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山庄

用心记录人生 踏实享受生活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文

帮主那时还在Fair炼地摊卖杂货。 五天的fair刚做完,数着还没捂热的2千多美元给我打电话。说是,一个刚认识时间不长,也同在作fair卖手工艺品的哥们儿遇到了大坎儿,需要借点钱应急。 他老母亲在上海,煤气中毒身亡,老父亲正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他需要马上回国处理这一飞来横祸。悲剧中的惨案。 电话中听帮主和我商量,心下一沉再沉沉到水底。谁家遇上这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美梦里,刚想咬一口盛到盘子里飘着蒜香煎的冒油的嫩牛排,就被一只放在我头上的黑手惊醒。 “倒是说说,我们是自己换发动机还是让专业修车店给换?” “哎吆歪,天大的事明天讨论,行不?” “我睡不着。你到说说啊。” “我要是你,怎么会找这麻烦?别无选择的让修车店宰呗,”与困神搏斗中勉强回答。 “我不放心他们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1)

店里抓住了两个小偷。警察的报告上登记着,巧克力糖,两盒避孕套。一个16岁,一个14岁,是附近的高中生,住在并不太远的豪宅区里。偷窃价值超过$23.00,直接进了少管所。从录像中,我看到这两个表面阳光高大,一身光鲜名牌的帅哥,有说有笑的从远处走进镜头,显然是有备而来。其中一个男孩的父亲,后来专门来店里道歉,和帮主提起,“我儿子在学校学习一直很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女士们大爷们,咱们中国人有数不清的优点,其中善于考试,擅长考高分,甚至考满分,是我们民族的标志。 分,分,分,中国学生的命根儿。 咱们国人的教育理念就是以考试分数论英雄的。 胜者王侯,败者寇。 考高分者,为王,万众仰望;考糊气的,学渣,拳脚伺候。 许多移民来美的“精英一代”,继承和发扬了中国教育的“光荣传统”,携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昨天星期二,是投票选总统的大日子。 却没想到,应了那句老俗话,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吃罢早饭,两人梳洗打扮妥帖,随手带门,夫妻双双要赶个大早去投票。 然鹅,杯具发生了。 站在车门口,才吃惊的发现,帮主和我谁也没拿汽车钥匙,但是大门却被锁的妥妥的。 翻遍包里的每一寸角落,都没有钥匙的踪影。 心说,看来大嘴川普流年不利,第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有网友在留言里给我通风报信,“文学城刮风了,是“婚外情”,快写一篇吧。”婚了29年,对“婚外情”的现象还是有些许了解,所以总要道貌岸然倚老卖老的来絮叨絮叨。 “你要喝你池中的水,饮自己井里的活水。你的河水岂可留在街上?唯独归你一人,不可与外人同享。”这是圣经中有关婚外情的一段经文。 现实生活中的婚外情,有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有种切肤之痛的爱,叫做闺蜜。
我曾有个不能透露名字的闺蜜叫叶子。 叶子和我虽然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我们在小学,就曾经发誓,无论穷富,无论顺逆,我们都要忠于这份友谊,彼此信任,坦诚相待。我们宁肯不出嫁,也要休戚与共一个鼻孔出气。叶子比我大几个月,我们出生在隔着两家门的一排平房里。从出生就常常在一张床上摸爬滚打。
八个月时,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上星期19号是我家二少14岁生日,看电影是他加在系列庆祝活动中的项目之一。 庆祝生日组委会主要成员(君子,二少)经过两天紧张而激烈的搜索和辩论,最终决定将重金(电影票,咖啡,饮料,爆米花,足可吃顿螃蟹啤酒大餐)砸在汤哥的脑袋上。 汤哥是好莱坞绝对的帅哥,虽然身高常常被黑粉拿来嘲笑。但人家的演技真不是吹出来的。从英俊小生到实力派的转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遥望时光隧道的那一头,很久很久的亘古以前。 21岁分到工作单位,又傻又单身,居然貌美如花而不自知(美丽的谎言,既没图也不为这句话负责),从未谈过恋爱。我告诉周围那些一有机会就催逼审问的热心的媒婆们,我妈,我妈的老姐妹,我姐,我同学,我同学的老姨,我同事,我组长,我领导,“本尊木有条件。”
他们信以为真,不辞劳苦牵线搭桥苦口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4)
(2016-10-14 07:39:12)

文学城常常刮风。进城以来,常被刮的蒙圈慨叹雾里看花,哆里哆嗦。不是吃喝风,就是炫富风。今日情调风,明日精致风。这星期减肥风,下星期旅游风。忽然一周又刮起小说风。抓眼球标题党的心跳风。鸡汤肉汤老火汤的品尝风。晒娃,晒幸福,秀高大上,心狠手辣甩群众几条街没商量;个个下的厨房,捣腾海鲜大餐,家常小菜,南北小吃如入无人之境,肆意碾压吃瓜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