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26 左民回家

(2018-07-11 06:37:27) 下一个

第二部:淮左中原

就在新庄园的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的时候,左江带着左纳前往盐城,去找孙掌子介绍的人:谢南丰。
路上左纳问夫亲这私盐是怎么回事?左江答说:就是私人自己制作食盐,运往各地去卖。食盐生意都是官府在做,禁止私人做。
左纳不安地问:“那您还做?”
左江转过头来看了看左纳,“儿子,别怕。就像淮安的孙掌子说的,眼下天下大乱,官府管不了这么多。再说,我们刚到这里,没有农庄作坊,不做点生意,怎么活。”
左纳也看了看父亲,不说话了。
左江转过头去,自言自语也似地说:“你娘走了,我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谢南丰的住宅倒是不怎么起眼,在一条窄巷的尽头,房子也没有林乡龙的那么大。谢南丰四十岁不到,中等偏矮的个子,胖瘦均衡,一撮山羊胡子,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左江到了,呈上了孙掌子的信。他仔细读了信后,便告诉左江说:“现在做盐业,需要几分胆量。虽然晋朝在北方时禁止私煮,但是眼下中原纷乱,南方未定,无人顾及盐事。我在这一带有煮盐的场子,锅和灶等设施。眼下的计划是,盐在这里制成了,便通过淮河运往皖地淮南。从淮南往西北走汝南;往西南走新息,通过新息再运往襄樊等地。谢某现在财力有限,左庄主若有意趁此机兴作此业,又能筹集资金,我们即刻开始作业。”

左江还在来的路上就思量过,现在一边仔细地听谢南丰的解说,一边思忖。以前他听说私自做盐是可能被杀头的,从谢南丰的话中,他也听出来这一点。然而诚如谢南丰所指,眼下朝廷还不知建在哪里,又哪里有心思管盐政的事?再想,离开左梁后,左家没有了庄园,等同一贫如洗,很爱担惊受怕的玉容也走了,他还有什么可以惧怕的?何况左庄园新到江南,没有根基,没有农田作坊。要草创这些,都需要不少的钱,也不知道效果如何。而卖一趟盐,顺利的话即刻就会有大笔的钱回来。想了又想,盘算了又盘算。他觉得此举可行,至少值得一试。左江当即答应谢南丰,表示愿意出一部分人力财力。

谢南丰脸露欣喜:“前晤几位,皆首鼠两端。左庄主果然是果决之人。谢某佩服!如是,我们便可商讨细节。”他又叮嘱道:“新朝尚未正式南迁,当今盐政仍承袭曹魏,官营官卖,禁止私营。故而此事须得隐秘,不足外传。”
左江点头应承:“谢兄放心,左某非好张扬之人。”

左江和左纳刚从盐城回来,就见骑着马、威风凛凛的左民回家来了。左江一见,喜出望外。“左民,这么巧!怎么回来的?”左民看上去黑了,瘦了,不用说,准是和左家的队伍一样,南迁时给折腾的。不过,他看上去精神却很好。左江一边问长问短,一边让婉心去准备点清淡爽口的招待两个多月没见的儿子。次子左民的到来,无疑给左家增添了阵势和力道,也安抚了左江和左纳受伤的心。

左民和祖逖南下的队伍,靠的是两条腿,不过走的是近得多的东路短线。虽然后发,还是比左园的队伍先行到达江南地域。左民告诉父亲,他们到达淮阴后很忙乱,忙了一大阵,任务完成了他就想到该回家了。
“好,太好了!左家刚到江南,难哪,爹的身边正需要人……”左江说到这里,突然百感交集,咳嗽了起来。左民一见,赶忙扶左江坐下。“父亲,你怎么了?是累的吧?走了那么多路,路上怎么样?”
左江边咳嗽边靠着案几坐下,却不言语。

碗心端上来莲子枸杞汤。左民接过碗来,看了看四周,问道:“母亲呢?”
这一问,左江和左纳都低头不语。左民觉得不对,便转向婉心。婉心只好说实话:“姐姐她,没能捱到江南。过淮水的时候,得了伤寒症走了……”说完便难过地低下头来。
左民一听,如晴天响雷。他双膝一屈,跪倒在地。“父亲,左民不孝,未能守在母亲身边,给她送终……”
左江摸了摸左民的头,“儿子,你能有这个心,也不枉玉容从小疼你养你,她地下有知,会宽慰的。”
左民坐起,见一边的左纳脸色阴郁,才注意到三弟一直沉默寡语。“三弟,你怎么样?怎么也不听你讲一句话?”左民问道。

左江叹了一口气,代左纳问答:“这次南迁,本来打算一到广陵,就准备你大哥和小蝶的婚事。谁能料到,从淮安出来,过大息吊桥时,遭到歹徒袭击,曾家全家遭难!”
这下左民彻底惊呆。“这是真的?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转头看看身边的弟弟,左纳这时候心里正翻江倒海的难受。左民看出来了,他明白此时左纳的心境,于是强压自己的悲哀,安慰弟弟说:“三弟,事情已经这样了,难过也于事无补。日子还得过。你要放宽心。”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叫苦:“假如我跟左家一起走,小蝶肯定不会死,肯定不会!”后悔的药,真难咽啊!

当天晚上,经历了两个多月伤心劳苦后,左家一家人总算可以在一起吃一顿安稳的团圆饭。左江心里既不平也有一丝安慰,就倒了杯酒喝。左民和左纳也陪父亲喝了起来。喝着喝着,左江问起了祖逖将军的事。
左民说:“祖将军挺好。在泗口的时候,琅琊王司马景文命他为徐州刺史。有了这个官位,今后北伐就更有保证了。”
左江又是一口酒下肚,“如此甚好。看来,我们要回去,全靠祖将军了。”
左民问:“父亲,我来时看到外头正在修建,房子建得可顺?”
左江说:“左宅修建挺快。另外,我计划和淮安客栈的孙掌子及盐城的谢南丰一起营作私盐。从盐城这边购得食盐,运到淮右那头去销售。”
左民一听,就关切地说:“我知道现在许多地方缺盐,论销售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按前朝规矩,私人是不准经营盐业的。”
“我当然知道,”左江说,“但是现在天下无序,我们正可趁此机会试水弄潮,积一笔财富。有了积累,左家在江南才能有根基。”
左民明白,艰难时世,左家只能走非常之路,遂告诉父亲:如果需要,他可以帮忙跑路,护送盐到淮南。
左江称好,说左民常自己外出闯荡,由他来护盐,他很放心。

第二天,左民换上一身便装,到工地上帮助请来的师傅和工匠建造左家新宅院。四弟左健好像很适应江南的气候,这会儿也在外面帮忙。正好林乡龙来访,一见这架势,就对身边的人说:“左江身边有虎子,左家实力,不可小觑!”

禁止转载

上集:
小说《又见洛阳》二部 25 四十贯铜钱
下集:长篇小说《又见洛阳》27 淮河护盐

侨报最新:
http://ny2.uschinapress.com/category/5410-7-11-201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有缘有你' 的评论 : 谢谢有缘妹鼓励!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我是指古代人物之间的一些对话。
有缘有你 回复 悄悄话 姐姐的文言文写得真好,读来很是享受。谢谢姐姐好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