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鱼的生活

多思考,多阅读。

欢迎转载,敬请告之。
博文

那天他回来后对我说,单位的小年轻花花绿绿地就上班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维罗海滩的海盗节。怪到那几个打扮得那么邪恶! 扮成海盗也不难。T恤衫剪出毛边再剪个洞,肥大的裤脚行动方便,画着骷颅头的卷边帽子,颌下一块拉风的三角丝巾。 最好再有几个装饰配件:独眼眼罩,匕首短刀,单孔望远镜,和只戴一只的硕大耳环。 这身打扮干工作,能不轻松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那一年,区里举行合唱比赛,我和我的小学同学都被打扮成了这个样子:白衬衣,墨水蓝裤子,红得像猴腚一样的脸蛋儿,每个女生头上还人均一个的,用艳粉色皱纹纸折叠成的花边发卡。 我们前后几排人的上肢都不停地跟着节奏左右晃动,双臂向上高伸,扯着嗓子大声高歌,《幸福在哪里》。而就凭这副鬼样子,我们竟然夺了冠。 什么是幸福?幸福在哪里?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9 17:44:02)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越来越多的人都加入了读书行列,都从书籍中汲取营养,长全自己。 如何从浩如烟海,灿若繁星的书堆找到一本既有阅读快感又有阅读价值的书呢?很多人就选择了‘先看书评‘。 先看书评可以帮你排雷,是避免走阅读弯路的捷径。 最简单的一种入门级书评就是读书笔记或者读后感。它往往只有500-1000字。它是对原书内容的凝练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飓风艾尔玛不但把佛州每个人的内心翻搅了一遍,还带动了树枝树叶蚊子跳蚤蛤蟆螃蟹来袭。 1. 被飓风刮过的每一棵树每一丛花都蔫了,本来绿油油的枝叶,现在大片是干焦焦的黄。很多叶子经不起‘习以为常’的小风一刮,都哗啦啦地被吹落了一地。 想是大风把花和树的根系吹浅了,让它们伤了筋动了骨。朋友敏说是大风带动了海水,又幻化成酸雨,给浇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你和一个风华正茂的小伙子谈情说爱,他幽默风趣还学识渊博,他还有一大堆学富五车,亦师亦友的朋友们,像文道,子东,家辉,马老,轶君,幼婷,还有许多人。 你非常幸运地和他生活了快20年,从他那里,你学会了即使自己努力也不能领悟到的东西。你一直想着能和他白头偕老。 突然有一天,天有不测,他遭遇了车祸。他猝死了,他说走就走,连最后的一声道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晚上睡着睡着就好像看到一束亮眼的白光,恍惚了好一会儿才醒过来,原来是我桌边的台灯亮着。“来电了?”顺势看了一下手机“3:15am”,就是2017/9/14的凌晨。 从上上周开始就被强有力地预报和如期而至的艾尔玛飓风,在周日10号凌晨终于从维罗海滩刮过去了,也大面积地把维罗的电力系统肆虐了一遍,之后我家就一直处于停电状态。 直到我睡眼惺忪起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9-02 19:00:47)

1. 因为小西不能开车上高速,所以她就把车开到了小火车车站,然后一路坐着小火车回来了。但这只是从迈阿密到维罗海滩的半程距离,剩下的后半程,就需要我俩开车去火车站接人了。 小西回来是想和家人一起过长周末,其实她最最想的还是她的狗儿子。在和我见面拥抱那一刻,她口口声声问的都是她儿子。 2. 这个火车站真安静!由于我们到的早了,只在车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画家的故事 呆板无趣的查尔斯从学校毕业后就进入股票交易所,他的妻子艾美则痴迷于结交文人墨客,他们有一对儿漂亮的儿女,一直到查尔斯四十岁,一家人都过着克勤克俭的普通中产阶级的家庭生活。 一天度假归来,艾美收到查尔斯从巴黎寄来的一封信,“我走了,我不会回来了,我的决定不会改变。” 这封信犹如晴天霹雳,把早已习惯安逸生活的艾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国传统的七夕节刚刚过去,压在我心头想念父母的大石就越来越沉重,今天我想回忆一下我眼里父母的爱情。 父母都是喜欢醉心在自己心爱的事情上,还精益求精,乐此不疲。在他们身上,或许可以找到些工匠精神。 父亲喜欢‘硬兵器’,他认为凡是可以动手鼓捣出来的,都想尝试去亲历亲为。那时家里折叠自如的沙发床,有料有面儿的餐桌椅,我们用的大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移民北美十五年,已经习惯了西方人直呼其名的简单明确。当然很多老外对于自己的祖父母还是称呼GrandpaorGranma的比较多。 我以前工作过的老人院,数十号的老人家,都是被人们直呼着大名或小名服务的,就比如一路呼叫着Michael,Peter或者Jenny,Lucy地忙碌着。刚开始我还不适应,总认为没有对他们进行尊称是一种不礼貌不友善,过了好久才顺过来。 在西方,人们并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