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妖笔耕录

我乃潇洒人间一若妖,轻挥手中魔棒,点缀您美丽如花的生命!
个人资料
若妖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9-01 11:49:03)

今天是骨折手术后第17天,总结下最近的变化,还是很多,比如以前,只简单冲个澡,现在可以在浴池里尽情地泡,边泡边用手机看电影,听歌,看节目。 下面夸夸我的新锐武器Kneescooter。手术一周后去看医生,问医生可不可以给开kneescooter,从而提高我的生活质量?因为驾着双拐的话,双上肢失去了活动的自由,甚至连喝杯水都要人帮忙端到桌子上,要不然就是用好腿蹦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王诚给家里寄了钱,心底一片悲凉,给妈寄钱并没有了了任何心事,他应该陪在母亲身边的,母亲躺在病床上受罪。 他急急地返回朱莉的杂货店,走路走得很急,朱莉见状忙问,“诚哥,怎么了?” “我想回去看我妈!”王诚急速而简短地说。 朱莉马上反应了过来,“你回去可是再也出不来了,会被移民局盯上。” 王诚看着朱莉,“大不了被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妈脑出血,昏迷了,在住院。”李诺用及其简单的几个字汇报了她打电话的原因。 “那你怎么也不早点儿给我打电话?”王诚不是在责备李诺,他其实在认真地谴责自己,如果李诺在十分钟甚至几分钟前打来电话的时候,他和朱莉之间的欲火焚身就不会开始。 “一开始没想到这么重,不想让你知道。”李诺说到这里禁不住抽泣了起来,她知道丈夫在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8-24 08:44:14)
脚骨折了,上周三做了手术。手术那天,麻药给的刚刚好,迷迷糊糊醒来时感觉有人在收拾器械,感觉到自己被抬到移动床上,同时感觉脚钻心地疼,只好忍着。 出了手术室,到了观察室,看到老公,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大概哭得像个孩子,老公都忍不住捏着我的下巴说,“小姑娘,你很快就好了!”我当时倒没想着很快就好了,我哭是因为我还活着,因为麻醉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过了几个月,任晓去做B超,她怀了双胞胎,文栋陪她一起去的。两人得知这个消息都很激动,激动之余,他们甚至握住了对方的手,然后两只手又触电般地分离,随即又陷入了尴尬,沉默。 此后的文栋又恢复了平静,象一尊化石。任晓不想再求文栋了,她已经求得没有了尊严。她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能过多久,有时她想对文栋大吼,让他离开,但是她舍不得他走,他照顾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婚姻对于不同的人,在不同的阶段,感受是不一样的,而且婚姻中的双方,感受也许是不一样的,对于我们的几个主人公和付主人公来说,亦是如此。 先说付主人公温玉和米先生的婚姻,温玉凭借芳华和美貌,获得了一张老米给她的上美国,穷人和富人的天堂的船票,同时自己象金丝雀一样飞进了老米布下的牢笼,以死来挣脱未果;老米原谅了温玉的红杏出墙,自己也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在漫长的等待中,系里终于开会了­­———决定馨美命运的重大会议。 会议中,每个到会者都对这封信感到惊讶,活了这么多年这样的事还是头一遭遇到,甚至感觉自己象在拍电影一样。 根据不同的看法,几个系里的头分成两组:一组是比较小心翼翼型,觉得馨美这个人是不是能力不行,或明知道自己出过重大事故,偏要再次当医生,万一又出了事故怎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人其实很难控制自己的思想的,馨美和婉怡喝茶聊天的时候忘了很多烦恼,开车回家的路上烦恼又来了,不知道系里头怎么处理匿名信的事儿。最近妈妈刚做了膝关节手术,去了很多骨刺,正拄着双拐。做女儿的,关键时刻也不能侍候母亲,已是心酸至极。这时又想妈,又自责,又前途未卜,惶惶着,眼泪又不小心流了下来,干脆最后出声哭了起来,反正也没有人听得见她。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7-04 21:31:24)

前年菜种得不错,去年回了趟国,菜没打理好,今年重新往地里加了45袋土,每天回家就直奔菜园浇水,小有收获,禁不住和亲们分享。今天July4th吃上了再次祝大家节日愉快,过一个美好的夏天。若妖/瑶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象火车把汽笛鸣到耳朵里一样,文栋的耳朵里“嗡”地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醒了过来,他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他很多次盼着有自己的孩子,把他抱到怀里嬉戏,现在,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他却要和孩子的妈妈离婚,他感觉到自己很失败,不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家,可以是完整的,只要他一句话,不和任晓离婚。可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