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8-23 13:11:19)
八七年十一月回到了佳木斯师范专科学校,蹉跎了几年光阴,唯一的收获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及与外语系外籍教师们的交往,把英语学出来了、听说读写都很流利顺畅。不甘心在流氓当道的所谓的高等学府浑浑噩噩的混日子,又想做点实事了,首先想到的还是深圳。 九二年初再去深圳之前,先到大连转了一圈,想看看是否有什么发迹的机会。机会没看到,却看到了几个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22 11:36:36)
八七年从成都联系调回佳木斯的时候,成都电讯工程学院(成电)的朋友又介绍了深圳的一家公司。如果感兴趣,我必须马上去深圳面试。去深圳闯一闯一直以来都是我的一个梦想,八三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就听说有上一届的毕业生放弃学校的工作分配,两手空空去了深圳,在今天来看,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可在当年,这绝对是先驱型的人物。恢复高考的头几年,上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经常有人把国外长大的华人称为香蕉人,他们虽然外表是华人,但内心却是洋人的处世方式和世界观。但从儿子身上,我们感到,这样的描述并不准确。显而易见,在西方长大的孩子自然要受西方社会的影响,但父母的华人背景也是不可忽视的。在儿子身上,西方人和东方人的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都有所体现。 首先,独立自主,这点儿子受国外的影响较大。儿子上高中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刚刚进入职场的时候,儿子每到周末都要出去到各地游览,拍摄了很多照片,这些照片大多受到朋友们的称赞,有人甚至鼓励儿子出版。还有人经常找儿子帮忙拍摄生日晚会等,后来干脆有人鼓动儿子成立个小公司,用自己的爱好为别人服务的同时,自己也挣些额外的收入。 实际上,这些也是儿子所想的。自上大学时开始,他就有自己‘做点什么’的想法。能用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3年10月的一天,儿子忽然从新西兰发邮件告诉我们,他要带女朋友回澳洲与我们见面。当时,我们唯一知道的有关女孩的信息是,她是印尼女孩,名字叫做戈碧,只会说印尼语和英语,对汉语一窍不通。后来,儿子又把他们放在网上的一些照片和视频资料发送过来,我们这才对戈碧有了点初步印象。这是个白皙漂亮的女孩。视频中的她,在儿子的吉他伴奏声中尽情的唱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前几天,我发表了一片博客文章“华人真的那样不堪吗?”,反馈挺多,毁誉各参其半。因反馈太多,不能一一回复,想在这里挑选几个有代表性的留言给与回复,以表达对各位的感谢。同时,对自己的观点做进一步的澄清。 1.下面的留言应该来自一位学识渊博的老者, “楼主一定是年轻,没有上山下乡在农村呆过,也没有学过历史。文革时代的农村,我就不说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毕业后,儿子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间银行做客服。刚开始工作时,儿子信心满满、充满了各种幻想、设计了初步的职业计划,要在几年之内,在职业生涯中有较大的突破。 但这些计划和设想不妨碍他对生活的享受。工作后的第一个月,儿子买了一台三十二寸的电视机,第二个月,买了一台PlayStation电脑游戏机,第三个月,买了了一台尼康单反数字照相机,第四个月买了一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也许是还没有真正理解高考在人生中占据什么样的位置,或许是太年轻,还管理不好自己的行为,安排不好自己的时间,儿子不像其他华人孩子们那样,在高考阶段都是拼尽全力去做最后的冲刺。第二天就有高考科目考试,已经后半夜了,儿子还在和台湾的朋友在短信上聊天。为此,手机不但被妈妈没收了三天,儿子还挨了妈妈自懂事以来唯一的一记耳光。 不过,儿子最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7年4月,已经过了16岁的生日,到了法律允许的工作年龄,儿子和他的菲律宾的好朋友,乔伊,一同在汉堡王(BurgerKing)找到了他第一份比较正式的勤工俭学的工作。以前送报纸或门把手包装实际上只能算作一个临时的工作体验。在汉堡王的工作时间是在下午放学后和周末,好像每周工作三天,不影响正常的上学。现在儿子穿着工作制服、戴着工作帽,很是认真,不再像从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随着华人移民的增多,到北帕定居的华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但当地的中小学校都不开设中文课,而华人子弟又有学习中文的需求,梅西大学的几位老师便组织建立了一所社区中文学校。尽管招生的学生多少有些华人背景,但很多孩子的中文水平基本是从零开始。虽然是历史教师,妻子在国内还有为俄国留学生讲授中文的经验,这样,妻子从2005年8月6日开始在学校担任中文教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