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门散记

闭门躲天劫,无意学真知,茶饭酒后事,散漫记半世。
博文
上篇抄录些莺莺燕燕的陈年花酒故事,倒勾起我对母校上海格致中学回忆。我的母校是具有百多年历史的重点中学,前身是英租界工部局格致公学,在北海路广西北路,离花酒热闹的红粉青楼聚集地汕头路,小花园,新会乐里等都可以说是一箭之地。中学时代在那附近不知走了多少次,可惜十几岁的我哪里懂得那段风月历史,满眼只是些老旧破烂的石库门弄堂。2019年母校30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前几次提到旧时代的花酒,有些朋友很热衷,好笑的是好像女生特别感兴趣。不要说我,连我祖辈都可能生得太晚,没有能亲身体验“解语花做捧盏人”的鼎盛时代,好在历年杂书没少看,耳朵里也曾迷迷糊糊听过一鳞半爪,拼凑些二手三手转手旧货,在此了备一格。要知道天地间写不完听不完哭笑不完的就是男女故事,再香艳的其实也只是蛋炒饭重炒,不过每代人的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油管上网红大厨,心怡厨房主人的英文名字叫HungryCook,翻成中文叫“饿厨”,每见此名必莞尔停顿,“油管”配“饿厨”真绝。我记忆中的大厨们,从厨房油头烟脸出来打招呼,都是一律被锅气熏得没什么胃口,只有网厨小妹,做主厨还饿,匪夷所思。不过每人每天要饿是一定的,饿了想做好吃的才是关键,一份饿的动力可以顷刻间变化出美食,和“化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海最有代表性的电影院可能是南京路上“大光明”,和边上国际饭店一样都是捷克斯洛伐克的设计师邬达克的作品。极少人知道1928年开幕时叫“大光明戏院”,而当天为全上海拉开帷幕的是民国鸳鸯蝴蝶派主力周瘦鹃,站在边上的是他痴迷的梅兰芳!申报是中国第一大报,周瘦鹃是申报副刊自由谈主笔,当年对小市民的影响力绝不输给前几年的网红什么寒或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两天春天的气息特别浓,中午都暖到可以坐在花园里吃饭,樱花谢后百花开,天堂鸟,茶花,映山红,马蹄莲,一个接着一个,紫藤也在一个礼拜里开满了棚架,就是可惜不能开车到处访春,诗情画意都只能锁在家门里。闭门后也没人敢犯法来聚,上班上学更变得是各自占了房子一角对着电脑屏幕大声喊着Zoom里的难兄难弟父老乡亲。幸好多年来囤积的老茶足够我肆无忌惮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上篇写出一客大壶春生煎包救了我邵师一命,想不到我七十出头,血浓于水嫡亲的叔叔从华盛顿拍来一张他做生煎的照片,微信旁白是:“我二十三岁时蒙冤被关押在上海香烟厂地下防空洞里,一位看管我的老工人,看我被折磨得可怜,对我说明天厂休,周围没有人,明天早上我可以帮你买早点来,想要吃什么?我即刻回答:生煎馒头吧!厄运当头,还记得愚园路上沈大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家陆小妹自从开了Youtube演绎厨房HungryCook,厨艺不止大进,简直要登堂入室,只差上IronChef与专业人士一争长短。想想只可怜我那高科技好好先生爱死她的妹夫,一路相挺,把上演前无数次不及格的产品全部消化吸收,闭门期间,缺少运动,个人认为实在是极危险的爱情行为。不过他们这一对是出名的互相大喊帅哥美女的真爱夫妻,当年海誓山盟,今天吃点坏包子,破小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今年清明那天,我老兄酒色夫微信寄来别人编好的蒋介石离世四十五年小集编录了他人生许多照片包括他唯一的一张在公众面前落泪和一张吐舌头搞怪照片,可以说看完不会觉得蒋介石是凶神恶煞,而是有血有肉的历史人物,特别是他二十多岁在日本时期,真是比今天很多媒体上众多帅哥还帅的人物。蒋介石虽然曾经被公认比不上胡汉民和汪精卫来做孙中山”三民主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昨天第一次写面,果然引来很多朋友的回响,真是地不分东西,人不论南北,各人都有人生记忆中的一碗面!我挑选抄录几段: 在休斯顿的舅舅回忆起一副对联:“二仟年古吴水,伍佰碗老汤麺。”慨叹:“俱往矣,不知何时再嚐‘红汤如琼麵似玉’。” 华盛顿皮肤科大名医彭医生太太说”從小最盼望的也是一碗熱騰騰的陽春麵,慢慢的還可以點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目前到处空气紧张,昨天是四月愚人节,不敢说话,说什么都怕被误会当笑话。接续将军牛肉面的故事,今天再说点南北大众都爱的一碗面吧。上篇说到我在台湾食神张北和开的牛肉面店里面没有吃到他的牛肉面,至今有点遗憾,更遗憾的是前两年听说食神也归位了,这碗面也就再也吃不到了。人到中年才知道很多事虽然听起来不太难,但往往一生却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尾页]