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我在兵团期间,曾经有过三次走夜路.第一次是去前旗去拉草,给马过冬吃的.我们连离前旗有三十里路.差不多4个小时能走到.我们连里有两个排的人一起去的,每四个人一车,三个人拉车,一个人跟着,过一会儿可以换换人.我们拉着空车下午走到了前旗.白天拉空车去的路上,大家说说笑笑,时间过的很快,没感觉到路有多远.往回走时,天越来越黑,也越来越冷,还刮着风.大路小路两旁都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在前面第一篇里提到,我刚去连里时,我们连有四个连级干部,都是现役军人,大约四十岁左右.他们都个个能说会道,开会讲话时一套一套的,经常不拿讲稿.他们经常都很严肃,让人有些害怕.连长姓雷,浓眉大眼,方方正正的脸庞,开会时显得很严厉,下来还是挺和气的.指导员的样子象个老头,其实据说他的年纪并不大.他最会讲话,一讲讲半天.副连长是个瘦子,去的晚一些.除此之外,我对他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乌梁素海是个大湖,在乌拉山脚下,离我们连十几里路.冬天,湖上结了冰,我们全连拉着板车,去那里割芦苇,打蒲草好拿去卖.湖很大,看不到边.在天气晴朗的时候,蓝天和白云映照在冰面上,以山做为陪衬,风景十分优美.我们脚下的冰很多地方是透明的.能看到冰的下面.冰面上有一片一片的芦苇和蒲草.我们用镰刀来割芦苇蒲草.蒲草还比较好割,芦苇很硬,割不了多一会,镰刀就钝了,割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08-09-20 11:50:45)

我们排的主要任务是种菜,种瓜,管理枸杞子,葡萄,等.农忙时要帮大田排干活,主要的活有插秧,拔草,锄地,割麦子,割水稻,有时也要帮厨.其他的活还有挖渠,基建,拉煤,割芦苇,割蒲草,等等.
我们排种的菜有:西葫芦,南瓜,洋白菜,西红柿,青椒,茄子,小白菜,大白菜,韭菜,芹菜,土豆,从春天挖地,下种,栽秧,除草,搭架子,打农药,施肥,收菜,到冬天送粪,平整土地,倒菜窖,一年到头,有干不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08-09-16 14:16:04)

我们团那个地方处于黄河河套地区,农田是靠灌溉.所谓黄河百害,为富一套,就是说我们哪儿该是富庶地区.但是土地都是盐碱地,不能打井,打出的水也不能喝.我们平时用水都是到连队院子外面三百米远的一个水坑去挑水.这个大坑的水是从黄河灌溉渠道引进来的.灌溉渠入冬时停水,开春放水.一年三季有水.所以这三个季节,大坑里的水用掉了可以随时蓄水,经常是满的.我们每个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08-09-12 05:32:58)

内蒙兵团实行供给制,棉衣,单衣,单帽,棉帽子,和球鞋都发.一律是军绿色,是师被服厂自己生产的.这些服装都是棉布做的,不象以前的确凉军装,不太结实.下水一洗,缩水很厉害,裤子洗后能缩两寸.穿不了多久,就容易磨破了.而且很容易褪色.不久,好多人的单服都洗得成浅黄接近白色的了.记得连里发服装的时候,让男女按个子高矮,各自排成长长的一队.服装从高个子发起,发完了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08-09-06 19:53:39)
ZT--北京的69届
作者:1510xdx来源:家园-兵团战友
北京的69届是应当提一提的话题。关于上山下乡的研究文献或文学作品几乎没有专门关于69届的评论或描述,当“老三届”这一专有名词载入知青运动史册时,同时代的另一个专有名词“69届”却一次次被人忽略。在上山下乡大军中有相当数量的69届学生,35年过去了他们却仍然这样的默默无闻,也许这本身就是诉说。69届指69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兵团的日子(1)初到兵团
69年9月,上了一年多中学,我们69届全年级的学生都要下乡了.大部分同学分配去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小部分去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我就是去后者中的一员.我们去的地方在巴彦淖尔盟乌拉特前旗,兵团二师十一团.从北京坐火车坐了一天多才到前旗,我们的连队离火车站有三十多里路,卡车把我们拉到连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连队没有电,我们黑灯瞎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08-09-04 19:36:22)

将近二十年前初来美国时,先生刚学会开车,我们一家到NewHempshire去玩。路过一个滑雪场,我们就停下来看看。看到很多人左一下,右一下,熟练地从山坡上滑下来,动作很逍洒。我想滑雪一定很有意思。到售票处一看,买票,租用具,还有滑雪衣裤,可是要一笔费用的。我当时做为靠奖学金生活的学生,可没有闲钱玩这个,只能看看罢了。
95年我在学校工作时,老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
[16]
[17]
[18]
[19]
[20]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