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清longhair

走走看看, 天天天蓝; 风清云淡, 轻舞飞扬
个人资料
longhair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日记串烧

(2016-11-24 19:52:56) 下一个

中学毕业N周年,班级同学群里想搞本班志,号召大家交纪念文章。实在是码不出啥, 既与高中生活相关又有意思的东西,于是,就有了这个think out of box的产物。:)

日记串烧

 

九月十七日                                           星期一       雨

“人为什么要长大呢?”我时常象《小街》中的瑜一样问自己。我多希望我的年龄再小几岁呀。倘如那时就有我今天的想法,那它就不是奇迹了。

记得小时候,我和大家一样都盼着快快长大。可是,自从我满了十四岁以后,忽然对生日惧怕起来(也许说得过了分),盼望着时间的步伐放慢。当然,终究由不得我。我到底又十六岁了,又过了 一个生日。可是在哪天早上,我只想哭,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人大一岁就意味着要达到目标的奋斗时间少了一年。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干了些什么?什么也没干,真是不堪回首。

我希望做的往往不能做到,不希望做的却不得不去做;我希望得到的不能得到,而不希望来的却到来了。这是命运在与我作怪吗?假如有神的话,我衷心地祈求她改变它。

我有过多少高兴的时刻,多么满意,醒来才发现那是在梦里。梦给人多少安慰,可她毕竟代替不了现实。这梦,是美梦吗?是黄粱一梦吗?为了这梦,为了实现着梦,我还须努力在努力。

我们这个年龄,大概是富于想象吧?我时常想些不可思议的事,真可谓是奇迹。奇迹却不一定做不到。电影《红帆》中阿蒙亚的奇迹不就实现了吧。那位船长不是说过:“幻想要靠努力去实现,奇迹要靠我们去实现。让我们去帮助人们去实现他们的奇迹吧”。他帮助那位可爱的姑娘实现了她的奇迹,可是谁来帮我实现我的奇迹呢?

(今日点评:

当时盼望的奇迹是啥呢?现在只隐约记得,而且应该是没有能被实现的。

不过,如果那时候要说,将来会去到地球另一边的一个国度生活多年,会不会也算是个“奇迹”呢?)

九月二十七日                                        星期四       阴

《今夜又暴风雪》真是一部催人泪下的好片子,的的确确的好电视剧。平时用到催人泪下,那只不过是一点形容,其实并不真实,只不过加点修饰罢了。看了四集,我不知有多少次眼眶湿润、眼泪流下了。我深深为之感动。

当刘迈克受重伤,仍然爬行在雪地,惦记着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儿子,更加惦记着知情的血汗钱,临死前死死抱住钱包时;当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临死前抱紧的东西,谁也抢不走”时,我深深被感动了。虽然他不曾有过丰功伟绩,但是他是真实的、使人相信的、当之无愧的英雄。他那样地爱他的儿子,可是为了大家,他舍弃了一切。给儿子的小车滚跑了,他死死地抱住了钱,可是小车拿也没拿在手上。这虽然是一个细节,可是是一个感人至深的细节。我爱这样的电视剧,我爱这样的英雄。

最后一集是高潮,也是最感人之处。倍小芸受到连长的爱抚时,她心潮澎湃,我也觉得无比激动。“七年了,七年没洗过一个热水澡”她喃喃第话语中透出对北大荒生活情况的概括。当她泡在水中,享受沐浴的滋味时,她想到自己没有妈妈、爸爸,孤单单一人,没有人注意过她,唯有连长体谅自己。想着想着她的泪流下来了,终于又抑制不住地大声哭起来。这凄凄的哭声中把她的衷肠、苦恼、心声全都吐出来了。她那嚎哭不是懦弱,是感情的充分泄露。她又得到了一个亲人,怎能不激动?!

有人认为他们的生活很苦很不能过,而我认为他们的生活有意义、充实。经过这样的生活的一生是没有白过。我很希望过一下这样的生活,虽苦但是幸福。我不愿永远泡在甜水中,尝了苦,才知道甜的甘贵。我愿意吃这样的苦,经过他们那样磨练出来的人,是坚强的 人,是无愧于祖先、无愧祖国、无愧于人类的人。

“将此献给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垦荒者”。

(今日点评:

《今夜又暴风雪》的苦是没受过,估计也不会有机会受了。不过,“北大荒”的寒冷现在倒是年年受着了哈。

尝了苦,才知道甜的甘贵 —— 算是体验过、也受益多多的领悟吧)

十一月三十日                                        星期五       晴

下午第二堂课因为老师开会不上课,本来准备继续那场未进行完毕的比赛,与洪、忠的羽毛球比赛。看到洪有点矛盾,珍认为不去为好。去问鲁、辉,她们都有事。哪儿也去不成,只好回家了。

我正生闷气,珍又回头来问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玩,要不”

“哪里啰?”我漫不经心地问。

“到军家里去。刚才薇讲男同学去高效军那里去玩,邀我们去,我就回来喊你”

