办也出城了,星期一晚前回不来。容揆被告知,总统不在,国务卿的日程安排也不能肯定他能够接见学生们,不过会帮他询问。
同天,助理国务卿给主任科员写了张条子(1046),几次提到便条,似也可称为便签,是比正式信纸窄的纸张,抬头印有Office of the Assistant Secretary。说要给容揆打电话或者用其它方式通知他,总统和国务卿都不在,即使中国临时代办在,接见学生也几乎是不可能了。这张条子实际上只有一句话,复合句,套了几个从句,翻译起来有点绕,原文在这里:Yung Kwei will have to be told by telephone or otherwise that the absence of the President and the Scretary of State would make it next to impossible to arrange for the Chinese students to have the honor of an audience on Monday even if there were not the other obstacle caused by the absence of the Chinese Charge d’Affaires。
档案的第1047页是商务劳务部(Dept of Commerce and Labor)的代理部长(acting secretary)于11月17日给国务卿写信,贵部本月4日跟我们打电话,说中国公使跟你们电话联系,请求通知旧金山移民局长关于54名中国学生和唐先生(唐国安,不是唐绍仪)抵达时给予方便。今报告,51名中国人抵达旧金山,由唐先生陪同,而唐先生又由一名秘书和一名行李管家(Bagage master)陪同。(前面说47名学生,这里51人,余下的4人是谁?) 
11月4日,中国驻美领馆给国务卿诺克斯写信(1088),说明天教育部助理部长(头衔不好翻,英文是Assistant Educational Commissioner)唐国安带领一批学生共54人抵达旧金山,望你们能通知当地移民海关给予方便。
11月30日,国务卿诺克斯给中国公使伍廷芳写信(1070):去年以来,美国驻北京领馆与中国外务部一直在讨论关于中国政府任命一名负责中国留美学生总管(supervisor)或者顾问(adviser),还是联合委员(joint commissioner)之事,以及之前就为中国政府服务过的马文先生担任该职的资格。马文先生现在告诉国务院,他必须要决定未来计划,所以最好在明年1月1日前告诉他中国政府的决定。为了以免贵国政府出于外在因素不自主地失去马文先生的服务,我请你向有关当局转达这个意思,让这件事尽早决定。又及,马文地址是Harvard Club, 27 West 44th Street, New York City.
12月4日伍廷芳给国务卿回信(1072):已经把来信内容电告中国政府,如果回复是赞同的,我会按照来信中地址与马文联系。12月14日,威尔森给马文写信(1074),把国务卿与伍廷芳来往信函附上,供他参考。
12月8日,耶鲁大学的书记又给威尔森写信(1078):你听到一定会高兴,唐博士(唐国安)不久前访问了耶鲁,他曾经是这里的学生,对耶鲁有感情。不过他有一个批评和一个警告,即,中国学生很容易抱团(clanish),他相信这是学生的问题,不是耶鲁的错。他跟学生很恳切(earnestly)地谈了这个问题,我相信他的访问对这个问题和其它方面都很有帮助。我知道至少有5个中国学生下个秋季会到耶鲁来。你对这个消息一定会感兴趣。
12月17日,威尔森又给Stokes先生回信(1080):谢谢8号来信,知悉唐先生造访贵校,甚慰。相信本科生的心胸足够宽广,能给予中国学生诚致容纳,令他们弃抱团主义而理解美国人和美国。
12月22日,耶鲁书记Stokes回复威尔森(1086):感谢17日来信,我不认为中国学生抱团是因为本科生对他们的冷漠,美国学生在牛津或者柏林也倾向于结成一帮。实际上,这里的国际大都会俱乐部就拥有来自各个国家的代表,办得非常成功。去年我听说一名中国学生跟他班上最著名的同学--费城比得尔家族成员(Biddle,应该是费城望族,查乐一下,他们家居然有一位James Biddle,是1845年望厦条约的美国方主事人)住在一起。
12月14日,威尔森代表国务卿诺克斯给伍廷芳写信(1084):应教育局请求(前面提到,教育局在内务部之下),向阁下转达他们愿望,愿唯中国政府马首是瞻(place its services at the disposal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是不是翻译的很酷?),为来留美学生服务。阁下可转告中国政府聘任管理学生的委员(Commissioner),他可以在任何时候走访教育局,寻求建议或者信息,教育局长布朗(Elmer Ellsworth Brown)将倾力支助。
1090页是手写信,致国务卿的,看不太清,1091是个摘要:1910年2月11日,麻省的剑桥。中国北洋学生主任(Director of Chinese Pei-yang Students)E. B. Drew,他要求能给他送一些关于庚款退款派送的中国留学生规则的资料。
至此,该档案基本结束(共1098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