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儿天地

原作原创,原汁原味,在一片小天地里驰骋。
个人资料
菲儿天地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07-04-24 07:48:49)


我们一大早就出发,准备开四个小时的车去Columbus,Ohio看一个法语名为CirqueduSoleil----加拿大太阳马戏团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叫DRAGLION的秀.路上的四小时有些无聊,女儿到也还能自娱自乐,自己给自己讲讲故事唱唱歌,累了就再睡睡觉打发时间,我们便觉得有些难熬了。前一个礼拜刚刚和另外两家朋友开车去圣路易市看望一个原本住在我们那个城的朋友,我们自己没有开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4-23 08:05:28)
我们这次回国前两个星期住在上海,后两个星期去了北京,原本打算将两岁不到的女儿放在北京外公外婆处,我和先生再去一趟西安,谁料女儿不干,全忘了五个月大小时的只要外婆不认娘,因此只能做罢,放弃了去西安的打算。比起三年前回国那次,上海似乎又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许多地方如打浦桥,徐家汇,静安寺等都变得陌生起来,唯一能让我一眼就认出来的地方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4-21 17:34:08)
我们搬进这个住宅小区已有六年了.刚来时,我们左右两边都还没有邻居一派孤寂冷清,现在不但有了左邻右舍,再加上马路对面搬进的人家,我们竟然也可以在街坊中倚老卖老了.左边的南希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从不见有客人来访。要说她一人住四个卧室的二层楼房实在是有些太宽敞了.但听说她原来的房子还要大得多,并且有一大片超过两英亩的土地,因她先生得癌症在五十岁时去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4-21 17:11:45)


新奥尔良(NewOrleans)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街头艺人。正蒙头想心事呢,优美的小提琴声已不知不觉已沁入你的心田,在街上走着走着,两旁的塑像突然就动了起来,当初在拉斯维加斯第一次看见站着一动不动的蜡像,在那琢磨半天等了很久才惊讶地发现蜡人的眼睛眨了一下,在新奥尔良就见怪不怪了,知道凡是穿着古怪且讲究的路边塑像,十有八九是真人扮的。我们在新奥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4-20 11:30:23)


阿米尔一生都在为他十二岁时曾经犯下的错在赎过。其实要说他的罪,比起我们文革时的众叛亲离要差远了,但阿米尔和哈桑那种孩童之间纯真的友情实在是太美好又太脆弱了,美好得让人心碎,又脆弱得经不起破碎。阿米尔和哈桑由同一个女人的乳汁喂养大的,但那个女人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的母亲。阿米尔的生母在生他的时候就丧了命,哈桑的生母则一次都没有抱过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4-20 11:26:43)


读多了台湾女作家余梨华早先描写五六十年代台湾留学生的辛酸和现今流行的中国留学生文学的磨难后,就觉得伊朗人杜马(Firoozeh)的《FunnyinFarsi》回忆录让人耳目一新。我读这本书的时候是夏天坐等五岁女儿上游泳课,绿色泳池边,侧在躺椅上的我一边读一边一个人忍不住嗤嗤地傻笑,惹得旁边全神贯注看孩子们游泳的家长好奇地侧目。
杜马在《FunnyinFarsi》里说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7-04-20 11:20:49)
我们准备趁天气还未太冷时再去芝加哥度个周末,星期六一早,我们就去了位于伊利诺伊州东北部的美国第三大城市芝加哥。芝加哥因在密歇根湖西南端,所以来自密歇根湖的风吹得市中心的上班族都穿起了风衣,真是顾名思义的"风城"(WindyCity)。人口近三百万的芝加哥以商业,金融业著名,芝加哥农产品交易所(BoardofTrade)和中西部证券交易所早在十九世纪中期就开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7-04-20 11:09:48)

回中国头发一定是要修理的,我们在美国住的小城老美的技术实在不行,钱还收的贵,有次竟然把我的头皮给烫破了。这次回国已过两个星期,但还是没有找到机会去弄头。我住的上海浦东世纪公园对面父母家的联洋小区内就有美容厅,每天早晨跑步都会经过他们的巨幅美女广告,我哥哥一家和他丈母娘一家也都住在这个小区内的另外两栋楼里,不过我父母和我嫂子的父母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那个吉普赛女人死神般的脸上长着一双让人恐怖的双眼,她从包里拿出一个破刀片,用吐沫吐在上面试图擦去别的女孩割礼后留在上面且已经凝固的血迹,然后在自己的衣服擦了一下,就在我的下体上割了起来,没有消毒,没有麻醉,我的的眼睛被绑住了,但我却清晰地听见刀片在身上来回割扯的声音。”Waris昏死过去,等她醒来,“看见那个女人用荆棘在我下体上戳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4-16 17:14:20)
其实这个外婆并不是我真正的外婆,嫡亲外婆是外公的结发妻子,在母亲五岁的时候就病故了。这之后外公又娶了一位富家女,但在我年幼时也过世了,所以没有什么印象。外公的第三任妻子,虽是明媒正娶,但并不和二太太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外公和二太太住着洋房,开着洋车,这位三太太却住在上海霞飞路上的一个小亭子间里。虽然过去也有下女伺候,但生活远不如二太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
[96]
[97]
[98]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