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15 离别平顶山 (图)

(2018-06-06 06:56:33) 下一个


作者:写的时候只在地图上看到;今年四月去西安的高铁路上,经过平顶山。





少虎升火,把蛇烤了,在众人中分着吃。远离城镇,食物有限,体能消耗又大,就连平日不沾野味的人,此时也不得不拿它来充饥,增补体力。
累极的人们顾不得害怕,就在这荒郊野外酣睡了一宿。

第二天下午时分,这一队跌跌撞撞的人马终于到了平顶山客栈。还在百米之外,他们就已经看出来这个客栈的确不一般。他们看到了红蓝相配的楼檐楼角,屋檐楼角之间挂着灯笼。走近了,他们看到这客栈原来有连着的三排房舍,呈马蹄形。正中那排有两层楼。一层和二层楼之间伸出来一杆旗帜,上面端端庄庄写着“平顶山客栈”五个大字。客栈三面均是宽敞的场子,其中侧面还有一个台子。

一行人马刚一走近,便有两个小二出来迎接。“诸位客官辛苦,欢迎光临!”
和左庄园比,这座客舍总算比较靠谱。这些逃难的王公贵族们,经过几天的劳累困顿,脸上终于稍稍露出了昔日的荣光神气。

晚餐是正式和丰盛的,那饭厅上面挂着商相伊尹的画像,下面写着:美味之源,万世烹师。饭案上摆着:锅鸡,汤鱼,辣面,馅饼,还有各式下酒小菜。几天没吃没喝的这群人一看,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不过大家还要耐着性子憋着,等左庄主举杯致辞几句后方能开吃。

左江知道大家已经憋了好几天了,所以举起酒杯来,只说了一句:“大家趁热吃吧!”话音一落,四周便是一片碗筷汤勺的声音。

美美吃了一顿饱饭后,还第一次有温水洗澡。“这一路要都有这样的客栈该多好呀!”账房王东琅的妻子忍不住说道。“不可能的啦!”左江养子左丘说。
馆舍侧面的台子上还可以唱戏听戏。不过洗完澡后大家顿觉困乏,无心听戏,早早地便熄灯歇息。

美梦苦短,乐后有悲。第二天早晨,大家在客栈吃了一顿既清淡又可口的早餐。早餐后,胡冲一行便过来和大家拜别。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这一路照顾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多多见谅!”胡冲对大家说。

大家心理上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事实,舍不得这几位“保镖”就这么离开,都很不好受。这些天如果没有他们在,真不知会怎么样。不过人家有自己的家和生计,总不能这么一直陪着。左江明白大家的心情,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百般无奈,只能谢别。“胡大侠,这几天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们几位的护送相帮!希望将来我们有缘再见!”
“会的,”胡冲说,“这里离淮水还有将近三百里路。中间经过汝南时好好休息几日无妨。那里也有我们平山帮的人,告诉他们你们是胡冲的友人,他们会善待你们的。各位多多保重,祝你们平安到达江南!我们后会有期!”

大家互道珍重,依依惜别。左家车队缓缓离开平顶山时,每个人的脚步都显得格外沉重。他们知道,难捱的日子,还在前头。

刚走了没几步,忽听马蹄声从后面响起,一回头,才发现是胡冲打回头追过来。
“胡兄怎么又回来了?”少虎问。
“想提醒你们,这里出去不远会有沼泽湿地,你们一定要小心!”
少虎一听连忙道谢:“谢谢胡兄!小弟知道了。请胡兄放心,我们一定留意!”

禁止转载


上集:
长篇小说《又见洛阳》14 残垣断蛇

下集:长篇小说《又见洛阳》16 雨桥下的女娲

侨报最新:
http://ny2.uschinapress.com/category/5344-6-6-2018.html

俺的书在海外很容易购到

两首诗: 《天雨》,《天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