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有梦书当枕

从上海到西雅图,从新闻采访到中文教育,唯一不变的是对文学的热爱。爱读中英文好书,爱听古典音乐,爱看惊心动魄的影视剧,爱美食,爱烹饪,这一切都融入笔端,和同人切磋。
博文
(2019-03-04 13:48:08)
上一篇回忆说了为人让我最感佩的老师,这一篇说说讲过我的老师里面名气最响的。
九十年代很多人看过一部美国的sitcom《成长的烦恼》,剧情风趣幽默,演员的表演妙趣横生。而它的译者就是我们国际新闻系的钱绍昌教授。把growingpains的pains翻译成烦恼,而不是痛苦,就是译者的功底,因为growingpains语带双关,表面指孩子长身体时候的骨骼疼痛,其实比喻为孩子成长历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3 17:53:18)
我曾经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开始还叫上海外国语学院)求学五年(专业原因),最大的收获除了饱览英文原版书,还遇到很多让我感佩的老师。 我觉得一位好老师,首先应该热心教学,把学生放在心上,以学生的进步为骄傲。其次要肚里有货,学问好,见解独特,有著述。还有最后一条也不能忽略,肚子里有货也得倒得出,教课要深入浅出,娓娓动人。从这个标准回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01 16:36:44)
十年前,第一次有了自己的房子,在一个安静的城郊社区。在搬家前一天,我们把一些小东西放到新居。在去信箱拿信的时候,忽然听到轻轻的“唔”的一声,从信箱小岛的树丛中窜出一团影子,直蹭我的裤腿。定睛一看,好标致的一只小猫咪。浑身棕色和黄色相间的花纹,就是我们家乡所谓的“虎狸斑猫”,后来才知道英语叫做tabby。最让人怜爱的是那双灰绿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六零后和七零后的英语爱好者们,您还记得”FollowMe”吗?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一档英语学习节目“跟我学FollowMe”每天在中央台黄金时段播放。那时我还在小学,长我十岁的哥哥刚刚大学毕业。国门开放还没有多久,英语学习方兴未艾。没有随身听,没有复读机,人们坐在电视机前如饥似渴地学习外语,也开始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每当听到片头熟悉的音乐响起,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直到高中,我才发现了学英语的乐趣。 小学的英语是死记硬背一个个单词,毫无意义。初中的英语是操练一遍遍的语法结构,枯燥无味。高中一年级,我遇到了一个在新西兰留过学的英语老师。我第一次意识到英语是这样好听的语言。上课前,她会用放听力资料的录音机给我们听英文歌--“SokissmegoodbyeandI'lltrynottocry/Allthetearsintheworldwon'tchangeyourmind…/Althoughlasttimep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3-01 15:08:53)
老胡在我父母家门口摆摊卖水果已经颇有几年了。地段挺好,这条小巷连接着无锡城里最繁忙的中山路和人气很旺的南禅寺商铺,每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许多人下班或者买菜后就捎带着些水果回家。因此老胡的生意居然不错。他常常对我母亲说:“多亏了你们这块风水宝地,我老胡才能挣些个钱。”老胡卖的水果品种往往并不多,秋卖生梨,冬卖冬枣,前几年雪莲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