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35 击溃桃豹

(2018-08-06 06:53:03) 下一个


石虎军退了,祖逖感谢桓宣再度大义相援,却不好出言相留。桓宣看出祖逖的意愿,便自动留在了谯城。左民喜欢桓宣,两人走得很近。桓宣多次出击,协助祖逖征讨不肯归附的坞堡武装。每次左民都是冲锋在前。

一日,左民一觉醒来,看太阳从东边的原野上冉冉升起,听见军营中有人喊道:“琅玡王司马睿在建康当皇帝了,江东晋朝廷成立了!”左民心喜,赶去和祖逖会面。到了祖逖住处,却见他没有很兴奋的样子。左民就问:“皇上登基,群龙有首,北伐更有主心骨,祖将军为什么不高兴呢?”

祖逖说:“你随我多年,这些话就说在你我之间。当今皇上历来是一意营造江左,没有多少心思返回洛阳。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想北伐呢,还是对祖逖存有戒心。”

左民只知道跟随祖将军杀回北方,不曾去忖量朝廷的心思。听祖逖这么一说,心中不免败兴失落。祖逖说:“左民不必受此事烦扰。我们只按既定的目标行事便是。”

很快,左民便发现祖逖的忧虑不是没有道理。东晋朝廷正式成立后,并没有对祖逖军的北伐提供更多的资助。而豫州这边,祖逖也遇到了许多麻烦。在降伏樊雅中有功劳的陈川部将李头,得到了祖逖的礼遇,祖逖赠送他一匹马。此事却引起了陈川的嫉恨,竟将李头杀死。李头部众不满,索性投奔祖逖。陈川恼羞成怒,在豫州诸地为非作歹。祖逖看不下去,遂发兵将他击溃,并且把陈川所掠夺来的子女财物各归原主,因而深得民心。陈川见状十分畏惧,次年便投奔石勒去了。

陈川与石勒为伍,意味着豫州的一块土地变色,祖逖岂能坐视。于是他率领大军在开封西南的蓬关讨伐陈川。石勒闻讯,便遣石虎领兵五万来救援陈川。没有晋室的后援,祖逖从来不想和敌锋硬碰。石虎五万军过黄河而来,祖逖便往后撤至梁国。石勒更派遣他那“十八骑”之一的桃豹领兵占领了蓬关。祖逖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因而再往南撤,退回了离淮南不远的寿春。

祖逖退回了,而石虎看上去却也没有要盘踞中原豫州的意思。相反,他开始收兵,同时大掠豫州。然后他令桃豹留守在陈川原来的属地西台。

石虎军俘掠陈川部众五千余户,迁往后赵都城襄国。祖逖见机会来了,便重新展开北伐进程。他先是遣军击败桃豹,占据了陈川旧城的东台,而桃豹部兵死守着西台。在两军对峙的四十天里,左民见祖逖眉头紧锁,思考着如何巧胜。

这日,祖逖让士兵们用布囊盛土,看上去像装着米一样,然后把布袋子运上台。紧接着,他把左民叫过来,让他领着几个人挑着米担子,在西台那边的路上歇息。桃豹兵见了,就去驱赶。左民几位佯装害怕,弃担而走。桃豹兵远离后赵大本营,本来就缺食短粮,饥肠辘辘。见了几担米,以为祖军士众丰饱,都觉得心虚惧怕。

左民手下两个小战士见了桃豹兵的狼狈样,止不住偷笑。
祖逖过来了,一脸严肃地:“先别笑,石勒恐怕很快会派救兵过来。”

果然,消息传到后赵,后赵将领刘夜堂便用一千头驴子运送粮食给桃豹。祖逖一获信息,马上派部将韩潜和另外一个将领冯铁在汴水阻击。

杀声震天,赵军一时弃粮而溃散。祖军突袭成功,尽获桃豹的命根子粮食。

这下,连左民也忍不住哈哈了几声,想到西台桃豹军粮将尽复丢其援,此时该会是脸如土色。

桃豹得知食粮被劫,大惊,连夜逃出了西台,退兵东燕城。冯铁占据了东西二台。祖逖命令韩潜乘胜追击,进屯黄河以北的封丘,对桃豹形成威逼之势。祖逖自己则镇守黄河南边的雍丘。

左民从来没有到达过黄河北岸。在这一次与桃豹的争夺战中,他第一次到了北岸,亲眼看见了河北的乡亲,亲自和他们一起躬耕,听到了他们对祖逖一片欢迎赞赏和爱戴的口碑。之后左民返回雍丘。从那里西望,洛阳就在不远的地方。左民心头激动,遂写下家书,捎回淮左。家书里还赋诗一首:

京口发雄兵,太丘忽血溅。
巧智取豫皖,勇力破汴粮。
西台米作土,河北笑耕田。
谯城连中天,雍丘望左园。


禁止转载

上集: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34 兵临谯城 (图)
下集:长篇小说《又见洛阳》36 最后的堡垒

左民、左纳、左岸生和左战英


侨报今日最新连载:
http://ny2.uschinapress.com/category/5471-8-6-201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芥子' 的评论 : 谢谢芥子猛追到这里:)谢谢你的期待!
芥子 回复 悄悄话 一口气追到这里了,狠狠地补了下那个年代的历史知识。期待下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