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有梦书当枕

从上海到西雅图,从新闻采访到中文教育,唯一不变的是对文学的热爱。爱读中英文好书,爱听古典音乐,爱看惊心动魄的影视剧,爱美食,爱烹饪,这一切都融入笔端,和同人切磋。
博文
(2019-05-14 17:17:32)
中国文人讲究喝茶,自陆羽以下,嗜茶者无数,善品茶者也颇能说出其中奥妙。而咖啡作为舶来品似乎就没有那么富有书卷气了,有点像旧上海作为殖民地亦步亦趋模仿外国风格。周立波自称“喝咖啡的”,原意大约是想标榜自己的洋气,但是更多人觉得好比“上海瘪三”自吹自擂。就是在国外也有同类意见,英国人就一向把茶奉为高雅的饮料,如斯汀那首《英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没想到,我在母亲节前写的博客《留有遗憾的合影》得到那么多网友的欣赏,尤其让我感动的是大家对我美女妈妈真诚的赞美。妈妈跟我远隔重洋,我在视频中一一读给她听,她既幸福又惭愧,感谢大家的厚爱。而本地《西华报》文学副刊的主编南西女士,一位热情又干劲冲天的职业女性,听说我妈妈马上要八十大寿了,硬是在最后一刻安排了一个窗口登载这篇文章,让我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7 22:58:21)
二十年前,老公住的地区有一家清真馆子,生意很红火。顾客的有中东或巴基斯坦的穆斯林,也有爱吃清真菜的中国人。老板姓马,是个如假包换的回回。奇怪的是,他是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上教堂从不缺席,积极参加教会活动,而且慷慨解囊,热心奉献。马老板出生在回教徒云集的南京,祖祖辈辈都是回民。新中国来了,一场又一场政治运动,穆斯林们过得不容易。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06 10:03:03)

小时候,我的脾气和妈妈没有半分相似。妈妈是一位温柔如水的江南女子,说话总是带着微微的笑意,待人接物如春风一般和煦。而我是一个倔强的娃娃,问候别人都勉强,更不用说讨好老师或给客人表演节目了。最让人伤脑筋的是我痛恨拍照。那时照相机还是个稀罕物,很多同龄人爱在镜头前摆各种姿势,其热情不下于现在攻占世界各地著名景点的中国大妈们。偏我不识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9-05-02 14:19:23)
五月的梦(诗歌)我躺在空空荡荡的房间床头开一扇窗窗口嵌一棵翠绿的树树叶又细又长两三片新叶穿过墙问候细雨撒上我的发春天和我一起醒来你送我一束野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23 12:11:51)

我跟新认识的朋友说到自己的家乡无锡,他们十有八九会说:“你们的特产无锡排骨--好吃,有名!”真的,到无锡火车站去看看出发的旅客,很多人手中会提着几盒真空包装的无锡排骨。其实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无锡人,对于这道我们称之为“肉骨头”的名产是敬而远之的。小时候大我十岁的哥哥诓我吃肥肉,我也傻乎乎地在餐桌上大喊:“老胖我要吃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23 11:57:12)

二月份西雅图的雪灾,让人觉得冬天都要常驻了。好不容易雪融尽,天放晴,赶快给弹尽粮绝的冰箱添货。走进蔬菜小店,最早入眼的就是翠绿绿的莴笋,顶着的叶子不再蔫答答地垂着,而是如凤尾一般茂密可爱。别的顾客挑叶子少的莴笋,我却反其道而行之,专门物色嫩叶多的莴笋,再挑上一个鲜笋,回家心心念念要尝尝春天的气息了。小时候在家乡无锡,我一直跟着奶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那几个初来乍到的晴暖夏日以一种不期待的悲哀方式永远地留在了我们心中。经过了寒意彻骨的漫长冬日和阴雨缠绵的反常春季,初夏的到来似乎正是时候。一碧如洗的蓝天再无阴霾,邻居们院落中可闻此起彼伏的孩子喧哗声,风中飘来新割的青草和刚谢的落花发酵的甜甜气息,让人觉得西雅图最美的季节触手可及。在这样连一丝一毫的悲哀都不应该有的日子里,我第一次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4-05 18:56:00)
在黑夜和黎明的交界,我再次回到北京。放下手中的耳机,从衣架上取下大衣和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走出广播电台的五十年代苏式建筑大楼,搓着手跺着脚等待公共汽车。在摇摇晃晃的车厢中望着窗外长安街灯火辉煌的夜色。穿过里仁街空空落落的自由市场,走进人迹罕见的校园。昏黄的路灯下,几个晚秋的柿子像透明的小灯笼挂在树叶稀疏的枝头。这时,大楼里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02 18:58:18)

从六年前Star从邻居家投奔过来,日子一直算得“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没想到,在我们全盘放下警惕的时候,她上演了一出《小别离》。情节真的是一波三折,让人又惊又惧。 我们家“爱的焦点”Star是一只18岁的虎狸斑猫,美国叫做browntabby。虽然到了奶奶的年纪,每每做出娇憨状,天生跟人亲。她从小在我们这个小小的culdesac(死胡同)长大,足迹不出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