“哦,那要得”我本来就想要到同学家玩玩,可又有点不敢。今天既然这么多同学一起,那就没什么了。

有单车的先骑走了,我和文、萍,妍只好搭车随后。进了大院,峰他们不肯告诉我们军到底住在哪里。只好问人了,幸好我身上带着班上同学的住址。找到他家里,正好先到的下来了。军看见我们,忙要我们屋里坐,一边说:“你们来这么多人,禾解不讲一声?”似乎我们的到来使他感到突然,不好怎么招待。

一听说他妈妈在家,我们都犹豫了。本来到同学家,就怕家长在,很拘束,何况是男同学家呢。不过最后,我们还是鼓足了勇气:上,已经到了门口,怎么不进去呢。

到了门口,我们几个都很害羞,谁也不敢先进去,他一边跟他姐夫打招呼,一边热情招呼我们:“进来唦,怕什么啰”。他妈妈、姐夫笑着招呼我们,他妈妈拿出糖来招待我们,一面叫军去买东西来。

我们被她的客气搞得怪不好意思的。“谢谢您啦,我们是来玩的,不要买什么东西了。喝点水,就够了”正好高效军泡好了茶,我们接过,忙说。

在他家坐了会儿,便下来打球。

胜到底是甸的好朋友,提出要到他家去。去就去呗,反正我们还没去过他家。跟着他们左拐右拐,可等到了他家门口,不见前面带路人的综影。他们已经进了甸家,不作声,故意为难我们这些人。正在我们东张西望的时候,跟他们一起先到的女同学在楼上招呼我们:“在二楼,快上来”。我们推开那张铁门走了进去,哦,房子挺大的,也挺精致,很整洁。不过这里面没多少甸的功劳。看来他学习是有吃零食的习惯,你看,书房到处都是什么苹果、桔子、香蕉,糖果,一伸手就拿得到。

大概见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同学,一下子适应不了,他显得很拘束地靠着门看着我们。别人开他的玩笑,他也没象平时一样还几句,显得少有的安静老实。在他家笑了个够吃了个饱,临走之前,我们打趣地说:“我们替这个不知做家务的独生子收拾好房子,擦干净地,洗好茶杯再走,不然,要等他妈回来,由他妈收拾了……”

等我们再回军那里,已经不早了。可我们还是在那里尽兴打起球来,等回到家,已经过七点了。

这可是我进中学以来第一次去男同学家做客。平时,总以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虽然男女同学交道打得不少,可是从没到过谁家。其实,今天去了,我发现一切都很平常、很普通,跟到女同学家毫无差别。现在想起来,以前怎么会认为不大可能这样做呢?

(今日点评:

一是,自己的羽毛球曾经可以跟洪、忠比赛?难以相信,印象中他们打得很好的哦。

二是,原来那时候就知道了,好多的事,去做了就发现原来它并没那么不同和/或困难)

八月二十六日                                        星期一       晴

赛场上你那矫健的身影

印在亿万人民心中

你的名字 —— 李宁

响遍了海角,传诵在千家万户中

力塔,是你当之无愧的名称

你使整个体育馆黯然失色

你再抖了中华健儿的威风

 

赛场上你那矫健的身影

留下了魅力无穷

虽然你身材矮小、相貌平平

却使老年人颔首

中年人钦佩

小伙子羡慕

姑娘们倾心

 

金牌在你的胸前熠熠生辉

国旗在你的眼前冉冉升起

国歌在你的耳边雄壮奏响

你却闭上了眼睛

是在想成绩的来之不易

还是在想未来的里程

是怕被骄傲所俘虏

还是怕眼泪夺眶而去

也许,远远不止这些

 

你闭上了眼睛

人们却睁大了眼睛

想要好好地、仔细地

看看你 ——

华夏的好子孙

世界体坛上的明星。

这写于八月五日男子体操单项奥运决赛后。当晚那情绪激动之时,没想是好是坏,就不加什么思索地写下来了,只想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感情,一种自豪、激动以及爱于一体的复杂感情。今天偶然翻到那张胡乱写上它的草稿,决定将它记在日记本上留着纪念。当时没写结尾今天讲它续完。尽管它写得肯定糟糕透了,可它是发自内心。我一定要将他记下,毫无顾忌地、永运地。

(今日点评:

这叫“糟糕透了”?!那现在,是连这“糟糕透了“的水平都没有了,汗ing)

十一月十四日                                        星期四       晴

薇搬了新房,说过好几天要我去玩了,都没时间。下午只上二节课,于是抓紧时间去了。

哎呀,工程师楼到底与众不同,三室一厅,阳台有两间房子长,壁柜纱窗也是完备的,厕所里更是难得的景致。她家里人还未下班,正好,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边吃边谈起来。虽然她成绩好,并且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可她还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中学生,一个普通的少女,她同具有同龄人的好奇心与其他一切心理。这大概就是共性,共性寓于个性之中吧。

她同样从同学中找自己的好朋友,同样也爱谈起他们,她同样也这样说:每个人都又自己玩得好的,这是当然的了。 当我把易老师与我的个别谈话部分告诉她时,她马上接着说了上面这句话。她究竟认为我们与谁玩得好呢?我很希望知道。

我足足在她家带了一个多小时,也足足谈了这么久。等我到家是,天已经黑了。

(今日点评:

套一句现在的话:这才知道,原来某某是人不是神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